[轉+改+1次po完]親愛的愛情(翊潔)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改+1次po完]親愛的愛情(翊潔)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2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轉+改+1次po完]親愛的愛情(翊潔)

【簡介】

吳映潔這個娛樂圈人人喜愛的女神,前世卻被奪所愛,孜身一人,受盡誹謗。終於在萬般心灰下重生。

重生後,她救下了車禍中哭泣的顧小安,給了這個奶娃娃最溫暖的家。
重生後,她遇見了他-----邱勝翊。
這個暖心的男人,緩緩的走進她的生命,溫暖她的心,撫平她的孤苦,任她依,予她愛。
在這真愛的難尋的世上, 他們,拖家帶口談戀愛, 共同譜寫一段溫潤動人的愛情。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吳映潔番外(最初的最初)

  我叫吳映潔。爹地總是一遍一遍的喊我映潔,映潔。然後指著風叔叔家的諾哥哥說「那個小孩真是你哥哥,你可以欺負他,不可以愛上他。」我點頭,從小就知道犯了事情,躲在他身後,既然是我哥哥,他,就會保護我。
  
  從小我就知道,爹地很愛媽咪。愛到這輩子,再也沒有愛情。
  
  於是,我更不懂愛情是什麼,為什麼可以讓一個人嚼著孤獨,啃到天荒地老。
  
  我也始終不認為,世上少了誰,會沒有辦法活下去。於是我找許多阿姨到家裡。不是不愛媽咪,而是,希望爹地幸福。他會老,會孤獨。
  
  終於有一次,當爹地走近房裡看見躺在被單下的裸女時,終於惱羞成怒,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他說:「滾出去,暫時不要讓我看見你。」這一次,他沒有喊我映潔。氣怒的合上了門。
  
  我做了演員,很神奇的,走在意大利的小道上,背著一把小提琴流浪的我,被拉進了一間劇組。然後,那個大鬍子導演說:「天啦,這就是我夢中的女主角!」轉過臉,拉著我的手,「你要給我演戲嗎?你知不知道你長得太像太像當年的顧芯瑤。你知道她的故事嗎?你要拍她的故事嗎?」
  
  要甩開的手頓了下來,因為,聽見了媽咪的名字。
  
  然後我看了劇本,訴說著另一種愛情,一個叫莫謙的男人,一個叫木村錦的男人,還有我的爹地,成了配角,孤獨的配角。
  
  我點頭,不知為什麼,願意演出這場和我的認知相反的,慌腔走板的愛情。
  
  快要殺青的時候,我見到了這部戲的作者,他看著我,許久許久,然後撫摸我的眼睛,他說:「映潔,我是你恩浩叔叔。」
  
  我沒有躲,只是直直的看著他問:「這不是故事嗎?」
  
  他看著我,只是揚起嘴角微笑,他說:「人活著,就是為了延續故事。好的……壞的……」
  
  然後我演了最後一個場景,滿天落葉的天氣。看著搖籃裡的孩子,已經雙目失明的愛人,緩緩的死去。導演喊卡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留下的眼淚,始終無法停住,隨著孩子依依呀呀的哭喊。突然覺得,有些悲傷和無力,可以把你整個淹沒。
  
  因為這部戲,我認識了jay。那個演木村錦的男人。他喜歡喊我小愛。他說,「太多人喊你映潔。我要不一樣的。」
  
  然後我笑,說:「可以。」
  
  多少年後,當我穿著一身華麗的晚裝,去參加他的婚禮的時候,昂著頭,倔強的看著他的臉,我說:「祝你幸福。」他笑了,一瞬不動的看著我,第一次的,他喊我:「映潔……」
  
  那之後,我再也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我是吳映潔,不是一個單純的與豪門千金重名的戲子。我是,顧芯瑤和肖莫笑的女兒。那個有錢到八輩子只需要嬌生慣養奢侈過日的女子。是那個,莫氏總裁疼到心坎裡的妹妹。
  
  回到家的時候,爹地在門外接我,他說:「jay結婚了。」
  
  我笑,突然有些迷茫,我說:「爹地,我和他,是所有人稱羨的銀幕情侶。我和他演過好多好多,我們做過仇敵,做過愛人,戲裡我為他生過孩子,頂著大肚子他溫柔的抱著我親吻。戲裡我有指著他的鼻子大罵,然後日久生情。戲裡,我們相愛,結婚,生了好多好多孩子。我們合作一次又一次,演了太多人的一生,彷彿,像自己的一生一樣……像是愛到,只想在一起一樣……」
  
  然後我說,「爹地,我再也不會去逼你愛上別人。」
  
  終於,我懂了愛情。那不過就是是漫漫長路的一場殊途同歸……只是,不是誰,都有那麼,那麼好的運氣……
  
  然後,在我還在做夢的這個秋天,他娶了大他七歲的女友,因為女方的年紀,冬天的時候,他們有了孩子。
  
  於是,在慈善義賣的時候,我捐出了一幅畫,玫瑰園裡,男子摟著女子,親吻,擁抱,太陽映在他們身上,還有落在花叢中的小提琴。我記得那天夜裡,我給他拉了一首曲子,淚之舞。他問,「小愛,你拉的是什麼。」答非所問的,我說:「為什麼不能,愛我……」
  
  後來,他們問我,這幅畫叫什麼名字。我想了很久,突然看見梳妝台上母親留給我的銀鐲,詭異的閃了耀眼的金光,迎著太陽,我遮住不適的眼。玫瑰園的記憶,突然像是遠到再也觸不著一樣,像極了他親吻著我的眉說的那句:「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然後我說,止不住的落下淚,我說,它叫遺憾……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一章

  我接起電話,那頭JAY的聲音那麼清晰,他叫我:「小愛。」
  
  我笑一笑,只是咬破了唇角,有些苦。依舊開著車,只是腳下不自覺的把油門踩到更重,我聽他說:「小愛,她給我生了一個女兒。」淚眼模糊視線,我說:「恭喜啊,你做父親了。恭喜啊……」
  
  然後是轟鳴般的響聲,我什麼也看不清楚,我聽見電話那頭一遍一遍喊著我:「小愛……」只是,我漸漸聽不清了,好痛好痛,痛到要死掉……
  
  我是肖家的映潔,爹地只有我一個孩子,可是我姓顧,吳映潔,我隨母性。我的母親很美,可是身體不好,生下我沒多久,就離開這個世界了。從小,我就見到母親的照片貼滿房間每個角落,爹地會看著我的眼睛,然後關上房門默默流淚,我總聽見他說,他沒有一根白髮,可眼底的滄桑卻深得嚇人,他說:「芯瑤,我想你了……」芯瑤,是我母親的名字……
  
  那個時候,我就會很難過,於是不止一次胡思亂想,終於忍不住問爹地:「是不是因為映潔,媽咪是不是因為生映潔,所以才不在的?」我記得爹地撫著我的發,笑著罵我笨蛋,他說:「你媽咪那是得了癡病,病入膏肓才把自己折騰的不成樣子。」然後他瞇起眼,像是想起什麼天大的事情,他說:「映潔,做人絕對不可以死心眼!」從那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他開始從入手癡病對我再教育,比如帶著我去看壁虎,然後說「這是世上最聰慧的動物,你看,如果它遇到敵人,為求自保,它會自斷其尾。」然後我看見一節壁虎尾巴在牆角晃蕩,噁心的不得了。爹地卻又說:「映潔,你要像它……」我頓時炸毛,好幾天把鏡子帶在身邊,怎麼也不肯放,心中感歎還好不像它……怎麼能長得像壁虎……好醜好醜……
  
  我像媽咪,有一雙蔚藍的眼睛,他們都說,很美。
  
  後來,我真的得了癡病。風叔叔抱著我說:「怎麼和你媽咪一樣傻……不哭,映潔不哭……」
  
  我做了演員,沒有人知道我是豪門千金。我愛上一個叫jay的男人,他也愛我。我和他,是所有人稱羨的銀幕情侶。戲裡,我和他做過仇敵,做過愛人。戲裡,我癡戀過他,苦苦求不得,為他而死。戲裡,他曾為了我,丟下江山百姓。戲裡我為他生過孩子,頂著大肚子他溫柔的抱著我親吻。戲裡我有指著他的鼻子大罵,然後日久生情。戲裡,我們相愛,結婚,生了好多好多孩子。我們合作一次又一次,演了太多人的一生,彷彿,像自己的一生一樣……像是愛到,只想在一起一樣……
  
  可是後來,我們沒有在一起……那天天氣那樣的好,他看著我,未語淚先流。他說,:「小愛……」他從來不叫我映潔,他只喊我小愛,只屬於他一個人的稱呼。
  
  他告訴我,從小,他就夢見一個女孩,有一雙溫柔深邃的眼睛,會望著他,聽他喚她小愛。小愛,是他愛情的名字。他說,第一眼,就愛上了我,不知為何……
  
  他喊我的時候,是那樣的好聽,好像全世界的幸福美好都被他捧在手心,遞在我面前。那種快樂,讓人害怕,幸福到哭泣。
  
  可是那天,他說:「小愛,我要結婚了……小愛,我不能辜負她,從出道開始,她一直陪著我,護著我。她把所有都壓在我身上,那樣的恩情太重了……小愛,她比我大七歲,她等了我這麼多年,她的身體不好,沒有辦法再等下去了。她那樣好的女人,該有一個歸宿,該有孩子。小愛,我要娶她了……」那一天,他的經紀人割脈自殺未遂,他一身疲憊來見我,他的眼睛那麼痛,扎得我渾身顫抖。
  
  然後,他娶了她,他的經紀人。他愛我,他不愛她,但是他娶了她……
  
  他辜負了我,辜負了我們的愛情,但他一點也不壞,只是那樣的無可奈何……就連一向護短的爹地,還有諾哥哥,也只是無奈的歎息,竟連給我出氣的力氣也沒有。再某種意義上,他是一個好男人,好到不能再好的男人,只可惜,他不是我的……
  
  很疼,真的很疼,我努力睜開眼,昏昏沉沉的看向四周,一片塵土揚起,擋住視線,濃重的汽油味嗆的我猛咳。我用盡全力推開車門,從車身已經被撞塌的車裡爬了出來。前方的貨車已冒起了滾滾濃煙,車座底赫然是一輛壓扁的小車,鮮血模糊一片,我忍住要嘔的衝動,退了幾步。我身後的車頭已經被全部撞扁,汽油淅瀝的往下流,我踉蹌的退了幾步,後車中有一個女人的身子被卡住,匍倒在車前,手上臉上滿是鮮血。汽油味越來越重,我急忙跑上前推她,「醒醒!醒醒!」可是半天沒有反應,我顫著手推了推她,伸手去觸她的鼻息。死了……這個女人已經死了……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就在這個時候,從後座傳來壓抑的孩子的哭聲,彷彿是聽見聲響,哭聲越來越大,細軟嗓子一遍一遍顫顫的喊:「媽媽!媽!嗝……媽媽!媽媽!」聲嘶力竭,聽得人心揪。
  
  我實在顧不上死者是大,將那女人一推,從車裡打開後座的門,一把抱起那孩子,那孩子很小,臉上還是奶泡泡的,不忍心讓這麼小的孩子看見這樣的景象。我摀住他的眼把他護在懷裡,便轉身往後跑。手中肉肉的一團,沉甸甸的,小傢伙纏著我的脖子,哭的身子一抖一抖,好幾次都接不上氣。
  
  接著就是砰的一聲,幾輛車身都燃燒了起來,巨大的爆炸聲,瞬間成了一片火場。我跌坐在地上,遠遠看著,眼底一片茫然。周圍的空氣都是炙熱的,燒人的很。懷裡的小傢伙也受了驚嚇,猛地一顫,掛著我的脖子,哭的撕心裂肺,臉上哭的紅彤彤一片,我拍著他的背,一遍一遍的哄著他:「乖,別哭,別哭……」眼淚卻也被帶出來,發著抖從手中拿出手機,想也未想就撥了jay的號碼,「jay,jay,這裡出車禍了,車子全都燒起來了……都死了……都死了……我很害怕……真的,小愛很害怕……jay……小愛很害怕……」那頭電話被接起,卻始終沒有聲音,又一聲爆炸聲,我手一鬆,抱著孩子渾身顫抖。
  
  我坐在警局裡,心底一片茫然,就像我看清我懷裡熟睡的孩子的臉,顧安。我在意大利時鄰居家的孩子,她的母親是未婚媽媽,也是中國人。兩人相依為命,沒有別的親人。我和她媽媽不算親厚,但這小傢伙卻每次都會一雙眼直溜溜的望著我,喊我姐姐,我有時會幫著照看他,帶他到我家裡來。只是後來我碰到了大鬍子導演,接了人生的第一部戲。不久就被接進劇組,離開了那裡,也就再也沒有聯繫。
  
  只是,顧安為是什麼在這裡,為什麼還是兩歲的樣子?我為什麼,在意大利?
  
  「顧小姐,是前面的貨車逆行才發生的事故,您並沒有責任,關於事故的賠償,保險公司已經去了現場,到時再與您聯繫,現在您可以離開了。」我茫然的點點頭,我現在應該是在香港才對,為什麼會在意大利?才走幾步。卻被警員拉住。
  
  「顧小姐,這個孩子您得留下。」
  
  我看了眼懷裡的小傢伙,他睡得極不安穩,一雙小手死死揪著我的衣服,眼眶也是紅紅的,一雙小嘴不安的嘟著。我愛惜的撫了撫他的臉。
  
  又想起jay的電話,他說,他有女兒了……我撫摸著粉嫩的小臉,抱著懷裡的小傢伙緊了幾分,搖了搖頭。心裡的念頭清晰起來。轉頭說道「他沒了媽咪,也沒有別的親戚了。如果可以,我想領養他。」
  
  「顧小姐,你沒有結婚,也並沒有固定的收入,這是不被允許的。」警員伸手攔住我,眼裡多了幾分嚴厲。
  
  「我不缺錢,十個顧小安也養得起!」我腦子裡一團亂,也有些幾分來氣,瞪著警員就喊了出來。說過才覺得失禮,我長這麼大從沒有仗勢欺人過,就是jay與經紀人結婚之後,我才公開了千金的身份,那時我希望看jay後悔的眼神,又害怕看他後悔的眼神。可是他沒有,什麼態度也沒有,只是依舊那般看著我,他說他會一輩子愛著我,希望我幸福。他說知道我有那樣好的家庭,多了幾分心安。
  
  我搖搖頭,不再胡思亂想,怕吵醒孩子,才退了幾步,賭氣坐回剛剛的椅子上。冷靜了一會才說:「警察先生,是這樣的。孩子的母親是我的鄰居,我原先就經常幫著她在家照顧安安,小傢伙認識我,和我也親近。他還這麼小,什麼都不懂,也認生。遇到這樣的事情,他再也沒有別的親人了,讓我先帶著他好不好?要不然等他睡醒,一睜開眼睛誰也不認得,該會怎樣孤單害怕啊?」
  
  警員卻攤攤手,不肯妥協。好不容易壓下的火又冒起來,但想想都是按規矩辦事,倒是我無理取鬧。可我知道不能扔下安安,雖然我不知道,是怎樣的緣分會遇見安安,遇見這場車禍。但,只有父親的我,受盡長輩寵愛的我,都會孤單害怕,那這麼小就無依無靠的安安呢?我不敢想。這時候,我想起我的萬能爹地,雖然很不道德,但是,我準備打電話給爹地。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二章

  就在這個時候大鬍子導演風塵僕僕的進了警局,看見我誇張的大喊:「映潔!映潔!」又從上到下打量了我好幾眼,我心底很想翻白眼,我的這個名字,真真是佔盡了所有人的便宜,又見他咋咋呼呼的叫道:「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怎麼打電話給jay!竟然不打給我!你這丫頭真是厲害!不過回家拿個東西!怎麼能遇上車禍!明天就拍《憾情》的第一場戲,你能行嗎」
  
  大鬍子導演是引我入行的恩人,他平時和藹可親的很,是惹人喜愛的老頭,大家喊他約翰,是圈裡的名導,平時大大咧咧,但工作起來十分嚴厲。
  
  我愣了愣,呆呆的問:「明天拍第一場戲?」
  
  「你嚇忘記了?多年之後你和莫謙重逢,你們一眼就看見對方。很簡單的,映潔,你能做到!」
  我這才有了一些頭緒,伸手再去掏出手機,那上面的年月讓我膽寒,我竟然,竟然回到了十年前,竟然回到了最初,我們認識的時候……這時,我才只是在定妝拍照時,見過JAY一面而已。這時,沒有人知道我是顧氏繼承人,肖家大小姐。這時,我還沒有成名。這時,我不過是和爹地賭氣,提著小提琴遊走在意大利大街小巷的瘋丫頭而已。這時,我也不知道,《憾情》這個故事,竟然真的是我身邊人的故事,這個故事裡,有我的媽咪,親生父親,還有我一直得不到愛的爹地。
  
  《憾情》這部戲是秘密拍攝的,雖然投了大手筆,是大製作,但前期並不被人關注。除了jay和幾個老戲骨,採用的都是新人。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部戲從播放以來就大紅,人氣一路飄升。戲中的演員一個個身價暴漲,紅極一時。之後我拍過很多戲,演技一步步提高,卻總是想,如果最初我就知道這是媽咪的故事,我會更努力一些去演,不光是因為對故事感興趣,而是因為,我有一份責任。就像爹地一次次躲起來對著媽咪的照片一聲聲喚著:「芯瑤,我想你了。」那樣的責任……
  
  最終是打電話給爹地,讓爹地領養了顧安。爹地的毒舌萬年不改,先是訓了我一通,但總是答應了。我沒有給小傢伙改名,想是天生緣分,他也姓顧。我被同意先把顧安帶回去,至於之後的手續,會有人來辦。
  
  被約翰老頭接上保姆車,一直抱著小傢伙,我手臂累的發酸,鑽進車門,才坐上車,終於鬆了口氣,小心翼翼看了眼還在熟睡的顧安,悄悄鬆了鬆右手。想著怎麼告訴他媽媽不在的事實,心中又有些苦澀。
  
  這時身邊傳來一句好聽的男聲:「夠沉的,我幫你抱著吧。」手中的顧安已經被接了過去,那人食指纖長,我抬眼看向他,驚得呼出聲來:「邱勝翊!」
  
  那時我已身居一線,卻還是要仰望這個名字。曾有一個和他配過戲的女藝人說過,『邱勝翊啊,若他看你一眼,只是那麼一眼。你若回望,這一生便交出去了。」他確實是一個讓人著迷的精緻男子,一年後,他出道時只是一個配角,在《暗影》那部電影中,他飾演一個身負血海深仇最後被現行槍殺的臥底,為了完成任務,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妻子死去,他從頭到尾只有一句台詞,從頭到尾沒有一絲笑容,一聲黑衣的他,在昏暗腐蝕的倉庫裡,望著被他救出然後麻醉了的孩子藏身的集裝箱,那麼陰暗的背景下,他終於笑了,他的眼底那麼悲涼,可是嘴角的笑卻那麼真摯動人。只那一剎那的笑容就像是萬花綻放,溫柔的暖了所有人的心,然後,他說了全世界最溫柔的語言,對著那個昏睡的孩童,他說:「願你被這世上溫柔以待……」
  
  看他那部電影是在一個閒暇的午後,當我看到那一幕,不知為何淚眼朦朧,竟然也想伸手摀住他的眼,只輕輕重複一句「願你被世上溫柔以待……」後來我便有了和他合作的心思,只可惜,他息影了,非常的突然。
  
  他從出道開始幾乎囊括了所有的大獎,擁有龐大的粉絲團,只是他很低調,非常的低調,低調的讓人咋舌。竟連他的資深粉絲,對他也有許多一知半解的事情。
  
  那段日子所有人彷彿瘋了,他的影迷遊行,網上亂成一片。自殺跳樓的事件不止,有人說,一見勝翊誤終身。那種號召力,強大的嚇人。但他就那樣退出人們的視線,無聲無息。
  只是他,怎麼會在這裡?《憾情》裡並沒有他的角色……
  
  他精緻的眉眼一挑,望了一眼開車的大鬍子導演,對轉頭我笑,他說:「你好,小愛。」
  
  我愣了愣,整個人一呆,剛要開口,就聽他說:「jay的手機落在化妝室裡,電話是我接的,還好你平安,受了驚嚇,還是在車裡休息一會吧。」他的聲音很好聽,像溫熱的玉石,一點點落在階上。他說著單手遞給我一張薄毯。我接了毯子,又聽他問:「小愛,他叫什麼?」說著攏了攏懷裡小傢伙的發。
  
  「顧安。」
  
  他點點頭,才說:「你好好休息,我會照顧好小安。」
  
  我望著他好看的眉眼,不知為何順從的放下椅子躺下,整個人昏昏沉沉,這一瞬間的經歷實在是
  太匪夷所思,我費力想了許久,終於迷迷糊糊的想要反駁,才對上身邊的邱勝翊說:「我不叫小愛。」
  
  「我知道了,小愛。」
  
  「我叫吳映潔,不叫小愛。」我忽然執拗起來,這時候,我還沒有真正遇上jay, jay也還沒有拉著我的手喊我小愛。我想逃開這個名字,逃開那些求不得的苦,遠遠的逃開……
  
  邱勝翊突然靜靜的望著我,一雙眼包容的望著我,我愣愣的看著他,像要被吸進去一般。隨即他歎了口氣,替我拉好毯子,才說「睡吧,小愛,你累了。」這一刻我突然有些無力,這樣溫柔的語氣讓我無力反駁,只好撇過頭,狠狠的閉上了眼睛。我想,這樣的男子,他看向你的時候,是真的要撇開頭去的。
  
  我再醒來是聽見小傢伙的哭聲,我一驚,嗖的坐起身,才看清我在的地方,房間很大,地中海式的風格,飄窗上掛著鄒菊,桌上的熏香淡淡的燃著,很溫馨舒適。往窗外看看,竟是一棟棟單棟別墅。我想了想,從進棚之後劇組一直住在租來的兩棟公寓樓裡,劇組是沒有給這樣好的條件的。我的身份一直被壓著,除了這部戲的編劇恩浩叔叔,也是沒有人知道的,我從來沒有搞什麼特殊待遇過,就算有,也沒這麼明顯啊……
  
  我搖搖頭,顧不上再多想,踏上脫鞋就循著顧小安的聲音下去。才走到轉角,就聽一聲狗吠,我來不及反應就被一團雪白撲倒在樓梯上,完全無法反抗……我要哭了……
  
  「小啟,不鬧。」
  
  大白狗「汪。」了一聲,得令退了開去,走時還不忘用頭頂了頂我的手臂。我已經被驚的不想動,誰來告訴我是誰家養的狗!我倒在地上,眼眶忍不住通紅,自從小時候爹地用動物進行教育之後,我最怕的就是動物……
  
  聽見腳步聲慢慢走近,邱勝翊單手抱著顧小安走了過來,顧小安粉嘟嘟的臉彎著腦袋望著我,直溜溜的眼睛裡蕩著水汽,眼珠轉了轉,終於居高臨下的嘴裡吐了個泡泡,伸出手,對著我喊:
  
  「姐姐!抱!」
  
  我頓時有些無力,伸手想要抱他,才想起自己被撲倒在地上,有些尷尬的收回手,卻被邱勝翊一把拉住,他的手纖長好看,好像不費力就把我拉起來,大白狗又「汪!」了一聲。他低頭看它一眼,那狗竟然乖乖的蹲坐在一旁,再不叫了。又轉了過頭對我說:「小愛,不怕,小啟脾氣很好,它是喜歡你。」
  
  我偷偷噓了眼大白狗,它竟贊同般的又「汪!」一聲,我頓時無語。
  
  邱勝翊拉著我的手沒放開,他的手心很溫暖,我被他牽著,偏過頭看他的側臉,精緻好看,又看他懷裡的顧小安,那小傢伙一雙大眼睛鬼精靈般的看著我,眼睛巴巴的盯著我,讓我忍不住想笑。這樣的男子,抱著一個孩子,卻依舊乾淨好看。我也不知在神遊什麼,就這樣任著他,一手抱著顧小安,拉著我走下樓梯,帶到西餐桌旁。
  
  然後他放開我的手,我愣了愣,覺得掌心失了溫暖。又見他替我拉開座椅,我坐下,他才小心的把顧小安遞進我懷裡。顧安一被我接住,就高興的晃蕩著小短腿,來回的蕩來蕩去。又粘著我糯糯的喊:「姐姐,吃白白……」
  
  白白是什麼東西……我一呆,求助的轉頭望向邱勝翊,他點點頭,給我一個安心的眼神,我立馬心安。
  
  「等等哦,勝翊哥哥給你弄。」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小傢伙點點頭,從口袋裡掏出兩顆巧克力,支著頭望著我,大眼睛眨呀眨。
  
  我當下明白他的意思,立馬剝開餵他。他吃著了,高興的瞇起眼,又晃起了小腦袋。我又剝了一個給他,他卻搖搖頭,單純可愛的看著我,小手指指指我:「姐姐,吃。」
  
  我心一暖,摸了摸他的頭。
  
  邱勝翊已經轉身走向了身後的流理台,看著這邊,眼底蕩著笑意,一邊烤著土司一邊說「你起的早,這才7點,今天你戲不多,9點去化妝就可以了。」
  
  「安安也去!」
  
  「好。」我揉揉他的發,忍不住親親他的額頭。這麼小的孩子,滿身奶香,很好聞。
  
  「我也去現場,你拍戲的時候我帶著他。」邱勝翊走過來,手中端著牛奶,一個裝在奶瓶裡,一個裝在白色的玻璃杯裡。他將玻璃杯遞在我面前,說了句:「你喝。」
  
  拿著奶瓶在手背試了試溫度,才在顧小安面前晃了晃,伸手要抱他。顧小安卻一縮,雙手環著我,臉往我頸上一耷,「不要,姐姐喂!」
  
  我朝邱勝翊笑笑,伸手接奶瓶,搖搖頭說:「我來吧。」又想這邱勝翊是真的喜歡孩子,也是真心對顧小安好,這奶瓶一看就知是新買的,又細心用熱水泡過消毒。又想起以後怪不得他如此得人心,想是他確是溫柔可親的人。想了想才又說:「我來意大利的時候,就租住在他們家隔壁,安安媽媽有時忙,我又在家,就偶爾帶著他,以後,他就是我弟弟。」
  
  顧小安咕嘟咕嘟喝著奶,竟然點點頭,煞有介事的叫:「姐姐。」我笑得開心。忍不住說:「可惜姐姐不夠大,不能認你做兒子。」
  
  他竟撇過頭,咕嘟咕嘟的吸著奶嘴再不理我。
  
  顧小安吃飽喝足就往那大白狗身上撲,那狗也讓它,很是不介意的被他這個走路剛走穩的小人兒撲倒,我瞬間覺得揚眉吐氣,有那麼點報仇的快意。
  
  「小啟喜歡安安。」邱勝翊裝好起司遞給我,也拉開椅子坐下來。
  
  我點點頭,環視一周,這別墅被裝修的典雅溫馨,但仔細看還是花了大價錢的。劇組哪會出這麼好的房子,更何況我只是個新人。想了想還是問邱勝翊:「這是哪,離劇組遠嗎?」
  
  他彷彿知道我會這麼問,搖搖頭說「不遠。」又挑了沙拉在我碗裡。「劇組住的公寓樓你帶孩子不方便,約翰想了想,讓你搬來和我同住,如果你願意,你和安安住樓上,有事的話我就在樓下,你說好不好?」
  他的語氣溫和可親,我不自覺的就想說好,可又覺得哪裡不對。這邊還未想起,邱勝翊就已經開口道:「小愛,你們劇組演肖莫笑的演員摔傷了腿骨,辭演了,我接了他的角色。」
  
  「啊!」我一愣,叉子掉在碗上,噹的一聲脆響。
  
  顧小安蹬蹬蹬跑過來,抱著我的腿,仰起臉喊:「姐姐!」
  
  大白狗也唰的跑來,蹲在腳邊「汪!」一聲。
  
  邱勝翊彷彿看出我的走神,伸手摸了摸顧小安的腦袋,又摸了摸大白狗的腦袋,說了句「沒
  事。」一人一狗就又屁顛屁顛的跑開了。
  
  我突然覺得很喜感,歪著頭細細的打量起邱勝翊,他也偏頭頭看我,我耳根唰著就紅了,想起那句一見勝翊誤終生,愣是收回視線,只好盯著自己的指節,才說:「你不像。」
  
  「小愛,你說什麼?」
  
  「你是很好看不錯,但是肖莫笑是出名的毒舌,那時在演藝圈裡,可是沒人敢惹的大馬蜂。」我
  想了想爹地的當年做藝人的形象,和他一向的囂張行事,在對比這個溫文如玉的男子,心底狠狠打了一個叉。
  
  「小愛,我是演員。」
  
  「我當然知道,邱勝翊自然是演什麼像什麼。」
  
  「謝謝。」他笑得很溫和,竟也伸手揉揉我的發,說:「你也會做的很好。」
  
  我用力的點點頭,我一定要演好媽咪,這是我唯一能未她做的事情……
  
  又聽他說:「你看,小啟很喜歡安安,謝謝你住下來。」
  
  我抬頭看他的漂亮的眼睛,他的眼睛很深,恍惚有哪裡不對,已經被他拉起手,只聽他輕快的道:「小愛,第一天拍戲,加油。」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三章

  當我再一次見到jay的時候,他正和經紀人在一旁對劇本,我朝他點點頭,卻沒有上前。
  
  顧小安被抱膩味了,賴在邱勝翊身上要下來。嘴裡還喊著:「啟啟,玩!」
  
  身後的小啟竟然聽懂,汪的一聲搖著尾巴就護在剛落地的顧小安身旁。
  
  我實在是驚奇的望向邱勝翊,心中千回百轉,他彎彎唇角對我說:「他們已經成了好朋友。」
  
  然後我看見顧小安竟然趴在小啟身上,騎狗像騎馬一樣……小啟卻很溫順,乖乖的任他折騰,步子竟然也慢了。我終於第一次正視這只站起來比我和我一般高的大白狗,見它一雙大眼睛烏溜溜的,眼中炯炯有神,頓時也覺得它親切可愛起來。
  
  「邱勝翊,它是什麼狗?」
  
  「大白熊。」
  
  「那為什麼叫小啟?」
  
  他看了看我,溫潤的開口「昨天你睡了,安安醒過來,對著它叫啟啟玩。」
  
  我看著騎在小啟背上的顧小安,心中跌宕起伏,又望向邱勝翊,猶疑的開口:「他是想說……騎騎玩吧……」
  
  他竟然認真的轉過頭打量起兩個小傢伙,對我答道:「好像是……」
  
  我深感無力,歪著頭瞅著這未來巨星……心中默默無語……
  
  後來這一路,顧小安都騎在小啟身上。我怕小傢伙摔下狗背,心中特別緊張。
  
  邱勝翊卻好像一點也不擔心,好看的嘴角上揚,卻是放慢步子跟在兩個小傢伙身後,點頭致意我放心。
  
  《憾情》這部戲,其實是有難度的,原因就是它完全用了實名,媒體包括網絡最開始都說這是譁眾取寵,為了吸引觀眾。當年爹地和另外四人組了樂隊rainbow,中文名字叫彩虹。那時的他們,是如日中天的歌壇巨星。所以,講他們的故事,最大的難度就是選角。雖然他們都已經退出歌壇,但那些龐大的歌迷群還在,演員選的不好,定會罵聲一片。
  
  後來播出,被罵的最慘的,就是肖莫笑那個角色……那個演員,是被罵紅的……雖然他知道這個角色的狂妄卻忘記了演出他心底的淒苦與細膩。爹地後來氣的看見他就按快進,還毒舌的問我:「映潔!演成這樣你不會罷演?NG會不會!把我演成這樣……這小提琴誰拉的,送他兩車棉花去,恩浩果然是做醫生的,樂理一竅不通……這傢伙過了這麼多年竟然往死裡毀我!你這胳膊往外撇的丫頭。」
  
  我轉頭看陽光下的邱勝翊,身後大片的草地,他跟在大白狗身後悠閒的走著,不時望著趴在上面的孩子,他的睫毛很長,鼻樑高聳,如玉精緻的眉眼,手中提著一個小書包,全是照顧安安要用的東西。男人,在照顧孩子的時候,是最好看,最可靠的。我就突然想到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怪不得,他的影迷,喚他公子。這樣的男子,光是看著,都是暖心的。
  
  Jay放下劇本朝我打招呼的時候,我看了眼他身後緊跟的經紀人,她叫徐玫,大家叫她玫姐,她比jay大七歲。所以,我從未想過,我的愛情,會被她搶走。又或許,在她眼底,是我差點搶走了她辛苦陪伴的果實。Jay放不下她,這樣滴水穿石跟在他身邊的她,哪怕是為了報恩。
  
  諾哥哥說,這個男人不壞,甚至算得上好。但是,就是太好,太純善,才被一再打破底線。沒有底線的男人,是軟弱的。所以,他也可憐。
  
  我看著他,看著那熟悉的眉眼,心口微酸。他說,這個女人,給他生了一個女兒呢。
  
  Jay還沒來得及開口,邱勝翊已經走了過來,他對他們點點頭,對我說:「小愛,你該去化妝了。」
  
  我點點頭,回首見到jay聽見那句小愛眼中燃起的光火,我知道那代表什麼。只是我撇過頭,朝邱勝翊笑了笑,他也朝我笑,已經先開口道:「放心,我會照顧好安安。」
  
  顧芯瑤在人群中看見莫謙,她從小愛上的莫謙,那一眼,在人群中,千人萬人之中,他們只看見彼此。就那樣一動不動的,顧芯瑤淚眼朦朧的望著他,嘴角卻揚起一抹笑。
  
  莫謙對顧芯瑤不聞不問,她賴皮吵鬧,就那樣跟著他,直到她受傷,他眼底的動容,他心疼的護她在懷裡,那一刻,她快樂的像得到了全世界。
  
  那個雨夜,莫謙向顧芯瑤求婚,他們躲在屋簷下,她接過他的戒指,幸福到流淚,她說,「莫謙,你不知道,我有多幸福,幸福到害怕,好像太幸福,連天都要嫉妒了。」
  
  上一世,我演這裡的時候,不懂這些,不懂這些患得患失。只是這一次,我懂了。那是作為女子的直覺,是老天的善待,冥冥之中總是會感覺到,那時的媽咪,一定也是覺得,太幸福,是會被嫉妒的。所以,她的快樂裡有太多膽怯與憂傷。
  
  我任眼淚漫過眼眶,想起jay說,我要娶她了。那樣愛我的眼神,說著那樣的話語。悲傷幸福,像是一瞬間打碎的琉璃燈盞,恍惚到刺目。
  
  「ok!完工!」約翰大叫一聲。噴雨器瞬間就停了。我對眼對手戲的房君越點點頭,演莫謙的演員叫房町越。他也是新人,家室極好,聽說是高幹子弟,不過這是幾年後才爆出來的,他性子比較冷淡,人卻不錯,入戲也極快,這部戲之後大紅。後來有一次在頒獎禮上,他曾替我解圍,是個好人。
  
  邱勝翊已經抱著顧小安走過來,小安手裡抱著毯子,走過來就披頭蓋臉朝我披下來,還不忘伸出藕節般的小手搓搓我的手:」姐姐不冷,安安揉揉。」
  
  「安安,真乖。」我拉下毯子,披在身上,揉揉鼻子,趕忙鑽進保姆車裡換衣服。
  
  打開車門,邱勝翊已經提著一個壺子在車門口,見我好了,拉著我彎身又進車裡,慢條斯理的打開壺遞給我:「喝一些吧,這是薑湯。」
  
  我捧在手心,暖呼呼,張口就喝了一大口。舒服的歎氣,才問:「安安呢?」
  
  「被約翰抱走了,他今天還說,要不是安安小了,演小莫謙也是可以的。」
  
  演我親生爹地?我皺皺鼻子,對著他認真的搖頭,「不行的,小孩子要低調。」想想,找了個可行的借口。
  
  邱勝翊倒沒說什麼,只點點頭又說:「小愛,約翰今天問,你沒有經濟公司,也應該有經紀人。總一個人拍戲不好。」
  
  「你不是也沒有經紀人嗎?」我看著他說,「我們這也不是挺好?」
  
  「是挺好。」他點點頭,勾起唇角對我笑。
  
  「對啊,我們互相照應多好。」我點點頭,有些氣虛,對他的笑越來越沒有抵抗力。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回化妝間的時候,jay竟然在門口,我看著他手裡的保溫桶,疑惑的看向他。
  
  「小愛,你今天拍了雨戲,玫姐正好做了姜茶,你喝一點。」
  
  我最不想碰的就是她碰過的東西,我搖搖頭,心裡已經把那當做毒藥:「我剛剛在保姆車裡已經喝了,謝謝你。」
  
  他頓了頓,手僵在那。到底是不忍心,他並沒有對我做過不好的事情,「要不,我等會喝啊。」
  
  他點點頭,竟然笑了。
  
  我相信,他是真的從一開始就喜歡我的……真的相信。我接過那壺,又看看隔壁關上的化妝室,
  想了想說:「jay,我分些給町越哥吧,他那男助理平時就夠粗心的,估計也沒怎麼照顧。」
  我看他眼底亮起的光又黯下去,才又整了整神色對我說:「小愛,明天第一次合作,加油。」
  
  「嗯。」我點點頭,不自覺的開口「我們會合作的很好……」
  
  他又笑起來,朝我點點頭。
  
  我和他,確實合作的很好……再加上後來又合作了幾部戲,算是把螢幕情侶給坐實了。說到底,我對jay是日久生情的,先動情的是他,受傷的,卻是兩個人……
  
  再加上木村錦這個人物的特殊,驕傲倔強的大少爺,對著顧芯瑤卻次次認輸,為她寫歌,一直守著她,等著她,最後為神志不清的顧芯瑤擋住駛來的汽車,為她而死。
  
  所以後來,當這部劇播出時,分出了很多派別,有支持芯瑤和莫謙的,有支持芯瑤和木村錦的,還有支持芯瑤和肖莫笑的。有一次我怒了,在微博上寫,要麼就一女n男吧,反響者絡繹不絕,但是我被風叔叔還有爹地罵道臭頭。
  
  想了想,明天也是我正式開始和邱勝翊的對手戲。心裡隱隱有些期待,重生之前就想和他過招,到不知道一回來就遇上他。不知道,他會演的怎麼樣。這樣一個溫潤男子,演我桀驁不馴的爹爹是什麼樣子。
  
  我敲了敲化妝室的門,這間是男演員專用的,半天沒有聲響,我只好又敲了敲:「町越哥?町越哥?我是小愛。」
  
  終於,房裡有了聲響,房町越拉開門,他這人氣質偏冷,就是和他搭戲,他一把把我帶進懷裡就一身寒氣。所以往往見他的人都被他疏離的氣質壓倒,忘了他的好相貌。
  
  「怎麼了,小愛。」從第一天進劇組,邱勝翊就這麼叫我,後來漸漸習慣了,也再沒人叫我映潔。小愛這個稱呼,就像長了翅膀一般喊開了,不知道誰說,這是我的小名。從前只有一個人這麼叫我,現在卻再也不是了。
  
  我捧著手裡的保溫杯,勉強扯了抹笑:「町越哥,請你喝薑湯。」
  
  他微微撅眉,半開著門,撅著眉望向我:「勝翊已經給過我了,還有?」
  
  「啊!」我縮了縮手:「這是jay請經紀人幫我們做的。」
  
  「哦。」他看我一眼,伸手接過去,打開杯子不冷不淡的看了一眼。
  
  「町越哥,你喝完了放我化妝室,明天我去還給玫姐。」
  
  「不用了,我去還。」他擺擺手,也不知是自言自語還是故意講給我聽:「這徐玫是老江湖,一心一意捧jay,這中間不不知道彎了多少道道。」說完意味深長的看我一眼,拍拍我的肩:「好女孩,我們有情人要好久不見了。」
  
  我撲哧一笑,這一段顧芯瑤和莫謙是真沒戲了。突然又有些心疼媽咪,等了一輩子,又換了多久的相守。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四章

  顧小安很乖,自從那天顧勝翊告訴他,媽媽去很遠的地方上班,等安安長大就回來。他就再也不哭鬧,找媽媽。只是晚上睡覺喜歡粘著我,看他他小小的身子,死死地摟著我的腰,我總是覺得心疼。我仔細回想了很久,重生前的那一天我並沒有遇到車禍,但是我確實開車經過了那條路。後來又一次我回意大利,也去找過他們母子倆,但是人去樓空。只是印象裡,那條路上在這不久確實發生過連環車禍,那時候我已經在劇組,曾聽工作人員歎息無一生還。或許,顧小安,在我重生前,是真的不在世上的。這麼想,我就更加憐惜這個孩子。
  
  我不知道別的人重生是什麼樣子的,但是這往後的日子裡,不論是顧氏,肖家,還是莫家,還有姑婆的銀行都發展的很好,雖然也有一些磕磕絆絆,但是穩中有進。我好像做不了什麼事情。它們本來就一路發展的很好。至於我的演藝事業,除了後來拍了幾部爛片,被罵到臭頭外,也不是多悲慘。唯獨就是jay,和他的故事是一場漫長的雨季,從天陰開始就再沒有晴過,我在低氣壓裡心情煩躁悲苦,就再沒有擺脫過……
  
  還好現在又安安,因為安安,忙著照顧他,比起前世,我少了太多和jay相處的機會。好幾次他來找我對戲,都被顧小安這個小傢伙給打攪的亂七八糟。
  
  安安真的很乖,也很討人喜歡。他會自己拿著小勺子吃飯,吃飯之前拿著圍兜等著你,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等著你給他繫好。
  
  上廁所的時候會撲的一下站直身子,雙手一升大喊:「姐姐!安安尿!」。只是有一次安安在片場,拍到一半突然大喊一句:「姐姐,安安尿!」那小啟還跟著汪叫一聲,約翰老頭臉都黑了,氣得鬍子一股一股。我火急火燎的抱著他往外跑,倒是町越哥先笑了出來,然後笑鬧一片。
  
  他雖然已經兩歲多了卻還是喜歡用奶嘴喝奶,對這點我很無語,讓我懷疑是不是用奶嘴喝奶就比較好喝,有一天半夜下樓取水,我鬼迷心竅的拿起安安的瓶子揪了幾口,轉過頭就看見顧勝翊他穿著簡單的白色運動衣,看著我似笑非笑。我大囧,嗆得猛咳。第二天他泡好奶粉,又用玻璃杯遞牛奶給我的時候,我總覺得他嘴角微揚是在笑話我。
  
  我問了好些人,終於找到中國街的一家裁縫店給安安定做了小被子,結果當我的定的小被子被送來的時候,邱勝翊竟也提著一床小被子走進門。我們一左一右站在門邊對望,不由自主的相視笑了出來。我當時想,這樣就當有換洗的吧。
  
  可是從那天開始安安就不和我睡了,他和小啟,一人一狗各自扯著一床小被子睡在大床上,安安的細軟的頭髮靠在小啟肚子上,隨著呼吸輕輕起伏。邱勝翊抬起食指放在唇邊示意我噤聲,這才輕手輕腳的走進去給他們蓋好小被子,我站在門邊久久回不過神,不知道為什麼眼底就濕潤了。
  
  「他們處得真好。」合上門之後我忍不住感歎。
  
  「狗是很聰明的動物,你對它好,它也對你好。孩子單純,更容易感受到善意。」邱勝翊說著,自然而然的拉著我到流理台邊,替我泡了一杯牛奶。「狗很忠誠,你對它好一時,它對你好一輩子。所以,很划算。小愛,你不用怕它。」
  
  我很驚奇他看出我害怕動物,我以為自己掩飾的足夠好,只是對上他,心下也變得坦然,我喝了一口牛奶,才說:「我不怕小啟。」
  
  「嗯,小愛真聰明。」他用對安安的語氣對我說。
  
  「你這個樣子,哪裡像肖莫笑的樣子。」我又想起爹地,爹地不會像他,對什麼都溫和。
  
  「你覺得肖莫笑該是什麼樣子?」邱勝翊問我,語氣很是認真。
  
  我想了想,抬起眼問他:「你覺得如果肖莫笑看到這部電視劇後會說什麼?」
  
  他深深的望我一眼,拉著我的手往裡間走,說實話,住在別墅這麼久,我倒是從來沒有仔細觀察過這棟房子,又是夜深人靜,心下有些慌張,「你帶我去哪?」
  
  他瞭然的握緊我的手:「影音室,給你看些東西。」
  
  我點點頭,任他牽著我走,和他相處這些日子,我發現顧勝翊有溫暖人心的力量,這倒不是因為他把安安照顧的很好,也不是應為他有一條通人性的小啟,也不是因為他做的菜很好吃,也不是因為他會遞給我溫熱的牛奶,總之,我也不清楚……為什麼……
  
  邱勝翊開門後只開了一盞小燈,我順著燈光自己找了位置盤腿坐在毛毯上,他轉過身遞給我一個抱枕,我把喝完的玻璃杯放在一邊,看著他彎身調整投影儀,他的側臉很好看,精緻細膩如女子一樣,睫毛長而濃密,看過去,就想起曾經看過詩句裡的五個字,青眼影沉沉,他是,像水墨畫一樣,經得起歲月,素淨好看的男人。
  
  他在我身邊做好,畫面開始,那是二十多年前的影像,我一眼就看見我爹地坐在角落,桀驁而俊美的臉面無表情,最前方的男子宣告一般的說著:「我不希望再有人去傷害芯瑤,我明白我們是你們的偶像,你們喜歡我們,可是,你們不是有人也有男女朋友嗎我希望,不要再發生傷害她的事情,否者,我們五個,都會退出娛樂圈.」
  
  邱勝翊在一旁說:「這就是木村錦。」我曾看過他們的照片,但從沒想過去看影像資料。這樣鮮活而坦蕩的木村錦,他的喜愛那麼□裸,想到最後他為了媽咪而死,說不出的難過。
  
  「芯瑤姐,和我們是很好的朋友,沒出道之前我們就認識,那個時候一起在練習室裡,她聽我們唱歌彈琴,後來也加入起來,一起唱一起跳,我們大家感情都很深,像親人一樣,對我來說,是我心疼和喜歡的漂亮姐姐,是親人,所以希望你們也能喜歡她,不要再有類似的事情.」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這是組合的楚雨.」戲裡我和『楚雨』搭戲不多,他的定位,一直是和他說的一樣,親人,朋友。
  
  我一直盯著畫面中的爹地,他臉上的表情一直淡淡,帶著幾分興味索然,但唇角微抿,眼底看不清情緒,但我知道,他是生氣了。果然,他突然開口,好像目空一切一般「有病的人就該去醫院,這是常規。」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說出這樣的話,卻是不怪人稱爹地當年事娛樂圈的大馬蜂,惹不得。我撲哧一笑。
  
  「這就是肖莫笑。」
  
  我點點頭,轉過頭,藉著幕布的昏黃去看邱勝翊:「邱勝翊,你長的如珠如玉,好看的不得了。
  
  可是比起肖莫笑,他在心底是個瘋子。你這麼溫和的人,怎麼能瘋成他那樣?」我想想爹地,又想想邱勝翊,他們一個給我看猥瑣的壁虎尾巴,一個給我看眼睛烏溜溜的小啟,心中再一次劃上大大的叉,不可比啊……
  
  他不答,只是讓我看下面的片子。他說:「小愛,仔細看,這是你的戲。」
  
  一片黑幕,漸漸升起,舞台始終沒有光,慢慢的大屏幕亮起來,出現那個男人,那個叫木村錦的男人,屏幕中反覆的出現他和鼓芯瑤的照片,還有他們在生日會上快樂的笑臉,然後是一段錄音,他說他看著她,盼著她,等著她,愛著她,他問她,這樣被上千上萬人愛著的天之驕子,卑微的問她,你可不可以回頭來看我,可不可以,看我一眼,我會一直跟隨著你,只請你看我一眼,一生只求能在你身邊,請你嫁給我。
  
  我眼底忍不住酸脹,片子裡,已是哭聲一片。只聽邱勝翊緩緩的道:「這是彩虹組合的最後一場演唱會,那個時候,隊長木村錦已經為了救顧芯瑤去世了。可是最後,餘下的四個人還是決定把這段早就準備好的視頻放出來。」
  
  大屏幕漸漸黯下去,空靈的女生漸漸響起,「為什麼,你只看著遙遠的地方呢我就站在你身旁啊!只要輕輕回過頭,你就可以,看到我了。 剛開始,只要能見到你,我就很開心 。但這種反覆的等待,竟讓我沒有辦法去想像再也無法見到你。」舞台中漸漸亮起光柱,顧芯瑤站在舞台正中間,一身白裙,她唱的那麼好,那麼安靜,她一直睜著墨藍的眼睛,滿是水汽,卻始終沒有流下一滴淚,她只是惋歎一般的,那樣低緩的唱著「我一直都站在你的後面,但為什麼,你總是看不到我呢?只要你在我身邊,哪怕只是看著你,我都將會永遠愛你。每晚我都會夢見你,夢見跟你在一起。可是那之後的痛,你卻不會知道。我一直都站在你的後面,可你怎麼總是,看不到我呢?那就這樣好吧!只要在你身邊,就已經足夠,請讓我,永遠愛你。」直到最後,她緩緩閉上眼,在燈柱快要消逝的最後,我看見她指尖的顫抖,還有那臉頰邊劃過的淚。
  
  「這是木村錦寫給顧芯瑤的歌,只可惜他不在了,那場演唱會,誰也沒想到,這歌會是顧芯瑤去唱的……」
  
  再然後,鏡頭劃過,竟是站在舞台側的爹地,我從沒有見過他那樣脆弱的表情,彷彿是茫然而稚嫩的嬰孩,一捏既碎。
  
  「我想,那個時候,他已經發現自己愛上顧芯瑤了……」邱勝翊起身,打開燈。
  
  我下意識的想躲,卻被他摟進懷裡,他用指腹擦去我的眼淚,歎了口氣:「傻丫頭,哭什麼。」說著又盯著我的臉,我傻傻的任他看,聽他竟歎道:「約翰真是好福氣,怎麼能找到你,小愛,你和她真像,而且,比她更美……」那語氣,撥的我心口一酥,竟有幾分顫抖。
  
  他拉著我坐好,又轉身遞了紙巾給我,才說:「肖莫笑最初只是看顧芯瑤不順眼,他看她是站在一個高度上的,他們都是富裕人家,他又一向驕傲,他自小樣樣優秀,一手小提琴拉的極好。結果這個女孩,四兩撥千斤的評價他的音樂不好,不夠好聽。他小心眼,記仇了。後來進了組合,多少知道了這個女孩的故事,他最初對她是試探,是看戲的心態。只是,哪裡只是戲子入戲,看戲的人,也是會流淚的。也許是那次發佈會的時候,也許是這次演唱會,他已經漸漸愛上了這個癡心倔強卻悲苦的女孩。所以,他不過是個不懂愛的倔強而又彆扭的孩子,他把自己裝在一個殼裡,偷偷的探出頭來看外面的世界,以為這樣就不會受傷,卻不知道,因為受傷,他從來不敢從殼裡走出來。」
  
  他笑了笑,眼角微微挑起,很是好看:「如果肖莫笑看到這部戲,一定會說,這戲拍的好,告訴那些在外面欠了桃花債的兔崽子快把家門理清楚。但是偷偷的,他只會說,芯瑤,我很想你。」
  我一震,再也說不出話來,顧芯瑤和莫謙的愛情悲劇,只是因為上一輩造孽,抱在了子孫身上,父母關係混亂,導致父母子女皆誤以為彼此是親兄妹的,偽兄妹悲劇愛情。所以當當時爹地看完這部戲,只說了一句,「紅了最好,免得走在街上的情侶是失散多年的親兄妹,讓那些做了缺德事的趕緊去清理門戶。」只是轉過身,他真的只是偷偷的說:「芯瑤,我很想你,太想你了……」
  
  「你……」
  
  「猜對了?」
  
  我點點頭,心裡卻想,邱勝翊這個人,為什麼好像,什麼都難不倒……心裡有些期待和他的對手戲。
  
  第二天進劇組,因為我和邱勝翊拍第一場,安安也起的早,打著瞌睡被抱到現場,小啟也沒有精神,懶洋洋的跟在身後。照往常一樣把他的小映潔掛在椅子上,抱著安安坐上去,小傢伙親親我的臉,打著瞌睡軟綿綿的喊了句:「姐姐,早。」等我化好妝出來,安安竟然爬在小啟身上,小啟蜷在地上,就一起睡了起來。我怕他冷,剛忙找了幾塊毯子出來,蓋在安安身上,其他的都墊好在小啟身邊,就怕安安滾下來。
  
  我沒見過邱勝翊定妝後的樣子,所以當他走進片場的時候,隨著抽氣聲,我也開始望著他愣神。腦袋開始嗡嗡叫,只不停冒出那句,『邱勝翊啊,若他看你一眼,只是那麼一眼。你若回望,這一生便交出去了。』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五章

  群眾演員已經坐好了位置,酒吧的燈光亮起,正中的金髮女孩演奏著鋼琴,她面無表情的聽著,低頭搖晃著手中酒杯,迷濛中脫下手環,對著割脈後留下的傷痕自嘲的淺笑。
  
  突然,鋼琴聲戛然而止。穿著黑色皮衣的男子提著小提琴上台,他傲然的臉上帶著挑釁般的目中無人,眉眼上挑,妖異而好看的勾人心魄。只一瞬間,酒吧裡的人都噤聲。只見他打一響指,琴弦聲起,他側過頭嘴角帶笑,閉目奏出好聽的樂章,和他的人一樣,激烈而又清冷纏綿。
  
  她側耳聽著,蔚藍的眼低垂,指尖輕輕的敲擊著桌面,終於揚唇一笑,扣上手環。酒杯與桌面相碰的清脆聲響劃斷了樂聲,只見她站起身,對著停下演奏,不悅揚眉的男子幽深的眼,懶懶的開口:「名氣這樣大,也不過如此而已,不好聽……」說著轉身走開,只留下高跟鞋的咯咯聲響。還有男子晦暗不明的目光。
  
  「ok!下一場!」約翰顯然很高興,他收了耳機走去邱勝翊身邊,「勝翊,小提琴拉的不錯!」
  也難怪他開心,前世演肖莫笑的演員是不會小提琴的,所以不管是拍戲還是後期製作都找了替身。邱勝翊顯然給他省去了不少麻煩。
  
  邱勝翊點頭笑了笑,收了琴向我走過來,我又想起剛剛在戲裡他不悅挑釁的眼神,小心肝一抖。不自覺退了一小步。
  
  他近乎明瞭的早幾步就停下來,近乎溫柔的望著我,眼裡的厲色早就消失的一乾二淨,開口說:「你先帶安安回去,我還有兩場戲。晚上回去接你的班。」
  
  我點點頭,今天我晚上還有一場,是顧芯瑤割脈自殺的戲,我心中很是糾結,尋思著要早些哄顧小安睡覺才好。
  
  出了棚,顧小安還在睡覺,小啟卻已經醒了,卻還是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任安安把他當墊背。我走過去蹲下去摸摸小啟的頭,它小聲的吠了一聲,吐著舌頭對我哈氣,眼底明顯有快樂。
  
  這時一雙男士皮鞋出現在眼底,我抬起頭,jay笑著問我:「戲拍完了?」
  
  「對啊,邱勝翊感覺很好,一遍過。」
  
  他點點頭,又望向安安,「剛剛我在陪著他,這小傢伙醒了一會說要喝水,結果又睡過去了。」我這才看清他手裡的水杯。感謝的朝他點點頭,起身從一遍椅子的靠背上取下安安的小包包,從裡面取出奶瓶,才伸手接過jay手中的水杯。一接才發現是杯涼水,頓時大囧,才又縮回手,把奶瓶塞回包裡。
  
  Jay看著我的動作有些愣住,倒是沒有不高興,只是問我:「怎麼了?」
  
  「安安年紀小,消化不是很好,喝多了涼水不太好,要多喝溫水。」他點點頭,把手縮回去,好脾氣的道:「小愛,我那沒有溫水,我就去讓玫姐給安安燒。」
  
  我搖搖頭,伸手攔住他要回身的動作:「不用了jay,我晚上才有戲,就帶安安回去。回去有溫水。」
  
  「小愛,車禍的事情,我聽說了,是你領養的安安嗎?」
  
  我下意識的低下頭看顧小安,確定他還是睡著的才敢開口,jay也覺得突兀,不好意思的朝我笑笑。
  
  我擺擺手,才小聲開口:「領養安安的是我爹地,我還做不了他媽咪,但是我可以做他姐姐。」
  
  「你是個好姐姐。」
  
  我不語,又聽他繼續說:「小愛,你第一次拍戲,身邊沒有助理也沒有經紀人,一個人進組又帶著個孩子。我和玫姐商量過,公司也很看好你,你要不要,和我簽一家經濟公司呢?有經紀人,很多事情都輕鬆許多。公司會派一個助理幫你照顧孩子,你也不會這麼累。」
  
  「我不累。也暫時不想簽經濟公司。Jay,謝謝你的好意,也替我謝謝玫姐。」我笑笑,看他眼底又幾分失落,卻聽他又問:「小愛,你那天,為什麼打我的電話?」
  
  因為大人和小孩不一樣,安安疼了就會哭,就會抱著我撒嬌。可是大人不可以,大人有責任,哭會躲起來,難過害怕會裝起來。吳映潔也是,她會躲開全世界去傷心流淚,卻不怕你看見……最難過的時候,我總是想到你,我不怕你看見我狼狽受傷,一點都不怕……
  
  只是,我沒有說,掩下眼底的神色,才有勇氣看著他,第一次認真的看著他:「我嚇壞了,隨口按出去的電話,jay,真是不好意思。」
  
  Jay還要說什麼,安安卻醒了,趴在小啟背上揉眼睛,看清身旁是我,一把就抱住我的腿,甜甜的對我叫:「姐姐!安安抱!」
  
  小啟也配合著「汪!」了一聲。
  
  我笑著收起披在他身上的毯子,又撿起地上撲著的毯子,放在一邊的椅子上,把安安的小包掛在肩上,才伸手去抱起安安。
  
  Jay見我彎身又要去拿毯子,趕忙攔住我,伸手把毯子全抱進懷裡,咋一看真有幾分狼狽。他自己也發現了,撓撓頭才說:「你帶安安回去吧,毯子我幫你還回去。」又轉頭對安安說:「安安不是渴了嗎?」
  
  他這一問,懷裡的小傢伙嗖的立直身子,鼓著腮幫子直直的看著jay,我見這架勢也是一呆,就見小傢伙轉過頭來看著我,小腦袋蹭著我的脖子,和小狗一樣,嘴裡糯糯的撒嬌:「姐姐!姐姐!安安喝奶奶!」
  
  「安安等等哦,這就回家給你泡奶奶哦。」我摸摸他的頭,也顧不上jay,點點頭就抱著安安回去,小啟在身後搖著尾巴,蹬蹬蹬的往前跑,時不時回頭看我和安安一眼,彷彿知道要回家,好不快活。
  
  看著安安圍著小圍兜抱著奶瓶的樣子,身邊小啟乖乖的趴著。我靜靜的坐在一邊,覺得一切都像夢一樣,我回到了從前,我的身邊冒出一個叫顧安的奶娃娃,隨之而來的是邱勝翊還有他的大白狗小啟。這一個月來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這完全是和前世不同的生活,jay沒有住在我隔壁的公寓,沒有和從前一樣有時間和我講戲,連一起吃飯的時間也沒有,每次他剛和我說上幾句話就會被各種各樣的問題牽引開,當然,最重要的是,顧小安這個惹人疼愛的小娃娃,讓我不自覺的花費了太多心思,他彷彿是世上最好的靈藥,讓我能靜下心去冷眼旁觀一些事情。
 
  比如玫姐看jay的眼神,那深藏著的追逐愛人的眼神。前世,我如何也沒有看清過。《憾情》播出以後,反響很大,其實觀眾群是分派的,希望我和誰在一起的都有。可是最後,我卻和jay成了螢幕情侶,長期搭檔。原因很簡單,我和他簽了同一家經紀公司,簽給了玫姐,經紀約就是一張賣身契。那時誰也不知道我是誰,所有人都以為,肖莫笑的女兒是應該姓肖的,所有外界都稱肖大小姐。卻不知道,我隨母性姓顧。所以從來,他們都認為我是好運氣,長了一張和顧芯瑤相似度甚高的漂亮臉蛋,從沒想過我就是她的親生女兒。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64 / 1509
魔力值 : 2794 / 41986
经验值 : 39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4
帖子: 8384
威望: 224
金錢: 29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9-13 14:3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徐玫以為握著我的賣身契我會乖,因為她當初給我二十年的合約我眉毛都沒眨一下就簽了。二十年,如果只是普通的一個人,公司經紀人一雪藏,一輩子就完了。當時徐玫也應該是這樣想的。所以她放心大膽的讓我和jay一部部戲的合作,只是時不時的像個姐姐一樣親切的提醒我,不要假戲真做。她比jay大七歲,我從沒有想歪過,只當那是公司的例行公事。我和jay就這樣瞞著公司相愛了,我們時不時會應公司要求,出外吃飯見面就是明給記者拍,製造聲勢,我們也樂此不疲。直到後來東窗事發,我和jay在日本牽手約會被網友爆料。徐玫才覺得不對,然後她推了我好幾部戲,不再讓我和JAY合作,她確實是優秀的經紀人,扔了幾步爛片給我拍,直接讓我人氣下滑。
  
  我不缺錢,她想要的反應一點沒有,還是照樣去給jay探班,見面。直到她真的火了,親自來找我,她說,讓我看清形勢,如果再和公司作對,和她作對,公司就要冷藏我,我不能再去接任何工作。我依舊我行我素,jay的態度也很好,他把他的副卡給我,他說,「小愛不怕,我養你。」我的男人願意養我,我很快樂……
  
  只是後來,情況慢慢變了。徐玫開始轉換對策,她化身成了弱者,成了苦苦守候愛人的癡心女子,她鬧,她生病,她哭,她一次次把JAY從我身邊拉走,到最後她割脈自殺未遂。有一段時間,我聽見jay的手機鈴聲一響就忍不住害怕顫抖,因為我一次次看著他被那個女人拉走,他會拉著我的手說:「小愛,我不能扔下她不管。」然後放開我的手去找他,他每次都會告訴我:「小愛,不要害怕,我會回來。」可是最後,他再也沒有回來……徐玫成功拉住了jay心中最軟弱的部分,他不會扔下與他同甘共苦的她不管……
  
  在他們結婚前,我都一直被公司冷藏著,直到我主動公開身份,提交了天價違約金,我記得那時徐玫的眼神,像野獸一樣,忍不住將我撕碎,她看著我,彷彿要吃人一般的語氣說:「我本來是要讓你一輩子翻不了身的,你運氣真好。」那語氣裡的不甘,讓我只想冷笑。
  
  安安睡的多了,到了晚上反而睡不著,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天特別黏我,我中午坐在椅子上發呆,他後來爬到我身上問:「姐姐你在幹嗎?」
  
  我摸摸他的臉,告訴他我在想事情。
  
  結果下午邱勝翊回來的時候,他就見一人一狗呆呆的坐在毯子上。
  
  邱勝翊被兩個小傢伙天然呆的樣子逗樂了,彎□問:「安安,你在做什麼?」
  
  安安烏溜溜的大眼睛一轉,竟然認真的看著邱勝翊說:「安安在思考。」我正在喝水,一聽猛被嗆住,扶著牆咳的眼淚都要掉出來。聽見邱勝翊難得的哈哈大笑,一把抱起顧小安就誇他「安安真聰明。」
  
  安安不肯睡,又要跟著我,我想孩子的作息時間亂了不好,不肯點頭。他就可憐兮兮的回頭望邱勝翊,蹣跚的撞進他懷裡:「安安乖,安安不吵。」
  
  邱勝翊也很好說話,竟抱著安安和我一起去開工。
  
  我換了服裝從化妝間裡出來,小傢伙還在邱勝翊懷裡虎著腦袋看著我,捂著小嘴說:「姐姐,安安不吵。」
  
  我一聽,心暖的和棉花似的,看著站在導演身邊的邱勝翊,只好點點頭。
  
  這場是我和jay的對手戲,顧芯瑤流產,從醫院逃回她和莫謙的小窩自殺,木村錦撞門進去,救下了躺在血泊中的顧芯瑤。
  
  走進浴室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那天他被徐玫喊走就再沒有回來,我抱著他的腰不放他走,可最終他走了。我不知道jay是不是就是看見躺在血泊中的徐玫,從此就走不開了。後來我曾一次一次想,要是我當時用刀架著脖子哭著抱著不讓他走,後面多有的故事就不會再繼續了。
  
  但是我沒有,因為我知道媽咪的故事,我不能犯和媽咪同樣的錯誤,自己都沒有了,還有什麼愛情……
  
  工作人員檢查好了道具,燈光亮起來,我開始入戲。
  
  女子在浴室裡,蒼白著臉茫然的打開水龍頭,看著浴缸慢慢裝滿。她坐在浴缸的邊沿上,看著長裙染濕,對著鏡中的自己歪著頭傻笑,眼角緩緩的劃下一滴淚,她伸出手,指尖觸上鏡面,看著鏡中的自己眼中的淚一滴滴滑落,落在水裡,再也沒有漣漪。
  
  「莫謙……」女子小心翼翼的喊。眼光突然落在洗手台邊的刀片上,她伸手觸它,突然笑出聲來:「哈,呵呵。」當刀片握進手心,她像是握著珍寶一般捧著看了一遍又一遍,五指撫摸上去,哪怕是刀口,也像不會疼一般,嘴裡只喃喃的喊著那個名字:「莫謙,莫謙……」
  
  女子恍然愣住,像是突然明白什麼一般,不笑也不哭了。轉身坐進浴缸裡,長裙漂浮在水面,像是美麗的白蓮花。她幾乎執拗的望著一個方向,像是誓言一般,一遍遍的喊:「莫謙,你在哪裡?莫謙,我來找你……」刀片一道道劃在手心,一次比一次重,鮮血潺潺的流下去,所有都被染紅,學雪白的浴缸裡,開出一朵刺目的白蓮,她緩緩閉上眼,嘴裡只剩細碎的叮嚀:「莫謙……」一滴淚,無聲無息的劃下。
  
  然後,是木村錦的呼喊,敲門聲越來越重,他彎身撞開門,一把抱起像血蓮一樣綻放昏迷不醒的人兒,瘋一樣的往外跑,嘴裡是淒切的嘶吼。
  
  我閉著眼躺在他懷裡,都能感覺到那顫抖的手心,渾身緊繃的肌肉。
  
  「ok!一遍過。」約翰的聲音響起。我睜開眼,還在jay懷裡,他眼底的情緒還沒退去,他就那樣看著懷裡的我,眼底是那樣的心痛悲傷,這樣的眼神,是我如此熟悉的眼神,我鼻頭一酸,忍不住又流下淚來。
  
  這時震天的哭聲響起,一個小身子跌跌撞撞的跑過來,推著jay就打,「壞人,壞人,放開姐姐!放開姐姐!」
  
  我趕忙從jay懷裡起來,還沒彎下身哄他,顧小安已經撲上來,兩人一起跌坐在地上,他抱著我滔滔大哭:「姐姐不要拋下安安!安安乖!安安會很乖!」我看著伏在懷裡不肯起來的安安心口一痛,「這是怎麼了,安安,沒事,不哭。」
  
  「姐姐不要流血,安安不要姐姐流血,安安會很乖,嗝,安安乖……」
  
  「安安是很乖啊,安安,這是演戲,是假的,姐姐沒有流血,都是假的,不哭,安安乖,安安不哭。」
  
  顧小安卻幾乎執拗的抱著我不肯撒手,又低頭捧起我的滿是道具糖漿的手,一邊掉眼淚一邊說:「姐姐不疼,安安呼呼。」
  
  我眼底酸的厲害,所有的委屈難過幾乎傾巢而出,也不管不顧的哇的一聲就坐在地上哭了出來。
  片場的工作人員也大多紅了眼眶。我模糊的看見邱勝翊走過來,蹲□子抱住我和安安,一遍一遍的拍著我們的背,哄著我們不哭。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7-10-20 16:58


Processed in 0.105387 second(s), 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