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1次PO完】爱你就要整死你(翊洁)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转+1次PO完】爱你就要整死你(翊洁)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转+1次PO完】爱你就要整死你(翊洁)

小说简介

是谁说最毒妇人心的?

这男人分明是披了羊皮的狼,存心整死她嘛!

她假冒婢女混入“长生药铺”偷取药草经书

从此就跟那虾米碗糕都不是的店铺主人杠上了!

瞧她忙里忙外,还要饿著肚皮做膳食给他进补

明明开药铺替人治病,他却整天“闭目养神”

气得她下泻药害人,却一不小心变成了“女神医”

莫名其妙被崇拜得五体投地,他竟乐得大睡特睡

光明正大拿她挡灾避祸,害她柔弱的伪装提早破功!

很好!不要命了?要比“毒”是吧?

她可是从小“毒”来“毒”往,“毒”遍天下无敌手

敢对“毒气冲天”的女人不敬,就别怪她下手“很毒”!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楔子

「妳去帮我取得一本经书。」

「什么经书?」

「一本药草经书。」

「拜托,那种东西咱们家里不是有一堆了吗?不去!」

「听好,不管妳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拿回那本药草经书,我就把我的那些宝贝全送给妳。」

「真的?可不许食言。」

「当然,我才不骗妳!」

「那好,妳等着,我一定会把那本经书拿回来。」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一章

洛阳长生药铺

「有人在吗?」少女清脆的嗓音自门外传来。

「来啦!」一名少年喜孜孜地迎向前,「这位姑娘,请问妳有什么需要?」

「我找大夫。」

「没问题,要找大夫是吧,等等!」少年连忙奔入后头。「少爷,快醒醒,别睡啦,有位姑娘来找你──」

「嗯?我不认识什么姑娘,你叫她回去。」男子嗓音低沉,带着不悦。

「别这么说,她看来好凶,身上穿得破烂,全身也脏兮兮的,我不敢……你去叫她离开啦!」

映洁强忍着怒气,双手早已紧握成拳。

没礼貌的臭小子,她身上的衣衫看来真的有那么破烂、肮脏吗?真正破烂又肮脏的才是这间又小又旧的药铺吧!

「少爷,求求你别再睡了,快醒醒,你都已经睡了两个时辰啦!」

在少年的拚命请求之下,那名男子总算起身,嘴里念念有词。

「什么姑娘嘛,找上门来做什么?打扰我的睡眠……」一名身材高壮的男子掀开布帘,半瞇着眼看着站在门口的女子。「妳是谁?」

他平日虽然散漫惯了,但可十分确定,自己从未见过眼前的女子。

「我叫映洁,要在这里工作──」

「不要。」不待她说完,男人干脆利落地拒绝。

她的态度看来像是请求他人的模样吗?活像是土匪要强行入侵民宅,只是还有多问一声罢了!

映洁愣住,他竟毫不留情地拒绝?

「妳不也瞧见了?这间药铺说多破烂就有多破烂,也没几个人会前来抓药,哪还有多余的银两养妳?妳还是去找别人收留吧!」男子打了个大呵欠,搔搔发,就要转身进房,继续休憩。

「我娘死前还要我千万记得,一定得前来洛阳的长生药铺为大夫效力,报答多年前的救命之恩。」

「多年前的救命之恩?」男子高扬起眉,眼底带着一抹讶异。

「没错,我娘在多年前误食毒草,所幸有名老者经过并救了她,而那名老者就是长生药铺的大夫。」她说得信誓旦旦,让人不得不信服。

一旁的少年拉了拉男子的衣衫,「少爷,你觉得她口中所说的老者,该不会指的就是老爷吧?」

男子瞇眼瞪向她,「妳确定救了妳娘的人,真是洛阳的长生药铺大夫?」

「错不了。」映洁点头。

「这可奇了,我爹一直待在洛阳,鲜少外出,而这里也少有人前来治病,妳肯定是搞错人了。」男子的眼神极为肯定。

「绝不会弄错。我分文不取,你们就算只让我帮忙处理杂物也行!」她摆明了一副定要留下的强势态度。

少年又拉了拉男子的衣袖,「少爷,你不如就收留她,就当做好事嘛!」

她虽然看来很凶,讲话语气也差,不过挺有心的!

「光是收留你一个,就已经让我花费不少,再来一个,还是女人,你不怕麻烦,我怕!若每个人一来,都叫我要收留,那我岂不要将这间药铺收起来,什么生意都别做了?」男子态度强硬,把她撵出去。

元华怎么也无法做出撵人走这种事,「姑娘,妳还有没有什么亲戚在洛阳,可以收留妳?」

「没。」映洁摇头。

「这……」少年听了,转过头看着男子。

男子冷哼了声,装作什么也没瞧见,「那也不干我的事,快把她撵出去,要不然我连你也一块赶走。」他下逐客令。

映洁一听,只好径自往门外走去。

「姑娘,妳上哪儿去啊?」少年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喊道。

「你家少爷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得离去。」映洁转身离去,走得潇洒,毫不眷恋。

少年愣住。她走得还真洒脱……刚才说的那番话好像全是骗人似地。

身后传来男子低沉的嗓音,唤回他的思绪。

「你还不快去做事,还是想跟着她一起离开?」男子睨着他。

少年不敢抗命,只得摸摸鼻,乖乖走回后院,继续先前未完成的工作。

男子瞇眼瞪向她离开的背影,久久不发一语。

映洁坐在城门的石柱旁,冷眼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心里正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原本是打算混进去,假装报恩入府当婢女,乘机偷走那本药草经书……可是那家伙真不好对付,看来得用别的方法才行。

不如……趁夜潜入药铺里,下药迷昏那些人,翻箱倒箧找出那本经书后,就可以拍拍屁股离开这里,回去山上,取得那些宝贝。

好,就这么做!

正当映洁打算要先找个地方稍微歇息时,却瞧见有名少女被几名地痞流氓追着跑,竟然没有人敢上前阻止。

「喂,你们还不快住手!」她再也看不下去了。

像这种人渣,就该有人出面,给他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那几名流氓一见出声阻止他们的人竟是名全身脏兮兮的乡下姑娘,不由得哈哈大笑。

「哈,就凭妳,也想阻止我们?」

映洁拧起秀眉,对他们那难听的笑声很火大。「是又怎样?等一下我就让你们全跪下来向我求饶。」

「哈哈哈……咱们倒要瞧瞧,妳怎么让我们向妳求饶?」其中一名带头的男子向身旁的人们比了个手势。

瞬间,那群人就将映洁团团围住,脸上带着狞笑。此场景让在场所有人全为她捏一把冷汗。

映洁笑瞇了眼,毫不畏惧,在那群人逼近的一瞬间,弯下身以灵巧的动作一一闪避他们的攻势,暗中取出放在衣袖里的一包粉末,顺着风势往那些人的脸上撒去。

那群人突然觉得脸上奇痒无比,伸手不停抓着,却愈抓愈痒。

「臭娘们,妳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好痒啊……救命啊!」

「呵,叫我声大姊,我就教你们怎么止痒。」映洁笑瞇着眼看他们又抓又哭的模样,心里可痛快极了。

像这种坏人,活该被她整。

「大姊、好大姊,就求求您,大发慈悲,好心跟咱们说吧!」为首那人下跪求饶,早已把自己的脸抓得又红又肿。

「是啊,咱们求您啦!」其它人也纷纷跪下求饶。

「就冲着你们叫我这声大姊,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们,只要用狗的尿洗脸,马上就能止痒了。」映洁眼底全是笑意。

其实只要用清水洗净脸上残留的粉末,自然就可以止痒。不过谁教他们叫她臭娘们,所以整他们一回。

「小的知道了,多谢大姊。」那群人连番叩首道谢,奔离现场,四处找寻狗尿。

等到那些人一离开后,所有人都对映洁拍手叫好。

「小姑娘,妳真行,竟然能把那些人整得这么惨。」

「早该有人给那些家伙一个教训了!」

映洁对身旁这些人的事后称赞,一点都不领情。拎起随身的包袱,绕过人群,往人烟稀少的小巷走去。

哼,那些人怎么不早点出来救那名可怜女子?事后再来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她鄙视那些人更甚于地痞流氓。

随便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突然,肚子饿得鸣了起来。

抚着自己早已饿扁的肚子,好想吃点食物啊!偏偏身上早已没了银两,就算想吃饭,也只能看着别人吃……

突然,一颗热腾腾的包子递到她眼前。

「咦?」包子?她该不会饿昏头,出现幻影了吧!

「请妳吃的,谢谢妳刚才救了我。」

映洁顺着声音看过去,不正是方才那名被地痞流氓追着跑的姑娘吗?仔细一瞧,她还生得真美。

「妳肚子饿了吧!快拿去吃啊!」少女笑盈盈地将包子放在她掌心里。

一接触到那热腾腾的包子,映洁顾不得一切,张口大吃。

「唔……这包子真好吃,料多、皮薄又有弹性……」她边吃边讲话,吃得满嘴都是。

「呵,姊姊,妳别吃得那么急啊,我这儿还有几个包子,都给妳。」

「哇,妳人真好。」映洁毫不客气收下她所递来的包子,大口猛吃。

等到她把包子全吃完后,舔着手指,这才问向身旁一直笑盈盈的她,「妳一个人在外头很危险的,还是早点回去,以免家人担心。」

「嗯,我知道了,那妳呢?」

「我?」映洁看着眼前的少女,搔了搔头发,「我哪儿也没得去,搞不好晚上得睡在大街上。」

「这怎么行?我带妳回家住好了,做为报答妳的救命之恩,爹爹他一定会很欢迎妳来我家住。」少女眼底有着坚持。

「这……好吧!」映洁见她这么诚恳,也不好意思拒绝。

虽然她平常睡在野地习惯了,也不介意睡在大街上……不过有时候还是挺想睡炕床。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叫筱婕,姊姊呢?」

「我叫映洁,妳别老叫我姊姊,叫我名字就好,要不然我会很不好意思。」

「呵,不如我叫妳映洁姊吧!」筱婕笑瞇了眼。

一看见她的甜美笑容,映洁也无法拒绝。「对了,妳府上哪里?」

「我爹是长生药铺的大夫。」

「啊,长生药铺?」映洁瞪大眼望着她。

不会吧,天底下竟有如此凑巧的事?

「是啊,怎么了吗?」筱婕不解地望着她。她怎么一脸讶异?

「那间位于城东巷内的长生药铺,就是妳家?」不会吧,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嗯,没错,不过那里只是药铺,宅第在别处。」

「那我可否冒昧一问,在药铺里有名少年和一名高壮男人,他们又是谁?」

「妳说的人是我大哥胜翊和他的侍从元华,那间药铺爹很早以前就交由他掌管,只是……自从大哥接手后,生意是愈来愈差。」

大哥的个性真的得改一改,散漫得很,根本无心看顾药铺。

「喔……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映洁暗自盘算,老天爷可真是帮了她一个大忙,这下子要混入药铺偷取药草经书,易如反掌。

「怎么了?」筱婕见她若有所思,不解地问道。

「没事、没事,咱们快回妳家吧!」映洁迫不及待想去窃取那本药草经书。

「嗯,往这走吧!」筱婕带领她往城南的一栋豪宅走去。

看着眼前的豪宅,映洁久久合不拢嘴。

从没见过如此富丽堂皇的大宅第,回廊上尽是画工细致的壁画、华丽精密的石柱雕工,每一处摆设和装饰皆让映洁看傻了眼,花园内种满未曾见过的奇花异草,芬芳香气扑鼻而来。

「妳先在大厅等候一会儿,我去叫爹来。」

「呃……好。」映洁站在富丽堂皇的厅堂内,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新鲜。

正当她准备伸手触碰放在一旁的一只青色瓷壶时,冷不防地,一道低沉的嗓音自她身后传来。

「最好别碰。」

映洁连忙缩回手,不敢乱碰。

只是这声音挺耳熟的,转头一看,站在她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先前在长生药铺内所见的高壮男人,也正是筱婕的大哥──胜翊。

胜翊瞇起眼瞪向她,「妳怎么会在这里?」敢情她是偷跑进来的?

映洁一见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可不是偷跑进来,而是你的亲妹子带我进来的。」

「是筱婕带妳进来的?」胜翊眼底净是不信。小妹怎么会带来历不明的她进来?

「没错,是她带我进来的,若不信,你可以亲自问她。」映洁耸耸肩,要信不信随他。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反正她说的是事实,要不然她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与他大眼瞪小眼。

胜翊对于她那坦然的态度不得不信服。

此时,筱婕带领身后的邱云翔进到大厅内。「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方才,是妳带她进来的?」胜翊伸手指向映洁。

「嗯,要不是有映洁姊的帮忙,我可能会被一些地痞流氓给欺负去了。」筱婕一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不禁红了眼眶。

「吴姑娘,真是多谢妳的帮忙,老夫真不知该怎么报答妳。」邱云翔深深向她一鞠躬,藉以表达谢意。

映洁以眼角余光瞧见胜翊正瞅向她,连忙向邱云翔开口,「不不不,我才应该要感谢您在多年前救了我母亲一命。」

「啊?」邱云翔不解地望向她。

「大夫,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忘了多年前,曾在洛阳城外不远处的村庄,救了一名误食毒草的村姑?」映洁煞有其事般,滔滔不绝说着,「当时所有村民都将你奉为天神,要不是有你救了我母亲一命,也不会有今日的我。」

「啊,真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不记得了?」邱云翔抚着白须,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有这回事。

「肯定有!所以我娘在死前,还叫我一定要前来报恩,所以你们非得让我在这里工作,无论什么事我都肯做。」映洁态度强硬,一副非要留下不可的模样。

邱云翔与筱婕见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望向一旁的胜翊,希望他能给点意见。

胜翊不发一语,径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打呵欠,交由他们自己决定。

邱云翔也只好答允,「老夫知道了,妳就留在这里帮佣吧!要是有妳陪伴,相信婕儿也不会觉得无聊。」

「谢谢爹!」筱婕笑着来到她身旁,「映洁姊,以后妳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

「谢谢,真是谢谢你们!」映洁连声道谢。

哈,总算让她混进来了!

「婕儿,妳就先带她去那间空厢房内歇息。」邱云翔对映洁的强势甘拜下风,「以后妳就在那里住下吧!」

筱婕轻笑出声,「映洁姊,快随我过来,我带妳去房里歇息。」

映洁尾随在筱婕身后,在经过胜翊身旁时,却瞧见他那双带着不悦的眼,暗自窃笑。

哼,就算他早上不让她入府,她还是有办法混进来,看他能拿她怎么办!

唇瓣勾起一抹浅笑,跟着筱婕到宅第后方的一间厢房内。

「映洁姊,以后这里就让妳住下了,要是有什么需要,跟我说一声,我马上帮妳准备。」

「妳别对我这么好,我是来这里担任婢女的工作,如果要什么,自己准备就好。」筱婕对她这么客气,让她很不好意思。

毕竟她可是别有目的才会混进她家,她要是一直待她这么好,教她怎么承受得起?会很心虚啊!

「呵……妳可是我的大恩人,不待妳好,还待谁好?对了,映洁姊,妳要不要先洗把脸,换套衣服呢?」筱婕伸手往她脸上抹去,指尖立即染上一抹黄泥,「妳瞧,妳的脸这么脏,还是梳洗一下比较好。」

「哇,我的脸真有这么脏啊?」映洁伸手往自己脸上抹去,再一看自己的掌心,布满黄泥。

只是怪了,她的脸怎么会弄得这么脏?啊,她想起来了,在前来的途中,一不小心跌了一跤,整个身子就这么埋进泥水中,才会变成这样。

真是……丢脸啊!

「好姊姊,妳先在这里等会见,我马上为妳准备清水洗脸。」

「不必麻烦,妳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打水,我自个儿去那里洗脸就好。」可不愿筱婕来服侍她。

「这……也好,就先让妳习惯一下这里好了,在大哥的厢房旁有口井,妳可以在那里打水洗脸。」筱婕带领她走出厢房,指向前方的一条回廊,「妳先往那儿走去,再往右拐,再向左直走,下了阶梯,就可瞧见。」

「先往右,再往左……好,我记住了。天色已暗,妳先回房休息,我一个人过去就好。」映洁朝她挥了挥手,径自往她所说的方向走去。

往右拐,再向左直走,下阶梯……呵,瞧见了,井不就在那儿嘛!

将木桶往井内一扔,再提起水来,掬起清澈的井水,往脸上拍去,彻底洗净脸上的污泥。

「呼……清爽多了。」再往自己的手与脚看去,一样脏得吓人。索性挽起衣袖、拉起裙襬、褪去鞋袜,仔仔细细将四肢洗净。

「妳在做什么?」突然,一道男声自身后传来。

映洁不必转过头就知道又是那位身材高壮似熊的胜翊,「不过就只是在洗手、洗脚嘛!」他没长眼睛吗?看不就知道。

胜翊对于她的不以为意,不由得皱紧眉,「妳是个女人,怎么能随便在男人面前露出小脚?」

映洁耸了耸肩,「我又没叫你来看,是你自己要看的,要不然你大可转过头不看啊!」搞清楚,谁知道他会突然出现?

她对世俗的眼光一点都不在乎,反正她也不打算在这里待太久,一拿到东西,随时可一走了之。

胜翊看映洁不以为然,背对着他继续梳洗的举动,以及那一贯的率性回答……开始对她起了极大的兴趣。

既然她不觉得怎样,那他就继续待在这里。

「女人通常只要被男人瞧见赤裸的脚,就得嫁予那人为妻,这道理不晓得妳明不明白?」胜翊好意告知。

「喔,那又如何?我不在乎。」映洁解开束起的发,任由长发直泄而下,「你只要别跟别人说,你瞧过我的脚就好啦!」

拜托,被看到脚就得嫁给那人,是谁规定的?莫名其妙!还有……她的头发怎么也全沾满污泥?不洗净不行。

坐于井边,以清水洗净自己的长发,再以手为梳,仔细梳理一番。

胜翊双臂环胸,看着她赤裸双脚,坐于井边梳洗的模样。她究竟是打哪儿来的?而他很清楚,爹以前肯定没救过她娘。

从小到大,爹出城的次数,他光用五根手指头就可以数完;若是爹真有救人,也不可能没告知他们。

所以说……她在撒谎!

虽然不晓得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但他绝不会让她有机可乘,将会好好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映洁洗净自己的手脚与长发后,甩了甩发,将发梢上的水珠甩去,这才穿上鞋,步离位于树荫下的井。

透过皎洁月光,胜翊总算清楚瞧见她隐藏在污泥下的姣好容颜。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似可掐出水般柔嫩的白皙肌肤、双颊透着淡粉色、长及腰际的乌黑秀发,以及那双透着狡黠光芒的漂亮双眸……

想不到原来她生得如此美。

「你在看什么?是没看过女人吗?」映洁忍不住朝他抛了个大白眼。

他之前不是对她很不屑一顾,怎么现在一直猛盯着她瞧?瞧什么瞧啊?真是莫名其妙。

见他没答腔,索性绕过他,径自往厢房的方向走去。今天她想早点上炕床休憩,没空理他。

却怎么也没料到,她的手被他给一把握住。

「你做什么?」映洁转过头,恶狠狠瞪向他。

要是他想对她做什么,她可不会对他客气,定会赏他几包五毒粉。

「以后妳就当我一人的婢女。」胜翊笑逐颜开。

「啊?」映洁愣住。刚刚他说什么来着?要她当他一人专属的婢女,有没有搞错啊?

「就这么决定了,晚安。」胜翊放开她的手,步入井旁的厢房内,只留下她一人站在原地不动。

映洁见他当着她的面把门扉关上,脑海里直冒问号。虽然不明白他究竟想做什么,反正她也不会听他的。

甩了甩发,打了个大呵欠,径自往厢房走去。不必在野外夜宿,今晚应该可以睡个好觉。

老早就把胜翊所说的话抛在脑后。

第二章

隔日一早,映洁就被人给唤醒。

「醒醒,妳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啊?」

「唔,再让我睡一下嘛……」映洁咕哝一声,转过身,继续睡。

「喂,妳再不起床,就要倒大楣啦!」

「倒大楣就倒大楣……看谁倒霉……」映洁完全不把那人所说的话放在心上,打了个大呵欠,继续睡。

「完了啦!少爷过来了,妳快醒来啊!」

「少爷……什么少爷……我不认识什么少不少爷的……」映洁以手捂住耳,想挡住那扰人的声音。

元华站在床边,看着映洁完全不听他的劝,继续梦周公,又瞧见走进屋内的胜翊,索性不管她的死活,朝胜翊一鞠躬后,往外奔去。

胜翊冷眼看着映洁熟睡的身影,不由得皱紧眉,长臂一伸,立即将身材娇小的她给一把拎起,瞪着她的俏脸。

他倒要瞧瞧,她打算什么时候醒来?

映洁双脚悬在半空中,双眸半启,看着近在咫尺的胜翊,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瞪大双眼。

「你在做什么啊?快放我下来!」她双脚悬在半空中,踢呀踢的。

可恶!他以为他在拎小鸡是吧?瞧不起人啊!

「竟然会有下人比主子还晚起床,妳真的有心想成为我的婢女吗?」胜翊瞇眼瞪向她。

「我是要成为你们家的婢女,不是你一人的婢女,懂吗?」她扁扁嘴,谁想当他一人的婢女啊?

「那可由不得妳,因为我早已对所有人宣布,妳是我专属的婢女,得随时伺候着我,明白吗?」

映洁张着嘴,久久无法合起,好半晌才出声,「你……你说什么?」

「相同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三次。」

「可我不想啊!」映洁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

谁想天天看着他,跟他大眼瞪小眼?开什么玩笑!要是得一直伺候着他,那她怎么去找那本药草经书?

「由不得妳。」胜翊唇边勾起一抹浅笑,「在这栋宅第里,凡事我说了算。」

「你──」映洁咬紧下唇。

好个霸道的家伙,真是讨厌!

「是是是,少爷说的话,小的一定照办,只是少爷一直拎着我,教我怎么做事?」映洁态度立即转变,心口不一的说。

胜翊瞇眼瞪向她,对她那必恭必敬的谄媚态度,很不习惯。

不晓得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算了,反正她肯乖乖听话就好。

待胜翊将她一把放下后,映洁立即笑盈盈地望向他。

「请问主子有什么吩咐啊?」她嘴在笑,眼底却不带任何笑意。

哼,要不要顺便喂他吃几包赤蝎粉和几瓶紫蛛液啊?

胜翊转身往外步去,「还不快跟来!」

映洁朝他的背影吐了吐舌,这才尾随在他身后。突然,他停下脚步,她就这么撞上他的背,鼻尖疼得很。

「哇啊,你别停下啊!」伸手揉了揉自己发疼的鼻。

「妳若是要跟我出门,至少也得穿得象样一点,瞧妳那肮脏的衣衫和一头乱发,怎能见人?」胜翊击了击掌,元华立即从一旁奔出。

「少爷,有什么事?」

「哇,你有顺风耳啊,还是躲在这里很久了?怎么他才一击掌,你就冒出来?」映洁瞪大双眸。

「主子只要一击掌,咱们身为下人的,本来就该马上出现。」元华说得理所当然,天生的奴才命。

映洁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他想当一辈子的下人,她才不呢!

「元华,你去向筱婕拿几件不要的旧衣服给她换上。」

「是。」元华恭敬退下。

胜翊转身走向她。

映洁直往后退去,「你想做什么?」她很不习惯他的靠近。

胜翊看了她那一头乱发,忍不住摇头,「妳是个女人,总该注意一下仪容,好好打扮一番,给妳。」自怀中掏出一把木梳。

映洁瞪着他递向前来的木梳,「真要给我?」他没事对她这么好做什么?有企图?

「没错,妳收不收下?」胜翊没耐性与她在这里耗下去。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收,当然收,有礼物送上门,怎么不收?」映洁立即伸手接过,并当着他的面梳发。

以前总是以手为梳,现在多了把木梳,梳起发来也方便许多。

胜翊看着她梳发的模样,嘴角微微上扬。伸出手,轻执起一绺她身后的长发,于掌心把玩。

此时,元华手捧着数件衣衫步向前,「我把衣衫取来了……咦?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

瞧他们两人靠得如此近,少爷又伸手抚着她的长发,看来……好暧昧啊!

胜翊只得先放开映洁的发,「先让她换套衣衫,等会儿你们到药铺来见我。」语毕,挥袖转身离去。

元华将手中的衣衫递给映洁,「你们刚才究竟在做什么?」他还是想弄个清楚。少爷难得会对女人感兴趣呢!

映洁耸了耸肩,随意拿起地上的一根树枝,将自己的长发绾髻固定住。「我怎么知道他想做什么?你怎么不去问他?」她还比他更想知道答案。

接过衣衫,回到房内换下身上那套脏兮兮的衣裙后,这才走出厢房,准备与元华一同前往药铺。

元华瞧见换上筱婕旧衣衫的映洁,不禁看傻了眼。

「喂,你在看什么,还不快走?」映洁敲了他的头一记。

「哇,好疼!妳干嘛敲我的头?」元华这才回过神,抚着自己方才被敲的地方。

「谁教你直瞅着我。」他啊,活该被她打。

元华扁扁嘴,「妳这个人啊,虽然生得美,个性却很差。」原本他还想夸她穿上小姐的旧衫后,看来还挺像千金小姐的,结果……她竟然粗鲁地敲他的头。

「你是瞎眼了吗?」映洁伸手抚着自己的脸,她会美?她从不觉得自己生得好看。

「妳……讲话真粗鲁,算了,朽木不可雕也,跟妳讲再多也白搭,咱们快去药铺见少爷。」元华摇头叹气。

她啊,就算穿上华服,骨子里仍是乡下来的姑娘。

映洁也不想跟他多辩解什么,尾随在他身后,到长生药铺。

只是才一进到药铺内,竟瞧见胜翊正大剌剌地躺在躺椅上,优闲自在地晒着斜照入屋内的阳光。

「你们可总算来了,到后头去,把那些药草拿出来晒干。」他半瞇着眼,向他们下令。

「啊,那你就躺在这,什么事也不做?」映洁心里很不服。

他们去做事,他在这里睡觉,哪有这种道理的?

「没错,妳不是要当婢女吗?替我做牛做马,哪来那么多话?还不快去做事!」胜翊根本不在乎她的不满。

「谁想替你做牛做马……」映洁小声嘀咕着。

「妳说什么?」胜翊挑眉瞪向她。

「没……没事,少爷请继续休息,小的马上去做事了。」映洁立即朝他谄媚一笑。

才一转过身,马上收起笑容,暗自大骂:睡睡睡,睡死他算了!

「喂,新来的,妳快过来拿这包药草到外头晒干。」元华毫不客气地叫她做事。

映洁额间青筋微露,「我才不叫喂,也不叫新来的,你可以叫我映洁,谢谢。」说得咬牙切齿。

「妳到底要不要帮忙啊?我从没见过像妳这样的婢女,一点婢女的模样都没有。」元华很不满。

她除了对少爷很不客气之外,还一点婢女该有的态度也没有,让人看了不禁摇头叹气,她真的需要好好教导一番。

「我又没当过婢女。」映洁撇撇嘴角。谁会知道婢女该有什么模样,又没人教她,她也不想当个称职的婢女。

「反正主子说的话,我们这些下人就得听,就得乖乖去做!」元华以过来人的经历告知她。

「是是是。」映洁不想听他啰唆,直接抱起那包药草,到外头的空地曝晒。

先拿一块布放在地上,再将那些请人采来的药草一株株整整齐齐放妥。

躺在躺椅上的胜翊见了,挑了挑眉,「妳似乎对这种工作挺熟悉。」

「是啊,我也常在山上采集药草。」映洁蹲在地上,将一些品质较差的药草拾起,丢在一旁。

「喔,这么说来,妳也会辨识药草?」胜翊站起身,看着蹲在地上的她将药草好坏快速分辨。

就算是跟在他身边多年的元华,动作也没她熟稔。

「熟得不能再熟。」映洁没好气地回答。

这种工作,她从小做到大,以前几乎每天都在做,能不熟吗?

「那妳平日最常做什么事?」胜翊再问。

「做什么事啊……」映洁先停下手上的工作,想了想,「应该就是到山上找些奇特的药草和毒物。」

「毒物?妳找那些东西做什么?」他皱紧眉。

「因为好玩呀!」映洁没多想,随即回答,「只要发现到未曾见过的毒物,我就会觉得很开心,再拿回去提炼出毒药。」

「对了,我听小妹提起昨日的事,妳究竟在那些人的脸上撒了什么?怎么会让他们奇痒难止?」

「呵,那个啊,是我最新提炼出来的药粉,名叫……」映洁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不该跟他说这么多,止了口。

「怎么不继续说下去?」胜翊倚靠在门扉旁,似笑非笑地瞅着她。

映洁抬起头,看着身旁的他,「你问这么多做什么?」有企图,不过她刚才也太不小心就把那些话给说出口。

要命,他其实是那个最危险的人。

他虽然看来散漫,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其实是最会算计的人。他方才彷佛在话家常般的谈话,先说出一些令人感兴趣的话题,再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将所有的心事都道出。

好家伙,挺会套话的嘛!日后定要对他小心提防。

「没什么,好奇而已。」胜翊学她耸肩。

「那我不回答行吗?」她瞇眼瞪向他。

「随妳。」胜翊转过身,躺回椅上,继续闭目养神。

映洁虽然不明白他心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不过他最好别来惹她,谁也不犯谁,大家就会相安无事。

元华从后头走向前,一见映洁早已把工作做完,赞佩不已,「哇,这些都是妳自己做的吗?」

依少爷的个性,绝不可能会教她怎么做,一定是她自己做出来的。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是啊!」映洁站起身,拍了拍手,「过一个时辰后,再翻动这些药材曝晒一回,就可收起,还有什么工作要我做?」

「妳会记帐吗?」元华随口问问。

「会啊!」映洁点点头。

「真的假的?」元华吓一跳。

「废话,我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干嘛骗你?」映洁毫不客气又敲了他的头一记。

这小子真欠打,有必要那么讶异吗?

「哎哟,妳别老敲我的头啊!」元华无辜地伸手抚着被她敲的地方,「很少有女人会识字、记帐,妳又是打从乡下来的,我当然会觉得讶异嘛!」

「我从小就被强逼着习字,记帐这等事我又常常在做,所以你不必觉得讶异,快把账本拿来。」映洁摊开手在元华面前晃动。

元华立即笑了开,双手在胸前来回搓着,「丹大姊,不如妳坐到柜台前记帐,会方便许多。」

「哟,这下子可叫我丹大姊啦?不是叫我喂,或是新来的?」映洁冷眼睨着他。

呵,他态度变得挺快的嘛!

「岂敢,小弟有请丹大姊上座。」元华谄媚笑着。

总算找到一个会记帐的人,以后他的日子可就轻松了。以往他若是瞧见一些不懂的字,或是不清楚的帐目去问少爷,总是碰一鼻子灰,如今有人来接手他这份苦差事,求之不得。

映洁对元华的态度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当她坐于柜台前,一瞧见那本厚重、内容记载得密密麻麻的帐簿时,再也笑不出来。

正想转过头对元华反悔时,他早已一溜烟不见人影。

「这臭小子……溜得还真快。」难怪他刚才会笑得如此谄媚,摆明了要把这烫手山芋丢给她。

翻了翻几页,发觉这本帐簿内许多项目来源交代得不清不楚。

「这……在搞什么鬼啊?」她突然有股莫名的冲动,想把这本帐簿丢在地上,用力践踏。

「生气也没用,反正妳从元华那里接下这份工作,就得做完。」躺在药铺正中央的胜翊眼也不睁地说。

「喂喂喂,记帐的工作不是该由你这位主子来做吗?哪有下人做这等事!」她气炸。

「我不叫喂喂喂,妳得叫胜翊少爷。」他依旧眼也不睁。

映洁咬牙切齿,「胜翊少爷,记帐的工作该由你来──」话尚未说完,就被他硬生生打断。

「我不想做,就由你们这些下人去做就行。」胜翊总算睁开眼,似笑非笑地瞅向气愤不已的她。

「你说什么?!难道不怕我会胡乱写一通?」她威胁。

「少写一文钱,就由妳的薪俸里扣除。」他彷佛早已料到她会这么说,不疾不徐回答。

「你──」好卑鄙!

胜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妳想怎么做就怎么去做,只要记住我刚才所说的话就好。」

「我……真是服了你,这世上哪有像你这样懒惰、散漫的主子,难怪这间长生药誧生意会如此之差。」她向来直言。

「如今妳见识到了,不是吗?」胜翊一点都不在乎,躺回躺椅上,继续睡。

映洁哑口无言,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他……真是她所见过最差劲的男人,昨日见的那些地痞流氓还比他有活力。

虽然与他并不熟,不过光是从昨天和今天他的表现看来,他除了睡就是睡,懒洋洋的,一点男子气概也没有,亏他生得如此高壮,真是一点用也没有。

总有一天,长生药铺会倒在他手上。

映洁也不打算与他交谈,径自在柜台内翻箱倒箧,找出一本新的帐簿,打算重新誊写一份。

拿起笔,沾了墨,在纸上落下娟秀的字迹,先将确定的帐目记下,不清楚和不确定的帐目则记在另一本帐簿上。

就这么一笔笔地誊写,突然想起早已过了一个时辰,得去翻动那些药草,于是便将手中的笔放下。

经过胜翊身旁时,一瞧着他的睡容,她不由得停下脚步。其实他生得也挺不错的嘛!

高壮的身躯、深邃的五官、浓密的剑眉、高挺的鼻梁、丰厚的双唇……怎么看都是个不错的男人,然而却有着极差的个性。

不由得感慨,上天果然是公平的,不会让一个人十全十美。

「妳在干嘛?」突然,胜翊睁开双眸。

两人就这么四目相接,一时间,映洁竟忘了别开眼,就这么直瞅向他那如黑墨般深邃的眸子。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生得俊。」许久后,她才缓缓开口,道出心底话。

一听,胜翊无话可说,只能伸手搔搔发。

她如此直接,反而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真是……她就一定要如此直率坦言吗?

「你在害羞吗?」映洁笑了开。

喔,原来他这个人也会怕羞啊!呵,以后要整他可简单了!

胜翊反问她,「妳站在这里,应该不光是看我的睡相吧?」

「啊,差点忘了!」映洁连忙将原先放在地上的那些药草翻动。

此时,有位男子前来求诊。

「大夫在吗?」

「不在。」胜翊躺在椅上,压根不打算起身。

映洁听了,一肚子火,「你怎么这么说?好歹也问一下人家怎么了。」

胜翊冷眼睨着她与那名男子,「妳若是想当大夫,那就随妳去,反正我就是不打算过问。」转过身,继续睡。

「你……真是气死我了!来来来,你过来,有什么病症说来听听。」映洁再也不会指望他。

他干脆就一直躺在那张椅上,老死在那里,一辈子都甭起来算了!

「妳是大夫吗?妳来看诊真没问题?」男子有些担忧。

「你大可去别的地方看诊,若是死在半路上,我可管不着,要不就马上说出病症,搞不好我还可以救你一命。」映洁白了他一眼。

怕什么,医不死人的!

「我……唇舌、手足发麻……呕吐……心慌……胸闷……」

映洁见他呼吸缓慢、面色苍白、说起话来迟缓不清楚,立即猜测道:「你是不是有吃附子炖肉。」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妳怎么知道?」男子大惊。

「哼!我还知道你一定忘了与干姜、甘草一同炖煮,算你命大,没有因为服用附子中毒立即身亡,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吃!」映洁转身为他抓药,「绿豆四两、生甘草两两煎服,即可解毒。还有,这包解毒粉先服下,可舒缓症状。」她从衣袖取出一包药粉递给他。

男子先服下解毒粉,病症立即好转,如遇神仙般,拚命向她道谢,「多谢大夫、多谢大夫救命。」

「不谢,一共三文钱。」映洁摊开手索钱。

「是是是。」男子立即奉上三文钱,不停点头道谢,许久后才离去。

映洁立即将这笔帐记在帐簿上,并将收来的三文钱丢入空荡荡的抽屉内。

胜翊坐起身,笑看着眼前埋头继续誊写账本的映洁,「妳挺有两下子的嘛!」想不到她竟也会替人看诊。

「哼,总比你什么事都不做要来得好。」她头也不抬,语带嘲讽。

「既然妳这么有办法,以后就连看诊的工作也交给妳。」就这么决定了!

「你说什么?」映洁怒不可遏地瞪向他。这种话他也说得出口?

「妳听得很清楚了,应该不必再重复第二遍。」胜翊见此刻已是正午,坐起身,击了击掌。

立即,元华从后头奔向前。「主子,有何吩咐?」

「你方才上哪儿去了?」映洁瞪向他。

「嘿嘿……我一直待在后头忙着啊!」元华说得心虚。

其实他一直待在后头歇着,而刚才所发生的事、他们所说的话,他全听得一清二楚。药铺里多了她这个好帮手,可真是感谢上苍。

映洁瞪向他。可恶,这个撒谎的臭小子,谁相信他所说的话啊?

「咱们回府用餐。」胜翊站起身,整了整衣衫,准备打道回府。

「啊,不早说。」映洁抚着自己的肚皮,她早已饿坏。

「没错,妳还得回去烹煮膳食给咱们吃。」

「什么?!」映洁瞪大眼。

「别忘了,妳是厉家的婢女,这些事理所当然得由妳去做。」胜翊面不改色地说着这个事实。

「你……你……你……」映洁直指向他,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是谁说最毒妇人心的?这男人,分明就是要整死她嘛!

她一早什么也没吃,忙里忙外,还得饿着肚子回去烹煮膳食给他享用……真是气煞人啦!

「妳在离开前,别忘了先把这里整理一番,再将门扉锁上。」胜翊将一把钥匙放在柜台上。「元华,咱们走!」

「是,少爷。」元华开心地跟在胜翊身后。

映洁怒瞪他们一大一小的身影逐渐远去。

他想整她是吧?很好,那她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他,到时候就看她怎么整死他!

第三章

一回到厉府内,映洁进到厨房,所幸她不必准备所有人的膳食,只需准备胜翊一人的即可。

厨房内的大厨早已为她切好肉与菜,还为她生好火,她只需将肉及青菜丢入锅中,大火快炒一下,即可端上桌给胜翊享用。

映洁心不甘情不愿地为胜翊烹煮膳食,将炒好的菜盛在瓷盘内,端去给他享用。

愈想愈不满,为什么她要为他做这种事?突然想起自己身上带了一包泻药,立即掏出药粉,洒了一些在饭菜上。

呵,等他吃下后,就得三天三夜蹲在茅房内,好好泻个够。

来到他的厢房前,她敲敲门扉,「少爷,我端膳食来了。」

「进来。」

映洁推门而入,只见他又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少爷,快趁热吃啊!」

「嗯。」胜翊这才睁开眼,映入眼中就是她那一脸的贼笑,再将视线落在她手上所捧着的膳食……

有问题!

「少爷,你光看着我做什么?」映洁将膳食放在桌上,开始打量他的厢房。

只有一张床、一张桌、两张椅,其它什么也没有,该说干净整洁吗?还是空荡得可怜?

「我不能看着妳吗?而妳又在看什么?」胜翊瞇眼瞪向她。

「没……没什么。」她连忙收回乱瞟的视线。

「是吗?」胜翊一个箭步向前,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

映洁对突然近在咫尺的他,感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连忙往后退去,「少爷,你快用膳吧!」

哇,他手长脚长的,才一跨步就来到面前,真可怕!

胜翊睨了她一眼,坐于桌前,当着她的面开始用膳。

看着他一口一口将她「精心」制作的佳肴吞入腹中,映洁暗自窃笑,等会儿就有好戏瞧了。

等啊等的,等到胜翊用完膳,还喝了口茶,躺回床上休息……啥事也没发生。她讶异地瞪大双眼。

这……究竟是哪儿出了岔子?她明明就把药粉掺入他的膳食里,他应该早想跑茅房啦!

怎么可能会没事?

「妳在等什么?」胜翊躺在床上,半瞇着眼瞪向她。

她该不会是在他的膳食里下毒,而他却一直没有发作,所以才会露出那么讶异的神情来。

「没……没事。」映洁皱眉将瓷盘端起,缓缓走回厨房清洗。

百思不得其解,他为什么会没事?

映洁坐于井边,有一下没一下地刷洗胜翊在午膳后丢给她清洗的衣衫。

「映洁姊。」筱婕甜美的嗓音自身后传来。

「是妳呀!」映洁转过头,朝她笑了笑。

筱婕愣住,「妳是……映洁姊?」

「是啊,怎么了?」停下手中的刷洗的动作,看着一脸讶异的筱婕。

「妳……好漂亮喔,原来妳生得这么美。」筱婕发自内心赞叹。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呃……会吗?」映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皮。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她口中所说的那么美。

「当然!」筱婕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谢啦!」她除了这么说,还能怎么回答?

「妳在刷洗大哥的衣衫吗?」筱婕弯下身,看着她正卖力刷洗一件偌大的深蓝色衣衫。

那尺寸一看就知道属于大哥的。

「是啊。」映洁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突然想起自己可以从她这里套话。「妳知道一本药草经书吗?」

「药草经书?」

「没错,你们家好像有本代代相传的药草经书。」映洁停下手中的动作,一心想从她这里得知消息。

「嗯……」筱婕侧头想了想,「我好像从来没听过家里有这种东西在。」

映洁见她的表情不似撒谎,泄气不已。「喔……妳不知道啊……」唉,她问错人了吗?

「我可以去帮妳问爹和大哥,他们应该会知道。」筱婕好心要帮忙。

「不必了,我只是突然想起,问好玩罢了!」映洁连忙摇头摆手,不希望她这么好心去问邱云翔此事。

「大哥向来都会自个儿洗衣的,真没想到竟然会让妳为他洗衣。」

一听,映洁心里立即有把无明火窜出,沉下脸,「这么说来,我该感到荣幸?」好家伙,他是故意的!

「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不过他向来都不喜欢女人碰他的东西,就算是我也一样。」

又听她这么说,映洁脑海里冒出一堆问号,但她不愿多想,以免思绪会愈来愈混乱。

「在这栋宅第里,只有我和爹、大哥、大厨、元华在,并没有多请其它佣人,因为大哥不太喜欢宅第里有太多女人走动。」

「为什么?」映洁原本不想多问,不过看筱婕期待的表情,好像很希望她问,所以她只得这么问。

唉,伺候这些人,可真累啊!她果然不具备奴才命。

「大哥好像小时候跟着爹到山上采药时,不幸遇难,回来后就变得不太喜欢与女人接触。」

「喔。」她兴趣缺缺。

她才不管他小时候有什么遭遇,只想知道,那本药草经书究竟在哪里?

「还有,虽然咱们这宅子看来挺大又奢华,其实什么名贵的珠宝也没有,再加上爹把药铺交给哥管理后,咱们家的财务状况就更糟了。」

映洁无奈地看了筱婕一眼,「大小姐,这些事不必妳说,我也知道。」她有长眼的,好吗?

不过,她未免太没有心机,竟然把这等事都告诉她这个外人,但她就是欣赏这样的她。

「大哥的个性真的太过散漫,对什么事都兴趣缺缺,而我又不懂药草这等事,爹年事已高,又只有大哥这个继承人,所以只得将一切交给大哥,但我担心再这样下去,哥总有一天会把咱们家最后一文钱给败光。」

「呃……妳跟我说这些也没用啊!」映洁突然觉得筱婕话中有话。有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怎么会没用呢?我从元华那儿听来,妳会识字、辨药草,还会替人医治,要是妳成了我大嫂,咱们家就有救了。」

映洁张大嘴,看着眼前毫无心机的筱婕说着如此惊人的话语……原来,她才是真正最可怕的人。

「呃……这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妳不都说胜翊不喜欢女人了──」话尚未说完,就被打断。

「呵,可我不觉得大哥讨厌妳,搞不好还很喜欢妳,要不然他又怎么会收妳为婢女,还让妳刷洗他的衣衫呢?」

「喝!」映洁吓得连忙把手上正在刷洗的衣衫丢到一旁。

她还宁可他讨厌她,一点都不希望他喜欢她。

「哎呀,妳刚洗好的衣衫又弄脏了。」筱婕看着大哥的衣衫又沾上黄土。

「我再洗过就是,妳……该不会专程来跟我说这些事吧?」

「嗯。」筱婕点点头。

映洁嘴角微微抽搐,「那……妳应该还没有跟别人提起过此事吧?」

「什么事?」筱婕不解地望向她。

「就是我要嫁给妳哥一事──」

突然,一道高壮身影将她们两人笼罩住,映洁张大嘴、瞪大眼看着眼前千不该、万不该在此刻出现的胜翊。

完了,死定了!他听见她刚才所说的话了。

「大哥!」筱婕笑盈盈站起身,转过头看着他,「我们正好聊到你呢!」

胜翊挑眉看着蹲在地上的映洁,「我听到了。」

「那你觉得如何?」筱婕笑容满面问着他的意见。

映洁连忙站起身,捂住筱婕的嘴,「大小姐,求求妳,把刚才所说的事全忘了吧!」要命,她真会被她给害惨。

「唔唔唔……」筱婕瞪大眼,嘴被捂住,一句话也开不了口。

「放开她。」胜翊沉声下令。

映洁这才缩回手,让筱婕得以再度开口。

唉唉唉,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的心在淌血。

「映洁姊,妳为什么要捂住我的嘴呢?」筱婕转过身,以无辜的眼神瞅向她。

映洁立即撇开眼,不愿正视她那宛若小动物般无辜的眼神。

她连她要捂住她嘴的原因都不知道吗?唉,她还是放弃那本经书,走为上策。再待在这里,她绝对会被这位大小姐给害惨。

「好了,妳先回房歇着,我有话对她说。」胜翊虽是这么对筱婕说,但他的视线一直放在映洁身上。

「我明白了,你们慢慢聊。」筱婕笑盈盈地转身离开。

待筱婕一走,映洁连忙辩驳,「我可没有要嫁给你的意思,方才的话,你听过就忘,千万别放在心上。」

胜翊先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被丢在地上沾了黄土的衣衫,「妳这么不想帮我洗衣吗?」

映洁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去,「呃,我不是故意的,马上再重新洗过一次。」弯下身就要拾起那件偌大的衣衫。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1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不必,妳给我站到一旁去。」胜翊动作快了她一步,捡起衣衫先置于一旁,再解开身上所穿的衣衫,丢向她。

映洁下意识伸手接过,属于他的独特阳刚味立即沾染她一身。

「你丢给我做什么……」一看到眼前他那赤裸的上半身,她再也说不出话来。

「帮我拿着,我自己洗衣。」胜翊提起水,开始刷洗自己的衣衫。

一些水花溅上他那结实的身躯,从他那强而有力的臂膀、和线条分明的肌肉缓缓滑落……

映洁下意识地咽了咽唾液,不晓得为什么,此刻的他看来令人垂涎。有股莫名冲动,想把他一口吞下肚。

要命,她在想什么?疯了是不?!随即用力甩头,要把方才脑海里那些要不得的想法抛离。

胜翊洗净衣衫,转过头却瞧见她猛摇头的模样,皱眉问道:「妳在做什么?」

「呃……」她这才停下摇头动作,但却头昏眼花、晕头转向。

她头晕啦!

见她要往后倒去,胜翊一个箭步向前,将她一把拥入怀中,紧紧抱着,不让她跌落地面。

被他拥入怀中,一看到他那精壮的身躯,映洁连忙推开他。「别抱着我,你离……离我远一点,快放开我!」

要命,她怎么突然心跳加快、全身燥热?

胜翊先让她站稳后,这才放开她的身躯,皱眉瞪向她,「要不是有我抱着妳,妳早就跌落地面。」

「我宁可摔疼身子,也不要你抱着我啊……」她小声嘀咕。

被他抱在怀中的感觉……好怪,她从没有这样的情愫出现。

「妳说什么?」胜翊弯下身,瞇眼瞪向她。她这人真不知好歹!

「没什么。」又瞧见他赤裸的上半身,心跳再度加快,连忙别开脸,举高手上的衣衫,「你快穿上。」

唉唉唉,她今日总算明白,男女之间果然有很大的差异啊!

胜翊伸手接过,又看了一眼她那绯红的双颊,「妳在害羞。」肯定说着。

「我才没有!」她急忙否认。谁在害羞来着?她才没有!

「那妳怎么不敢瞧着我?」胜翊伸出修长手指,抬起她的小巧下巴,令她不得不正视他的眼。

「你……那么爱赤裸身子给别人瞧啊!拜托你快穿上衣衫行不行?还是你打算染上风寒?」她的视线只敢看他颈部以上。

胜翊直瞅着她好一会儿后,这才抽回手,当着她的面穿上衣衫。

映洁暗自先喘了口气。呼……他可总算愿意穿上衣衫了,可别害得她持续心律不整啊!

胜翊整整衣领,「方才妳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啊,什么话?」她微愣。

「妳忘了,就是妳要嫁给我。」他挑眉反问,「没想到妳记性如此之差。」

「天啊,我不都叫你忘了吗?根本就没这回事,大少爷,我求求你,就忘了这事儿吧!」映洁真想一头撞死。

好死不死,他在那时候过来,还刚好听到她说那句话做什么啊?

「我为什么非要忘?」胜翊双臂环胸,以居高临下之姿睨着她。

「因为我要你这么做,懂了吗?」他……他这人怎么这么难以搞定啊!兄妹两人,对她而言都是极大的麻烦。

「若我说不呢?」在他眼底有着笑意。

映洁自然也瞧见在他眼底的那抹笑,瞇眼瞪向他,「你有什么企图?咱们不如在此刻把话讲明。」

她不喜欢拐弯抹角,更懒得和人耍心机。

「没什么,只是觉得妳挺对我的眼,就这样。」胜翊轻描淡写回答。

映洁皱了皱眉,「你这家伙眼睛肯定有问题。我这个人向来有自知之明,说话粗鲁又没女人味……究竟是哪一点对你的眼来着?」

「我的眼睛好得很,不劳担忧。而我向来不喜欢矫揉造作的女人,所以妳的粗鲁和没女人味,正好很合我的胃口。」他表情严肃。

映洁见胜翊不似在跟她开玩笑,一脸认真的表情反而吓到她了。「我……真的没你想象中的好,你太抬举了,日后也不打算嫁给你,明白吗?」

他居然欣赏她的粗鲁和没女人味……该高兴还是难过?心情很复杂。

「我明白。」胜翊点了点头。

听他这么说,让映洁松了口气,「呼……你总算了解,这样就好。」

胜翊突然开口,「只要我喜欢就好。」

「啊?」映洁立即瞪向他,「你说什么?」他刚刚说啥来着?

「好话不说第二遍,把这件衣衫拿去晒,等会儿就要用膳了,别再放那些奇怪的药粉在膳食里,不管妳下什么毒,都害不了我。」胜翊将手中的衣衫拧干后,放到她的手上,径自转身往另一头走去。

映洁着实被他所说的话给吓到。他……明知她有放药粉在膳食内,却还是将菜肴吃得一乾二净?

还说她绝对毒不了他,他……究竟是个怎样的怪人?

隔日一早,映洁自行起床,跟着胜翊与元华来到长生药铺前,却被人潮拥挤的情景给吓到。

「哇,前方在做什么?」元华踮高脚尖,却只瞧见黑压压的人群,什么也瞧不见,只得往前挤去,试着一探究竟。

映洁拉了拉胜翊的衣袖,「你可有瞧见什么?」她个头小,同样什么也看不见。

「妳想看?」胜翊挑眉。

「废话。」她白了他一眼。谁不想知道前方那大片人群挤在那儿做什么?

胜翊二话不说,弯下身,将她一把抱起,扛在肩头。

「你……你……你……」映洁瞪大双眼,万万没料到他竟然会这么做。

「妳不是想看?这下子总看个清楚了吧!」胜翊单手撑在她的腰身上。

映洁吓得脸色惨白,「我是想看,但不想在这么高的地方看啊!要是一不小心摔下去,小命休矣!」

「放心,我不会让妳摔下去,除非妳乱动。」胜翊先把话说明,奉劝她最好还是乖乖别动。

映洁连忙伸手抱住他的头颅,「我知道了,你可千万别故意把我摔下去啊!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7314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21:2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胜翊轻叹口气,没答腔。

不过,她身子真轻,就算要他扛着她走遍洛阳城,也不成问题。

映洁坐在他肩头上,虽然视线看得更广了,却还是什么也没瞧见,索性朝人群大吼:「喂,前头是有死人吗?不然大伙儿全聚在这儿做啥?」

语毕,所有人全转过头,视线都落在「高人一等」的她身上。

映洁成了众人的目光,却不以为意,反而很享受这种居高临下瞧人的感觉。

「哇,妳真大胆,竟敢坐在少爷的肩头。」元华见状,立即奔到胜翊身旁。

「是你家少爷自个儿要扛起我,让我坐在他肩头。」映洁朝底下的元华笑了笑,把问题撇到胜翊身上。

元华一听,扁了扁嘴,「少爷,你真偏心,我就从没坐在你肩头上。」好好喔,他也想试试。

胜翊冷冷睨了他一眼,「你也想试试?」

被这么一睨,元华连忙摇头,「不了……多谢少爷……」他还是没那胆子坐在少爷肩头。

「那就别多话。」胜翊就这么扛着映洁,穿越过人群。

所有人的目光还是聚集在胜翊肩上的映洁身上,连眼也不敢眨一下。

一到药誧门口,映洁立即被胜翊放下,掏出昨日他交给她保管的钥匙打开大门,径自进到店内。

「元华,你还在那儿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这下子,可轮到映洁吩咐他做事了。

「是是是。」元华立即穿过人群,进到店内,开始今日的工作。

映洁皱眉看着那些仍站在门口的人们,「你们老站在这里做啥?害我还以为有什么人死在店门前,结果什么也没有啊!」凑什么热闹啊这些人?

「听说,长生药铺内有位女大夫。」

「女大夫?」她微愣。

「是啊,昨天老张他吃炖肉吃到一半,身体不舒服,就跑来这里看诊,才吃一包药粉马上就没事了。」

「对对对,老张还对咱们说,那位女大夫讲话虽然有些粗暴,没什么口德,不过医术很高明。」

「没错,所以今个儿咱们才会过来一探究竟。」

「正是如此,我还特地找了隔壁镇的亲朋好友,一同过来看诊。」

映洁愈听,脸色愈难看。这些人……有必要这般吗?转过头,正想向胜翊和元华求救时……

胜翊一如往常躺在躺椅上睡觉,元华老早不晓得溜到哪儿去……可恶,他们是没看到她正需要帮忙?

「妳就是医治好老张的女大夫吧!」众人目光全聚在她身上。

「我……」她不晓得该怎么回答?

「没错,就是她治好了我。」当事人老张适时出现,解开大家的疑惑。

映洁怒目瞪向那多话的老张,早知道当时就别救他,干嘛四处广为宣传?搞得现在她又得忙得不可开交。

「大夫,求求妳,帮我家小儿看诊吧!」

「大夫,今儿个我可是一早就前来排队,等着请妳来救人。」

映洁瞪着眼前这些人,又看了一眼身后埋头熟睡,打算将眼前这盛况置之不理的胜翊,心头立即窜出把无明火。

「好,你们全排成一列,要是医死人,我可不管,你们全去找那个躺着睡觉的人算帐。」她先把丑话说在前头。

这下子,有不少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老张却在此时拍胸脯保证,「大伙儿放心,她讲话就是这个调儿,不必怕,她医术极佳啊!」

众人一听,这才又露出放心与期待的神情望着她。

映洁怒气冲冲瞪向老张,「你真是啰唆啊,少说几句不行吗?」原本她是想吓跑一些人;没想到……

「呵。」假装熟睡的胜翊低笑一声。

映洁自然没漏听他的那一声笑,转过头,恶狠狠瞪向依旧紧闭双眸装睡的他。可恶啊……

「大夫,妳究竟什么时候才要看诊啊?」

映洁再回过头,可被眼前情景吓到。什么时候众人全照她的命令排成一列了?动作真快!

「知道了。」她暗自重叹口气。

她来这间长生药铺,究竟是做什么?应该不是来当大夫吧!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与她当初前来的主要目的背道而驰。

映洁一面替人看诊,心里的不甘更为扩大。这一切……全是那个男人害的!

总算轮到最后一人来问诊时,她心里的怒火就要爆发出来。

突然,有个坏念头油然心生,不如……就害惨这家伙,让他看病不成,反而腹泻不止,这么一来,自然就不会再有人前来看诊。

嘿嘿,就这么办!

「大夫,我──」

映洁打断他的话,「你什么都不必说,我一看你的脸,就知道你患了什么病,只要把这包药粉吃下,保证马上恢复健康。」从衣袖中掏出一包药粉递给他。

那人没多想,伸手接过,「大夫,这包药得付几文钱?我是个穷人家,身上没带多少钱,可否──」

「不必,你一文钱都不必付,只要回去服下这包药就好。」她爽快回答。

「谢谢!多谢大夫……」那人又是鞠躬又是点头地捧着药离开。

映洁正准备要离开柜台时,却瞧见胜翊不知在何时站起身,瞇眼看着方才离去的那名病患背影。

「妳给了他什么药?」他转过头瞪向她。

被他这么一瞪,映洁吓得往后退去,「就只是……泻药。」不敢撒谎骗他。

「是吗?」胜翊若有所思地抚着下巴,「没事了,快把东西收一收。」

之前不晓得跑去哪儿的元华,立即从后头窜出,「少爷,咱们要回去啦?我的肚皮正饿得咕噜咕噜叫。」

胜翊看了一眼映洁,这才缓缓朝元华开口,「那你还不快点帮她?收拾完毕后,咱们再一起回去。」

映洁一愣,没想到他竟然会叫元华帮她。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4-7 04:27


Processed in 0.228667 second(s), 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