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雙城心計(鬼王,毛糖,鮪詩,E兔,野兔)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原]雙城心計(鬼王,毛糖,鮪詩,E兔,野兔)
星星贝贝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9 - 我愛黑澀會忠实迷
生命值 : 1 / 206
魔力值 : 35 / 2993
经验值 : 25 %

UID: 4443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5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5-3
狀態:
發表於 2014-7-30 21:1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0.00.00.00.00.00.00.00.00.00.0.0.0.

頂部
a08191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6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8 / 387
魔力值 : 103 / 4150
经验值 : 48 %

UID: 45553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311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4-8-19
狀態:
發表於 2014-10-30 18:1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回復 #13 ando1031 的帖子


頂部
MNBVCXZ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5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6 / 613
魔力值 : 268 / 14908
经验值 : 52 %

UID: 37677
精華: 0
積分: 4
帖子: 804
威望: 4
金錢: 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12-23
狀態:
發表於 2014-12-2 21:5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謝謝分享~~

頂部
ZzLollip0pX3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8 - 模范棒棒堂超级迷
生命值 : 5 / 437
魔力值 : 131 / 10279
经验值 : 50 %

UID: 3912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395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0-4-6
狀態:
發表於 2014-12-11 17:1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ZzLollip0pX3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ZzLollip0pX3 交談
大大加油~
很好看哦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929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6-1-11 14:3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十章

“茜菲?!”璦德不斷地在葉靜城來回奔跑著,茜菲跑去哪裡呢?

這時候璦德想到,每次茜菲生氣、難過的時候,都會躲到自己的房間哭著,代表說現在她一定躲在某間不起眼的小房才對,而且她第一次來葉靜城,應該不知道出城的大門在哪。璦德開始尋找類似不起眼的小房,總算在某一間小房找到抱著腿哭泣著的茜菲。

璦德摸著茜菲的頭嘆道: “茜菲…不要難過了好嗎? 這樣我會心疼的…”璦德總是捨不得眼前最愛的人悲傷,但茜菲止不住眼淚,璦德只能繼續聽著茜菲難過的哽咽聲。

兩人不知道該怎麼辦,一方覺得自己最愛的男人心裡永遠不再容下自己,一方覺得自己最愛的女人心裡永遠不再容下自己。也許這就是老天的捉弄,感情就是這麼的錯綜複雜,只要一人打亂其順序,就算要翻了帳撕破臉都行。

璦德忍不下去了,就算茜菲不再喜歡上別人,他都要茜菲不再為兆豪掉下任何一滴眼淚,他抱住茜菲,沒說半句話,只求茜菲悲痛的心平息。

--------------------------------------------------------------------------------------------------------------

“三更半夜的,到底怎麼回事? 晴馨,妳給我說清楚。”蓮心宮裡面全都是人,兆豪、晴馨、萍茹、姒玟、顏公公都在,但先開口的是晴馨的母親-茵葵太后。所有臣官、宮女、公公,甚至兩位公主都向太后跪下請安。

晴馨走向母后嘆道: “母后,剛剛我和客人在後花園散步,突然有一箭射向我們,還好客人即時躲過,安然無恙。”母后不敢相信發生這樣的事,她生氣地問道: “顏智茂,你到底再做什麼? 公主可是活在一箭之間,一有差錯的話你要怎麼負責?”顏公公馬上跪下喊道: “奴才該死、奴才該死...請太后降罪!”

“母后,是我叫顏公公回去休息的,不要怪罪他好嗎? 我會把此事向劉尚書稟告的,大家不要太大驚小怪,已經很晚了,大家早點休息吧。”雖然晴馨要大家不要擔心,但母后還是說道: “妳都長這麼大了,還不多為自己想想,找兇手固然重要,但自己也該要像個公主一樣,讓宮裡的所有人知道妳有權威,這樣他們才不會敢糟蹋妳,知道嗎? 我想就是妳太心地善良,才會有人想奪去妳的位置。”

又是母后從小到現在的嘮叨,晴馨無奈地回道: “好啦…知道了,明天早朝我會兇一點,這樣好嗎?”母后捏了晴馨的臉,以示處罰,繼續接問道: “晴馨,客人是誰? 這麼晚了,你們在後花園散步?”兆豪這時候站出來,跪下向母后回道: “在下陳兆豪,我是晴馨公主邀來喝酒的好朋友,哈哈。”兆豪居然沒大沒小的在母后面前講話,晴馨見兆豪面對母后還如此豪邁,馬上使眼色,叫兆豪快向母后賠罪,但兆豪並沒發現自己的不正經。

太后眼瞧見眼前的兆豪,臉上的表情驚訝了一下,但她馬上以嚴肅的口氣回道:“晴馨,妳看看妳交個什麼沒禮貌的酒友,我看今夜的事,也許就是因他而起。酒宴已經結束,你沒有什麼事的話,請你回去吧,我們不送了。”晴馨連忙解釋道: “母后,妳不要生氣,兆豪個性直爽,他就是這樣子講話的,絕對沒有為難我們的意思...”但太后還是不理會晴馨的話,晴馨只好嘆道: “我知道了...我會送他回去的,母后早點休息吧。姒玟,帶母后回房休息。”萍茹接著嘆道:”真是的,讓我擔心妳發生什麼事了,那我也回去睡了,大家都早點回去休息吧。”

晴馨回萍茹的話: “對不起喔姐姐,打擾到妳的休息。”萍茹抱了晴馨一下,大家最後放心著回去休息,但兆豪心裡還是不理解為何箭是射向他的,難道是這幾天發生的事,有人想要加害兆豪嗎?

“對不起喔,我母后不喜歡陌生人,平常她都待大家很好的,下次我再把你介紹給我母后。”兆豪也對剛剛不禮貌的行為道歉: “不,其實是我太直接了,忘記面前是未來的岳母大人,下次會賠她個不是的,哈哈。”

“岳母?! 你再說什麼阿? 我們才剛剛開始耶…”晴馨害羞地背對兆豪,兆豪開心地笑道: “總要有個前進的目標阿! 為了妳,再困難的事都不會絆倒我們的! 哈哈。”晴馨面帶微笑地回道: “你喔…”

晴馨帶兆豪到昭葉宮休息,兆豪疑惑地問道: “岳母大人不是說我不能待在這裡嗎?”晴馨面帶微笑地回道: “又再那邊岳母大人的。沒關係,我想要你多陪我點,而且現在已經很晚了,你就在這裡休息,也請璦德在這裡休息。阿對了! 茜菲應該等我等到睡著了吧…得趕緊回去。”兆豪臉上不好意思: “那我就多謝囉! 我們明天再見,我會等妳早朝完的。”

晴馨笑著離去兆豪後,走回蓮心宮,這時候她見到姒玟臉上著急著,趕緊跑去問道: “妹妹,怎麼了嗎? 瞧妳臉上很著急。”姒玟回道: “茜菲姐姐好像沒有回來,我好怕她發生什麼事。姐姐,她會不會因為剛剛的事…?”晴馨想到昭葉宮也沒見璦德的身影,難道他們真的也遭遇同樣的事嗎? 晴馨冷靜地接道: “不會的,我叫衛兵幫我們找找看,不能再驚動母后,我也不想讓兆豪知道,我們先回房休息吧,也許他們只是想出去散散心,累了自然會回來的。”姒玟臉上還是很擔心,但她還是帶晴馨進房休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929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6-1-11 14:3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葉嶺東邊一間看起來很平凡的客棧,桌上有兩位客倌正吃著桌上好吃的飯菜,但有一位女客倌看起來胃口不好,沒吃幾口飯就放下飯碗,臉上非常憔悴的臉,感覺就像剛失戀了一樣。

“茜菲,妳有什麼打算? 我看兆豪應該是會多待幾天才會回村子,我雖然有晴馨公主罩著,能陪妳們回村子,但我得回刑事部向劉尚書交代。妳要等我嗎?”璦德擔心茜菲一人在葉嶺該怎麼辦,何況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她現在一定沒有心情回宮裡。茜菲回道: “沒有關係,謝謝你陪我,我想我就等你一起回斐麟村吧…”茜菲臉上落寞的神情,讓璦德看得相當難過。

璦德拍打桌子,他生氣地喊道: “可惡,難道妳的心意他一點都沒有看見嗎? 這樣一再的傷害妳,我真的想揍他一拳。”茜菲抱住璦德的手臂求道: “璦德,這不是兆豪的錯,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你不要責怪他,好嗎…?”茜菲的聲音越來越小聲,心裡不想要責怪兆豪,但必須得承受兆豪給她的痛,璦德不忍心看著茜菲傷成這樣,還是想為茜菲打抱不平,右手的拳頭握得相當緊密,茜菲繼續求道: “求求你了…就當作茜菲一生的心願,我們三人從此還是一樣的好朋友,答應我…”

璦德不想再讓茜菲難過,漸漸鬆開自己的拳頭,他輕聲地嘆道: “我知道了…但妳也要答應我,不要再為兆豪傷心、難過了,我要妳從現在開始要臉帶微笑的過著,因為從現在開始,璦德會永遠守護著妳…”

茜菲抬起頭來看著璦德,眼前的男人講得話讓她覺得很踏實、很溫暖,但現在自己的情緒非常複雜、混亂,茜非並沒有說什麼,只是點頭答應。璦德握住茜菲的手,他繼續說道: “茜菲,我現在就去刑事部,馬上帶妳回村子,離開村子這麼久,我想妳一定很想爹娘吧?”

“是阿…回去我還得被他們挨罵呢。也很久沒見兆福哥哥,不知道他近來可好?”
--------------------------------------------------------------------------------------------------------------

“晴馨公主駕到!”昭葉宮裡的公公喊著公主的駕到,兆豪馬上前去接見晴馨,他開心的說道: “晴馨…早上好。”晴馨見到兆豪,馬上回道: “兆豪,你昨晚有睡得很好嗎?”

“哈哈,睡得還不錯,昨晚真是發生了很多事,讓我睡了個好覺呢”晴馨看到兆豪兩圈的黑眼圈,馬上吐槽道: “哼,你明明昨晚沒怎麼睡,不然怎麼會有黑眼圈呢?”

兆豪沒想到被晴馨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嘿嘿,還是被妳發現了嗎? 我沒事。話又說回來,早朝辛苦了,想到妳每天都要應付這些麻煩的事情,一定很累吧。”晴馨嘆道: “是阿…早朝是我最應付不來的...”兆豪馬上到晴馨背後搥背,他笑道: “這樣舒服點吧? 只要我在,姒玟就可以過得輕鬆的日子了。”在一旁的姒玟偷笑了幾聲。

“少在那邊岔開話題,你昨天是不是想著昨晚的事情? 所以才會睡不著?”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的確讓他們感到相當疑惑,為何在那個時間會有刺客襲擊? 更讓兆豪想不通的就是,這人為何可以輕輕鬆鬆在朝廷的城裡遊走?

不過兆豪暫時不想管這麼多了,他換個話題問道: “對了,茜菲和璦德呢? 怎麼都沒瞧見他們?”

晴馨想到昨日茜菲還是沒有回到蓮心宮來,但又不想讓兆豪擔心,只好撒個小謊: “茜菲跟我說,葉嶺城還有很多她沒看過的地方,她想要去外面走走。璦德的話,早前我已叫劉尚書不追究前日的事,讓他免職,可以早回村子,我想他應該是陪著茜菲吧?”

“怎麼這樣阿,我也想看看城裡還有什麼好玩的事呢,怎麼不邀我一起呢? 不公平啦!”晴馨想要帶過話題,她轉身抱著兆豪接道: “兆豪,我帶你去看個東西。”兆豪開心地回道: “當然好阿。”

晴馨一人帶兆豪來到一處滿是葉子花的地方,兆豪見如七彩繽紛的美景,彷彿來到了人間仙境。兆豪嘆道: “真羨慕妳每天都可以來這裡欣賞這美景,小時候只喜歡玩樂的我,對這些美景沒有任何感動,但長大之後,我才了解到它們的美。”\

晴馨面帶微笑地回道: “現在你可以經常來看啦,嘻嘻。我心煩的時候很喜歡來這裡散散心,葉子花能告訴我,不管什麼事情都不能放棄。從現在開始也能讓我想起你,因為你就是葉子花的象徵,不管再不可能的事情,都堅定著能變為可能。”

晴馨這時候牽著兆豪的手,繼續陪他欣賞這美景,兆豪笑道: “哈哈,放棄可真不是我字典裡有的字…欸?! 這琴聲…”這時候宮裡傳出琴聲,晴馨笑著回道: “呵呵,姐姐每天這時候都會彈琴,我喜歡她的琴聲,姒玟也常羨慕自己,每天都能聽到姐姐的琴聲,不需要特地跑去京城才有得欣賞。”兆豪闔上雙眼,輕聲地嘆道: “這動人的琴聲,再配上葉子花的花瓣飄逸,我的心真的變得很平靜。”

兆豪這時候想到一直帶在身上的孔雀狀玉佩,雖然自己對司馬慧敏的心意已失去,但身上的玉佩還是要找到主人,他拿出這玉佩給晴馨看,他問道: “晴馨,這孔雀狀的玉佩是妳的嗎?”晴馨並沒有展現出驚訝的表情,而是滿臉疑惑,她回道: “這玉佩不是我的,但這花紋看起來跟我們葉弔國有很大關係呢,你是從哪裡拿來的?”

兆豪沒想到玉佩不是晴馨的,那代表說晴馨不是司馬慧敏了,他繼續說道: “這是我小時候在村子裡的地上撿到的,我想應該會跟妳們有關係,所以才這麼問。”晴馨面帶微笑地回道: “我再帶你去另一個地方。”

晴馨帶兆豪來到滿是草叢的地方,沒想到葉靜城什麼地方都有,兆豪不懂晴馨帶他來這裡要做什麼,不過這時候突然有叫聲,兆豪轉頭一看,看見一隻純白亮麗的白孔雀再行走,兆豪驚訝道: “白孔雀?! 這裡怎麼會有這動物?”晴馨回道: “葉靜城自從葉太祖-黃仲戎親王建造完,讓這些稀有品種的孔雀居住在這裡,他是要告訴他的大哥,也就是瑚朝的先帝,瑚武帝-黃輇知道,白孔雀代表著全新的開始、全新的觀念,這是母后告訴我的故事。”

晴馨拿起玉佩繼續說道: “這花紋的白孔雀身後不是有小朵的花嗎? 其實就是葉子花,玉佩正是代表整個葉弔國。”

兆豪把玉佩戴在晴馨身上,他開心地回道: “不管怎樣,這玉佩就給妳了,我找不到這玉佩的主人,但給妳當作我們的定情物,直到哪天主人找到了,我再幫妳換一個,哈哈。”晴馨嘟嘴道: “你怎麼這樣子阿,把人家的寶貴物品當作我們的定情物,沒仁慈也不浪漫,哼哼!”兆豪笑著道: “哈哈,被妳發現了嗎?”

一旁的白孔雀就如懂人心似的讓他們兩獨處,全世界就好像只剩下他們一樣,兆豪打定自己的心意,不管前面有什麼事等著他們,都要全心全意地對待晴馨。

天色漸漸已黑,兩人在昭葉宮聊著天,兆豪問道: “這樣好嗎? 被岳母大人看到怎麼辦?” 晴馨嘟嘴道: “你真的好討厭喔,我們又沒有怎樣…口口聲聲都是岳母大人…”兆豪笑著道: “不是說我像葉子花堅刃不拔、永不放棄嗎? 不管將來岳母大人是不是真的不喜歡我,我就是要娶妳當我的好妻子,哈哈。”晴馨臉非常熱。

晴馨抱著兆豪說道: “打從第一次在斐麟村見到你的時候,我心裡每天都是小鹿亂撞的,我真的很喜歡有志氣且愛朋友的男人,要離去你的那天,當時的心情有多麼的悲傷,真的好捨不得你,因為你真的是能把我魂魄拿走的好男人。老天真的保佑著我們,讓我能再和你相見。”晴馨說著,眼淚就掉了下來,兆豪溫柔地回道:”我這不就每天都能陪著妳嗎?”

這時候兆豪突然臉靠近,晴馨嚇到往後退,她害羞地問道: “你…你要幹麻…”兆豪笑著道: “那還用說嗎?”兆豪的嘴唇輕輕地吻在晴馨的嘴唇,晴馨不敢相信兆豪正吻著她,但晴馨並沒有反抗,而是雙眼閉上,感受著她最愛的男人給的愛。

--------------------------------------------------------------------------------------------------------------

作者後記: 這兩章應該有不錯的進展吧? 下一章會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喔!

字詞見解:

太后: 皇帝和親王的母親稱為太后,在那時候晴馨掌管親王的位置,她的母親也被封號為茵葵太后,之後幾章會有更多她的故事。

葉太祖-黃仲戎: 葉弔國的親王,也是瑚朝未分兩國之前的皇帝、瑚武帝-黃輇的二弟。因為故事需求,後面的章節會更加深入理解他們的故事。

瑚武帝-黃輇: 瑚朝分為兩國之前,瑚朝統一的時代,最後一任為瑚武帝-黃輇,其中被分為兩國的原因,後章故事會講解,其中黃輇一直都是為國為民的好皇帝。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929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6-1-11 14:5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好吧~先說聲抱歉因為隔這麼久才繼續更新

其實這故事架構早就想好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時間繼續寫

這幾天有空能更就會更的~



另外有對之前的內容不了解的~還請留言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929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6-1-13 16:0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十一章

璦德跟茜菲連忙趕著路,但因為一整天都沒有休息,兩人到附近的客棧休息,這時候他們的耳邊聽見身穿朝廷官員的對話,好像是要交代給大人的差事,他們靠近一旁想要一探究竟。

“璦德,只是朝廷的官而已,不用理他們、快走吧?”璦德比出食指回道: “噓! 好像有點不對勁,我們躲到他們旁邊探個究竟。”

“啟稟大人...是卑臣的無用,他們的步伐太快、半路上就跟丟了...”他們要跟蹤誰呢? 不過那位大人並沒有責罵回去: “沒事,他們並不是我首要的目標,我想他們身上不會有我們要的東西,不,是連那東西是什麼都不知道吧?”東西? 到底是要什麼東西呢?

茜菲躲著不耐煩了,她抱怨著: “我們還要偷聽到啥時呀? 我肚子餓了...”

“不過我真沒想到這陳兆豪這麼快就出現在葉嶺底下,我當時還再納悶該怎麼讓他引到我府前,看來也不需要了,真是天助我也!”璦德跟茜菲不敢相信耳中聽到的話,這位大人到底是誰?

另一位臉上奸惡的官回道:“只是沒有料到有那姑娘跟衙門小官的打斷,不然我們的計劃早就可以讓白大人斬掉那小子的頭了,嘿嘿。”茜菲被那段話驚嚇到,但忘記了自己是再偷聽,她叫了一聲: “阿!”

璦德馬上包住茜菲的嘴巴,但只可惜已經來不及了:“誰?! 是誰再偷聽?!”他們馬上被抓了出來,璦德原本想要靠武功帶著茜菲安全離去,但沒料到這幾位衛兵拿著弩箭指對著,只能乖乖被帶到那位大人的面前。

“大人! 這兩名竊賊想要窺聽我們的對話。”那位大人走到璦德面前笑道:“哈哈哈,這麼碰巧你們也在這裡呀? 看來我們的對話都被你們聽得一清二楚了?”那位大人轉到茜菲面前、摸著她的臉蛋,茜菲抬起頭想要掙扎被綁住的雙手,她大聲的喊道: “不要碰我! 你到底想怎麼樣?!”而璦德瞧到眼前的大人、愣住了: “您...您不是...?!”

這位大人到底是誰呢?

昭葉宮-天色已晚
兆豪跟晴馨正用膳,兩人還是很甜蜜的相處著,不管是天南地北或者是斐麟村的大街小巷,他們總有很多話題聊到聊不完,這就是所謂熱戀中的情侶,但也是最上談的酒友。

兆豪更認識晴馨的為人,也了解到她們以前的故事,萍茹跟姒玟從小是孤兒,生活非常困苦、也得不到別人的憐憫,只能完全靠自己相依為命。還好茵葵太后收留了她們,不然她們也不會有現今的地位。

萍茹比起晴馨更能感受到她豪邁的地方,喜愛交天南地北的朋友,和她喜愛的詩書琴畫完全不搭嘎,簡直如第二位茜菲再世。姒玟從小就是晴馨的貼身宮女,個性上當然比起其他兩位姐姐都還要來得文靜優雅、機靈乖巧、也帶些濃濃的責任感,兩位姐姐的要求她都會辦妥的服服帖帖,不能有任何差錯。

晴馨很感謝老天能讓她有這麼好的姐妹,雖然三人都沒有血緣關係,但看得出來她們的感情比起任何姐妹都還要親密。

“雖然我不是正統的親王、也不一定是葉弔國賢主,可是我一直有個意念,我想要改變傳統的任何觀念,朝廷跟平民百姓應該是平起平坐的,為什麼奴才得要看到我跪下? 每一個人應都有自己的最珍貴的權利,而不是剝奪了一生、但什麼都沒辦法擁有。這也是繼承葉太祖的意志,所謂全新的開始。”

晴馨是最有正義、也最重視感情的姑娘了,她可以為任何受傷,但絕不準其他人為了她有什麼分寸。這段話是晴馨從小的夢想,可是兆豪吐嘈著: “是誰說要過著下半輩子平民百姓的生活呀? 嘿嘿。”晴馨嘟嘴道: “欸! 你怎麼這樣說呀? 我可是很認真的...”

兆豪已經完全忘記自己本該在身邊的朋友還未回來葉靜城,直到隔天的一早...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929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6-1-13 16:0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昭葉宮
兆豪昨晚睡得不錯,今日早起的精神很好,他正準備要走出宮找晴馨時,有位奴才進宮、向兆豪跪下請安,他拿出一封信說道: “公子,這封信是今天早上奴才收到的。”兆豪二話不說的拿走那封信: “多謝! 這裡一點點銀子拿去用吧。”

奴才拿走銀子、答謝後、匆匆的離去。

“真是奇怪,難道今日有那麼多事要忙嗎? 走得真快。”兆豪打開信封、閱讀信裡的內容,這時候兆豪的表情越來越慌張,到底是什麼內容呢?

他衝出去門外,想要找送那封信的奴才,但已經不見人影,他馬上回去房裡,拿起毛筆和紙,靠非常不流利的文字硬寫出一段話,在把那信紙放在桌上,上面是寫給晴馨的,他寫完後馬上就離開了葉靜城。

蓮心宮
晴馨也起床了,還好天氣感覺很舒爽,並不會很炎熱,因為今日她想要帶兆豪出遊一整天,當然早朝被她任性的休了一天。

姒玟起身幫晴馨洗梳、兩人一邊聊著天,話題也進入到了今天的行程,姒玟梳著晴馨美麗的頭髮問道: “姐姐真是的,就為了兆豪公子休掉重要的早朝,如果被太后娘娘知道的話,我可要擔心死了。”晴馨笑著回道: “妹妹別擔心,我早就請顏公公幫我辦妥好了,我們今天就開開心心玩一整天吧! 嘻嘻。”

“吼! 妳又要偷偷跑出門了? 我也想跟妳一起去嘛~”頭上綁著美如天仙的側馬尾的萍茹走了進來,晴馨無奈的回道: “好姐姐,我沒有要拋下妳不管啦,當然會帶妳一起去呀,不過不能讓母后知道喔。”萍茹臉上的笑容沒有停下,一旁的姒玟偷笑著: “萍茹姐姐真是活潑,真希望太后娘娘不要發現呢...”

大家都準備好後,晴馨先走去昭葉宮找兆豪,但她發現兆豪沒有回應,這時候想到兆豪前天晚上沒有怎麼睡覺,也許想要多睡些,她輕輕敲門問道: “兆豪? 兆豪? 你還再睡嗎? 我進來了喔?”

晴馨走進房裡,但是沒有看見兆豪的身影,只見到桌上有封信,她打開兆豪寫給她的信閱讀:

晴心
        謝謝妳的召代,我有事先行離開,我會回來看妳的。
                                                                                                                        兆豪

晴馨知道兆豪從小在鄉村長大,字也不會幾個,”招待”兩字想必也是花了好幾分鐘才寫出來的,只可惜還是錯字,”馨”字也太複雜了。這讓她偷笑了好幾聲、自言自語著: “哼! 人家好不容易想要帶你出去玩的,你卻先離開了。”

晴馨摸著兆豪給的玉佩,面帶微笑的想著他: “我等你回來,不可以食言喔!”這時候萍茹也走了近來,晴馨並沒有發現她,只聽到萍茹像剛得知新八卦的笑聲,晴馨轉頭嘆道: “姐姐,今天出門玩的日子可能沒了,因為他有事先離開了。”萍茹為晴馨開心著: “嘿嘿,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家的晴馨有新的對象對吧? 不錯不錯,他長得也挺俊的。”

晴馨滿臉通紅的轉到旁邊去: “吼! 姐姐就只知道笑我...”

某間酒館
到底是什麼事讓兆豪先行離去? 兆豪照著信的內容跑到一間酒館,這間酒館的二樓滿是朝庭的官員,一樓也被他們包了下來,酒館外圍的百姓們都被衛兵要求不要接近,唯一只讓兆豪走進酒館,他走到那些朝廷官員的面前,一臉像是非常怒火般的問道: “茜菲跟璦德在哪裡?”

兆豪緊握著拳頭,突然有人走了過來到兆豪面前坐著:“唉唷,你真的跑來這裡啦? 真的是腦袋簡單的傢伙呢。”這時候兆豪身後圍住許多衛兵,難道兆豪中了陷阱?

“你不是劉大人嗎? 這...”兆豪好像知道了什麼,他馬上反應過來: “該不會...是你?! ”一旁的官員都快笑死了,兆豪的腦子真不是蓋的,現在才了解情況是什麼。另外劉尚書叫人帶出茜菲跟璦德,兆豪能順利救他們出來嗎?

茜菲敏捷的動作把圍住她嘴巴的白布脫開,並馬上喊道:“兆豪! 你不要管我們! 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緊!”茜菲話中有話,但要兆豪丟下自己的好友不管,根本就不可能,兆豪喊道: “不行! 我怎麼可以丟下妳們不管? 要死也是一起死,知道嗎?!”茜菲的嘴巴馬上被衛兵包住。

“哈哈,真感人的友情戲,不放棄自己身邊的人,我欣賞你的為人。如果你想要救她們的話,其實很簡單。”兆豪繼續問道: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那天在白大人的牢裡早晚都會被處死的我們,你為了救出我們,不惜找出真正偷走陶瓷品的小偷,現在你為什麼...?”

劉尚書並沒有回答,而是加重自己的語氣: “你到底想不想救他們?”兆豪馬上答應他們的要求: “好! 我知道了,你想要什麼都盡管說,只要你放了他們,要我的人頭也無所謂。”茜菲跟璦德不敢相信兆豪會這麼乾脆的答應要求,到底條件是什麼呢?

劉尚書伸出手說道:“陳兆豪,把你身上的玉佩交出來。”玉佩?! 為什麼他們會知道兆豪貼身的孔雀狀玉佩? 一定是搞錯別人的吧?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還是說這一切都是要套出兆豪的話?

“你為什麼知道我有玉佩? 你要那玉佩做什麼?”好死不死的還是透露出自己有玉佩的事實,一旁的官員怒吼道: “要你管呀? 大人說交出玉佩來,就給我交出來! 小子。”劉尚書伸出手檔住官員,要他們不要插嘴,他繼續說道: “如果你真的要救他們的話,我勸你照著我的話做,不然...”劉尚書拔出自己的佩劍,靠在茜菲的頸部前: “這姑娘會怎麼樣我可不知道。”

“等一下! 我...我一定會把那玉佩給你,可是...我...那玉佩不在我身上,不過我一定會拿回來的!”劉尚書搖著頭嘆道: “唉,才剛剛說你的為人不錯,但那玉佩不管怎麼樣都不肯交出來? 不是說永不放棄自己的好友嗎? 其實只是位貪生怕死之徒吧?”

劉尚書的劍越來越接近茜菲的喉嚨,兆豪激動的回道: “不! 我是說真的! 那玉佩本來真的在我身上,可是...我給了別人了,我真的沒有騙你,你可以綁著我們的雙腳,帶我回去葉靜城...”劉尚書打斷他的解釋: “你真的不想交給我? 還是刻意浪費時間? 我可沒你那麼笨。”

兆豪知道不管他怎麼解釋,只會讓劉尚書越來越不耐煩、忍無可忍了,因為他只急著想要那玉佩: “本來真的想要讓你們三人活命的,我覺得也沒有必要了,把你殺了之後再從你身上搜出來,還省了等你爭辯的力氣,那麼...”劉尚書的弩兵隊排出陣仗,對準著他們三人,事實上,不管兆豪說什麼,劉尚書早就打算把他們滅口,早死晚死罷了,誰會讓已經瞧見到自己身份的人告狀呢?

“晴馨...對不起...也許這是我們最後一次的見面了...”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3 16:41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929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6-1-15 15:4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十二章

蓮心宮-萍茹房
姒玟走進萍茹的房裡,手裡提著精緻的點心,萍茹瞧見到姒玟,馬上放下手裡的刺繡,走去姒玟旁問道: “哇~這不是徐州很有名的白糕嗎? 怎麼會有這個?”萍茹拿起一塊吃了起來,姒玟面帶微笑的回道: “是呀,是太后娘娘特地請人帶過來的,她知道妳們很愛吃呢,嘻嘻。”萍茹開心的說道: “謝謝母后,真的好好吃喔~”

今日晚上的天氣涼爽,姒玟幫萍茹關起窗,這時候她看到萍茹剛剛刺的圖,上面是一顆長滿葉子花的樹、樹下是兩隻壯麗的白孔雀互相交談的樣子,她讚賞萍茹的手藝: “姐姐! 這兩隻孔雀相親相愛的樣子,正如熱戀中的情侶呢。”

“是呀,妳知道這兩隻孔雀是誰嗎?”姒玟再看一次那兩隻孔雀,臉上透露出理解的表情,她笑著回道: “晴馨姐姐跟兆豪公子嗎? 嘻嘻。”

“這是今天早上我從晴馨身上看到的情景,經過這幾天不折不扣的相處,現在她跟兆豪的感情就像這兩隻孔雀一樣,任缺一的話都會讓兩方都不幸福,所以呢...”萍茹拿了第二塊白糕跑到床上繼續抱怨著: “這幾天晴馨心裡只裝得下兆豪,這就是所謂的見色忘友! 哼哼。”

姒玟了解萍茹的心情,一起坐在萍茹身旁說道: “嘻嘻,姐姐沒事,還有我在呢。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姐姐難道都沒有對象嗎? 我好想知道呢。”萍茹捏了兩下姒玟的臉: “妳喔~就知道要笑我,本姑娘對男人的標準很高呢,一定要有兆豪愛朋友、愛爹娘的內在,外表當然也要像兆豪一樣俊秀才行。”姒玟笑了幾聲笑道: “那妳去跟晴馨姐姐搶不就好了嗎?”

“不行! 雖然兆豪是不錯的男人,但他已經是晴馨的心上人了,而且比起俊秀的外表,我比較更想要...嗯......”姒玟靠進萍茹的身旁: “更想要??”

萍茹敷衍的笑了幾聲,拿起手上的白糕、塞進姒玟的嘴裡: “給妳吃啦! 我才不跟妳說呢!”萍茹轉身繼續刺完那張孔雀圖,姒玟馬上磨蹭著萍如求著: “唉唷~好姐姐,就跟姒玟說說...”

蓮心宮-晴馨房
今晚的月亮美麗動人,月光下照著一位靠在窗戶的美人,她手裡拿著孔雀狀的玉佩,表情像是想著某個人,雙眼目視著窗外的天空。

“我從小的夢想,就是保護斐麟村的每一個人,因為所有人都是兆豪我最重要的朋友、親人,村長逝去後,我就給自己一個誓言,斐麟村的人從現在開始絕對不會再受到任何危險!”晴馨回想著兆豪說過的每一句話,她真的很欣賞兆豪堅刃不拔、永不放棄的精神。

也許村子臨時有事情回去了吧? 最後也沒見到茜菲一面,畢竟他們也是斐麟村土生土長的百姓,強迫他們待在葉靜城也不好,晴馨心裡想著: “我會好好在葉靜城度過,你也要過得好好的喔!”

晴馨想著兆豪的同時,有位宮女走到她身後說道: “公主,少師在外頭求見”晴馨馬上把玉佩收起來,表情轉回淡定的樣子回道: “知道了,傳。”

少師走進房裡、向晴馨低頭請安: “臣叩見公主。”晴馨這次比以往都還要淡定,她回道: “少師請起。”

岢典起身後,他請房裡的宮女、奴才離開,他繼續禮貌的問道: “公主的身子可安好? 我聽說您一整天都待在宮裡調養,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嗎?”晴馨也禮貌的回道: “謝少師的關心,但我想少師你來這裡,想必有什麼事吧?”不知道是什麼膽子讓晴馨敢這樣對岢典說話,原本對岢典只有恐懼而已,經過和兆豪的相處後,晴馨讓自己增加了不少信心。

“也沒有什麼事,只是臣有個疑問,兆豪公子不是住在昭葉宮嗎? 臣今天一整天都沒有見到他的蹤影,他出宮了嗎?”晴馨淡定的回道: “兆豪公子有事情要忙,這也不是少師你的事呢。”

“喔? 那可不一定喔,我剛剛接到消息,聽說這位兆豪公子真是位偷竊犯,陶瓷品先不說,居然連本國最重要的玉佩都偷走了,您說這是不是關我的事呢?”晴馨不敢相信岢典會如此辱罵兆豪,她動起怒火喊道: “放肆! 兆豪公子的為人我比你還了解,他不可能是慣竊的小人! 而且你說的玉佩、那可是兆豪公子最重要的貼身物,你也沒有證據指證他,因為那玉佩就在我這裡。”

晴馨拿出玉佩,為了證明兆豪是無辜的,她繼續問道: “你把他押在哪? 我要把他放出去!”岢典自信般的笑了幾聲: “呵呵,我沒把他怎樣,他安然無恙,我只是想要確定玉佩是不是在您身邊,公主。”

晴馨感覺到不對勁,岢典的話、話中有話,她疑惑的問道: “你該不會...是要套我話?”岢典慢慢走到晴馨面前回道: “公主,您應該知道自己的處境吧? 只要一點點讓我看不過的事情,我想妳的母后會怎麼樣,我可不知道。”

“你...你...! 這完全不關母后的事,所有事都衝著我身上來,你到底想要怎樣?”岢典抓住晴馨的手臂說道: “把玉佩交出來。”晴馨用力的想甩開岢典的手,她喊道: “放開我! 我才不要交給你! 那可是兆豪最重要的貼身物,你放手!”

岢典把晴馨推到床上,他雙手壓住晴馨的身子,姿勢非常像似要侵犯女人一樣,晴馨面對岢典如此膽大無恥的行為,眼角的淚光快要流了下來,岢典繼續說道: “我可不想使出最後的狠招,把玉佩交出來,我就馬上放手。”晴馨哽咽著: “我...我已經不是以前軟弱的晴馨公主了,我死都不會交給你的! 你乾脆殺了我比快。”

“我不可能會這麼做的,妳也知道,我可是看妳從小到長大的,妳在我的心裡永遠占最重要的位置,直到妳肯承認我,不然我只會是妳身邊的少師而已,但這次就當作是我任性的一回吧,把玉佩交給我!”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929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6-1-15 15:4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晴馨的力氣不及岢典,只能任由擺佈,但岢典並沒有在他身上做任何大逆不道之事,他只是靜靜的盯著晴馨,兩人互相不說話。

晴馨雙眼閉上、回想著從小到長大和岢典的記憶,印象中岢典是位非常善良的哥哥,從小非常照顧晴馨,萍茹對他的印象也不錯,甚至茵葵太后都很讚賞他的處事能力。但這時候畫面突然出現岢典拿著沾滿鮮血的刀、地上躺著一位年長的官員,那之後,岢典的個性突然大變,他想要占有想要的任何東西,晴馨完全無法接受如此可怕的事實。

“岢典哥哥...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子? 你明明就是個很善良的哥哥,我跟母后都以你為傲,我從小也非常崇拜你,你告訴我好嗎?”晴馨還是想了解岢典,也許他自身另有隱情,但只得岢典的不屑: “住口! 妳們永遠都不會了解我的感受。我只再說一遍,妳到底給不給我那玉佩?”

晴馨若無其事、不理不睬的樣子,眼角的淚光還是流著,她還是相信著眼前的男人還有好人的一面,就算死也要留住兆豪的貼身物,但岢典忍無可忍、擊昏晴馨,晴馨昏了過去: “岢典...哥哥...”

岢典起身調整好衣服,他命令宮裡的宮女搜出晴馨身上的玉佩,隨後拿取並離開宮裡。

隨著時間的過去,本是很美的夜晚,突然下起狂風大雨,但這其實是真正暴風雨前的寧靜,葉靜城像是將會有大難的徵兆。

客棧
隨著弩箭隊準備發箭,兆豪閉上雙眼,感受著這最後幾秒鐘的苟延殘喘,很可惜還沒有開始開創自己的夢想,卻要走上天邊了。

“住手!”這時候突然出現朝廷的親衛隊,劉尚書一臉震驚的樣子,他心想怎麼可能會曝光自己的身處,難道他的身邊有內奸? 所有人放下手上的兵器,因為這代表聖上來到這了,大家都必須遵從有禮。

走進來的是晴馨貼身親衛長-徐大將軍,他以非常宏量的聲音喊道: “公主有令! 懇請陳兆豪、陳茜菲、璦德三人移駕至葉靜城,審問李夫人陶瓷品竊盜案一事,如有不從、違令者,斬!”

劉尚書不敢相信晴馨已經知道他們在這裡,難道真的有內奸透露消息? 但是公主的話其可不從? 劉尚書叫人把茜菲跟曖德鬆綁,三人被徐將軍帶走。

但兆豪聽出這位徐將軍的聲音有點古怪,而且是耳熟能詳的語氣,不過不管怎樣,他們三人能從劉尚書手中逃脫,就該感謝老天了。

“等等! 徐將軍,公主的命令臣絕不敢不從,但我想不明白,我沒有告訴過公主我抓了這三人在這裡審問,為何徐將軍會知道我在此處?”劉尚書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而徐將軍這時候丟出一位身上都是傷痕的年輕小伙子,而這小伙子也有些眼熟,兆豪突然回想到在村長一旁幫忙打雜的小伙子,他喊道: “是你! 你不是村長的小跟班嗎?!”

劉尚書愣在一旁,徐將軍繼續解釋道: “這人可隱藏著很好呢,在斐麟村村長身邊多年了,也沒有人懷疑他的忠誠,卻沒想到居然會是劉尚書的探子。還好被我察覺,不然怎麼會找到這裡來呢?”徐將軍說完馬上踢了那小伙子一腳。

茜菲很生氣的喊道: “難道乾爹...乾爹也是這賤人殺的?!”兆豪跟璦德也怒氣沖沖的抓起那小伙子想拳打腳踢,但被徐將軍制止了,劉尚書怒瞪著徐將軍反問道: “你血口噴人! 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這人是我安排的眼線? 這人跟我一點都沒有關係、見都沒見過。況且一名親衛長到底跟我們邢事部有哪門子的關係? 你再繼續胡言亂語,我有權利把你拿下的!”

“哈哈哈~我說劉大人,您的腦袋會不會太單純了點? 你從一開始就已經把證據說給我們聽了,你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劉尚書低著頭回想自己有說漏哪些話,但徐將軍繼續反將一軍: “從兆豪他們進葉嶺的時候,卻碰上李夫人的陶瓷品被盜竊,竊賊一走出城,馬上遇到了兆豪他們。這地方就奇怪了,一個剛偷竊的人,為何要把剛偷竊的陶瓷品栽贓給來路不明的人呢? 這對他有什麼好處? 怎麼想都想不通呀。所以我後來特地找那竊賊詢問,果然這天大的秘密真的在劉大人你身上。”

徐將軍走到劉尚書身旁繼續說道: “這也是你所有計劃的敗筆,安排製造假偷竊的戲碼,全都被你這位假竊賊招出來了,你早該在沒有人知道的情況下,早些滅口才對,但我想你也不會這麼做,因為你知道兆豪他們三人只會以為是單純的栽贓而已,沒有必要冒著驚動公主的險,就按著正常的時間,等到行刑的那天也不遲呀。我說的話哪裡有錯嗎?”

這時候客棧裡所有劉尚書手下的官員、衛兵,知道事情有點不對,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矛頭漸漸轉向劉尚書,這真是所謂的,誰有金銀、人必跟誰。現在劉尚書孤立一人,但他並沒有任何後悔的樣子。

“你這賤人! 乾爹到底哪裡惹到你? 為何你要下如此重手...”茜菲哽咽、吼著,劉尚書奸笑了幾聲: “沒想到就這麼簡單的馬腳,卻能讓我慘遭如此的下場。對! 這一切都是我指使的,我為了能掌握你們兄弟的動向,不得在你們村長身邊留了可以傳我消息的探子,所以我才能很輕鬆的安排這些騙局。”

兆豪走到他面前問道: “全都是為了我身上的玉佩嗎?”劉尚書不屑的回道: “對,不然我何必大費周章的做出這些呢? 你們可知道那玉佩是什麼嗎? 你們知道不只是我想要那玉佩嗎? 我想不知道吧? 哈哈哈~ ”

劉尚書話中有話,徐將軍察覺到這件事還有他不知道的秘密,他馬上喊道:“來人! 把他拿下!”但是劉尚書迅速的拔出身旁衛兵的刀,割開自己的喉嚨、自盡了,所有人感到相當震驚,劉尚書到底為何為了一個人自盡呢?

“真是可怕...朝廷居然有此別有居心的人,我們先離開吧? 徐將軍! 真是多謝您的幫忙,才讓我們脫困險境。”璦德向徐將軍道謝,兆豪還是不明白玉佩的事情: “那玉佩到底是什麼? 難道還有別人想要搶走那玉佩嗎? 哇~我的頭快爆炸啦! 為什麼事情會這麼複雜?”茜菲擦乾自己的眼淚嘆道: “我們先走吧,我只想趕快離開這血腥的地方。”

徐將軍帶著他們三人走去附近的郊外,兆豪其實已經知道徐將軍是誰了,他笑著說道: “哥哥,你就不要再裝了,剛剛是因為有朝廷的人在場,你不方便露臉,現在這裡都沒人,你就拿開頭盔、打開包住你嘴巴的布吧。”

“哈哈,看來只有兆豪察覺是我呀?”兆福拿開頭盔、打開包住他的布,原來這全都是兆福一人的援救計畫,茜菲不敢相信是兆福本人,她衝過去抱住: “兆福哥哥! 真的是你! 你來救我們了...嗚嗚。”璦德也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呀! 我也想不通為何徐將軍會如此了解我們的事情,沒想到是兆福哥出計,因為親衛兵是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臉,所以特地挑徐大將軍,才能偷偷潛入這裡。”

兆福真是老謀深算,根本沒有人能超越他的智商。但是這整件事看起來還未結束,四人還沒有時間回村裡,他們打算繼續深入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929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6-1-21 16:5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十三章

“我一直有個疑問,就算整件事全都套好了,可是還是有可能是白捕頭或者是別的朝廷官員的計謀呀? 兆福哥是怎麼知道絕對是劉尚書呢?”璦德心中的疑問想求解答,兆福面帶微笑的回道: “老實說,從頭到尾並不知是劉尚書做的。”

三人對兆福的坦白感到震撼,兆豪開始大笑起來: “哈哈哈~原來是哥哥用計,套出劉大人的自嚗? 這真是太妙了!”璦德跟著附和: “是呀! 兆福哥三寸不爛之舌,看那劉大人被說不出話的樣子,真是幫了我們出一口惡氣。”兆福繼續解釋道: “其實整件事情有很多不尋常的地方,在你們偷偷遠行去葉嶺前,我早就對跟在村長的小伙子懷疑了。”

兆豪吐吐舌頭,回去村裡鐵定要被哥哥罵了,兆福這時候拿出一個布袋: “村長其實死了超過兩、三個時辰,隔天早上才被發現陳屍在房裡,可是那時候我早就覺得有點不對勁,村長的房門是反鎖的,窗戶都是緊閉的,這樣怎麼能馬上知道村長是死的呢? 不...任何不正常的狀態怎麼會馬上得知呢?”

兆福把布袋裡的東西取出,是當時刺進村長頸部的銀針: “如果是衝進去房內得知的話,房門一定會有被破壞的痕跡,而且我們衝進去的時候,門鎖是完美無缺的,這代表就是說,他沒可能知道村長是死的。唯一的解釋就是他親手殺的,後來我有發現到窗戶的紙有一個破洞,這根針可以穿過那個洞。也就是說小伙子在深夜,所有人正熟睡的時候,他使出熟練的暗器招數,瞬間殺死村長。”

三人靜靜的邊走邊聽兆福的推理,兆福講得話都頭頭是道: “當然兇手也可能是別人,但我已經跟守村的護衛確認了,那天深夜完全沒有別人闖進村裡。嫌疑人當然就只剩村裡的人,我就馬上在他身上調查,果然在他的房裡搜出這些一模一樣的銀針。我們當然也逼問出他是劉尚書安排的眼線,全都是為了兆豪你小時候撿到的玉佩,這也是隨時能告訴劉尚書知道村裡的情況。”

兆福喝了身上攜帶的水,繼續解釋著:“所以整件事情就說得過去,劉尚書為了得到那玉佩,只要想辦法隨便掰個藉口讓我們能見到晴馨公主,他就有機會跟著來斐麟村。對我們村裡瞭若指掌,當然很容易安排任何機會,可是這也是他的錯誤,為了不讓自己被曝光,他卻選擇等我們親自到葉嶺,在自己的領地可以靠自己的權利,讓整件事逼你們背黑鍋,但是時間拖得越久,紙還是包不住火的,我才有機會逮到他。”

“不過兆福哥,你居然還是騙過親衛隊,讓他們以為你真的是徐大將軍,可是這很冒險呢,如果被發現了,這可是欺君大罪呢!”兆福笑了幾聲: “哈哈,哪裡有親衛隊呢?”茜菲開心的笑著: “嘻嘻,兆福哥哥真是聰明,連朝廷的其他人都被你騙過了呢!”

這時候兆福用力的握拳: “唯一整件事最沒料到的是,他居然用這麼極致的方法,犧牲村長的性命...”人死是不能復生的,還好能抓到殺死村長的兇手,也給了村長一個交代,但茜菲禁不住眼淚、哽咽道: “乾爹爹...您真是命苦...為何會有如此極惡之人,為了自己的私欲而要了您的命...嗚嗚。”

兆豪這時候轉回到玉佩的話題: “話又說回來了,到底那玉佩是何物? 為何劉尚書會如此想得到? 而且居然會當場自盡? 那只是小時候我在地上撿到的,我完全沒有想過會有朝廷的官員想獨占。”兆福回道: “代表說那玉佩有我們不知道的重大秘密,這也是我親自來找你們的目的。對了兆豪,那玉佩不是在你身上嗎? 你這幾天在葉靜城沒有詢問公主大人過嗎?”

“問過了,晴馨說她並不知道,但能確定的是,那玉佩上的白孔雀、葉子花,絕對是代表著葉弔國......”這時候兆豪想到玉佩已經交給晴馨,他的臉突然愣住,璦德感覺到兆豪有點不對勁: “兆豪,你怎麼了? 難道身子不舒服?”茜菲也跟著關心: “兆豪,難道剛剛那賤人害你受傷了?!”

兆豪走到兆福面前說道: “哥...我把那玉佩交給晴馨了,而且我覺得...”兆福驚訝的說道: “你說什麼?! 你交給公主大人了?! 這...糟了! 我們要趕去葉靜城!”

茜菲疑問著: “為什麼呢? 雖然我也想向晴馨姐姐道謝,很感謝她送我的衣服,另外不告而別也不是很好呢。”但兆福沒有說出原因,而是喊道: “大家動作快!我們必須要迅速趕去葉靜城,不然的話...如果我沒猜錯...”兆豪心裡擔心著: “晴馨...她有危險...”

葉靜城旁的街道
他們三人不顧惡劣的天氣,連忙趕路回到葉靜城,到葉靜城旁邊的街道上,兆豪發現村裡的人有點不對勁,他們開始都對兆豪他們指指點點的,甚至有些人開始喊叫著: “來人呀、來人呀! 是偷了李夫人陶瓷品的賊人!”

茜菲生氣的回道: “莫名其妙! 我們明明就不是那盜賊,你們這是再汙辱我們,而且這件事早就有著落了,難道你們的腦子是傻了? 忘了?”突然另外一人拿著一張紙喊道: “不管你們再怎麼找藉口,偉大的朝廷就是要你們的人頭! 你們看看這張紙寫得一清二楚,誰會歡迎你們在這裡? 我們當然要你們依法就辦!”

四人被街道上的所有人包圍住,兆豪想要使用武功開路,但兆福阻止他這麼做,看起來他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璦德疑惑著: “為什麼朝廷要我們的人頭? 難道劉尚書另外有安排別人想要拿下我們的命? 公主大人不可能不管我們的,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兆豪也附和著: “那當然了! 晴馨一定會像上次一樣救我們的,放心好了。”

兆福這時候失落的表情出現: “不...已經太遲了...”璦德不理解兆福的話: “太遲? 到底什麼事情太遲了?”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4-20 12:54


Processed in 0.119141 second(s), 6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