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雙城心計(鬼王,毛糖,鮪詩,E兔,野兔)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原]雙城心計(鬼王,毛糖,鮪詩,E兔,野兔)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5 03:0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雙城心計 第五章

今日是斐麟村陽光普照、晴空萬里的好日子,一位活潑的小男孩和朋友約好要去斐麟山玩耍,他一大早起床,穿上輕便的衣著、打理自己的面貌、用完早膳後,小男孩的娘親喊道: “兆豪,要早點回家! 不要又像上次…”她還沒叮嚀完,兆豪就已經出門了。

兆豪朝村外的方向開始奔跑,中途遇見村長再和一位身穿榮華富貴衣著的女人談話,他向村長請安後,繼續奔向斐麟山。中途穿過大街小巷,總算要走出村子門口時,他突然聽到有哭聲,轉頭一看,樹下有一位身穿光鮮亮麗、頭髮插著孔雀狀髮簪的小女孩。

兆豪上前去安慰那小女孩: “妳沒事吧? 怎麼哭了呢?”他嘗試著安慰小女孩,小女孩回道: “我…找不到我娘…嗚嗚…”小女孩不斷哭泣,這時候兆豪用他的衣著幫她擦淚,帶點笑容地說道: “不要哭,哥哥我最清楚村子裡的每一個角落,讓我幫妳找到妳娘好嗎? 妳叫什麼呢?”兆豪伸出右手想要拉起小女孩起來,小女孩伸出手讓他拉起,小女孩稍微帶點哽咽的聲音回道: “哥哥謝謝你,我叫…嗯…司馬慧敏”慧敏臉上稍紅了起來,整理剛坐在草地上沾到的雜草。

兆豪知道司馬府上在哪裡,他自信地說道: “原來是司馬家的人,怪不得妳身上穿著漂亮的長裙,還好妳是在這裡,旁邊有巡查官的巡視,村子裡的敗類要隨時小心,他們都會刻意挑落單的人偷竊東西。”兆豪順便轉頭看看有沒有可疑的人士,他接著道: “不過慧敏放心,哥哥會保護妳到回家的,從現在開始慧敏就是我的朋友! 嘿嘿。”兆豪臉上興奮地笑著,慧敏也因為兆豪的笑容,銀鈴般的笑了起來。

兆豪帶著慧敏,走遍了熱鬧的人群,中途帶她吃好吃的燒餅,還買給她好玩的童玩,為的就是要讓慧敏開心。慧敏感受到兆豪的貼心,兩人談天時說道: “我喜歡外面花花草草的世界,但我的方向感偏差,總是害我每次跟娘走丟,很好笑吧?”兆豪果斷地笑了出來: “哈哈哈,妳怎麼那麼笨阿? 從小爹爹教過我一首曲子,曲子裡有村子所有最重要的街角,如果迷路了,妳可以唱這曲子,一定能找到回家的路,妳想學嗎? “慧敏開心地回道: “好阿好阿!”

從聊天變到唱曲,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兆豪笑道: “其實妳跟我一樣耶,我也喜歡玩、交朋友,整天無憂無慮的生活,讓我感到無比般的快樂。從今天起,妳以後可以跟著我,到外面花花草草的世界,一起分享彼此的快樂,嘿嘿。”兆豪很自信的笑著。

慧敏嘆道: “哥哥,謝謝你,能認識你真的很開心,因為出生在榮華富貴的我,不管我要什麼就會有什麼,我想有很多平民都嚮往這生活。可是我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我不想要見到我的人都得跪下磕頭、服從我的心,我想要和每個人都是平起平坐的、像朋友一樣的和我分享喜怒哀樂。”兆豪了解到慧敏的苦衷,她非常重視著平等主義,兆豪馬上說出自己的夢想: “那我也要說我的夢想,我想要保護這村子裡的所有人,因為他們都是我最愛的好朋友! 妳也一樣喔,我長大後我一定會保護妳不受任何傷害的!”他們彼此坦白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隨著兩人開心的談天,總算走到司馬家門前,但兆豪發現司馬府上裡面都沒有人,府上完全是個空屋。

兆豪疑惑地問道: “怎麼會這樣子? 慧敏,妳們家的人都不見了?”慧敏臉上沉默又悲傷的神情,兆豪向前想要安慰慧敏時,兆豪發覺身後出現一位女人,兆豪轉身後,見到的居然是早晨和村長談話的那位貴婦,兆豪恍然大悟,原來早晨和村長談話為的就是要找慧敏阿。

兆豪向前行禮,他問道: “伯母您應該就是慧敏的娘親吧? 慧敏在西邊靠近村外的樹下走丟了,我帶著她玩盡村子裡好玩的地方,所以才這麼晚回來府上,還請多包含。”慧敏見到自己的娘,馬上衝過去抱住,伯母微笑地回道: “感謝你對我們家女兒百般的照顧。慧敏,有沒有好好向帶著妳到處玩的哥哥謝恩?”

慧敏顧著抱住娘,卻忘記眼前兆豪的幫忙,馬上跑到他面前道謝: “謝謝你,哥哥,今天我玩得很開心,那個…我…”慧敏看著地上,帶點害羞的神情: “我喜歡你!”話一道完馬上跑到慧敏娘親的腳後躲起來,兆豪聽到慧敏的話,臉上熱了起來,伯母接道: “看看這傻ㄚ頭,想要談戀愛,幾年後再說吧。還請小少爺不要見怪。”兆豪回道: “哪裡。話又說回來,伯母是不是今天搬走呢? 還好我有早些帶她來找伯母,不然伯母一定很擔心吧?”

“是阿…我還正擔心慧敏跑到哪裡去玩,該從哪裡找起呢。”這時候有馬車迎接母女兩,伯母說道:”那我們就先告辭了,真的感謝你對我們家女兒百般的照顧。”

慧敏的眼角流下淚水,捨不得眼前的哥哥,她抱住兆豪嘆道: “下次我一定會再回來找你的,哥哥等我回來…”他們坐上馬車後,慧敏馬上打開窗邊,一直向兆豪揮手。兆豪看著慧敏的離去,臉上顯著落寞,他嘆道: “慧敏,真的很高興認識妳,我會等妳回來的。”

隨著馬車的離去,兆豪突然用力地跺腳:“阿! 我忘記跟母老虎和璦德約好要冒險的…得趕快去!”兆豪忘記自己今日原本的行程,當兆豪準備要去的時候,突然看到地上有一條很亮的東西,他撿起來發現到這是一條相當貴的真品-一條孔雀狀的玉佩,兆豪嘆道:“這條該不會是…阿! 糟糕了!”兆豪發現這條一定是慧敏掉的,因為她頭上也插著類似花樣的髮簪,但兆豪發現的太晚了,馬車早就消失的無影無縱。

“娘...我們下次再來斐麟村好不好? 我真的還想見哥哥一面…”慧敏的娘親回道:”傻ㄚ頭,娘不是說過要好好跟著我的嗎? 貪玩也該有個限度,那村子裡面有許多髒亂的敗類,還好妳是遇到那小少爺,不然妳遭遇到什麼事,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慧敏哽咽道:”可是,我真的還想見他一面…”但是娘親並沒有回她,只有非常嚴肅的神情,慧敏只好默默地接受。

-----------------------------------------------------------------------------------------------------------------

十年後,兆豪對慧敏的記憶淡掉,但是手上的玉佩告訴兆豪還是得找到我的主人。今日兆豪被分配巡查貴族地區,當他走到司馬家的府上時,這時候他有非常似曾相識的感覺,但眼前的屋子一直保持著十年前空屋的狀態。

“每當走到這間屋子時,為什麼會有妳的畫面呢?”兆豪苦腦地尋找他遺失的記憶,手上握著孔雀狀的玉佩,腦海中一直浮現沒有面貌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對著兆豪說道: “我想要和每個人都是平起平坐的、像朋友一樣的和我分享喜怒哀樂。”兆豪無奈地嘆道: ”十年的時光就可以讓小時候的記憶散掉,可是我能感覺到妳一定是我很重要的人,我一定要找到妳!”

“兆豪! 兆福哥傳你跟他一起送晴馨公主離開村子。”兆豪驚訝地回道: “晴馨這麼快就要回城了? 我都還沒跟她一起喝酒談天、聊城裡好玩的東西…”兆豪臉上顯著失望,茜菲嘟著嘴巴轉身道:”哼! 那你還不趕快去!”

悅心殿裡,奴才們正幫忙整理公主的行李,臥房裡面坐著晴馨公主和姒玟,姒玟幫晴馨倒茶,她問道: “姐姐,我們才剛來這裡三日,怎麼要這麼匆忙的回葉嶺?”晴馨喝了口茶,她無奈地回道: “母后不喜歡我來這裡,她要求我辦完事就得馬上回去,如果我待太久可能會被傳話給母后知道,這樣我回去,母后就不讓我出來了…”

晴馨一直都是活在封閉的宮廷裡,因為喜歡外面多采多姿的趣事,很多時候都得背著母后偷偷出去。姒玟知道自己姐姐的苦衷,她坐到晴馨的身旁繼續問道: “時常聽姐姐提到這村子,為什麼姐姐這麼想要來這村子阿? 聽茵葵太后的忠告,這村子不太能久留。”姒玟轉頭看到桌上的燒餅,她繼續問道: “姐姐是不是喜歡上這裡的燒餅阿?”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0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5 03:0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晴馨拿了一塊燒餅看著,她臉帶微笑地回道: “是阿…能再來光臨斐麟村,這裡的燒餅一定得吃到,因為我會想起他…”姒玟疑惑地看著晴馨,她繼續接著問: “他是…? 該不會是姐姐常提到的那位小少爺吧? 嘻嘻。”晴馨的眼神馬上瞄到桌上,她害羞地說道: “是阿…”姒玟開心地搖著晴馨的手,她說道: “每次聽姐姐講小時候的戀愛故事都覺得姐姐好幸福。”晴馨起身走到窗邊,她嘆道: “但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晴馨望著外頭街上感情甜蜜的情侶,心裡不敢抱太大的期望,因為想見的那個人卻不知道在哪裡。

一名小奴才進門向晴馨請安,他跪下說道: “公主,村長的弟弟,陳兆豪在外面求召見。”晴馨馬上起身迎兆豪進來,她向姒玟問道: “姒玟,我頭髮沒有亂吧?”姒玟微笑地道: “姐姐已經美如鳳凰了,不用擔心。茶有點冷掉了,我再去泡一壺來。”

兆豪進門見到晴馨,覺得和前幾日第一次見到的模樣有不一樣的感覺,他馬上向前請安: “兆豪…參見晴馨…阿不是! 公主…”兆豪不敢抬頭,臉上顯露出羞澀的表情。晴馨扶兆豪起身,她微笑道: “嘻嘻,你也太可愛了吧,不是說過不需要這樣對我說話嗎?”晴馨打破僵局,兆豪放開地笑道: “哈哈,因為妳今天又給我不一樣的感受嘛,嘿嘿。”兆豪臉上興奮的表情,讓晴馨覺得非常好笑。

“兆豪來坐,我還再想說,我都要回城了,你怎麼都還沒來看我呢。”姒玟上前幫兩人倒茶,兆豪摸著頭回道: “哈哈,真是對不住,哥哥這幾天都派我巡邏整個村子,為的就是要確保妳的平安,害我都沒時間找妳喝酒。”在一旁的姒玟見兆豪歡笑的樣子,摀著嘴偷笑幾聲,晴馨笑道: “嘻嘻,你真是個爽快的人,這麼直接找我喝酒。只可惜,我今天就要回城了…”晴馨臉上落寞的樣子,兆豪馬上握住她的手回道: “別擔心! 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可以相見的,只要我去城裡找妳,我們就能再相見的。”

兆豪的舉動讓晴馨和姒玟嚇到,晴馨直視著兆豪的眼神,彷彿直視著當年遇見的那位小少爺。兆豪這時候反應到自己的不妥,馬上放開握住的雙手,他向晴馨道歉: “阿…對不起,我忘記妳是公主,而且我們還沒認識多久,隨隨便便就握手。”晴馨回道: “沒有關係。你真像我姐姐,不管對方是哪號人物,只要是她的朋友,不管什麼難題,一定會絞盡腦汁、就算要上刀山、下油鍋,為了能再見面都願意。”

晴馨繼續接著道: “小時後,母后因為有事找你們的前村長,這麼好讓我出門透透氣的機會,我當然是二話不說、陪母后去。一到村子裡,看到熱鬧的人群、好玩的新鮮事,等待母后歸回馬車的我,腳尖不聽使喚地走下馬車,馬上跑去那我嚮往的人間仙境。可是對路不熟識,我走到一顆大樹下,坐在地上,找不回馬車的我,開始想起母后、眼淚流下,我一直以為我再也回不去母后的身邊,但直到他來安慰我的時候,我才了解到,姐姐那麼重視朋友的原因。”

兆豪聽到晴馨的故事,臉上驚訝的神情,他突然想到腦海中的那段記憶,兆豪第一次見到小女孩就是因為聽到她在樹下哭泣著。兆豪眼神認真地直視著晴馨,晴馨對視著兆豪,但眼前看到的居然是腦海中小少爺的樣子。晴馨嘆道: “哥哥…你是哥哥嗎…”晴馨的話突然被打斷,小奴才上前稟報: “稟公主,行李已打包完成。另外村長在外面等候著。”晴馨回道: “辛苦了,先下去吧。”

兆豪疑惑地問晴馨:”晴馨說的哥哥是?”兆豪抱著希望想要問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不是就是本人,但晴馨面帶微笑的搖頭,她笑道: “哈哈,我真是想人到想出神了,只要是村裡的男人都會覺得是他…”晴馨想要帶過話題,她起身說道:”我們出去吧,兆福還再等我們呢。”

三人隨後走出悅心殿,兆福見到晴馨,馬上跪下請安: “兆福向公主請安了。”晴馨回道: “快起來吧,我還得謝謝你的幫忙,百姓們應該沒有嫌棄我的賞賜吧?”兆福面帶笑容說道: “公主不用擔心,百姓們的生活變得比以前還要更好,這全是公主您的功勞。”兆福道完,向晴馨鞠躬謝恩。晴馨笑道: “你真的是個固執的人呢,很堅持自己的想法,真希望下次見面時,我們能以朋友的方式說話。”

兆豪在一旁偷笑幾聲,被兆福翻了白眼,晴馨轉身對兆豪說道: “這次真的走得很匆忙,沒有很多時間可以多聊聊。兆豪,如果哪天你來葉嶺,一定要來找我喔!”晴馨臉上銀鈴般的微笑,讓兆豪臉上笑容滿面。

晴馨和姒玟上了馬車,兄弟兩人跪下等待著馬車的離去,兆豪嘆道: “一定會再見的,我的朋友。”兆豪眼見馬車離去,畫面就好像十年前慧敏離去。

天色已晚,兆豪要回家的同時,他莫名的一股想要再去司馬家門前,當作散步。走到空屋門前,兆豪回想到這幾日對晴馨的感覺,他想不通為什麼見到晴馨的笑容會想起慧敏,腦海中的記憶並沒浮現出慧敏的臉蛋。

“我一直以為我再也回不去母后的身邊,但直到他來安慰我的時候…”兆豪回想起晴馨講得故事,也想起跟晴馨對著目光的畫面,晴馨不管是動作上,還是想法上都和慧敏一模一樣,兆豪驚訝地喃喃: “難道晴馨是…哈哈哈,怎麼可能嘛”兆豪覺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

這時候司馬家門前出現一位看似中年的男子,他身穿榮華富貴像王爺,身後有服侍他的小奴才。他拿出身上一把鑰匙,把房門打開,原來他是司馬家的人。

兆豪見司馬府上的門被他打開,馬上跑去問道: “請問你是司馬府上的人?”那男子回道: “是的,請問有事嗎?”兆豪接著問道: “說來慚愧,我很少光臨這裡,但冒昧的想請問,你們府上有沒有一位姑娘,她跟我的年紀差不多,我想找她。”男子疑惑地回道: “姑娘? 我想這位小哥搞錯了,我是司馬家唯一的兒子,因為家父身受重病,我們家十幾年前就搬到家父的故鄉居住。但直到去年去逝,我和家母決定永久性的住在那裡,我是要來把這土地賣給想要收買的人。我們家裡真的沒有小哥口中說的姑娘,不知小哥是否記錯了呢?”

兆豪不敢相信那男子口中道出的事實,原來打從一開始根本就沒有司馬慧敏這個人,但是十年前那段快樂的時光一直都深深牢記著。事情代表著當初那小女孩一開始就謊報名子,兆豪靠在後面的牆上苦腦著。

-----------------------------------------------------------------------------------------------------------------

字詞見解:
葉嶺: 葉弔國的首都,以現代來說,地點位於廣東省。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1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6 02:0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雙城心計 第六章

“司馬慧敏? 司馬家的老爺從我們出生前就蓋了那間莊園,村長之前也從來都沒有提到過他們家有女兒的事。我剛剛查過戶口名冊了,也沒查到司馬家有任何跟我們差不多年紀的姑娘。”兆豪隔日跑去找兆福幫忙查司馬家族族譜,都是住在斐麟村的話,村長一定會有戶口記錄。但結果證實,司馬家的確沒有司馬慧敏這姑娘,甚至連奴僕也沒有收過這麼年輕的。

兆豪臉上驚訝,他默默地走到窗邊望著外面,兆福接著問道: “弟弟,這該不會是你自己的白日夢吧?”兆福嘲笑兆豪的一廂情願,兆豪激動地反駁: “才不是呢! 我真的跟她見面過!”他拿出孔雀狀的玉佩繼續說道: “這玉佩當時掉在地上,一定是她掉的,因為她的頭上插著一模一樣花紋的髮簪。”兆豪堅持自己的想法,兆福回道: “你怎麼知道是她掉的呢? 你有親眼瞧見到嗎? 再說了,她有什麼原因需要謊報自己的本名?”面對兆福犀利的問題,兆豪無言以對。

“哼! 不想幫我就直接說,不需要一直再那邊講道理。”兆豪說完馬上離開,他還是一直相信著慧敏歸回的一天,可是事情總是沒有那麼簡單。

正中午的毒日頭,兆豪靜坐在村外西方的湖邊,臉上落寞的神情,簡直像是隔日將上斷頭台一樣。湖邊的涼風吹來,兆豪抓住吹來的花辦,他突然想到晴馨的面貌,兆豪嘆道: “人生無常,所有事情都是說不準的,會不會妳就是…”

“兆豪! 什麼妳就是? 誰就是的阿?“茜菲突然出現在兆豪的面前,兆豪驚嚇地回道: “…嚇死人喔,母老虎非要嚇死我、吃掉我不可嗎? “兆豪還是不減愛鬧人的態度,茜菲搥打兆豪剛復原的右手肘,兆豪痛得道: “唉唷…我的手肘才剛復原耶! 妳的力道真的足夠把我整條手臂打斷,妳來這邊做什麼?”茜菲跟著兆豪躺在草地上,她擔心地回道: “這幾天你都來這裡散心,我來當然是來關心你阿! 大笨蛋。”兆豪不屑地拿石頭往湖邊丟: “我沒什麼事阿,不需要妳的關心。”

“不要騙我! 我知道你一定是想念晴馨了對不對?”中肯的問題,讓兆豪語帶停滯,他回道: “我…我才沒有勒! 來湖邊當然是想念村長! 我懷念他帶我們來湖邊的時光。”茜菲眼睛睜大,她語帶懷疑地問道: “是這樣嗎? 不得不承認你整人比誰都還要厲害,但你說謊的功力真的很差耶,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有事瞞著我。”兆豪轉頭盯看著瞪大眼睛的茜菲幾秒,無奈地接道: “唉…很多事情都瞞不過妳。”兆豪嘆氣了幾聲,接著他告訴茜菲十年前翹掉茜菲要去斐麟山冒險的那天,也把慧敏的事情都講出來。

“原來兆豪那天是跑去陪那姑娘喔,哼! 果然臭男人就是臭男人。”茜菲打從心裡還是很再意兆豪,她繼續吐槽: “我想就算是初戀,那姑娘一定沒有我美吧? 嘻嘻。”兆豪笑著回道: “還好我眼睛沒有脫窗,因為那姑娘美到讓我覺得妳可能是男人。”茜菲生氣地又搥打兆豪一次,兆豪哀哀叫:“唉唷…真的很痛耶! 我看下輩子妳都不可能變成大家喜歡的氣質姑娘吧?”茜菲見兆豪欠扁的表情,嘟著嘴一發不語。

“如果我的直覺準的話,晴馨公主很有可能是慧敏。”茜菲驚訝的神情,兆豪繼續解釋: “不管是和她說話、對看、還是微笑的模樣都似曾相識。昨天送晴馨走之前,我和她小聊了一番,瞧她見到我有點驚訝的樣子,口中也道出一些奇怪的話,我覺得她也再估摸著我的身份。”兆豪回想到他對看著晴馨的那一剎那,茜菲回道: “那…兆豪打算怎麼做?”

兆豪起身望著因太陽反射的湖邊,他臉帶笑容地喊道: “那還用說嗎? 我當然要去找她! 不管晴馨是不是慧敏,我都應該要放手一搏,就像武功一樣,不較量怎麼會知道對手強不強? 反正我跟晴馨約好,下次我一定會去葉嶺找她喝酒,她也是個爽快的人,我非常欣賞她。”兆豪這時候握緊拳頭,他繼續說道: “而且我也要找到璦德,我覺得璦德誤會了我們,也許他是踏上葉嶺去磨練自己了,這麼重要的朋友,我怎麼可以放他不管呢?”

“璦德…”茜菲語帶悲傷,她為當初的事情感到內疚,如果沒有這麼兇的罵他,他也許就不會離開他們了,兆豪雙手扶著茜菲的肩膀回道: “別擔心,我一定會找到璦德的,而且這件事情也不是妳的錯,妳不要再自責了好嗎?”茜菲點頭嘆道: “嗯…”

-----------------------------------------------------------------------------------------------------------------

村子的瞭望塔塔下有一群站崗的衛兵,他們的面前是衛兵的隊長兆豪,兆豪喊道: “兄弟們! 你們的隊長陳兆豪,被村長兆福所託,將前往葉嶺幾日。我不在的期間,村子裡的安全就交給你們了。我另外命陳茜菲代理隊長的職務,要好好向她學習,大家聽見沒? “衛兵們齊聲喊道: “是! 隊長!”

兆豪知道兆福一定不會准許去葉嶺,兆豪只好先把隊長的一職交給茜菲掌管,特地挑深夜的時段偷偷溜出村子。兆豪非常堅定自己的想法,就是為了要找晴馨。

兆豪帶著一匹馬和一些食物、水、繩子、火藥,清晨的時候越過了四川,堅忍不拔的精神行走了十餘多個小時,總算到了貴州,晚上居住在附近城裡的一間客棧,客棧裡面的客人吃吃喝喝,他一進去客棧就大聲喊道: “小二! 兩壺上好的酒、一斤上好的白肉!”店小二回道: “馬上來,客倌”

“就連外面的酒你都要喝,你真是個酒鬼。”突然話外音傳到兆豪耳中,兆豪聽到是非常熟悉的聲音,馬上跳起來: “妳怎麼在這裡! 妳不是再代我隊長之職嗎?”原來是茜菲,她坐到兆豪的旁邊,她回道: “那還用說嗎? 當然是跟你一起去葉嶺找璦德。”兆豪生氣地問道: “除了妳,誰能代理隊長一職? 不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爹娘不會擔心妳嗎?”茜菲有點哽咽: “你不要這麼兇嘛,而且兆福哥哥已經知道你偷偷跑出來了…”

兆豪驚訝地看著茜菲。茜菲接著嘆道: “爹娘自然會擔心我們,比起我,他們也非常擔心你的,我可是求他們很久,他們才讓我去。但我真的該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負責,我不一起去找璦德,只顯露出我的冷漠,我不想大家見我是這樣對朋友的。而且兆福哥哥很擔心你,他要我陪著你一起去葉嶺,他才會安心。”兆豪拍拍茜菲的肩膀,他口氣溫和地安慰: “我沒有生氣,但如果妳發生了什麼事,這樣我怎麼向爹娘交代?”茜菲回道: “就算是我出的一份力吧,我也要保護兆豪,因為你也是我的朋友! “茜菲握住兆豪的手,兆豪點頭回應。茜菲笑著道: “我也想知道兆豪的初戀情人到底是誰呢,嘻嘻。”

“來來來,客倌,兩壺上好的酒、一斤白肉,慢用阿。”菜總算是上來了,兆豪給茜菲一壺,他說道: “怎麼樣都行,從以前我都管不著妳。來,一起吃吧,乾!”茜菲開了酒壺: “嗯嗯,乾!”兩人喝酒談笑直到深夜就寢。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1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6 02:0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這渾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背對著我們偷偷溜出村子? 哼! 茜菲也真是的,她不知道外頭有多危險,硬是要跟著渾小子一起去。茜菲只要少一根毛,我一定要那渾小子生不如死!” 茜菲的爹生氣地在茜菲的娘面前走來走去,娘無奈地嘆道: “我說你阿,一直走來走去的,都快把我給暈死了,就不能好好坐下談嗎?”

“爹、娘,兒兆福回來給您們請安了。”兆福剛回到家裡,馬上向爹娘跪下請安,娘欣慰地回道: “好好好,快起來,還是兆福最聽話了,你看看兆豪和茜菲,我真擔心他們在外面發生什麼事,這叫我該怎麼辦阿…”兆福笑著道: “娘,您不要擔心,兆豪、茜菲不會有事的,我早已通知了剛當上朝廷內務部的好友派些人為我通風報信、跟蹤他們。”娘放心的神情,爹開心地回道: “還是兆福最懂事了,你弟弟真是多該跟你學學。”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茜菲這ㄚ頭為什麼老是這麼在意兆豪阿? 從小,她不管什麼事都一定要跟著兆豪,我看連吃喝拉撒睡都要跟著。”兆福走到窗邊,笑著道: “也許這就是緣份吧? 如果我們兄弟倆當初沒有被遺棄在這裡,他們也許就不會是青梅竹馬了。”兆福這時候臉上憂愁,心裡正思索著,自己到底是誰。娘面帶微笑的回道: “也是時候該為你們兄弟倆找位嬌美的妻子了。”

兆福轉頭走向娘:“這…娘,會不會太早了阿? 況且我才剛繼任村長的位置不久,已經一堆煩死人的事情纏著我了,再多加婚事,真是要把我搞到累死不可嗎?”娘回道: “唉唷,早就已經到了可以娶妻的年紀了,年輕人想要過美好的日子,就一定要早些找位好妻子服侍著。腦筋聰明、靈光的你就是對這方面的大事一竅不通,唉,我真擔心你下輩子都是孤老終身的…”兆福聽到娘的嘮叨,知道一定又是一連串的廢話連篇。

“阿! 我想到我還有一份公文還沒處理完,兒先告辭了。”兆福以公文為藉口,偷偷離去,娘無奈地回道: “又給我用這理由自行離開,什麼時候才會講得聽呢?”

“話又說回來了,我們的媳婦,還是希望兆福能找到一位他中意的好姑娘,妳就不要這麼急著幫他辦婚事,也難怪他都被妳搞得喘不過氣。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茜菲,她好像真的很喜歡兆豪那渾小子,雖然那渾小子什麼事都會很衝動,可是他保護村民的心,另我刮目相看。看到茜菲想要陪同兆豪出遠門,這讓我更加確定這ㄚ頭的心思。”娘面帶微笑回道: “說得也是阿,那我們就安排他們兩位的婚事吧?” 爹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他嘆道: “嗯…”

---------------------------------------------------------------------------------------------------------------

太陽還沒完全露出面的清晨,兆豪和茜菲匆匆離開了客棧,為了加快腳步,兩人沒天沒夜的持續以最快的速度趕著要到葉嶺,雖然表面上茜菲是真心希望兆豪能找到玉佩的主人,但其實心裡越來越害怕兆豪會不再理會茜菲這好朋友。

茜菲雖然被兆豪回絕了,但打從心裡還是很再意兆豪的一舉一動,加上璦德的離去也使她很內疚,璦德的心意,讓茜菲不知道該怎麼還報。

離開斐麟村已至三日,離葉嶺的路途不遠,兩人在附近的小店裡面休息,正用午膳的時候,兆豪瞧到茜菲的臉上不對勁,他問道: “母老虎,妳怎麼了? 平時妳都是大把大口的吃,怎麼這次好像病了似的。”茜菲馬上轉頭回道: “沒有沒有阿! 我只是想爹娘了而已,我們中間都沒怎麼吃東西,肚子早就餓壞了,當然要吃!”說完馬上大把夾肉、夾菜,兆豪放心地道: “這樣嗎? 說得也是,我也想他們了。”兆豪沒有看出茜菲真正的顧慮。

“欸? 這位大俠,帶著美麗的姑娘打算去哪裡阿?”這時候突然出現一位個子有點胖、身穿類似商人的男子,他身後有一匹驢子,驢子載著很多非常美的陶瓷品,看起來像是要向兆豪、茜菲推銷商品。兆豪回道: “我們正要去葉嶺呢! 嘿嘿。”

茜菲聽見兆豪的話,臉上疑惑,難道不是不應該隨便亂報自己要去哪裡嗎? 那男子繼續說道: “這樣阿,我也正好要去葉嶺一趟呢。其實說來慚愧,我今天不小心被樹根絆倒了,腳踝有些扭傷。有位顧客想要買我帶來的陶瓷品,他正在葉嶺等著我,但我想我沒辦法在傍晚前趕上了,想懇求大俠的幫忙,不知可否呢?”

兆豪一聽到有人需要幫忙,馬上興奮地回道: “當然好阿! 哈哈! 你就放心好了,這裡離葉嶺不遠了,我們一定會在傍晚之前趕到的。不知道你的朋友貴姓大名?” 茜菲拉了兆豪的衣袖,她悄悄地問道: “這樣好嗎? 他身份來歷不明,有沒有可能是個騙子?”男子這時候從身上拿出不少銀子,交到兆豪的手裡,他求情: “大俠,我身上這些銀子應該不少,真心懇求你們能幫忙,小弟感激不盡,以後我賣的東西,都會算你們半價。”

“茜菲,妳看看,他都給我們銀子、算他的商品半價了,而且我看他臉上無半點虛假,我真捨不得他可憐在外,這跟我的良心過不去,幫他吧!”茜菲見兆豪認真的樣子,點頭答應,男子跪下回道: “多謝大俠救命之恩!”兩人牽著男子的驢子,加緊腳步,馬上起程去葉嶺。

-----------------------------------------------------------------------------------------------------------------

葉嶺城裡滿是熱鬧的人群,今日雖是平淡無奇,但卻和節日一樣來得喜氣洋洋。兆豪和茜菲一進城裡,看見這些熱鬧又新奇的事物,迫不及待的想要加入這歡歡喜喜的人群中,但他們還有使命,兆豪趕緊尋找那男子口中說的李先生。

正當他們尋找李先生時,突然有許多衙門的人圍住二人,兆豪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馬上跪下行禮: “在下給大人們請安了,不知大人們找我們有什麼事?”茜菲見事情有點不對勁,跟著跪下行禮。其中一位衙門官員走去兆豪身後的驢子旁檢查驢子載著的陶瓷品,他喊道: “大人,正是李夫人所言,這些全是他們家的陶瓷品。”

“很好。來人! 把他們全都抓起來!”兆豪、茜菲兩人不敢相信大人的話,兆豪激動地回道: “這…冤枉阿大人,我們才剛踏進城裡,是不是搞錯什麼阿!”兩人被衙門大人押到牢裡,究竟是發生什麼事?

-----------------------------------------------------------------------------------------------------------------

字詞見解:

衙門: 古代的警局
客棧: 古代的民宿、旅館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1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7 01:5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都沒人支持嗎QQ?

頂部
anna910312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1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59 / 751
魔力值 : 429 / 9740
经验值 : 7 %

UID: 44779
精華: 0
積分: 5
帖子: 1288
威望: 5
金錢: 6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8-13
來自: 鬼王星球
狀態:
發表於 2014-6-7 13:2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nna91031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nna910312 交談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7 13:3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雙城心計 第七章

風吹著葉子花的花瓣,彷彿栩栩如生地跳著舞,非常生動。環繞在整座葉靜城的葉子花,雖然是常見的花,但襯托出其最榮華的高雅之風,葉靜城並沒有京城的紫禁城還來得大,但其壯觀並不小於紫禁城。

城裡面的臣子、奴才、衛兵正忙著辦妥被吩咐的使命,每個人都一定有該做的事情,而不是在城裡游手好閒。一名穿著亮麗黃衣的宮女,端著煮沸的茶和糕點朝著蓮心宮走去,宮裡的主子正等著宮女端的茶點。

“姐姐,今天外頭涼爽、舒適,是個出去玩的好日子。”姒玟幫晴馨倒茶,晴馨面帶微笑地笑道: “是阿,真想出去吃食巒堂的糕餅,那家店真的太好吃了,我總是念念不忘,但不知道母后會不會讓我出去。”晴馨拿了一塊剛出爐的糕餅嘆道,姒玟笑道: “姐姐除了愛玩,更愛吃遍天南地北的山珍海味,難怪茵葵太后總是傷腦筋,交代我要管管妳的嘴饞,嘻嘻。”

“這也沒有辦法,她愛吃的個性,總有一天會變成肥公主的,哈哈。”這時候傳出豪邁的笑聲,走進房裡的是貌美如花、晶瑩剔透的美人兒,她的美貌絕對不輸給晴馨。姒玟馬上行禮: “萍茹姐姐(玉兔飾)吉祥,我馬上幫姐姐倒茶。”萍茹很乾脆地坐到晴馨旁邊,她回道: “晴馨,下次出去,我也要一起去,不能像上次那樣,偷偷只帶姒玟跑去斐麟村,拋棄妳親愛的姐姐。”萍茹捏了晴馨的臉頰一下,晴馨面帶微笑的嘆道: “知道了,我的好姐姐,下次不會不帶妳一起去的。”

萍茹面帶笑容地走到窗戶旁的琴面前,彎著身子坐著,伸出她那冰肌玉骨的雙手,開始彈起琴來。房內傳出清脆悠揚、悅耳動聽的琴聲,甚至宮外的人可聽得清楚。每日葉靜城都會有這琴聲,萍茹讓宮裡所有人能感受到溫暖的氣息。晴馨趴在桌上嘆道: “每次聽姐姐的琴聲,心情都能放鬆許多。”晴馨闔上雙眼閉目,姒玟倒好茶,端到萍茹旁,享受這動人的旋律。

隨著琴聲漸漸淡化,姒玟喝采: “萍茹姐姐的琴聲果然是全葉弔國裡最動聽的! 真慶幸,我有這耳福,嘻嘻。”萍茹拿起姒玟端著的茶杯,喝了口茶,她回道: “誰叫妳們是我最愛的好姐妹,姐姐我會努力更精進自己的琴聲的。來,姒玟,一起坐下談天。”姒玟回道: “是。”

三人坐在一起,萍茹關心著問道: “晴馨,剛彈著琴,聽妳說心情能放鬆許多,是不是有什麼心事阿?”晴馨驚醒,她想帶過話題: “沒…沒什麼,只是朝廷的政事讓我頭痛而已。”萍茹臉上奸詐的模樣問道: “是嗎? 姒玟,妳陪著晴馨去斐麟村,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事阿?”,知道萍茹又想挖八卦,馬上搶話: “姐姐,我們只是去祭祀斐麟村村長而已阿,母后有交代我賞賜村民一些銀子和用品,我們就只待在那三天,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呢。”

萍茹還是不放棄地問道:“姒玟,好妹妹,告訴姐姐到底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我知道晴馨想瞞著我,從小她最不會的就是說謊,每次只要有什麼事都瞞不過我,嘻嘻。”晴馨哭笑不得,讓姒玟很為難,但還是無奈地嘆道: “姐姐在那裡交了新朋友,她很中意其中一位小哥。”晴馨激動地插話: “我哪有中意他阿! 我只是跟他聊得很…開心..而已。”晴馨瞧見萍茹奸笑著,嘟著嘴轉頭望窗外。

萍茹興奮地回道: “哇,妹妹想談戀愛了阿? 嘻嘻,他長得好看嗎?”姒玟臉上笑著道: “還蠻好看的,晴馨姐姐的眼光不錯喔,嘻嘻。”晴馨臉上無奈地嘆道: “姒玟…妳怎麼可以都說出來…”萍茹和姒玟偷笑著。

晴馨、萍茹、姒玟從小就是相依為命的結義金蘭。多虧晴馨的娘親-茵葵太后的幫忙,萍茹和姒玟才能擺脫煎熬、痛苦的命運。她們向茵葵太后發誓要服侍晴馨一輩子,三人互相喜愛彼此,就像青梅竹馬的姐妹一樣。

萍茹突然想到晴馨的初戀,馬上繼續接話: “話又說回來了,晴馨去斐麟村不是也要找小時候的初戀情人嗎? 後來有沒有找到阿?”晴馨臉上變得悲哀,她回道: “沒有呢…”晴馨落寞的神情,姒玟拍拍背、安撫晴馨,萍茹安慰道: “那也沒什麼,我想他一定是不在村子裡,正好跟妳錯開而已。他一定在某處正等著妹妹妳呢。”晴馨趴回桌上嘆道: “他會不會忘記我了呢…”

-----------------------------------------------------------------------------------------------------------------

一間黑漆漆的牢房裡,都是兇神惡煞、罪大惡極的犯人,也有許多冤枉的人被押進這裡等待審問。

牢房裡面傳出喊叫聲,一名男子正喊著: “大人! 這一定是搞錯了,我們真的是第一次剛踏進葉嶺,冤枉阿!”男子向大人求情,但並沒有哪位大人聽見。隨他同行的女子嘆道: “兆豪,沒有用的,我們真的要被關在這一輩子了…”

兆豪激動地回道: “茜菲,不要擔心,我們一定會被救出去的。衙門大人弄錯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那可惡的賤商,偷竊的贓物想要直接栽贓我們,替他背黑鍋。我相信他們會發現我們的清白。”茜菲臉上放心了點,但事情並沒有他們想得這麼簡單,兩人等到入夜了都還是沒有人放他們出牢。

茜菲在草床上翻來覆去,心裡想著爹娘,又煩腦著璦德和兆豪。兆豪見茜菲一直翻身,起身坐在茜菲的背後旁嘆道: “怎麼了? 睡不著嗎?”茜菲勉強地裝沒事,她搖頭道: “沒有,只是不習慣睡在草床上。”兆豪隨後擠進茜菲的旁邊,茜菲臉上害羞地道: “你…你做什麼?”兆豪回道: “還看不出來嗎? 當然是陪著妳睡,不然妳又再那邊胡思亂想了。”茜菲語調聲降低: “謝謝…”茜菲抱住兆豪的手臂,兆豪不以為然的繼續睡了。

牢房的大門這時候被打開,一位看守官走到正在值班的看守官面前,他說道: “該換班了,你回去休息吧。” 值班的看守官回道: “辛苦了。”下班的看守官回去休息後,接班的看守官這時候從身上拿出鑰匙,把某一間牢房打開,他悄悄地嘆道: “喂,你們,醒醒。”

兆豪聽見牢門外的嘆聲,馬上驚醒,他搖醒茜菲: “茜菲醒醒,我們好像可以出去了。”茜菲揉了眼睛,看到牢門被打開,她開心地回道: “太好了…我們快點出去吧!”

兆豪出去時,見到為他們打開牢房的看守官,他感謝道: “多謝大人的救命之恩。”因為是深夜的關係,視線非常模糊,沒辦法看清看守官的面貌,看守官回道: “現在還高興的太早,這間牢籠可是相當大的,你們得好好跟著我走,千萬不要走丟了。另外,你們得喬裝衙門的官員,這樣才能騙過大人的眼線。”

兆豪和茜菲套上衙門官員的衣著,拿回被大人沒收的裝備、用具。兆豪疑惑地問道: “不知這位大人為何如此要救我們? 看起來好像衙門高層的大人還未正式釋放我們?”茜菲驚訝地接道: “什麼! 那我們不就是越獄嗎?”

“我不曉得實情發生什麼事,能確定的是白大人不可能會釋放你們出去的,不過我保證會救你們出去。”茜菲臉上疑惑,她覺得這聲音有點耳熟。看守官接著道: “還有,他們表面上是衙門,但其實是朝廷刑事部的官員,你們待的牢籠可是朝廷建造的,想要逃出去,沒有我的幫忙,根本不可能的。”

三人以輕聲的腳步,快速逃到牢籠的地底下,通過地道,爬到城裡某處的荒地,兆豪馬上向前跪下感謝道: “多謝大人的救命之恩,小弟欠大人的這份恩情,必定報答。”看守員走到月亮光照的地方,他回道: “這可是你說的喔! 兆豪。”

“真的是你! 曖德…”茜菲果然猜得沒錯,眼前帶著他們逃離的看守官就是璦德,茜菲馬上衝過去抱住璦德,她哭著道: “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們找你找得好久,你真的是大笨蛋! 嗚嗚…”茜菲在璦德的懷裡哭著、搥打著,璦德回道: “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我一直都待在葉嶺任職刑事部的小官。”

兆豪見到是他尋找已久的生死之交,他默默地走向璦德面前嘆道: “茜菲,妳退開…”茜菲知道兆豪也想擁抱眼前的好朋友,馬上退開,但沒想到兆豪居然朝璦德的臉上揍了一拳,璦德揍倒在地上,默默地摸著臉,兆豪生氣地喊道: “待在葉嶺當官?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2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7 13:4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還有臉說讓我們擔心了,你腦子進水了是不是? 你可知道你的爹娘因為你離奇的消失,整天都是憔悴著等待你回來,你卻臉皮厚的在這裡當官?”茜菲見兆豪如此生氣,馬上拉開兆豪: “兆豪冷靜一點! 他不是你最親愛的好兄弟嗎?”

“對不起…兆豪的這一拳我不會計較,但我現在真的沒辦法回去,一旦踏上朝廷的路途,想要離開是沒那麼容易的…”兆豪讓自己稍微冷靜,他問道: “為什麼? 為什麼是踏上朝廷這條路?”璦德無奈地嘆道: “雖然斐麟村是我最重要的家鄉,但我一直夢想著為朝廷盡心盡力。沒有先天條件的我,只能先從最低下的小官做起。”

茜菲哽咽著: “可是我們就是要來帶你回去的,難道真的沒有辦法嗎? 你的爹娘真的很擔心你,而且村長去逝了,現在兆福哥接任,村子也很需要你的幫忙阿。”璦德看著地上,繼續無奈地嘆道: “村長的事情,我從刑事部的紀錄得知了,誰說我不想回去為他上香,但我真的沒辦法…”

兆豪拉住璦德的衣著吼道: “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們回去! 你知不知道我可是把你當作最好的朋友,茜菲也多麼盼望著你回來,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忍心拋棄我們,為的就是達成夢想呢?”璦德不發一語地轉頭背對著。

“沒想到璦德這小白臉是你們的朋友,原來早就安插著間諜在我們部裡,為的就是偷竊李夫人的陶瓷品阿? 還真是聰明呢,哈哈。”三人忘記自己是正被刑事部通緝,刑事部的白大人已經追來這裡。璦德見是白大人,拔出自己身上的劍,對著白大人喊道: “白大人,他們兩人真不是犯人,比起他們,我的背叛才更是該關注的,要抓就抓我吧!”

兆豪不敢相信璦德說的話,璦德為了他們的安危,就算被朝廷判上死罪,都還是要救他們出去。茜菲勇敢地拿出背在背上的弓箭,拉著弓對官員們示出威嚇的意思,她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鼓起勇氣保護著身旁最親愛的好朋友,在牢籠裡都還深怕著自己會發生什麼事,三人在一起的時候,不管前面檔著什麼人,像那日在斐麟山被山賊困住的時候,茜菲都勇敢地面對著。

“哼,還敢在老子面前狡辯,兄弟們! 給我拿下!”白大人的手下衝到三人面前。璦德推開兆豪和茜菲,他喊道: “快逃! 這裡就交給我!” 兆豪回喊道: “我怎麼可能丟下你一個人不管!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要把你帶回村裡去!”兩人互相包容彼此的友情,讓在一旁的茜菲不知如何是好。隨後白大人的手下撒網抓住他們,三人逃出的機會就這樣擦身而過,白大人隨後押他們關進更堅固的牢籠裡。

-----------------------------------------------------------------------------------------------------------------

“村長! 這是朝廷內務部的大人快馬送來的。”兆福見是待在葉嶺的知心好友的傳話,兆豪他們可能發生了什麼事,馬上起身接下信函,拿出裡面的信紙,仔細地閱讀信紙的內容。

“什麼! 他們找到璦德了,但現在被刑事部的白大人關在牢裡。”兆福臉上憂愁,來回反覆地走來走去,思考著怎麼救出他們。送信的小弟問道: “村長,那該怎麼辦? 該讓伯父、伯母知道嗎?”兆福回道: “不行,這樣會讓他們知道的,我自有辦法,你先下去吧。”

-----------------------------------------------------------------------------------------------------------------

葉嶺街道上都是熱鬧的人群,今日很往常一樣是炎熱但帶點涼風的日子,街道突然有馬車穿梭著,人群見馬車旁是朝廷的護衛隊,馬上自動讓道給馬車過。

“真是的,昨天的天氣還比今天好很多,偏偏挑個熱死人的天氣出來,要是中暑我可不管喔!”萍茹撈叨著,晴馨笑著道: “知道了,嘻嘻,不過這句話應該是我說的吧? 姐姐的身子又沒我好。”萍茹搔晴馨養,她回道: “哼哼,看我怎麼修理妳。”在一旁的姒玟笑道: “姐姐們真像小孩子,兩方鬥嘴著、笑玩著,真是可愛。”

馬車停在一間酒樓門前,姒玟馬上下馬車,拉著兩位姐姐慢慢下馬車,酒樓內外的人看到是葉靜城的公主,紛紛跪下向她們請安,酒樓的老板也主動向前帶著兩位公主進酒樓,姒玟小聲問道: “原來姐姐是想看京城有名的雜戲團,所以才來這間酒樓的阿。”萍茹小聲回道: “是阿,還好母后准許她出門,不然就沒辦法欣賞到他們華麗的演出了。”

再她們走進去的同時,晴馨敏銳的雙耳聽見某位客倌的悄悄話,那客倌說道: “沒想到公主只是要來看戲的阿,我以為是特地親自要去刑事部一趟,查出李氏陶瓷品被盜竊的真相呢。”另一位客倌接著道: “就是阿,刑事部的白大人固執的個性,總是不聽勸百姓的苦衷,許多人的清白都被他給剝奪了。只能說那兩位外地人真是可憐,我聽說他們好像是來自盛產斐麟石的村子。”

晴馨不敢相信耳中所聽到的,她轉身走向那兩位客倌問道: “你們說斐麟石,是說他們是斐麟村的人嗎?” 兩位客倌見晴馨嚴肅的表情,馬上跪下請罪: “小的該死…請公主恕罪…”晴馨見他們害怕的樣子,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兇,她語氣溫和地繼續問道: “快起來。那你們可知道他們的名子? 李伯母是茵葵太后的知心好友,她的陶瓷品都是從京城帶回來的上等品,被盜竊的事件我們已經知道了,但我們從沒聽說過犯人已經被抓到,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嗎?”

客倌見晴馨溫柔地問道,馬上陳述昨日發生的事情: “是,事情是這樣的…”客倌一字不漏地告訴晴馨,晴馨聽完說道: “姒玟,隨我上馬車。”姒玟疑惑地回道: “是。”

萍茹見晴馨要離開酒樓,疑惑地問道:“晴馨,怎麼一回事? 雜戲馬上就要開始了,妳要上哪去? “晴馨著急地回道: “姐姐,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刑事部一趟,我心裡非常不安…妳也知道白捕頭總是抓些無辜的百姓,我不想再看到他們受苦。”萍茹無奈地回道: “妳真是正義感很重呢。我知道了,但我要跟妳一起去,不然我會很擔心。”晴馨點頭答應,三人只好放棄快開始的雜戲,奔去刑事部。

晴馨擔心的神情,她心裡嘆道: “求求老天…不要是你,兆豪…”

-----------------------------------------------------------------------------------------------------------------

作者後記: 大家喜歡洪玉米的開場嗎? 寫了七章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搞懂故事再講什麼呢?有沒有需要作者另外在每一章結尾解釋故事結構? 另外作者先向讀者抱歉,因為想看糖果、鬼鬼、王子的讀者,因為劇情發展的關係,還得先等待後章的進展囉,不過我保證會很好看的。

字詞見解:
兩國的關係:中國當前朝代-瑚朝當時被劃分兩大國: 葉弔國&江遊國,葉嶺、斐麟村都是在葉弔國,江遊國在地圖上在福建以北至哈爾濱,江遊國的首都一樣是北京城。後章將會講更多關於兩國的故事。

葉靜城:葉弔國皇室居住的地方,就像紫禁城一樣,裡面有許多不一樣的宮殿,雖大小沒紫禁城大,但其威嚴不比紫禁城小。

蓮心宮: 葉靜城裡最大的宮,晴馨和萍茹都居住在這裡。

食巒堂: 晴馨從小喜愛吃的一間點心店。

刑事部與內務部的不同: 內務部雖是朝廷行政單位,但裡面也分許多不同的分部,刑事部其一,刑事部紀錄全葉弔國的犯罪筆錄,其中江遊國也有一樣的部門。

京城: 江遊國的首都,其名子、位置和中國歷史一樣。皇帝所居住的地方就是紫禁城。

紫禁城: 皇帝所居住的地方,也就是現代的北京故宮,和葉靜城一樣是本小說的主軸地方。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3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25 10:2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雙城心計 第八章

太陽圍繞了大地一整天,在一間相當大的牢房裡,完全沒有透出外面的窗戶,只有一張草床和又濕又硬的地板,被押進這裡的罪犯,必活得生不如死。裡面正關著三個人,一人抓著頭、苦惱著該怎麼出去,一人不發一語地坐在草床上,一人闔上自己的雙眼沉思。

“璦德,我該向你道歉,剛剛不應該發這麼大的怒氣,村子以來的安危都是有你們的幫忙才能有現在的和平,我真心需要你跟我一起。”璦德早就沒在意那一拳,他很糾結著該怎麼選擇這兩條路,保護村子是從小到大最重要事務,但為朝廷盡心盡力也是他一輩子的夢想。現在他是朝廷的最大通緝犯,一切都走頭無路了。璦德默默地回道: “我的確不該什麼都不說,就這樣離開你們,也許我真的該回去了,反正我現在是朝廷的叛徒,而且想要逃出這大牢籠都不可能了…”

璦德的觀點正確,三人想要逃脫第二次,常理來說是不可能的。看守的衛兵會增加,三人身上的東西都被沒收,逃出牢籠的機會等於難上加難。但兆豪從衣服的某處拿出了那條孔雀狀的玉佩,茜菲驚訝地道: “兆豪,那條玉佩沒有被大人沒收? 怎麼會?”兆豪帶點自信地回道: “還好這玉佩沒有很大,我都會藏在衣服某個孔裡面,就算被他們強迫全身脫光,這個孔不可能會被發現的,哈哈。”

“原來是這樣。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晴馨公主可知道這件事?”面對茜菲的疑問,兆豪好像是開竅了似,他眼睛眨了一下回道: “對阿! 晴馨若知此事,她一定會幫我們的,她人那麼心地善良,怎麼可能不為我們討公道呢。”茜菲嘟著嘴嘆道: “我也心地善良阿…又不是只有她,哼哼。”兆豪聽不清楚茜菲的話,轉頭一臉疑惑,茜菲趕緊回道: “沒什麼啦,呵呵。”

璦德聽到外面有馬車的聲音,白大人前去向馬車上的人請安,看來馬車上的人一定是葉靜城裡的大官員,璦德很有自信地笑道: “看來你們的清白總算有個交代了。”兆豪不解璦德的話,他問道: “你說這話是?”茜菲開心地接道: “一定是晴馨公主吧! 她來救我們了!”

-----------------------------------------------------------------------------------------------------------------

“白捕頭,我聽說李夫人的陶瓷品被盜竊,你們也抓到犯人了是吧?”晴馨帶點嚴肅的語氣詢問著白捕頭,白捕頭回道: “是,臣前日瞧見到那些被偷竊的陶瓷品在那些人牽著的驢子上,真是老天有眼,讓我能抓到這些罪大惡極的大盜。公主,另外我們查到一位安插在我們刑事部的間諜,想必他一定洩露許多關於我們朝廷的機密,臣不當的管理,還請公主赦罪。”白捕頭說完話,鞠躬表示歉意,晴馨直接繞過他走進牢房裡。

“我喜歡你辦事的效率,城裡百姓的安危全靠你一手的保護,但我今天從一位看起來和善、誠實的百姓那裡聽說,你總是不明事理、只顧著眼見為憑的證據就想抓人是嗎?”晴馨的懷疑,白捕頭馬上跪下解釋: “冤枉阿公主…臣絕對不會做出這大逆不道之事,這些應該都是想要敗壞我名聲的惡劣之徒造得口業,臣絕無有半點私心。”晴馨接著道: “我也沒有說什麼,但我想要先認犯人的面貌,帶我去見。”白大人語氣停滯地回道: “是…是…”

晴馨一人來到了一間大鐵籠,兆豪聽到有人接近的腳步聲,馬上靠在鐵門的縫隙旁,他大喊道: “你這沒種的下三濫! 我從沒見過只看到贓物就下手抓人的捕頭! 你有種就直接把我處死阿! 你敢嗎?!”白大人聽見兆豪在牢籠裡謾罵,生氣地回道: “大膽! 沒看到是公主來了? 還不快下跪請安!”牢籠裡的三人見是晴馨,馬上跪下請安,晴馨開心地道: “果然真的是你們! 還好我早些發現了這誤會,大家放心,我馬上放你們出來。白捕頭,釋放他們出牢。”

但白捕頭不滿晴馨的要求,他反駁道: “公主! 不能放他們出來阿! 臣真瞧見到他們帶著贓物,我可以叫我手下為我證明我是對的,他們真的是該被關的罪犯阿!”晴馨生氣地回道: “大膽卑臣! 你敢否定公主我的決定? 你可知道他們是我的朋友嗎?”兆豪見晴馨如此嚴肅,心裡第一次對晴馨感到如此害怕,這就是公主的威嚴嗎? 白捕頭跪下求降罪: “公主息怒…臣該死…”兆豪小聲嘆道: “女人真是可怕,還是少惹為妙…”茜菲在兆豪身後小聲回道: “你才知道,我們女人可是很強悍的。”

“兆豪,你們都沒事吧? 對不起…委屈你們了…”璦德見晴馨如此說話,馬上跪下說道: “公主…微臣接受不起…”一旁的兆豪卻是起身開心地道: “我還再想說妳什麼時候來救我們耶,還好總算來了,讓我急個半死了,哈哈。”所有人對兆豪的舉動感到吃驚,只有兆豪敢對晴馨這樣說話,但兆豪還是不以為然的笑著看晴馨,晴馨笑著回道: “真是讓你久等了,都我不好,讓你們受這麼多委屈。你們隨我到葉靜城休息吧。”

白大人走去晴馨面前問道: “可是公主,這件事我們還是要有個交代,就算他們真不是小偷,可是為什麼李夫人的陶瓷品會在他們手上呢? 另外璦德這叛徒,我們不能放他走,他違背命令、洩露天機,必須被我們給處置。”晴馨回道: “璦德由我處置。另外偷竊的事件…”雖然晴馨有權放走三人,但事實的確擺在眼前,兆豪他們的確帶著陶瓷品的事實是不變的。

兆豪走到白捕頭面前說道: “現在可以聽我解釋了吧? 我們二人來葉嶺之前,中途在小吃店遇到一位心機重的奸商,他請求我們幫他把陶瓷品交給一位叫李先生的,誰知道原來是他瞎掰的,偷走的陶瓷品全部丟到我們這裡,要我們背黑鍋。我只能說出門在外真是該小心翼翼,免得被人家陷害、心機重重。”

這時候白大人的手下說道: “白大人,劉尚書求見。”白大人趕緊召他進來。劉尚書見晴馨也在裡面,跪下向晴馨請安: “微臣叩見公主。”晴馨馬上扶他起來,她回道: “劉尚書快起來,怎麼會來這裡呢?”劉尚書起身回話: “微臣是來向白捕頭稟報道,李夫人的陶瓷品被盜竊事件已經有了結果,真正的犯人已經被微臣的手下押進刑事部審問,請公主放心。”三人滿心歡喜,果然老天有眼。晴馨放心地道: “太好了,他們總算是還你了一個清白,我們走吧,我姐姐正等著我們呢。”茜菲在一旁嘟嘴抱怨著: “我也是被冤枉的人阿,哼…不把我看在眼裡就對了。”

白捕頭和劉尚書為晴馨送行,兆豪他們三人隨晴馨走到馬車前,姒玟見晴馨走出來,馬上下馬車迎接,她嘆道: “萍茹姐姐說等晴馨姐姐好久,她快餓壞了。阿?! 兆豪公子吉祥。”姒玟見到是兆豪馬上跪下請安,兆豪扶姒玟起來,他回道: “不需要這樣子,這樣我會很為難的,能見到妳們真是開心。”

兆豪想到身後的兩人還未正式見面晴馨過,他有禮貌地介紹給晴馨: “他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是陳茜菲,他是璦德,璦德雖然是刑事部的官,但他其實是跟我們一樣在斐麟村土身土長的。不知道晴馨能不能給他一個機會,他真有心要救我們出去,我不想他被受罰。”

兆豪果真是好兄弟,都這個時候還再為璦德求情,但璦德已經準備好接受審判,也許這就是他在朝廷的最後一日。晴馨面帶笑容地回道: “放心好了,我會向劉尚書求他罰璦德輕一點的。先隨我回宮裡休息吧,姒玟,請徐護衛長另叫馬車載客。”姒玟要回話前,突然有人插話: “我說晴馨阿,另叫馬車還要我們等多久? 我們坐的馬車這麼大,叫他們一起跟我們坐,不是可以省很多時間嗎?”原來是萍茹等得不耐煩了。

“姐姐,讓他們隨我們一起坐,會被母后罵的...再說,如果街上的人見我們馬車上有男人…”晴馨還沒講完,萍茹插話: “這有什麼關係,母后又沒瞧見他們。所有人員聽命! 草民坐上我馬車之事,不許有第三人知道,傳出者,斬!”這時候所有人包括姒玟回萍茹: “是! 公主。”萍茹掀開簾子,探頭向他們三人道: “姑娘茜菲可以隨我們坐在身旁。兩位公子可以坐在我們正對面,這樣不就行了嗎?”兆豪見萍茹比晴馨還要來得爽快,人也長得非常美,他臉上露出快樂。晴馨無奈地接道: “知道了…你們聽見我姐姐的話了,上馬車吧。”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4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25 10:2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三人上了馬車,離開了刑事部。馬車行走的途中,璦德臉不敢直對著公主們,做官的都知道,不管是臣還是奴才,都不能直視公主的。但兆豪卻打破僵局: “在下陳兆豪,向晴馨的姐姐請安了。”璦德轉頭向兆豪嘆道: “你再說什麼阿,她也是葉靜城的公主,不能這樣說話。”萍茹面帶笑容的回道: “叫我萍茹,見你如此豪邁,我欣賞你,嘻嘻。”晴馨這時候接道: “你們這次來葉嶺打算待多久阿? 有要做什麼嗎?”兆豪興奮地回道: “當然是來找妳喝酒阿,嘿嘿。”

璦德不敢相信兆豪會如此說話,馬上向晴馨她們求情: “微臣該死,讓他們講出這些大逆不道的話…”萍茹回道: “沒關係的,這樣反而讓我們覺得更貼近我們。爽快! 晚上我們一起喝酒談天! 姒玟,回去幫我們準備一下。”姒玟開心地回道: “是。”兆豪也開心地道: “太好了! 今夜兆豪不醉不歸,大家要喝得痛快!”

馬車裡的談天之餘,總算到了葉靜城。沒見過葉靜城的兆豪和茜菲,看到城裡都是葉子花,彷彿來到了花的仙境。所有人下了馬車,晴馨見她的專屬奴才顏公公向來迎接,顏公公嘆道: “姐姐,茵葵太后等著妳們回來,等得非常著急,請姐姐速速過去。”萍茹回道: “我去向母后解釋,晴馨就先招待他們吧。”晴馨點點頭,萍茹先行離去。晴馨接著要求道: “弟弟,帶這兩位公子梳洗、更衣,好了再帶到蓮心宮外頭等候。”顏公公回道: “是,奴才遵命。”

兆豪和璦德跟著顏公公至昭葉宮裡梳洗、更衣。璦德不懂萍茹為何不氣,兆豪大膽包天的作為,難道不會覺得自己的身份和平民一樣卑微嗎? 他向兆豪問道: “兆豪,為什麼你這麼對公主講話呢? 難道你不怕人頭落地嗎?”兆豪疑惑地看著璦德,他回道: “我才要問你咧,哈哈,你當上官之後就變得那麼封閉嗎? 她們可是我喜歡的朋友,交朋友就是要跟這種爽快的人,口口聲聲都是請安或該死,這樣交談什麼的都變得多尷尬。你不是也喜歡這樣子的朋友嗎?”

“是阿,說得也是,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茜菲,因為她豪邁的性格,讓我很多事情可以坦白相對。”璦德也喜歡這樣子的公主,這樣會使平民更好親近。兆豪開心地拍了璦德的肩: “那就對了嘛,哈哈,難道你不覺得和公主交朋友是人人夢寐以求的嗎? 哈哈。”璦德笑了幾聲回道: “哈哈,你還是不減愛交朋友的個性。”

-----------------------------------------------------------------------------------------------------------------

蓮心宮裡全是服侍主子的宮女,茜菲第一次感受到公主的生活,她覺得很幸運自己能受這如此待遇,所有姑娘多麼希望自己是生活在富有的宮裡。姒玟拿出晴馨常穿的美麗衣著,為茜菲穿著,茜菲覺得這樣不太好,因為是晴馨的衣服,她嘆道: “可是這樣好嗎? 這不是公主的衣服嗎?”晴馨面帶微笑地回道: “幹麻跟我那麼見外,妳穿起來比我好看許多,不要客氣,嘻嘻。”

這時候茜菲臉上流下眼淚,晴馨瞧茜菲哭泣著,連忙安慰她: “怎麼哭起來了? 這件妳不喜歡嗎? 不然我叫姒玟再去拿另外一件。”茜菲趕緊擦乾眼淚回道: “不是這樣的,衣服真的很美,只是我一直都夢想著能進皇宮、穿上公主的衣服,今天真的實現了,我感到很感動,所以才掉淚…”晴馨鬆了一口氣,放心接道: “原來是這樣。那有什麼問題,好妹妹,想要來葉靜城穿上這些衣服,都可以跟我說,我身子比妹妹高一點,改日我會請紡織官員為妳做一件適妳的衣服。”

茜菲其實感動的不在於夢想能實現,而是晴馨對她的好,才剛認識沒多久,話都還沒說超過兩句,晴馨卻待茜菲有如好姐妹一般。雖然眼前是絆倒茜菲的大情敵,可是茜菲總算了解到兆豪為什麼這麼喜歡晴馨的原因,因為公主在平民的印象應該是很高貴、嚴肅、驕傲,但晴馨給他們的印象卻是朋友一樣。眼裡的淚水也流下出對兆豪的放棄,因為不管是面貌、還是個性、條件都比茜菲好上許多。

“真是美呢,果然城裡只見井底之蛙,我們太少出城,不知道外面還有如此美人兒。”萍茹走進蓮心宮,瞧見茜菲穿上裙袍的模樣,馬上稱讚茜菲的美,茜菲開心地回道: “真的嗎? 謝謝姐姐們的賞識。阿…不對,謝謝公主的賞識。”晴馨走到茜菲面前,握住茜菲的手說道: “沒有關係,從今天起,茜菲也是我們的好姐妹喔! 嘻嘻。”萍茹接話: “好妹妹,以後想要來看我們,直接走進葉靜城,姒玟會來接妳的。”姒玟也接話: “茜菲姐姐,以後就由我來服侍妳,要常來我們這裡喝茶喔。”

茜菲從小因為和兆豪他們一起長大,個性比較像男生,所以女生的朋友非常少。今天能一次交到三位很美又很知心的好姐妹,她心裡非常的快樂。茜菲哽咽道: “嗯嗯,我一定會常來看妳們的…嗚嗚。”茜菲還是忍不住淚水,晴馨抱茜菲到她懷裡,晴馨似呼了解茜菲真正哽咽的原因。

晴馨突然想到一件事,緊張地問道: “姐姐,母后有沒有說什麼?”萍茹面帶微笑的問道: “放心好了,母后沒有生氣,但用晚膳時要親自問妳到底做什麼去了。”晴馨轉向姒玟,她接著說道: “姒玟,傳膳,另請顏公公帶兆豪、璦德趕緊來這。”姒玟回道: “是。”晴馨再次握住茜菲的手: “茜菲,只要母后同意,妳們可以休息幾天都沒問題喔! 嘻嘻。” 茜菲變回原本的語氣回道: “好阿,我肚子快乾扁了,我要吃東西!”

顏公公收到晴馨的傳話,立刻向兆豪、璦德說道: “兩位公子請隨我去蓮心宮等候公主。”這時候顏公公帶著兆豪和璦德來到蓮心宮門前,顏公公向宮裡的人說道: “奴才帶兩位公子過來了。”萍茹回顏公公: “讓他們進來。”顏公公轉向他們說道: “兩位公子請,奴才先行告退。”

再當兆豪和璦德走進宮裡時,兆豪瞧到顏公公卻跪下,兩人轉身看見一位身穿一等公的大人走了過來,璦德也馬上跪下行禮,兆豪不知道怎麼回事,也不知道這位大人是誰,只聽見璦德和顏公公紛紛請安: “奴才叩見少師。”、”微臣叩見少師。”

-----------------------------------------------------------------------------------------------------------------

作者後記: 我承認我有點再拖戲…但下一章一定是讓人心跳加速的劇情。


字詞見解:

尚書: 以現代來說就是部長的意思。

昭葉宮和蓮心宮: 葉靜城早前溓親王招待客人的地方以昭葉宮為主,後來晴馨掌權,打造蓮心宮是為了讓女性有自己的隱私,昭葉宮也隨後變成男士所居住,晴馨和萍茹都在蓮心宮招待客人。

一等公: 古代有分品級階位,一等公就等於一品官,數字越小的官,其階位越高層。

少師: 故事需求,下一章一開始會馬上講解。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4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25 10:2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雙城心計 第九章

兆豪不理解少師是什麼樣的大官,但璦德馬上把他拉下一起跪下請安,少師回道: “免禮。”璦德和顏公公同聲開口: “謝少師。”三人才一同起身。

“顏總管,這兩位公子是誰阿?”顏公公回少師: “稟少師,這兩位是公主帶來的客人。”少師看了兆豪和璦德一眼,他繼續問道: “這樣阿,我怎沒見過這兩位公子,公主是不是又在外面亂交朋友了?”顏公公回道: “奴才也不清楚…”璦德這時候向前介紹自己: “在下璦德,我是刑事部的小官。草民是陳兆豪,是在下的朋友,我們被晴馨公主邀約一同用膳、休息,打擾到少師,微臣求少師降罪。”一連串官腔的回話,讓兆豪聽得很不舒服。這根本就不是璦德平常會說得話。

“免了,那顏總管怎麼還不讓公主接見他們呢? 還不快去。”聽到少師如此嚴厲的要求,顏公公馬上帶兆豪、璦德進去蓮心宮。不過顏公公要求召見時,晴馨先跑了出來,她說道: “你們真的很慢耶,我們都等了快悶死了…”晴馨講完的同時,瞧見到一旁的少師,少師跪下行禮: “臣叩見公主。”

“少師...起來吧…”晴馨的臉色有點不對,少師回道: “臣謝公主。”晴馨疑惑地問少師: “少師來蓮心宮有何事?”晴馨的表情有些害怕,兆豪見晴馨第一次如此害怕,少師面帶歡喜地回道: “稟公主,張將軍在西北探查判軍的消息已收到,我是來向公主稟報的。”晴馨嘆了口氣: “辛苦你了,但我今夜有擺設宴席,不想讓客人覺得掃興,明日的早朝再說吧。”少師回道: “是,臣遵命。”

隨著少師的離去,晴馨帶兆豪、璦德進蓮心宮,兆豪對剛剛晴馨有些在意,他問道: “晴馨,剛剛妳怎麼怪怪的? 臉色不太對,是不是身體有些不舒服?”晴馨連忙搖頭道: “沒有沒有,只是今天發生這麼多事情,我有些累。”

璦德接道: “兆豪不知道岢典少師的名號嗎? 他可是葉弔國的國家大臣,國家的所有事務都由少師管理。簡單來說,少師為的就是輔佐公主,我們斐麟村能存活到現在,就是受少師的恩典。”兆豪現在才知道少師的身份有多大,只要說錯一句話,隨時都有可能人頭落地的,就連公主也得尊敬十分。

“唉呀,不說這個了,不是要好好一起喝酒聊天嗎? 姒玟,幫我們拿酒過來,妳也一起下來喝。”姒玟開心地回道: “好的,姐姐。”隨著大家喝喝笑笑的喝酒談天,兆豪也不再在意著晴馨,只管開開心心地和大家一起喝得痛快。

天色已黑,蓮心宮裡談笑聲正持續著。

“萍茹,真是好酒量! 好! 能交到妳這好酒友,我兆豪真是三生有幸!”萍茹爽快地幫兆豪倒酒,她臉色通紅、面帶笑容地回道: “爽快! 難怪晴馨這麼賞識你…來! 喝!”璦德在一旁看著兩人喝得痛快,見識到原來兩位葉弔國的公主竟是如此豪邁,也了解萍茹說得那話是什麼意思。這時候茜菲坐到璦德的旁邊,她醉醺醺地拉著璦德的肩膀嘆道: “璦德…你看他們兩,喝得跟什麼似的…嗝…”茜菲從口中傳來的酒臭,讓璦德無奈地嘆道: “妳不要再喝了,都快醉得不醒人事了。”

“我沒醉! 我不管…我也要喝得像兆豪一樣…倒酒喝!”晴馨這時候安撫茜菲的情緒: “好妹妹,不要再喝了,姐姐帶妳去我房裡睡好嗎?”茜菲抱著晴馨嘆道: “姐姐,跟我一起喝嘛,我知道姐姐最好了…嘻嘻。”晴馨無奈地回道: “呵呵,妳還真像個男孩呢,這麼愛喝,個性也很開放。”

璦德突然插話: “晴馨公主,我帶她去旁邊的水井喝口水,解酒一下。在斐麟村裡,每次她醉成這樣都是我和兆豪帶她解酒的,不用勞煩公主了。”晴馨回道: “這樣嗎? 那就麻煩你囉,我姐姐醉成那樣,等等一定需要我幫忙,我不方便先離去。解完酒,璦德再叫姒玟扶她到我房裡休息就可以了,謝謝你。”璦德回晴馨的道謝: “不需要道謝,我還得多謝公主的邀請,那在下先告辭了。”

璦德扶著茜菲離去,在一旁的萍茹被兆豪灌得不醒人事,兆豪千杯不醉地酒量,讓晴馨感到非常佩服,晴馨向姒玟說道: “今夜大家玩得真是開心,已經有兩人醉倒了,姒玟帶姐姐回房休息。”姒玟回道: “是。”晴馨另外轉向在一旁的兆豪: “喝得夠嗎? 換我陪你喝?”兆豪看著晴馨漂亮的臉蛋,有點害羞地回道: “阿…不用了,陪我…出去外面走走好嗎?”兆豪帶點醉醺醺瞇眼的眼神問著晴馨,晴馨臉也紅了起來,她輕聲地回道: “好阿…”

兩人來到葉靜城裡的花園走走,兆豪雖然有點醉,但眼神還是清醒著,一旁的晴馨害羞地不說話,直到兆豪打破僵局: “謝謝妳今天解救了我們,也讓我們今夜玩得開心…”兆豪面對眼前的美人,話比平常來要來得少,晴馨面帶微笑地回道: “沒什麼啦,只要你們玩得開心就好,嗯…”晴馨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話,兆豪接著道: “那個…我…阿! 妳看妳看,今夜的月亮真美阿。”

晴馨見到兆豪如此好笑地接話,她笑著回道: “嘻嘻,你真是個開心果,總是都能讓我壞的心情變好許多。傍晚的時候,讓你擔心了,從小雖然是生活在榮華富貴的宮裡,但除了面對宮裡每一位官員,還得面對少師可怕的臉色…”兆豪不解晴馨的意思,晴馨接著道: “我們蓮家本來就不是皇室的成員,二十年前西北蠻族的判亂導致葉靜城許多高官的逝世,甚至溓親王也慘遭暗殺。我的父親就是前葉弔國的少師,他為了要保住我和母后的性命,不惜把我們交給顏公公帶去地下逃脫,蠻族的叛變被皇帝制服後,我們是僅存的國家繼承人,我才被任命為公主。”

晴馨坐到草叢旁的池塘,雙腳伸進池塘的清澈水裡,繼續說道:”岢典少師繼任少師之職以後,每日輔佐我變成今日葉弔國的公主,可是你不知道…我和母后不敢違背他的意願,每天我們都是過著膽顫心驚的生活,因為少師手裡掌握著我們的性命,只要有幾句讓少師不滿的話,我跟母后就…”晴馨說著開始掉下淚來,兆豪趕緊幫晴馨擦淚,他問道: “為什麼他能掌握妳們的性命? 妳不是堂堂的大葉弔國的公主嗎?” 晴馨並沒有回答,只是一直在兆豪懷裡抱著,她哽咽道: “我會這麼喜歡外面的花花草草,是因為我真希望能過著你們百姓無憂無慮的生活,擺脫葉靜城的束縛,跟你一起在斐麟村裡平平安安的過著下輩子…”

兆豪體會到晴馨的苦衷,抱著晴馨安慰道: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晴馨妳放心,我不會讓妳受到半點委屈的。”兆豪眼前的美人越來越像當年的慧敏,但兆豪的心思漸漸轉向晴馨,眼前的明珠已經好好地擺在面前,兆豪當然是要把握住她。兩人相依幸福地抱在一起,彷彿世界的種種憂慮已經消失。兆豪的肩膀總是讓人感到非常可靠。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4 編輯 ]

頂部
ando103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4 - 模范棒棒堂观众
生命值 : 0 / 98
魔力值 : 12 / 1857
经验值 : 94 %

UID: 42573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38
威望: 1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8-8
狀態:
發表於 2014-6-25 10:2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謝謝你,我清醒很多了。”茜菲在水井一旁喝了幾口水,酒醉總算是有點清醒,璦德回道: “那有什麼,不過妳今夜比以往喝得還要多,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璦德其實早就猜出茜菲一定有什麼憂心的事,喝這麼多酒就是要麻醉自己。茜菲走到前方的小拱橋,趴在橋上看著池塘嘆道: “璦德…你說說,現實就是這麼不公平、殘酷,是嗎?”璦德不理解茜菲想要表達什麼,但還是點頭回應: “是阿。”

茜菲嘆了口氣,她接著嘆道: “也許,我和兆豪就是沒有這緣份,只有當朋友的料而已…”璦德心裡不知該笑還是該悲哀,兆豪雖然給了璦德追求茜菲的機會,但茜菲的心裡總是容不下璦德,滿滿都是兆豪的影子。璦德安慰道: “茜菲,妳想太多了,兆豪愛交朋友的個性,妳也不是不知道,他心裡一定住進了妳的全部,茜菲放心好了。”茜菲無奈地回道: “謝謝你,我知道你很想安慰我,但你不在斐麟村的這一個月,兆豪已經拒絕我了,我也坦誠地面對他的決定。”

但在璦德心裡所聽到的卻是兆豪不斷地刺傷茜菲的心,茜菲的心意沒有讓兆豪心動,茜菲只能接受這一切的不公平,這讓璦德心裡有一團滅不掉的火。

“兆…豪?”這時候茜菲見池塘右方有對男女,隨著月亮光照進,眼前的男女是兆豪和晴馨,璦德走到茜菲旁,兩人一起窺看著他們。

“晴馨,好點了嗎? 我扶妳起來。”兆豪扶著晴馨起身,晴馨面帶微笑地回道: “嗯嗯,我好很多了,對不起,剛剛失態的模樣,沒有嚇到你吧?”兆豪笑著道: “怎麼會阿,哈哈,朋友間就是該這樣互相關心、擁抱、訴苦,不然朋友是做什麼的呢?”晴馨也笑著道: “哈哈,有你在,真的讓我心情舒坦許多。你…真的很好…”

“其實…我…”晴馨不知道,兆豪的心意已經改變,晴馨雙眼目視著兆豪,等待著兆豪想說得話,兆豪接著道: “我來葉嶺不只是要來找璦德,也是因為要找一位從小結識的姑娘,但經過這幾天跟妳的相處,我發現,我的心已經對那位姑娘不再有期望,眼前已經有比她更好的姑娘等著我追求,何需等待海底撈月的沉沒金呢?”

兆豪突然抱住晴馨,晴馨驚訝地嘆道: “兆豪…你…”他全豁出去: “晴馨,妳能接受妳眼前正愛著妳的兆豪嗎?”晴馨臉上流下淚,她心裡非常感動,並不是因為兆豪的告白,而是兆豪給的感覺,就像當年歡笑著帶她遊玩的少年。晴馨點頭道: “嗯…我願意。”

甜蜜的情侶不知道後方有人窺看著,茜菲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心上人卻是愛著今天才剛結交的好姐姐,不是自己。茜菲封住自己的哭聲,但檔不住臉頰兩條為兆豪的愛而流下的淚水,最終還是以這殘酷的形式的結尾,只能眼睜睜看著兆豪和晴馨幸福。

“茜菲…妳沒事吧?”璦德能很清楚聽見茜菲的哽咽聲,茜菲沒有回答璦德,反而是轉身往外奔跑,璦德轉身想要抓住茜菲,他喊道: “茜菲!”

茜菲耳中並沒有聽見任何聲音,感覺與世間隔絕了一樣,她只顧著往城外的方向奔跑,她不想要這樣子的結果,她希望兆豪回心轉意,可是兆豪並沒有如此。不管晴馨是不是慧敏,愛人就是如此簡單,心意就是如此殘忍。

也許是葉靜城對茜菲來說太大,她沒找到可以出城的門,只好躲在一間四處無人的小房裡,躲在角落處哭泣著,她哽咽道: “嗚…為什麼你從不看我一眼? 嗚…”茜菲口中告訴兆豪自己已經看開,但其實私底下心裡還是不接受,她真的很愛很愛兆豪,但最後只有這殘酷的收場。

晴馨感覺到後方好像有人,她轉身一看,但沒瞧見任何影子,兆豪疑惑地問道: “晴馨,怎麼了? 後面有人?”晴馨搖頭道: “應該是我想太多了,嘻嘻。”兆豪捏了晴馨的臉一下,他笑著道: “該不會妳也醉了? 這樣也都會神經兮兮的。”晴馨嘟著嘴回道: “哪有,我可不是你這大酒鬼。”

“妳累了嗎? 我陪妳回房裡?”兆豪想要有更多時間陪晴馨,但今夜大家都累了,晴馨明日也有早朝,兆豪為晴馨設想很多。晴馨面帶微笑地回道: “好阿,順便繼續欣賞今夜這美麗的月亮。”兩人散步、欣賞著美麗的月亮,兆豪這時候伸手牽了晴馨,晴馨臉帶紅地回牽著。

兆豪在晴馨的耳邊輕聲細語:“妳知道嗎? 今天是我過得最快樂的日子。”晴馨問道: “為什麼呢?”兆豪笑著道: “因為遇見了月下美人,哈哈。”晴馨捏了兆豪的手臂,她開心地笑道: “好了啦,嘴巴這麼甜,甜死了喔? 嘻嘻。”

在兩人談笑之聲下,突然有一支弓箭射來,兆豪驚覺此箭,隨後接住此箭,晴馨整個人嚇壞,馬上傳衛兵、宮女前來,晴馨驚嚇到: “天阿! 兆豪,你沒事吧? 是誰大膽射箭?”兆豪敏銳的直覺,轉身到射箭出處,但只見到兇手早就逃之夭夭。兆豪不懂得是,這隻箭的目標並非是晴馨,而是自己本身,到底是誰射得箭呢?

-----------------------------------------------------------------------------------------------------------------

字詞見解:

總管: 服侍公主一切宮裡事務的長官。簡單來說就是所有宮女、奴才都得服從他給的命令。

公公: 奴才太監所稱,通常是比其身份低於所稱呼。晴馨、萍茹會如此叫顏公公的原因是因為顏公公以前服侍溓親王到現在,晴馨、萍茹覺得其地位必須受重視,從小她們都是這樣叫顏公公的。

[ 本帖最後由 ando1031 於 2016-1-11 16:15 編輯 ]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18 18:04


Processed in 0.126174 second(s), 6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