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1次PO完】不二娘子(翊洁)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转+1次PO完】不二娘子(翊洁)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6012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19 11:5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翊儿,娘怕不能照顾你了。”母亲温柔哀伤地低喃,纤细的手指无能为力地从他的掌心滑开。

“娘……”被遗弃的恐惧让他哭嚎起来。

“娘不能保护你,是娘不好……”

母亲的声音极轻、极弱,满是泪痕的雪白面容化成了淡淡的薄雾,消失在窗台前……

邱胜翊蓦然睁开眼,剧烈的心跳擂击着胸腔,带来令他窒息的痛楚感。隐约间,他感觉到胸前窝着温软柔绵的身体,暖炉般地煨着她,鼻间缭绕着若有似无的桂花香,让他感到安心,恍惚仍以为自己还是个小男孩。

“你醒了?”甜腻的嗓音轻轻吹在他耳旁。

他微微低眸,看见吴映洁趴在他的胸膛上望着他甜甜微笑,母亲的脸和吴映洁的脸仿佛交迭在一起,他有些怔忡,像是还没有完全醒来。

“你知道吗?这是我们两个头一次一起起床。”吴映洁笑说,脸上有着孩子气的喜悦。

邱胜翊茫然地凝瞅着她,意识还停留在半梦半醒间,直到发现两人都光裸着身子,这才倏然清醒过来,想起昨晚激情的一夜。

“天刚刚亮,还早,你要再睡会儿吗?”她恋眷着他的体温,把脸轻靠在他温暖的胸膛,甚至一条腿还霸道地横在他腿上。

邱胜翊支起上身,眼神复杂地看着吴映洁。

“怎么了?”她柔声低问。

“我并不想……”他低哑地开口,眼光阴郁,隐含着痛苦。

“不想?”她的笑慢慢消失了,看见他的眸心隐隐有黑影在闪烁。

结果还是……做了。邱胜翊眉心深蹙,某个躲在他心灵暗处的魇魔蠢蠢欲动,他猛然合上眼,似在阻止它伺机窜出。

“邱胜翊?”她惶然注视着他。“你不想要我?”

“我要你,但是……”他欲言又止,眉头结得更紧,心里有不安的阴霾笼罩。

怎么回事?吴映洁的心很慌,为什么邱胜翊一脸犯了错的悔恨神情?乌亮的眸子像一潭深幽的漩涡,藏着她不解的谜团。她原以为一夜激情过后,两人会在幸福的晨光中醒来,甜蜜地拥抱彼此,怎么会是这样?

“你不要我成为你的妻子?”她惶惶不安地捧住他的脸,想看清楚他眼中作祟的暗影是什么?

“不是,我是怕伤害你,我怕你会……离开我。”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露出慌乱无措的眼神,吴映洁的心窝泛起一起浓烈的酸楚和不舍。

他在担忧什么?害怕什么?是什么让他不安?又是什么使他万分为难?

“你不会伤害我,我也不会离开你。”她抚摸着他,试着舒展他紧蹙的眉心,眸光痴迷深邃地凝注在他脸上。“我想当你的妻子,我想为你生很多孩子,我想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她主动吻他的脸颊、他的下颚、他的唇,她要抚慰他,她不想在他脸上看见一丝丝脆弱。

邱胜翊在她的拥抱里僵了身子,他缓缓坐起身,离开她柔软温暖的胴体,面容凝重地望着她。

“映洁,我希望你是我的妻子,我也希望你可以永远陪在我身边,但是……可以不要生我的孩子吗?”为了不想伤害她,他的嗓音放得很淡然,语气柔和得像轻风。

但尽管他如此小心翼翼,吴映洁还是受到了很大的震骇,她的心当下整个坠入了谷底。

娶你,是给你一个名分,不过传宗接代这件事用不着你做,自有别人代劳。

我可以娶你为妻,但你不用生孩子,因为生孩子对你的身体是很大的伤害,我要你维持这个模样不要变。

邱胜翊曾对她说的话如附骨之蛆,丑陋地缠绕着她,此时再想起,她只觉得自己被狠狠撕成了碎片,痛不可忍。

她以为,经过了昨夜,一切都会不一样了。昨夜的缠绵厮磨、水乳交融,她已是邱胜翊名副其实的妻子了,这样难道还不算彼此的身心交托?为何她仍没有资格生他的孩子?

“为什么?”她的胸口痛得快要裂开来。“为什么不要我生你的孩子?”她愤然低喊,无法抑制地颤抖。

他伸手抚摸她柔腻的脸庞,指尖怜惜地滑过花瓣般粉嫩的肌肤。

“生孩子……会伤害你的身体。”他低声地说,像劝她别做傻事的语气。

“那有什么关系?我爱你才要为你生孩子啊!”她大声喊出来。

吴映洁迸发的情感慑住了邱胜翊,他用力将她拉进怀里,把脸埋在她细白的颈窝间。

“你就算不生我的孩子,我也一样爱你。”他炽热的唇在她耳畔轻吻低喃。

“也许昨夜我就怀上你的孩子了,如果真有了孩子,你会不开心吗?”她仰望着他,急切地想要弄清楚他真正的心意。

“我……”邱胜翊怔住,思绪飘得很远,母亲那双雪白冰冷的手忽然闪过眼前,他在带着惊惶的神色中回过神来。

吴映洁蓦然推开他,怒视着他的双眼。他真的没有一丝喜悦,只有惊惶!

“说到底,你还是只把我当成你的收藏品,而不是把我当成你的亲人!”她心寒地喊道。真的弄不懂他,都已经是他的人了,为什么她还要翻不过他心中那面冷冷的高墙?

“我要你当我的妻子,就已经认定你是邱家的人了,你是我的妻子,是邱家的少夫人,这还不够吗?”他轻轻握着她的双肩,语气真挚地说。

“不够,我还要当你孩子的母亲!”吴映洁费力压抑焦躁的情绪。“你先前曾经对我说过,什么传宗接代这件事不用我做,会有别人代劳,但我现在告诉你,我不会接受这种事!能为你生孩子的人只有我,除非你不爱我!”

邱胜翊眸光郁郁地凝瞅着她,复杂丰沛的情感全都藏在深幽的眸心里。

吴映洁看不见他的情绪,一颗心被恐慌拖着往下沈。

“如果你对我是那种亲人的爱,那就算我怀了孩子后皮肤变丑了、肚子变大了,或是生了孩子之后身形不再美了,你都一样会爱我,否则,你刚刚说的爱对我都不算爱,你只是用爱库房里那些珍宝的方式在爱我,我不要这种爱!”她的眼泪已经在岌岌可危的溃堤边缘。

邱胜翊怔然不语,长久静默着。

“你说话啊!”她捶打了下他的胸膛,泪珠滚出了眼眶。

“我用这样的方式爱你到底哪里不对?”他如梦呓般低语,望着她的目光像穿透她,落在一个遥远的地方。

吴映洁无法动弹,思绪都被抽空了,心也粉碎了,她木然地走下床。

邱胜翊微愕,轻扯住她的手腕。

“映洁,你去哪里?”

“回我应该回去的地方。”她暗哑着嗓子,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甩开他的手,颓丧地走向库房。

邱胜翊仰首闭眸,脑中一片紊乱。

他爱她,真心地爱她,他只是想要守护她,永远不让她离开自己。

这么做……真的不对了吗?

接下来的几天,吴映洁对邱胜翊的态度俨然像个陌生人,两个人同住在一个院落里却见不到彼此。

邱胜翊知道吴映洁有意躲着他,每天一早,她就跑到南院厨房里疯狂地做菜,邱胜翊每一餐都能吃到她做出来的、满满一桌子的丰盛菜肴。即使她不在厨房里,也会跑到“天然园”去玩花弄草,总要等到天黑以后才回屋,沐浴更衣完就立刻躲进库房里不再出来。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6012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19 11:5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这天早晨光,杜鹃将两套芝麻酱烧饼夹五香牛肉送到他面前,他恍恍然,眨也不眨地凝视着在他回忆中最可口的点心。在他幼年时,大奶奶将他从母亲身边带走,从此以后的每天下午,趁着大奶奶午睡时,母亲就会偷偷溜去看他,还会带着她买的芝麻酱烧饼给他吃,总要看着他吃完以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他拿起酱烧饼,大大咬一口。细细咀嚼着,果然有淡淡的桂花香缠绕在唇齿间。他发现自己再也难以冷静,吴映洁的身影、她的声音早已蛮横地占据他的思绪,这一份对母亲的思念情绪,不知何时已转移到了吴映洁身上。

他从未如此强烈地思念过一个人,那种强烈是理智无法控制的,渴望拥抱她的念头充塞着整个心灵,他急切地站起身,想去寻找吴映洁。

忽然,吴映洁从外头一路飞奔回来,双手捂住嘴,满脸泪水地奔回库房。

她无声的哭泣慑住了他,他怔呆了半晌,犹疑地走到库房前,轻轻敲了敲门。

“映洁,你怎么了吗?”

库房内传出闷闷的、压抑的啜泣声,他不安地推开门走进去,见她蜷缩着身子躺在床上,用绸被蒙住脸痛哭着。

“发生什么事了?”邱胜翊慢慢走到床榻前,手足无措地看着她。

“我要回家!”她激动地哭喊。“你送我回家!”

邱胜翊一僵,上前掀开绸被,捏住她的下巴抬高她的脸。“为什么?”他深深看进她眼底。

“我想回家!我想我爹,我想我大哥,我不想留在这里了!”她激烈地推开他的手,忽然皱起眉头,难受地抱住肚子。

“你不舒服?病了吗?”他担忧地紧盯着她,才发现她的脸色异常苍白。

吴映洁无暇顾及他的反应,当她从南院厨房慢慢往“天然园”走去时,隐约感觉下腹闷闷抽疼,当腿间缓缓流出熟悉的温热湿意时,她醒悟到是癸水来了,而这个醒悟也让她明白她的等待和期盼已然落空,没有怀上孩子的失望让她的情绪骤然溃堤。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走啊!”原本对怀上孩子抱着一丝期盼,期望她真的有了身孕后,邱胜翊会改变对她的态度,但是癸水来了,就表示她没有怀上孩子,一丝希望就此落空,她一时难以承受,情不自禁痛哭起来。

“你哪里不舒服?我找大夫来,好吗?”他满脸忧心地抱住她。

“不用大夫,谁都不要!你走!”吴映洁发了狂地推他、打他、捶他。

邱胜翊从没见她这样失控过,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不经意间,发现她的纱裙是湿濡的,仔细看,才看见她的纱裙竟然被血染浸红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惊骇地变了脸色。

“这是一件令你高兴的事!我的癸水来了,没有怀上你的孩子,你一定开心极了!以后你不用再担心了,我生不了你的孩子了!”积压了好几日的郁怒在此刻爆发出来,她气得对着他大叫哭嚷。

“癸水?”邱胜翊不甚明白,但入眼怵目惊心的暗红吓坏了他。“你别乱动,我去找大夫来!”他心急如焚地冲出去,大喊着杜鹃。

杜鹃正在扫院落,听见邱胜翊的叫唤声,急忙跑进屋。

“少爷,怎么了?”

“快去找大夫来,映洁病了!”他焦急地吩咐。

“病了?姑娘刚刚在南院厨房还好端端的呀,怎么说病就病了?”杜鹃奇怪地说。

“她流了很多血,说什么……癸水来了!”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杜鹃闻言,忍不住笑出声。“少爷,没事的,您别担心,这点小事用不着请大夫,我去帮姑娘处理一下就行了。”

邱胜翊呆呆地看着杜鹃走到内室,取了干净的衣衫后便走进库房。

“姑娘,怎么哭成这样,很疼吗?”

邱胜翊站在库房外,听见杜鹃问道。

“我是心疼……”吴映洁哽咽啜泣。

“怎么心疼了?”

“没有孩子……”她浓浓的鼻音听起来可怜兮兮。

“姑娘还这么年轻,总是有机会怀上的,何必这么伤心?瞧你把少爷都吓坏了呢!”杜鹃轻笑。

“他应该是高兴坏了才对……”她低低抽泣,哭得越发厉害。

“姑娘别胡思乱想呀,光爷不会这样的……”

邱胜翊背靠着墙呆呆伫立,杜鹃的安抚慰声听起来忽远忽近。

他无从体会吴映洁的失落有多深重,只是很震讶没有怀孕这件事对她造成的影响居然会这么大。

他不明白,生他的孩子对她来说真有那么重要吗?

邱胜翊派人到“白帆楼”将吴掌柜和吴濠全接进邱府,想让吴映洁一解思念之情,也希望她郁郁寡欢的心情可以因此好转起来。

岂料,一家人才刚见面未久,吴映洁就带着父兄来到正在看帐的邱胜翊面前。

“我有话想跟你说。”她心平气和地看着他。

邱胜翊抬起头,看见她的双眸中有着异样的平静和疏离。

“我决定了,我要回‘白帆楼’。”她抢在他开口前说道。

邱胜翊心一沈,愕然看一眼吴掌柜和吴濠全。

“你是想回去小住几日吗?”他沈住气问,虽然心里很清楚这也许不是真正的答案。

“不是。”吴映洁缓缓摇头。“我不是回去小住,我是想要回家,回去后……就不会再回来。”

邱胜翊定定地看着她,两人沉默地互相凝视,良久。

“你是我……”他顿住,怕又刺激她,硬是把“买回来”三个字吞回去。

“我知道我是你买回来的,当初谈好的不二价,一万两黄金。”她深深看着他,苦笑道。“不过,买卖也不是没有毁诺的。爹和大哥已经决定把一万两黄金全部都还给你,把我换回家了。”

邱胜翊的心不断地往下沉。他要失去她了?

“没有这回事,我不换。”他眼神灼烈地盯住她。

“邱少爷,映洁在这里并不快乐——”

“她告诉你她不快乐?”邱胜翊疑惑地打断吴濠全的话。

吴映洁低着眸,静默不语。

“我是映洁朝夕相处二十年的大哥,不用她跟我说,我也可以感觉得出来她一点都不快乐。”吴濠全一脸严肃地说道。

邱胜翊震慑地看着吴映洁,她面无表情地别开脸,不看他。

“邱少爷。”吴濠全轻轻说道。“当初,我们就不应该收下您的一万两黄金而让映洁跟你走,这一万两黄金让我们每天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每天就想着映洁过得好不好?那日我们来探望映洁,却饱受难堪地离开,今天见了映洁,虽然她没有多说什么,但我们都感觉得到她心中有满腹委屈。我们无法抱着这一万两黄金而不顾映洁的不快乐,所以,我们决定把一万两黄金还给少爷,只求把映洁换回家。”

“当初谈好的,怎可反悔?”邱胜翊紧抿着唇,压抑着内心的烦躁不安。

“反悔了就反悔了,我们把钱一毛不少地还给你,你并无损失。”吴映洁用一种清冷的语调对他说着。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6012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19 12:1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邱胜翊怔然看着她,心口有股透骨的凉意。

“我父亲就快回来了,我和映洁的婚事已经在筹办之中,所以芙蓉镇的人都知道我要娶吴映洁,反悔之后受伤害最大的人是吴映洁,你们想过吗?”只要能扭转局势,任何威胁利诱他都做。

“邱少爷,你们邱家财大势大,我们吴家只是小户人家,论家世实在是高攀不起。”吴掌柜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跟您说实话,那日来探望映洁不成后,我每天想到映洁在这晨可能受到的白眼对待,心里就万分的难受。既然映洁对我说她想要回家,相信是已经承受不了了才会作出的决定。幸好邱少爷和映洁尚未拜堂成亲,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当邱胜翊听到是映洁自己提出要回家时,心情顿时冰封凝结了。

“但是,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他怔怔地看着她说。

吴映洁迅速抬起头,漠然地说:“我不是。”

邱胜翊错愕加上质问的眼神紧紧扣住吴映洁。两人明明已有肌肤之亲、夫妻之实了,她竟然否认?

吴濠全低声说:“邱少爷,您拿来的那些田产和地契,还有那一箱银子,我们会原封不动地搬回来还给您——”

“这件事我并没有同意!”邱胜翊理智的绳索濒临断裂。

“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离开!”吴映洁忿忿地怒视他。

两人僵硬、紧张地对峙。

“我难道待你不够好?你要什么,我难道没有给你?”他力图平静,但即将失去她的恐慌却又让他难以冷静下来。

吴映洁苦涩地笑了笑。给她一个妻子的空名分又怎样?他可以像他爹那一样,娶一大堆的妾室替他传宗接代。

当初,她还没有爱上他,她可以不在乎他要娶多少妻妾,但现在不同了,因为爱上他,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变得至关重要,她如何能忍受丈夫的爱同时分给很多个女人,而她的丈夫能让其它的女人为他生孩子,却唯独她没有资格?

他对她所说的爱,只让她感到屈辱,根本不叫爱。

“你是给了我很多,但那都不是我要的。”她凄然一笑。“我想要的,你给不起。”

邱胜翊手握成拳,受挫的沮丧感激怒了他的情绪。

“我给不起?一万两黄金还不够?”他已然失去理智,她的话逼得他做困兽之搏。“如果还不够,提亲时,我可以再给一万两黄金的聘礼!如果你觉得还是不够,只管再开条件出来,没有什么是我给不起的!”为了留了她,他已经是用了前所未有的低姿态了。

吴映洁愕然凝视着他,此时的邱胜翊和当初在“白帆楼”悠哉傲慢买下她的邱胜翊全然不同,眼前的他焦躁、慌乱、愤怒、失控,没有了淡定从容,她感觉得出,她完全可以牵动他的心绪。

但是,光能牵动他的心绪仍然不够,她贪心得还想要更多。

“你愿意给我的东西,都只是在羞辱我的人格和尊严,如果我真的屈服在你的财势之下,你会满意这样的我吗?”她冷冷地一笑。“邱少爷,我会忙把钱还给你的。爹、大哥,我们回家吧!”她漠然转身,搀扶着吴濠全的手,和父亲一同缓缓走出去。

“吴映洁,你不准走!”邱胜翊狠厉地大吼。

又“不准”?他还是没有学乖。吴映洁苦笑,泪小几乎要漫出眼眶。

“就算你邱家富可敌国,也留不下我,要我留下来,就拿真心来换吧!”她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邱胜翊愕然怔住。从来,他都觉得没有什么事是他无法掌控的,可是现在,看着吴映洁离去的背影,他第一次有种无人能救的深重无力感。

若要留下她,就拿真心去换。

还能够换回她,是不是他也不算完全失去她?

只不过,用真心去换她回来……

真心?这种看不见、触摸不着的东西,要他如何去做?

正文 尾声

“白帆楼”重新开张了两日。

听说掌厨的人是吴映洁,上门的食客就络绎不绝,整日宾朋满座,没有断过。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上“白帆楼”来的食客大都不是为了吴映洁的好手艺而来,而是好奇拒绝邱家二少爷婚事还有放弃一万两黄金的吴映洁究竟是何等人物?

“我说白掌柜,一万两黄金就这么白白的还回去,您心都不疼的呀!”对街卖五金的赵四爷一早就来喝茶闲嗑牙。

“说不心疼是假的,不过家有千金,可抵万金。”吴掌柜摇着蒲扇笑道。

“要我说,你们的脑袋大概是面糊做的!把到手的一万两黄金吐回去,正常人哪里会做这种事?”街坊刘三爷插口说道。

“就是啊,对方是江南第一大富商邱家的二少爷呀!哪一家的姑娘不想嫁进邱府当少夫人的?我说就你家姑娘傻,到口的天鹅肉还让他给飞了!”赵四爷张开手臂挥舞嘲笑。

“话也不能这么说。”吴掌柜尴尬地苦笑。“天鹅肉是到口了没错,但咽不咽得下去也很难说,万一不小心噎死了,不是更得不偿失吗?”

“天鹅肉嫩着呢,噎不死人的!”赵四爷哈哈大笑。

“呦,敢情赵四爷吃过天鹅肉呐?”刘三爷取笑道。

众食客一阵哄党大笑。

大厅里那些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或多或少传进了在大厨房里掌厨的吴映洁耳里,她不理会那些讪笑谈论,一双手痛痛快快地抓着锅铲大烧特烧。

二厨联进和小徒弟们全都安安静静地埋着头做事,无人敢吭气。

忽然,跑堂伙计掀开布幔跑进来,神秘兮兮地对吴映洁说:“二姑娘,有人要见你。”

“谁要见我?”吴映洁怔了怔,看见伙计身后走进了一个弓着身子的老人家,不禁吃了一惊。“通伯?你怎么来了?”

“姑娘。”通伯恭敬谦和地笑看着她。

吴映洁感觉到周遭好奇的注视,随即把通伯请到后院去。

后院有一张石桌和一长条石椅,她把通伯领过去,客气地请他坐。

“通伯,你坐一下,我给你倒杯热茶。”

“不,万万不可,怎么能让姑娘替我倒茶呢!”通伯大半辈子都待在邱府当仆役,习惯谨守主从之间的分寸。

“通伯,这里不是邱府,不用如此拘礼。”她还是给他倒了杯热茶来,然后陪着他坐下。

“这儿也有桂花树呀?”通伯讶异地看着后院的桂花树。

“很小的时候就有这棵桂花树了,不知道是谁种的,不过这棵桂花树一直都是我在照顾。”她笑答。

“姑娘把这棵桂花树照顾得真好,花开得真漂亮。”通伯仰头看着开满枝头的桂花,悠然叹息。

吴映洁看着通伯苍老的脸,神情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心中暗忖着,通伯特地到“白帆楼”来找她,一定是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吧?和邱胜翊有关吗?

“姑娘,你离开了以后,这两天少爷他……很不好。”半晌,通伯叹气似地说道。

果然是邱胜翊的事。吴映洁低下头,怔忡不语。他不好,她难道就很好吗?才离开他两天,她就开始有度日如年的痛苦感了。

“姑娘,少爷他对你是真心的,他真的非常爱惜你。”通伯低声说道。“这两天少爷都把自己关在库房里不出来,他从小就是这样,遇到什么伤心的事,就跑进库房里躲着,谁都不肯见。”

吴映洁轻咬下唇,心口微微地抽痛着。

“少爷是老爷唯一的独子,可惜不是正室大奶奶所生,所以他从小就受到很多压力,也受到姨奶奶和姐姐们的排斥。他自小没有玩伴,所以性情会古怪些,姑娘能不能就多顺着少爷一点,不要与他计较?少爷他,其实心里很在意姑娘,只是不懂得怎么让姑娘知道。”

“少爷不是大奶奶生的?”吴映洁微讶地看着通伯。和邱胜翊相处的这阵子以来,她也知道他个性古怪,但邱胜翊对于自己的事情几乎绝口不提,所以她对他可以说一无所知。她想了解他,却始终摸索不到他的内心,但是现在从这个老仆的口里,她隐约看到了邱胜翊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少爷的亲娘是三奶奶。”通伯解开她的疑惑。

吴映洁听了震讶不已。

通伯接着说:“姑娘常去的‘天然园’,就是少爷出生的地方,他和三奶奶在那里住了几年,后来,大奶奶所生的大少爷病死了,大奶奶发疯了似的,就把二少爷从三奶奶身边抢走,从那时候起,二少爷就成了大奶奶的儿子。”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6012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19 12:1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吴映洁睁大了眼。“那三奶奶岂不是太可怜了?”

“是,三奶奶很伤心,也很可怜,每天都只能想办法偷偷去看二少爷。”

“那老爷都不说话的吗?”她不敢相信有这种抢别人儿子的事。

“姑娘有所不知,大奶奶是吴府千金,当初老爷娶大奶奶,得到大奶奶娘家不少帮助,所以老爷对大奶奶是极敬重的,而且大奶奶是正室,要收养庶子,老爷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管在哪一房,对老爷来主都没有差别,一样都是儿子。”

“这怎么会一样?对三奶奶太不公平了!”她气愤地握拳。

“是不公平,但三奶奶只是妾室,而且是老爷带回来的农家女,没有身分地位,娘家也没有财势,所以她根本没有资格说话。”通伯无奈地说。

“农家女?”吴映洁捂住口,恍然大悟。“难怪‘天然园’会弄得这么像乡间农舍。”

“那是老爷为三奶奶打造的,怕她太想家,就给她弄了个‘天然园’。”

“我想,三奶奶更想要的是儿子的陪伴吧?”她轻轻叹息。

“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三奶奶以前几乎每天到‘白帆楼’买酱烧饼给二少爷送过去,因为二少爷非常喜欢吃‘白帆楼’的酱烧饼,她总要借着这个机会,才能看少爷一眼。”通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106012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2-19 12:1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吴映洁惊讶地抽口气,她家的芝麻酱烧饼、“天然园”里满院的桂花香,蓦然间,她跌进深深的迷惘中……

“后来三奶有又有了身孕,好不容易到了临盆之时,却不幸胎死腹中,三奶奶生不下孩子,熬了两昼夜,就这样死了。”

通伯老迈的低嗓仿佛五雷轰顶般地响在她耳边,她惊骇地站起身,心忽然紧紧揪在一起,像溺在水里无法呼吸。

她骤然明白了藏在邱胜翊眸心里的阴影究竟是什么了,而她竟如此残忍地把它从他的身体里挖出来,鲜血淋漓,全然不顾他的痛!

“三奶奶死的时候,少爷才六岁,他一滴泪也没有掉,就只是一直跪着,紧紧抓着三奶奶的手不放,谁劝他松手都没用,后来还是老爷硬掰开了他的手。”通伯站起身,忧伤地瞅着她。“姑娘,事隔二十年,知道这些往事的人也不多了。这件事我本不该说给你听的,可是我实在不忍心再看到少爷痛苦的模样。姑娘,你若对少爷有情意,能不能回到少爷身边去?他的心,需要你慢慢打开。”

吴映洁捂住嘴低声啜泣,泪水不断滚落。

从一开始,邱胜翊就真的视她为珍宝,而她却没有慢慢去打开他的心,却是选择迫切地、伤害他的方式。

他不要她生孩子,原来并非她心中所想的那样,那是源自于害怕失去她的恐惧啊!

邱胜翊的童年让他受到太多失去和打击,他才会把自己保护得如此周密,让旁人难以触摸他的心,以至于当他想付出他的情感时,竟不知道该如何伸出手去给与,当他摸索着该如何爱她时,她居然已经不给他机会了。

她怎能用这种方式离开他?怎么能?

吴映洁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

“你要回邱家?”

一听见吴映洁的决定,吴濠全惊讶地低喊出声。

“是,我要回去。”在通伯走了之后,吴映洁没有思虑太久,立刻决定回邱府。

吴濠全摸索着她的手臂,轻轻扯住。“映洁,为什么忽然又要回邱家了?”

“哥,我爱他。”吴映洁轻叹,双眸微微湿了。

吴濠全听出了她语音中的哽咽,想到她回家后的这两日异常沉默,隐约明白了什么。

“但是……那天我们走得那么决绝,而且也都把田产、地契全都还回去了,邱少爷他……能再接受你吗?”他担心自己的妹妹单方面为情所苦。

吴映洁也不知道那日那样伤害过邱胜翊之后,他是不是能再敞开双臂接受她?但是只要一想起通伯对她说的话,她心中就充满了对他的不舍,还有对自己深深的自责。

“我也不知道。”她心不在焉地洗净了手脸,慢慢换妥衣裳,然后坐在椅凳上准备换绣鞋。“我当然希望……邱胜翊还会想要我……”

蓦地,一阵零乱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兄妹俩的谈话。

“二姑娘,原来你在这儿啊,我找了你好半天了!”伙计一脸紧张慌乱地直嚷嚷。

吴映洁轻叹口气。“大厨房的事我都已经交代给耿进了——”

“不是啊!快,你快到前厅去,是邱少爷来了!”

吴映洁蓦然弹起身子,绣鞋也没套上就赤着脚往前厅飞奔。

邱胜翊来了!他真的来了!

冲到了前厅,她按住急躁狂跳的心口,果然看见邱胜翊鹤立鸡群般地立在大厅晨,因为他的出现,看热闹的人群立刻潮水般涌进“白帆楼”,很快就把“白帆楼”里里外外都挤满了。

吴映洁没想到,才两天的时间,邱胜翊的眼神会改变得这么大,他双眼迷乱、焦灼、惶然不安,充满了受创后的痛苦,那双雄鹰般锐利的眼睛不见了,傲然飞扬的神采也看不到了,而使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是她!

她心痛地奔到他面前,眼泪涌进了眼眶。

“我想了很久,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他握住她的肩膀,迷茫地凝视着她的眼。“映洁,你直接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好吗?”

吴映洁拼命摇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都不用做了,我全都明白!”她想跟他道歉,她不该这样折磨他。

“你明白?”邱胜翊困惑地低语,神情不解。

吴映洁意识到他们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话,她受不了那些咄咄逼人的好奇目光,便牵起邱胜翊的手,柔声对他说:“这里人太多了,有话我们进去再说。”

邱胜翊动也没动,视线朝大厅缓缓扫过一圈。周遭众人的存在,对他来说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没有在乎的意义。倒是他一低眸,看见吴映洁裸着足,立即一把将她抱起来,轻轻放在一旁的桌上。

“为什么没有穿鞋?不怕脚受伤吗?”他细心地拍掉她脚心的灰。

“我听见你来了,一时心急,忘了穿鞋。”她轻声呢喃。邱胜翊的举动,还有众人惊诧的目光,都让她羞得快要着火了。

“你说要用我的真心才能换回你,我要如何让你知道我的真心?”邱胜翊一径凝瞅着她。“映洁,我无法把心掏出来给你看,我要如何才能让你明白我真的很爱你?”

他说得那样认真,神情那样严肃,听得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吴掌柜和吴濠全更是昏眩得快要站不住。

“心掏出来你还能活吗?”吴映洁眼中含泪,嘴角噙着笑。“你人来了,我能感觉到你的真心,这就够了。”她释放他,不愿再看见他如此迷惘不安。

邱胜翊怔忡地看着她,像要看清楚什么。突然,他倾身抱着她,力道大得几乎要截断她的气息。

大厅内立刻响起此起彼落的惊呼声,谁都想不到可以亲眼目睹邱胜翊和吴映洁谈情说爱,围观的人群愈来愈多,连外头的去霓大街都被挤得水泄不通了。

吴映洁的思绪一片恍惚混沌,邱胜翊炽热的胸膛、暖暖的呼息、环抱她的有力臂膀,充满着浓浓的占有欲。

这样全心全意的拥抱她等了好久,却没想到会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演出,更想不到性情向来冰冷淡漠的邱胜翊竟会做出如此热情的举止来。

“好多人……在看……”她红着脸,不舍地将他推离自己。

邱胜翊恍若未闻,对周遭的一切地视若无睹。

“映洁,你肯回到我身边了?肯答应嫁给我了,是吗?”他径自捧高她嫣红的脸蛋,微笑着问。

被这样当众求亲,吴映洁知道邱胜翊跟她将会成为芙蓉镇最脍炙人口的笑谈,但此时的她已经感动得心荡神驰,一时忘了置身何处,无法在乎那么多了。

她用力颔首,害羞得把脸埋进他怀里。

邱胜翊没等她害羞完,就抬高她的脸,用力吻住她嫣红的唇瓣。

霎时,大厅一片鸦雀无声,人人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

热闹的唢呐声吹开了婚礼的喜庆。

吴映洁乘着大红花轿嫁进了邱府。

邱胜翊还没揭开她头上的红盖头,就听见她难以忍耐地嚷道:“快点啊,我的脖子快断了,这顶凤冠实在太重了!”

邱胜翊笑着把她的红盖头掀开,替她捧下缀满了珠翠的凤冠。

“这顶凤冠是我特地为你订做的,这些珠花、宝石、翠玉已是极品,再请技艺精湛的工匠制作这顶凤冠,你的凤冠世上绝对找不到第二顶——”

吴映洁噘着嘴,伸手将他拉倒在床,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

“你现在不、准、说、话!”

邱胜翊低笑着,压下她的头深深吻她,然后再翻过身把她压在身下,边吻边脱掉她身上鲜艳火红的嫁衣。

“我想到了三个名字。一个是邱唯侬,一个是邱思晨,一个是邱乐言,以后我们的孩子可以用这三个名字,你觉得如何?”他的大掌宠溺地爱抚她的肌肤。

吴映洁轻笑着解开他的腰带。“我只能生三个吗?”

“一个已经够多了。”邱胜翊眼神微黯,额头轻轻抵住她的。

“为了不让别的女人有可乘之机,我一定要努力生你的孩子,至少也要生六个才行!”她的指尖在他光滑的胸膛上若有似无地画圈。

“你真贪心。”他目光深浓地瞅着她,欲望彻底被她勾起。

“因为贪心,所以不会餍足。”她温柔地吻着他。“你的孩子只能有一个母亲,那就是我。”她轻轻啃吻他的耳垂,舌尖缓缓滑下他的锁骨。

邱胜翊低吟出声,猛然侵入她。

“映洁,你是我的珍宝,我一定会用我的一生来守护你……”

她环抱住他,伸手与他十指紧紧交扣。

有邱胜翊的一生守护,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很幸福……

【全书完】

頂部
dancer




乞丐
等级: 35 - 我愛黑澀會老大
生命值 : 39 / 864
魔力值 : 604 / 27576
经验值 : 59 %

UID: 29204
精華: 0
積分: -11
帖子: 1813
威望: -11
金錢: -1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3-21
狀態:
發表於 2020-1-13 12:3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回復 #1 fengwanting1989 的帖子

thanks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2-18 11:13


Processed in 0.174495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