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改+1次PO完]愛情在身邊 4-愛情,不要抱歉(mei煜)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自改+1次PO完]愛情在身邊 4-愛情,不要抱歉(mei煜)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86567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0-2 11:2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揽住她,失而复得的喜悦回房,拥住她,笑容挂上嘴角。他总在看见她时,胸怀畅快,总在听见她时,遗忧忘烦,他喜欢她,真的很喜欢,喜欢到寻不出形容词形容他飞腾的感情。

从小到大,他有同学却没知己,他只有崇拜者,没有死党,映洁出现,弥补了他的遗憾,他不想和她分开,他想和她天长地久,从年轻走到老年,从黑发到白眉,他们要共同创造无数可聊话题。

「还是朋友?」他问。

他又说朋友?她恨死了朋友两个字,却不能不听从他的认定,她是白痴,绝对是。

不点头、不摇头,映洁拒绝说谎,拒绝自我欺骗。

「不闹脾气了?」他又问,问得她满肚火。

天吶,她「只是」在闹脾气?原来她「只是」生理期不顺利?该死的大姨妈,给了男人原谅女人的最佳借口。

「我保证不让妳脊椎侧弯,保证小燕不对妳心存意见,我保证将来妳有男朋友之后,和他好好相处,不让他有小气机会。

「至于盖棉被纯聊天,这是我们的交情,不需要和任何人解释,如果妳不喜欢了,告诉我一声,我们可以转移阵地,盖棉被看星星、盖外套喝咖啡都行,任何形式我都不介意,只要妳留在我身边。」

下巴靠在她头顶,他一句句诉说,说他的为难担心,说他愿意妥协,只要别谈到分离。

她的头发香香的、她的身体软软的,他爱拥她抱她,就像……她是他的一部分,他们合该在一起。

她对他有一千一万个不满,偏偏走不开去,她是疯子、她是蠢蛋,她是无可救药的笨女人。

「还是盖棉被聊天吧,哪天你把持不住,玩了禁忌游戏,我就可以正大光明,逼迫你给我爱情,逼迫你娶我回去。」她恨恨说。

「妳不会。」他吻吻她的额头,吻去她的坏心眼。

「你那么有把握?」

「对,我知道妳不会为难我。」他好笃定,笃定她会为自己妥协将就。

飞箭插心,他无误地估出她的心意。映洁叹出大量二氧化碳,气闷说:「谁爱上你谁倒楣。」

「放心,倒楣的人不会是妳,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和爱情没有关系。」

她无奈。「朋友来来去去,只能陪伴你生命中的一段过渡期。」

「我们不一样,我们会天长地久。」他有把握。

「我看不出哪里不同。」

「我们感情深厚。」

是深厚,没有任何朋友能爬上自己床边,她不但登陆成功,还和他水乳交融……不,这个比喻太暧昧,他们之间早已超越那些。

「终有一日,我身边出现比你更合适的朋友,我们会无话不谈,然后比照你的模式,他希望我留在他身边,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半赌气地,映洁气他的怪异归类法。

「我会用最大的诚意留下妳。」

「什么诚意?」

「比别人高十倍二十倍的薪水。」他明白,天地间她最爱、最无法拒绝的是金钱。

果然一针刺到她的痛穴,瘪嘴,她说:「以后我会找到比你有钱的男性友人。」

「找不到了。」邱胜翊松开心情微笑,对于自己的雄厚财力,他有信心。

碰到解决不了的事,除开晾在那里,你还有更好建议?

不想了,在他怀里太舒服,她爱在他的心跳声中倘徉,当一回乌龟吧,躲进他圈起的天地,假装天下太平。

用力吸一口他的味道,这是爱……她确定且明了。

用力环住他的腰,这是爱……她笃定知道。

用力把自己的身体揉进他的生命中心,这是爱……别想用友谊欺骗她的心。

就混到夏季吧,混过那个小燕的挑衅,说不定事过境迁,事情出现转机。她企图用乐观转变心情。

他们果然被抓奸在床。

原因是,他们还没准备好转移阵地,他们继续棉被下的温情,也许是聊得太晚,导致双双迟到。

不是他们的错,都怪那部好看到让人一再讨论的电影。不是他们的错,都怪霍叔不经同意,把小燕领进大楼顶层。

然后,又是没创意的老旧戏码,一哭二闹三上吊,她用眼泪向邱胜翊索讨爱情,映洁不想理,直接走进浴室盥洗。

是他说他们之间纯粹友谊,那么就由他去说服未婚妻,他心中的友谊都是用这种方式进行。

映洁走出客厅时,很显然地,戏未下档,而她的出现刚好增添高潮。

「艾姊姊,我好爱阿翊哥,真的,我们会结婚,不骗妳。」

点头,了解,他的计画中的确是这样安排两人,小燕当个守家娇妻,照顾父母孩子;她当知己朋友,心灵沟通。

很惨是不?她喜欢的男人爱她的心灵却不爱她的人。

「请妳成全我们,不要再介入好不?」她拉起映洁的手恳求。

映洁完全同意,再坚贞的爱情婚姻,都禁不起外遇问题。

「阿翊哥,我好伤心。」小燕投入他的怀抱,哭得梨花带雨。

映洁心情复杂,她理解小燕的嫉妒,因她也有着同样的嫉妒,差别是,她没有立场投入他怀中大哭。

邱胜翊沉默,想起映洁对他说过的话,她说没有一个妻子能容许丈夫身边的亲密挚友。

「阿翊哥,你叫她出去,别破坏我们的感情,告诉她,你是一时迷惑,才忘记我是你的未婚妻。」小燕嚷嚷。

错!他从未忘记谁是未婚妻,也没计画放弃,只是他似乎错估小燕……对于他和映洁的感情,他们谈过了不是……

见邱胜翊没反应,小燕慌了,阿翊哥果真变心?

害怕的事情成真,她吓坏,直觉冲到映洁面前,扬手,便往她肩背拍击,映洁抓住她落下的手腕,不让小燕伤害自己。

瞬地,邱胜翊奔到映洁身边,把她护在身后。

小燕再度冲到映洁身边,指着她大骂:「妳这个坏女人,我要怎么说,妳才肯放过我们?我们是青梅竹马十几年建立起来的感情,妳怎么能从中掠夺破坏?我知道妳擅长和男人上床,擅长用肉体吸引男人的注意力,但阿翊哥不是那种男人,他早晚看破妳的伎俩,把妳抛弃,妳这种下贱女人,不得好死!」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86567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0-2 11:2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小燕不坏,她只是气急败坏,单纯的她凭冲动行事,把所有用得上的恶毒字眼全体用出,顾不得邱胜翊正盯住自己的一举一动,她只想捍卫自己的权利。

邱胜翊看住小燕,无法理解她的话语。那是小燕吗?是他熟知的温柔小燕?

轻扯嘴角,映洁是理智的,尤其面对爱情。

她给过无数人无数建议,有时候赤裸裸、血淋淋,因她认为,当爱情走不下去,勉强只会造就彼此的难堪,不会有意外奇迹。

聪明人懂得在最佳时机放手,而她,当过一次笨蛋,这回总该聪明一回合。

深吸气,走到邱胜翊面前。映洁轻语:「看见了吧,你的保证无法成立。」

「我会说服小燕。」他尚未自小燕的疯狂中恢复。

「没有女人能忍受丈夫和异性友人感情深厚。」

「妳想怎样?」

「你该在友谊和婚姻之间做出选择。」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可以继续认定我们之间只是纯友谊,但我必须清楚告诉你,我爱上你了,不是你自以为是的友情,我想和你发展进一步关系,不再是盖棉被纯聊天,如果情况允许,我希望能嫁给你。」连底线都不留,她把最后自尊送到他手中。

她爱上他了?是惊讶还是惊吓?那些情情爱爱……不都只是玩笑话?几时夹杂了真心、夹杂爱情?邱胜翊来不及解析自己,先忙着否认:「映洁,别再把事情搅得更乱,我以为我们谈得够清楚了。」

「那是你认为的『清楚』,我和小燕都心知肚明,关系绝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所以她会紧张焦虑,会忧心忡忡,口不择言。

「再留我下来,你将发现我要的爱情,你给不起,发现我的爱情将影响你的婚姻,在这种情况之下,你还希望同时保有两个女人的心?」

「为什么非要把情况弄复杂?」

「男女之间从来没有简单过,是你把它条理规格化。」映洁答。

「简单不好?难道妳希望离开我,希望我们从朋友变陌生?」他不信,她不想留下。

「不,我希望和你一起,比聊天见面更多,而我也相信,小燕绝对不会像你所言,只要求形式婚姻,除了孩子公婆,她也希望日夜和你在一起。」

「不会,这点我和小燕讨论过。」他说得斩钉截铁。

「不是讨论吧,我想,应该是你对她的要求,你的态度是——如果妳可以接受这种安排,那么我们就结婚吧,如果不行,我们就别再往下发展。对不?」

映洁看看小燕再看看邱胜翊。

他无语,没错,他们的确是这样「沟通」。

「也许小燕想,先结婚再说吧,等婚后,请公婆支持自己,把自己送到丈夫身边,因夫妻同居是天经地义,或者等生下小孩再说吧,所有孩子都希望和父母亲同住。」

「小燕,妳真是这样想?」邱胜翊转身问。

「我、我……我没有。」不能承认,一承认他们就没了下文。摇头,她反对映洁说法。

「真的没有?妳不担心他在台北结识其他的红颜知己,不担心其他女人比映洁更难缠对付,不害怕在高离婚率的今日社会,妳的婚姻走入悲情?

「别欺骗自己,爱男人,想占有他全部注意力理所当然,妳有权利对他要求,不需要躲在角落担惊害怕,更不需要张着刺棘,把所有女性当作假想敌。」

她的话在邱胜翊和小燕心底酦酵,他们相对无言。

「我要走了,你好好分析,找出什么是真心想要,如果你要小燕,请别再企图用友谊勾引我,别用虚幻的一生一世敷衍我;如果你想要我,就把话对小燕明白说,我们不希望身处模糊地带,不喜欢战战兢兢经营你的感情。」

映洁对邱胜翊说完,转头面对小燕。「小燕,别和我对峙,妳从来不是我的问题,在我和妳的阿翊哥建立『友谊』同时,我并不晓得妳存在,如果我造就妳的痛苦,我深感抱歉。」

点头,映洁走出大门。

这回,也许心难受,也许割舍的爱情鲜血淋漓,但,不回头了,她无权任暧味模糊继续发展。

门关上,心撞击,邱胜翊怔怔望住映洁离去处,似乎多望几次,她将和上次一般折返,她会哽着泪说——我忘记和你说再见,然后投入他的怀抱。

然一分钟、两分钟……无数分钟过去,静悄悄的客厅里,只有他越加沉重的混浊呼吸声。

不回来了,这次她下定决心,走出他的生命?

不回来了?他彻底失去她了?他的友谊论调再也说服不了她?这想法激荡起他的强烈恐慌,失去……多么沉重又忧伤的字眼,失去她、失去他专心的友谊,更失去他口口声声的一生一世。

陡然间……重心离去,空荡荡的心寻不出归依。

「阿翊哥,你不是想选择艾姊姊吧?」小燕走近他,忧虑在眉眼间。

她问倒他了,他无法思考,映洁的话严重冲击他。

「阿翊哥,你不行这样对我,我从小就想着要嫁给你啊。」他是她想了一辈子的梦啊。

他不言,对眼前的小燕,存在着陌生而遥远的感觉。

「妳先回南投,等我想清楚后,再去找妳。」

没等小燕回答,邱胜翊径自走回卧房,脑间一片混乱,他需要时间想清楚。

正文 第九章

邱胜翊没进公司,没照管小燕是否回到南投,他不断回想这段日子里,他和映洁、小茄i之间。

他心浮气躁,理不出脉理,他没办法定心,他失去平日的自己。

从清晨到中午,从中午到黄昏,他来回踱步,在百多坪的房子里,一个人孤独冷清。

平日这时候,他下班,搭电梯同时,想象映洁要在餐桌上给他的惊喜。

然后开门,阵阵扑鼻菜香暖心,他会走近她养在水里的黄金葛,数数新长的根叶,会拿起她切好的水果,走到阳台边,欣赏她种下的太阳花。

今天,空荡荡的厨房里,没有一个艺术家尽情挥洒作品,没有锅铲和蒸气的热闹声音,合着协奏曲。

用力起身、用力开门关门,他把自己关进书房,打开电脑,企图转移心境,却在打开的萤幕前,看见无数个映洁……

所有人都夸说他思路通畅,说他逻辑清晰,怎么这么简单的感情到他手中,居然是满场乱,乱情、乱心,乱乱的头脑里,出现的全是映洁的话语。

什么叫作在爱情和友谊当中择其一,这二者有任何的对立性关系?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86567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0-2 11:2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谁说有婚姻就不能和异性保有友谊,这不是两性平权的二十一世纪?

什么叫作她爱上他了,不是他自以为是的友谊,他们谈得来,他们通心,他们口中的世界有一致性,这种关系哪里是风花雪月的爱情可比拟?

爱情只是短暂情绪,有或无都没关系啊!你看多少夫妻从不谈心,他们同床异梦,只为「持续下去」而努力,爱情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她为什么非要把永恒珍贵的友情说成无义爱情?

生气,他从未碰过解决不来的事情,但复杂爱情复杂了他的思绪。

走到窗前,推开窗,入夜了,晚风徐徐。

上次,他们在这里并肩,他告诉她,自己无趣的童年,她说当时,她正在西门叮的放肆青春。

他说,不晓得学生时代可以多采多姿,以为学生唯一的工作是把书念齐全,书呆子则是一种敬称。

她笑说,若是让她生活在南投乡下,她一定会把每棵高高矮矮的树全爬过,她要学会采茶叶、晒茶子、卖蔬菜,每种能赚钱的工作都要玩上几玩,他笑着回答,那么她将成为埔东村最有钱的女人。

旧记忆开启邱胜翊的笑容,他转头,蓦地发觉,她不在身边。

笑垮下,他绷出一张严肃面容。

喝口茶水,是她准备的冷泡茶,这次回南投,她和爸爸研究如何种植有机茶叶,如何开辟行销网路,把台湾茶卖到全世界,妈妈在旁边听见,拍拍胸口说:「幸好,妳不嫁阿翊,否则全世界的钱都要落到你们夫妻口袋里。」

一句无心话,让小燕噘了嘴,饱饱的眼泪含在眼眶内,她勉强张扬笑意,说自己了解,那纯粹是笑话。

映洁则是无谓的耸耸肩,说:「所以啰,我不嫁他,他娶别人,创造均富社会是我们共同目标。」

当时……她在想些什么?她是不是和小燕一样受伤?

转头,邱胜翊想寻她来问问,猛地记起,她已离开自己,已和他说过再见。

放下茶杯,坐到沙发里面,屁股坐下,压到映洁的「作战计画」。

那是她为一个叫作瀞怡的女孩做的计画表,里面每个字句都在向瀞怡强调,郭立青是个多么难得的男性,若轻易放过,至少要悔恨三十年,就算尸骨埋进地底里,也不得安宁。

多么激烈的字句,那个郭立青有多好,值得她这样赞扬?若他真的那么棒,会不会……瀞怡放弃郭立青后,她立刻接手?

这种莫名念头让他心烦躁,把「作战计画」搁到桌上,把瀞怡郭立青抛出想象外头。

映洁从几时开始进书房,和他一起工作?

在她受伤后,为监控她打电话接案子,他要求她做完家事后,直接进书房。

他以为她会很无聊,买来一大堆杂志和女性书报,谁晓得,不到三天,东西全数失踪,映洁说她转手卖掉。

他猜她对女性时尚不感兴趣,问她要不要电脑和游戏软体?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她手支下巴、睁着漂亮的大眼睛,问:「可不可以……折成现金?」

他被她打败了,映洁只对金钱感兴趣,他考虑过,让会计室送来几千万钞票,让她尽情数个痛快。

后来,他给她几本旧帐本,她研究着,居然研究出兴趣,还放下大话:「哪天,你的会计部经理不干了,记得把他的位置留给我。」

扯唇,他笑开,转头又想寻找映洁身影。

第三次,他找不到她,恼怒涌上,沉稳的他失去沉稳。

倏地起身,他走出书房,在厨房门边靠了靠,在卧室床前站立半晌,又绕回客一听。

耳边,没有映洁穿着拖鞋走来走去的声音,没有她对着电话吼人,整个房子静得……让人坐立不安。

窒息感沉重,几要喘不过气,这是他从未碰过的情形,皱眉,他必须找点事情来做,一定要找事情来做。

起身,再绕房子一圈,五分钟后,邱胜翊颓然坐下,她不在,做什么都失去动力。

为什么会这样?他和映洁不过是朋友,了不起是聊得来的朋友,怎么会……她离开,不过短短几个钟头,他失去平静。

电话响,是映洁?她回心转意?她想和自己谈开?

迅速冲到电话旁,兴奋接起,勾起的笑纹在下一秒钟转为平淡——电话那头是母亲。

「阿翊?我是妈妈。」她口气犹豫。

「我是。」

「忙吗?」

「还好。」

「小燕哭着回来了,我和她谈过。有件事,我考虑很久,觉得你应该知道。」

「妳说,我在听。」

「大年初四那天,情况和小燕说的不一样,情情没拿热汤泼人,我从头到尾站在门边,事情经过是……」母亲娓娓道来,不添油加醋。

邱胜翊越听越心惊,映洁没做错事、没欺负人,她是不乐意做无聊解释。

「阿翊,别对小燕发脾气,她有苦衷,女孩心思敏感,你要多体谅。」

「为什么她的敏感对象是映洁?」

「那天你和小燕、情情去庙会,半途,你扔下小燕去找情情,你们手牵手回来,态度那么亲密,谁看见都有联想啊。

「再者,你难得回来,照理说,应该陪伴小燕,你非但没有,反而和情情腻在一起。你们去摘水果、拔青菜,我做几十年的萝卜糕也没见你感兴趣过,情情一来,你就和我们玩了一下午,你说,小燕心里怎会好受?」

「我和映洁是谈得来的朋友。」

「你的意思是说,你和映洁除了朋友外,没有其他交情?」

「她是我的管家。」

「映洁也这么认为?」

母亲一问,他语塞。

「阿翊,除了工作,恋爱也是一门学分,你不能光顾着赚钱。」

翊妈妈长叹气,这是生养到「乖儿子」的困扰。

前些年,女同学寄情书给他,阿翊看过,唯一的感想是,她们的文法很糟,论文恐怕没办法通过。

「恋爱的结论不是婚姻吗?我会和小燕结婚、建立家庭、养育下一代,还有什么地方不够?」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86567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0-2 11:2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当然不够,小燕会嫉妒洁洁和你的关系亲密,她会怀疑你对她是否真心?她会不断猜测,你和情情之间到底有几分真感情,是否哪一天,友谊变质,她的婚姻受到威胁。」母亲苦口婆心。

又让映洁猜对了,嫉妒是女人的爱情警报系统,只要他们在一起,小燕的警报器会时时震天价响。

「女人都这样?」理性少、感性多,判断事情不用道理,凭借的是感受和心情。

邱妈妈莞尔。「以我当六十年女人的经验来讲——是的,女人就是这样子。」

挂上电话,其余部分只能靠儿子自己想清楚。

于是,他花了二十四个小时厘清想法,之后,用掉十天去找资料——有关女性心理的书刊,最后谘询心理专家和两性专家。

他按部就班求证映洁的想法和小燕心态,他销毁掉不完善的计画,重新拟定计画,当他把所有事情理性处理好后,发觉……他居然没有映洁的联络方法。

人在盛怒下什么事都别做,做一件错一件,越错越离谱。

映洁错了,所以她正接受惩罚。

病房里,她忍受痛苦,从病床撑起上半身,缺乏力气的两条腿,帮不了忙,好不容易,在她满头大汗后,总算把身子挪进轮椅里。

是的,她出车祸,在冲出邱胜翊的办公大楼,跨上机车狂飙的第三秒钟,当时,她一面生气、一面哭,泪水模糊了视线,让她飞撞上安全岛。

三个月内,她开刀、复健,进步程度不如预期。

她又急又气,气自己不能大闹邱胜翊婚宴,气自己没本事走到他面前,扯住他的领带逼问,你想不想反悔,我愿意再给你一次选择机会。

她着急日子一天天过去,地球从春天转入夏季,他和小燕从无心转变成确定。

他……想她吗?

夜深寂静,他会不会想起两人的温馨?会不会偶尔抬头,想起她迎面丢来的抱枕?

他老说她调皮、说她长不大,她却对他反驳,人类不该失去赤子之心。

他的沉稳让人好安心,他按部就班的行动力,让意外减到最低,这样的人生虽缺乏意外惊喜,却也无波平静、安全顺心,如果她不出现,他会这样过一生吧。

说透了,她是他人生中的少数意外之一,现下,意外排除,他有的是惆怅或是平心?

「妳又自己起床,倔强丫头!」

爸爸进门,忙替她拿来毯子盖住双脚,五月了,天气回温,医院里的冷气太强,感冒了可不行。

「我进步了,这次只花三分二十七秒。」

她刻意对父亲笑,这段日子……爸爸的白发更多了。

「丫头,要不要吃点东西?」爸爸问。

「不要。」爸做的餐饭难以下咽,她不想荼毒肠胃。

「我知道我煮饭难吃,但好歹捧点场啊,不然待会儿怎么有力气做复健。」说着,他把鱼汤端到映洁嘴边。

老爸真笨,煮鱼汤不放姜丝怎能喝?

勉强喝一口,腥得皱人眉,自从老妈过世,为拯救自己的胃,映洁开始研究食谱,潜心开发菜单,她的手艺养刁了老爸,也养坏了……邱胜翊的胃。

他,吃得好吗?胃还痛不痛?有没有自己冲冷泡茶喝?

妈常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男人的胃,她抓牢了,无奈,邱胜翊认定彼此之间叫作友谊。

悲伤吧,她爱得死心场地的男人,居然拿妳当成哥儿们。

又想起他!

他像针,一不注意就跳出来刺她几下,心抽着、痛着,想压抑却困难重重。

摇头,映洁企图甩开他的身影,不想了,未来路长的很,她不能老教爸爸担心。微笑吧,就算不经心、不由意,她都要用笑容昭告天下——没关系的,爱情专员天不怕、地不怕,尤其不怕失恋这事情。

「丫头,老爸问过了。」老爸凑近她,神秘兮兮说。

「问过什么?」她推开老爸的脸,有鬼。

「江复健师啊,他没有女朋友,今年二十八岁,他对妳很有意思。」

「爸,妳女儿能不能站起来还不知道呢,就急着把我嫁出去?照顾我很累?」

「不是嫁嘛,交交朋友,有人陪陪妳,心情多少开朗些。」

「放心,有没有男朋友,我都一样开朗,就算我的两条腿计画罢工五十年,我也不至于缺乏自信。」她说得轻松,眉间却压着浓愁。

「丫头,妳当我看不出来?这些日子妳吃不好、睡不着,处处不对劲,问妳心事,又不肯说。妳妈死了,心里事没得商量,老爸不懂妳们小女生心思,我实在……」

「我说没事嘛,了不起是不能赚钱,心里发闷。」她刻意避重就轻。

「算了,与其唬弄我,不如什么都别说。」他瞪女儿一眼。

交谈间,门被敲开,是父亲口中的江复健师。

「交小姐,时间到了,我推妳去做复健。」

「嗯,麻烦你。」

她说得客气疏离,表错情易伤人,这点,她从邱胜翊身上学会。

又想起他……他真是无所不在……映洁苦笑。

「艾伯伯,我们先过去。」他向映洁老爸打过招呼,推映洁离开病房。

走进长廊,复健师拿出一支长茎玫瑰,放在映洁腿上。

映洁不说话,她明白这代表什么,问题是,她并不想接招。

「我觉得妳很漂亮,用沉鱼落雁不足以形容妳,妳有精致的五官,弯弯柳眉,最重要的是,妳有一双聪明慧黠的大眼睛……」

复健师的话,她只听进去一句,然后,映洁想起和邱胜翊的对话——

「妳不能否认她长得很漂亮,说吧,妳会怎么形容小燕的长相?励精图治?诚惶诚恐?」

她回答:「不,她长得所向披靡、横扫千军、长驱直入。」

那是映洁第一次感觉落败。

「映洁,所有我认识的形容词都用完了,妳好歹给点回应。」

回过神时,映洁发现复健师蹲在自己面前,握住她的手,诚恳地望着她。

他是好男人,可惜他握住她时,她没有脸红心跳、没有丝丝甜蜜渗进心底,她没有欲望在他怀中汲取心安,没有本该如此的舒态开怀。

这……才算是「朋友」吧!

映洁多看他几眼,他不错看,鼻是鼻、眉眼是眉眼,但在她心中顶多是「不错商品」,至于其他感觉,没有了,真的没有。

想起第一次见到邱胜翊,她误以为身处义大利佛罗伦斯,撞见帅到不行的大卫先生。

当时,理智提醒她,这是攸关五百万的重大买卖,但映洁还是一次两次,让留下来自己用的念头偷偷冒犯,然后,她向私欲妥协,给了自己五次勾引机会。

「如果我是你,我会很清楚映洁对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

突如其来的声音传开,映洁和复健师同时间转头,同时问让一个高大身影震住。

是他,映洁咬住下唇,憋忍多天的心事流泄,泪水跟着滚落毯间,是不自主的行为,和刻意或勾引都无关。

「请问你是……」复健师问。

「我想和映洁谈几句。」

「她——正要去复健。」他直口拒绝。

「不用了,我会帮她办出院。」

邱胜翊脸色铁青,不容反对,他接手轮椅,将她往外推。

低头,映洁有一千个揣测,她不晓得他的出现代表什么。他不死心「友谊说」?他仍要拿永恒来形容朋友?他摆平小燕,要求她只能领有妻子这个空头衔?

「妳出车祸却不告诉我。」当双双在医院对面公园时,他出声指控。

「你不是医生,告诉你做什么?」她企图从轻松点切入,好缓和急促呼吸。

「我可以帮妳付医药费。」他没忘记自己对她的最大用途。

「我从你身上赚到足够的金钱。」

她不爱他们之间,钱是唯一话题。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86567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0-2 11:2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我早说,过年要吃寿面,大年初一我们吃了一大堆零食,却忘记吃寿面。」他有懊恼。

什么话啊,这时候翻这些,会不会太奇怪?

映洁抿唇,她不晓得他是迷信男人。

邱胜翊蹲到她身前,拉住她的手,柔声问:「很痛,对不对?」

「不会了,刚开完刀的时候会。」她对他的温柔从来都缺乏免疫力。

「妳应该通知我。」

「通知你做什么?」

「我有很好的止痛药。」他绕着圈,话题都是不着边际。

「医生也有止痛药,不必麻烦你。」

「拒绝朋友是不道德的。」

他在生气,气自己词不达意,更气她,明明是那么聪明、善于说话的女性,居然不替他打开话题。

他抱起她,拥她入怀,用力吸取她的发香。

他忘记她是伤残人士,某些动作不适宜,只晓得,又回来了,她的气息、她的体温、她的声音、她的一切一切。

是的,少了这些,整整三个月,他睡不成眠。

他像无头苍蝇般四处找人,他找征信社,除了映洁两个字外,提供不起其他资讯,霍叔和他儿子都不晓得映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物,没有资料、没有线索,找她,说是大海捞针不为过。

最后是灵机一动,他登报寻找爱情专员——映洁夫人。

两天内,瀞怡、吴映洁、筱婕……许多受惠于她的女人为自己报讯,他想,若不是这样,他将永远失去她。

又说朋友!心沉,映洁推推,推不开他的怀抱。

他欺负残胞,把她抱到公园一角,自己坐在石椅上,放她在膝间,离开轮椅老远,不让她再有机会「跑」掉。

「告诉我,妳在爱情专员这份工作里,学到什么?」邱胜翊找到新话题,仍是个不太高明的破题。

「我学到真正的爱情无法被策画,它有太多意外和变化。」映洁说。

「我是妳无法策画的部分?」

「你是我见过,对爱情最低能的男人。」

「我承认爱情不是我的专业领域,但我真有那么差?」

「比你所能想象的更差。」

「那么,妳愿不愿意用妳的专业素养,教导我何谓爱情?」

他的意思是……仰头,她凝视他的眼睛。

是她猜想的那样吗?

映洁不说话,只是怔怔地望他、看他,等他为自己的言语做出合理解释。

泪水从眼缘悄悄偷渡……不爱哭的映洁因爱情变得善感易哭,下回她该翻翻书,看科学家们有否研究,恋爱是泪水的丰沛期。

「我想很多,企图找出计画里的缺陷,加以改正。」

「找到了吗?」懂了,听懂他的意思了,她是聪明的映洁专员吶,只消一句两句,便能猜出男人心中是否出现爱情。

「我想,我错估了人性,我忘记追求幸福是女人天性。」

「然后?」

「我没办法睡觉,没办法不想妳,我吃不下五星大厨的餐点,我老是望着妳抱过的抱枕发愣。」

笨蛋,连甜言蜜语都说不好,这种人想学习爱情简直是高难度挑战。

「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情,我发疯似地在大街小巷寻妳,每个相似的背影、发型都让我误会那是妳,我不懂,明明满街像妳的女人那么多,妳不特殊啊,妳长的爱家又爱国,为什么我无法把妳从记忆中消除,简简单单一个Delete能办到的事情,为什么我就是办不了?」

当女人的面,说她长相爱家爱国,是多么罪大恶极的事……暂且搁下,她想专心听他告白。

「后来,我晓得了,因为,我根本不想把妳遗忘,我要妳在我记忆中,在我身边,永远。」

「小燕怎么办?」她没忘记情敌立场。

「我们谈过了。」

「又是你那套指令沟通法?」

「不,这次是这辈子我和她说过最多的一场话,我们从小时候谈起,我试着学习用妳的角度看事情,试着找出两人都能接受的说法。」

「然后?」

「她哭得很凄惨,眼泪鼻涕齐飞,有点歇斯底里,有点发狂忧郁,那时,我才知道,就算女孩子长得所向披靡、横扫千军,哭起来一样丑陋。」

「我能体会。」点头,她同意。「你们谈出结论?」

「我们有共识。」

「你父母亲同意?」

「他们骂我笨,说没有人会这样安排婚姻,从小到大,我以为自己天资聪颖,没想到年近三十,被父母亲批评愚蠢。不过,他们很开心我想通,更开心我喜欢的对象是妳。」

「你喜欢我?确定?」

「本来我以为自己『只有』喜欢妳,谈不上爱情,后来发觉,情况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他无奈叹气。

「不懂。」

「刚刚,我认识一种新情绪。」

「什么?」

「我看见复健师握妳的手,看见妳没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打退,我的心被泼上醋酸,酸得想砍人,我想把对方丢到外太空去,想对妳大发脾气,是妳的脚伤……让我狠不下心。」

她笑出声。

「我总算弄懂,为什么小燕对妳做出暴力行为——是的,我母亲把在厨房发生的那幕,一五一十告诉我。」

「知道我和小燕有多不好受了?」

「了解,嫉妒是世界上最难喝的酒。我发誓,再不让妳尝到吃醋滋味。」

「你打算怎么做?」看他,她眼神间充满慧黠。

映洁期待起他的答案,期待他说——对她一世忠贞,不相信的话,他不介意她在他背后刻上精忠映洁?

「我会买通官员,勒令台湾醋酸制造业移居大陆。」从此她喝不到醋酸味。

「邱胜翊!」她大叫。

他没回应她,只是用手紧圈住映洁,向自己确定,她再不离开,他的心平。

他的怀抱一样宽坦舒适,一样充满安全。

阴霾过去,她知道他是好男人,知道他有行动力,能解决所有事情,不需要她张扬怒气亲自对付;她知道,他终于了解她的心,把她纳入计画里,从此数十年如一日,他会爱她,按部就班进行。

南风吹拂,花香在鼻息间传递,这个夏季没有她预估的心惊,有的是快意。

突地,她问:「你为什么穿西装?」

「不好看吗?我可以脱掉。」

「不,我以为你从婚礼中逃出来找我。」

「你想太多,爱情再浪漫,都不是偶像剧。」

不过,如果映洁乐于浪漫,他愿意把这段学习排进计画表里。

【全书完】

頂部
晶~晶 (*~超艾小煜~*)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5 / 640
魔力值 : 295 / 18487
经验值 : 61 %

UID: 7150
精華: 0
積分: 2
帖子: 887
威望: 2
金錢: 4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4-5
來自: hk
狀態:
發表於 2016-10-3 15:0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晶~晶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晶~晶 交談
Thx of the sharing





頂部
LT123456789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2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31 / 542
魔力值 : 205 / 4581
经验值 : 70 %

UID: 45890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616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5-4-2
狀態:
發表於 2016-10-7 07:0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LT123456789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LT123456789 交談

頂部
pinkey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9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25 / 704
魔力值 : 368 / 17495
经验值 : 19 %

UID: 35369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106
威望: 0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8-24
狀態:
發表於 2018-2-1 22:5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thx for sharing

頂部
水晶莹




乞丐
等级: 20 - 模范棒棒堂超级迷
生命值 : 7 / 490
魔力值 : 166 / 12462
经验值 : 62 %

UID: 32448
精華: 0
積分: -3
帖子: 498
威望: -3
金錢: -3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6-12
狀態:
發表於 2018-2-8 14:4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ddddddddd

頂部
yinnsy1126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1 - 模范棒棒堂忠实迷
生命值 : 5 / 264
魔力值 : 52 / 1656
经验值 : 58 %

UID: 4613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57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5-12-31
狀態:
發表於 2018-2-13 15:4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THX FOR SHARING

頂部
黑糖小蜜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4 / 566
魔力值 : 225 / 11780
经验值 : 67 %

UID: 41374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677
威望: 0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1-11
來自: 黑糖棒棒共和國
狀態:
發表於 2018-2-17 21:4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黑糖小蜜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黑糖小蜜 交談 Yahoo!
卸卸分

頂部
晶~晶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8 - 我愛黑澀會忠实迷
生命值 : 0 / 186
魔力值 : 30 / 2983
经验值 : 46 %

UID: 43887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90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2-9-1
狀態:
發表於 2018-2-18 02:3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Thx of the sharing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2-21 01:55


Processed in 0.126099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