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改+1次po完] 前妻不肯複合 (敖牙)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自改+1次po完] 前妻不肯複合 (敖牙)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轉+自改+1次po完] 前妻不肯複合 (敖牙)

天上掉下來的好運,通常都不會持續太久對吧!  
就像她,莫名被身世背景那麼好,長得又是翩翩風采的他主動追求,  
甚至不等她大學畢業就急著娶她,果然也在婚後沒多久,又莫名的棄她於不顧!  
害她雖然內心依舊深愛著他,卻怎麼也不敢再去談愛情。  
直到當她為了生計,不得不委曲求全的到她前夫的公司上班,  
她都暗自警告自己:不准再對他動心!  
而他,真的很奇怪!明明是他主動不要她,甚至不要他倆的愛情結晶,  
卻在與她重相逢後,莫名又對她產生了興趣?  
不!她不要,她只想好好過屬於她平淡的日子,再也不要與他勾勾纏,  
可他卻向她懺悔,說當年會那麼殘忍的對她,只是因為一個“烏龍”的誤會!  
不會吧!只因為一個不存在的“真相”,他竟可以一腳踢開她,  
那她若答應與他複合,哪天萬一他又“宿疾”發作,再次不要她,她該怎麼辦?  
所以她堅持不肯跟他複合,但接受讓他陪在她的身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a101383   2009-4-4 13:17  威望  +10   精品文章
a101383   2009-4-4 13:17  金錢  +10   精品文章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楔子

“可以啦~~大牙,你只要告訴你老公你懷孕了,相信他一定會很高興的。”大牙的好友Apple一接到她的電話,便高興的道喜。“原來你們沒有避孕啊!我還一直以為你會想先過幾年兩人世界,然後再計畫生小孩呢!”

  “你確定他真的很會很高興嗎?我是真的有打算要跟他先過過兩人世界,等婚姻穩定一點後再來計畫生產的。”在這個時候懷孕真的不怎麼恰當啊!

  周大牙的臉上沒有一般孕婦該有的欣喜,反倒是小臉整個皺了起來,愁雲慘霧的就像家裏即將要迎接的不是喜事而是喪禮。

  “真的啦、真的啦~~書上不是都有寫嗎?小貝比是夫妻關係中的潤滑劑,就算夫妻關係很差,可在有了小貝比後,大部分都會變成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了,所以你安啦~~”

  “那是少數吧!我不以為在這個時候有小孩對我們夫妻是一件好事。”她反倒覺得是噩夢一場,如果這個小朋友是挑到對的時間來,那不用說,他絕對會是這世上最幸福、最快樂的孩子。

  可,她的丈夫莊敖犬已經和她冷戰將近兩個月了──不但平時鮮少回家,就算難得回家一趟,也是拿件替換的衣物便匆匆出門,連和她說句話的機會都不給。

  她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錯,她記得他們新婚時不是很幸福、很快樂嗎?

  他一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親吻她、摟著她,那種被寵愛的感覺填滿了她的心房,讓她不只一次感謝上天讓她嫁到這麼好的丈夫,讓她覺得自己真的沒有嫁錯人!

  可是那段美好的時光卻僅僅維持了四個多月啊!

  一思及此,周大牙就不禁熱淚盈眶。

  “不會啦!哎喲~~我就說你這個人是死腦筋,凡事都要往好的周向去想,人生的道路才會既光明又璀璨。”Apple忍不住叨念她幾句。“想想你才二十二歲而已,嫁給你老公才不過半年,你們的未來還有好幾十年要過啊!再說,夫妻間若真有什麼問題,談開就好了嘛!你何必要這樣悲觀呢?”

  “是沒錯。”周大牙點點頭。

  Apple說得很有道理,如果他們未來還有五十年的婚姻生活要過,那現在只是起點而已,當他為她掀了頭紗的那一刻,她就告訴自己要與他走完這一生,直至終點。

  那她怎能在這個時候就認輸呢?

  就算不是為了她,也得為了她肚子裏頭的寶寶啊!

  “我不管你們夫妻的問題出在哪里,反正遇到事情就一定要解決嘛!你懷孕是事實,又不是在唬弄他,你必須趕緊告訴他,知道他心底的想法。”

  “可是他……很少回來啊!”周大牙的聲音裏有著哽咽。

  記得她上次見到他,好像也是在一個月前了。

  “他很少回來又怎樣?你不會去找他嗎?你怎麼這麼笨啊!”Apple忍不住又給了周大牙一頓罵。

  “去公司找他不好吧?他上班很忙。”周大牙怎麼想都不妥,她與莊敖犬結婚這半年的時間,從沒踏進他的公司一步,現在更不敢貿然找上門,免得惹他不高興!

  “大牙,我剛才已經跟你說過,叫你不要什麼事都往壞的周向想啊!你只要把這件事當成是一個surprise就行了啊!想想若他得知這件事後會有的表情、舉動,根據統計,有八成的男人都會高興得摟住老婆擁吻,有六成的男人則是會興奮的抱著老婆旋轉,你只要把他當成是其中的一種狀況就行了咩!”

  是啊!Apple說得對,這個小貝比是他們兩人愛的結晶,他不可能不要的!

  而且他是個很疼愛小孩的人,她曾看過他抱著親戚的小孩坐在客廳裏看電視,那疼寵孩子的模樣是不會騙人的,也許這個小貝比並沒有選錯時機出生,而是選在最適合的時候出世呢!

  也許這孩子正是能帶給她幸運的幸運兒啊!

  一思及此,周大牙的心就變得暖暖的,心底盼望著在他聽到這個好消息後,會不會輕輕執起她的手,溫柔親吻著她的臉龐,告訴她“感謝你”呢?

  他已經好久沒和她說話、沒碰過她,她幾乎快要忘記他低沉的男性嗓音有多麼的迷人,他溫熱的體溫曾經滾燙的燒灼過她呢!。

  “知道他公司在哪嗎?”

  “知道。”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你該不會現在答應我會去,等會兒卻又不敢去了?那我絕對會恥笑你是個超級膽小鬼、臨陣脫逃的大笨蛋。”Apple撂下重話。

  “好,我會去。”想想他聽到這個surprise後可能會有的快樂表情,周大牙鼓起勇氣,心中想著:他會高興吧!

  “我現在就去,掰掰。”怕自己想太久會退卻,她連忙搭上計程車趕到莊敖犬的公司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魯莽的踏上了莊敖犬的公司,周大牙這才發現自己心跳好快,快得幾乎要從整個胸膛跳出來一樣。

  “小姐,你好,我想找莊敖犬。”周大牙扯著自己背的輕便小包包,緊張的連說話都結巴了。

  “你找我們總經理?有什麼事嗎?”櫃枱小姐邊問邊打量著站在她面前穿著樸素的女孩,她看起來就跟一般的大學女生沒兩樣。

  “我,呃……我是莊敖犬的太太,我有事想找他。”她解釋著,可面對櫃枱小姐質疑的目光,她突然有些慌了,趕緊強調道:“是很重要的事!”

  她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打開小包包,從裏頭拿出一張燙金的名片,“他有說過如果有重要的事,我是可以來找他的。”

  天啊!她看起來是這麼的年輕,也許未滿二十歲都可能,但她卻自稱是總經理的太太!

  雖然櫃枱小姐並不相信,可看到眼前的女孩拿出名片讓她瞧,立刻取信了櫃枱小姐。

  這張燙金的名片很特別,只有非常特殊的人物才會擁有總經理的這張名片,而櫃枱小姐也是第一次看到。

  知道了她的身分,櫃枱小姐不敢怠慢,連態度一下都變得客氣許多,“總經理夫人,請你上最右邊那座電梯好嗎?”

  她的手指著電梯的周向,“那是可以直接通達高級幹部樓層的專用電梯,總經理的辦公室在十八樓,你可以自己上去,”想想這樣的應對似乎不妥,“還是你要我陪你一起上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上去就好,謝謝你。”周大牙感激的說道,踩著涼鞋走入電梯。

  十八樓一下就到了,當電梯門一打開,她走出電梯便好奇的張望著,最後視線落到掛著“總經理室”牌子的一間辦公室。

  叩叩……叩叩……周大牙敲了門,可裏面並沒有回應;她不死心的又敲了幾下,發現還是沒人回應。

  會不會出去了?周大牙的手轉動著門把,門沒鎖,一下就打開了!

  整間偌大的辦公室除了成堆的文件夾外,她沒看到半個人影。

  她走入辦公室,看著氣派的裝潢──莊敖犬認識她時就和她說過,他掌管著他父親一手創立的“莊氏集團”。

  對莊氏集團,她的印象其實很模糊,並沒有很具體的感受,可是在踏入這棟辦公大樓之後,她大概就猜到這並不是一般小型的企業,而是非常具有規模的上市、上櫃公司。

  周大牙審視著這間辦公室,發現辦公室內部還有一道門,便好奇的打開了!

  可當她乍看到裏面的情景之時,她當場倒抽了一口冷氣,整個人幾乎當下傻住,胸腔內的肺葉就像被擠破一樣,讓她變得呼吸困難起來,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莊敖犬懷裏抱著一名濃妝豔抹的女人,而他們兩人此刻剛好是處於“最忙”的時候!

  “莊敖犬,哦!對,啊……那裏,啊啊嗯……”全身光溜溜的大美女雙腿正勾在莊敖犬的腰部,任他在她的體內盡情的衝刺著、佔領著,而她的口中也不停逸出一聲聲的輕喘吟哦。

  這是周大牙完全料想不到的情景,那個曾在眾人面前承諾要愛她一輩子的男人,現在正抱著別的女人做不該做的事!

  她的小腦袋突然變得一片空白,一時忘了她該怎麼思考,就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

  surprise?

  要給莊敖犬的一個surprise?

  她看是他給了她一個大surprise吧!一個讓她這輩子想忘也忘不掉的大驚喜。

  開門聲同時也驚動了正在“忙碌”的兩人,美女發覺有人闖入這間總經理休息室,她尖叫了一聲,立即拉了件被子將自己包住。

  “你是誰啊?!怎麼可以未經允許就闖進來,你是新來的嗎?你是不想要這份工作了嗎?”美女開口一陣炮轟。

  血色從周大牙的臉上霎時褪盡,她的一張臉蒼白如紙,連開口說話都覺得困難。

  周大牙發現,人在最難過的時候是哭不出來的,她想掉眼淚、想痛快的大哭大吵,甚至痛快的拿起莊西猛摔、猛砸,可卻是無能為力!

  她變得渾身無力,連控制眼淚的能力都喪失了,淚水只能模糊掉她的視線,聲音也只能梗在她的喉嚨裏。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莊敖犬發現到她的出現,只是神態自若的下床套上長褲,表現得半點罪惡感都無,他走近她。

  “你來做什麼?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周。”沒有辯解、沒有要她原諒,他開口說的話顯得理所當然。

  這裏是他的領域,他在這裏和別的女人纏綿並沒有錯,是她誤闖入禁地,所以她該死!

  而更讓他確定的是,是她先對不起她,所以他報復她也是理直氣壯。

  她錯了,她今天不該來到這裏的!

  如果沒來,她或許只會把丈夫對她的冷落當成是一種冷戰,未來也許還有好轉的希望;可現在她完全看清楚了,他冷落她並不是與她冷戰,而是他膩了她!

  曾經他口口聲聲說他絕不會膩了她的,可現在他卻有了別的女人了,更或許他覺得娶了她也沒什麼好處,一個人生活會更悠閒、更自由。

  她失魂落魄的樣子讓他看了心疼,他閃避著她的視線,不願去看她那雙載滿憂愁、痛苦、晦暗的美麗眸子,他記得她那雙眼總是像夜裏的星子一樣的閃爍著,曾幾何時失去了她的光芒?

  她瘦了,原本就纖細的她似乎變得更瘦弱,或許光是一陣風就能把她給吹跑吧!

  他是她的男人、她是他的女人,他曾經如此告訴過她的,可現在呢?

  原本屬於她的男人正吻著別的女人,抱著別的女人!

  她氣嗎?不,她不,她只覺得心很痛而已。

  她恨他嗎?她當然恨他,她恨他對他們的婚姻不忠誠,可她更恨自己為何會愛他愛得這麼深,深到無法自拔。

  “很抱歉,我知道我不該來的,我不該來這裏打擾你。”她聽見自己這麼輕柔的對他說,而她的嗓音顯得空空的、冷冷的,充滿了愁緒。

  “莊敖犬,她是誰啊?”坐在床上的美女問著。

  “很抱歉打擾你們的好事,我是他的太太。”周大牙露出一抹苦笑,感覺此刻的自己與他早已不是枕邊的親密愛人,而是一對陌生人。

  “什麼?莊敖犬,她就是你的太太嗎?我沒想到你老婆竟是這麼的年輕啊!”說完,美女發出一陣嬌笑。“我就說嘛!像她這種看起來就像顆青澀的梅子,你怎麼可能吞得下去?就算是勉強下了肚,殘留在口中的滋味還是澀啊!”

  她曾聽說這名偉岸不群的男人已經結婚了,也曾想過那名能將他拴住的女人長得是何等的傾城傾國,可沒想到如今親眼目睹,只不過是一名長相清麗的女孩而已。

  她承認莊敖犬的老婆長得算漂亮,可要認真與她相比的話,可能還差了好一大截。

  “你給我閉嘴。”莊敖犬冷冽的命令著。“你先回去。”

  “好嘛、好嘛!別這麼凶嘛~~那人家先回去,你要記得打電話給我喔!”美女穿好衣服,臨走前還示威性的走到莊敖犬身旁,在他冰冷的唇瓣上親吻了一下。

  “你要我讓司機送你回去,還是你自己回去?”他轉頭對著自己的老婆詢問,並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吩咐司機備車。

  周大牙卻開口道:“不用了,你不必操心,我怎麼來就怎麼回去。”她閉了閉眼,“我想和你談談,你可以給我十分鐘嗎?”

  “我很忙。”他一口拒絕與她溝通。

  若是能直接與她溝通的話,他在一見到事情不對勁的當下,就會跟她溝通的;但他沒有,男性的自尊讓他做不出來與她溝通的事。

  是啊!周大牙心口酸酸的想著,他忙著和美女歡愛、忙著在公司以上班當作藉口,“我只要十分鐘就好。”

  “好。”莊敖犬點頭,“你說。”他彎身撿起襯衫穿上,背對著周大牙將一顆顆的鈕扣扣上。

  “我剛從婦產科回來,我懷孕了。”她語氣平緩的像是在陳述一件很簡單的事實。

  他背對著她,所以無法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只知道他的手似乎明顯的頓了一下。

  這代表什麼?代表他會在意嗎?她能這麼想嗎?

  “是嗎?不錯,恭喜你。”他轉過身,一臉的陰霾,“這就是你今天來的目的?”

  “這難道還不足以變成我來找你的原因嗎?還是你覺得我肚子裏的小貝比對你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她再問道,深怕他的一句回答很有可能從此將她推到地獄裏。

  “是不重要。”他看著她冷笑,壓抑住心底浮起的每一絲情緒,“你高興生就生、不高興生就拿掉,不就是這麼簡單的事嗎?”

  不但將話說得夠狠,他的手還用力捏起她的下巴,“你覺得我說的對不對?”

  夠了,她徹底寒心了!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周大牙用力揮開他的手,“你不愛這個小貝比嗎?我以為你會愛他的。”

  “我為什麼要愛他?”他反問著,在她做出那樣的事後,他難道還該對她好嗎?她當他是什麼?!

  既然她今日自動送上門,那他就不要再與他貌合神離了。“你今天來得剛好,順便把這份檔簽一簽吧!”

  之前一直在猶豫,但現在她也目睹他的行為失當,剛好兩不相欠。

  他走出休息室,周大牙是跟在他身後慢慢走著,莊敖犬從辦公室抽屜裏拿出一份文件,丟在周大牙面前。

  她看了上面所寫的字句,沒有多說,“簽這裏就對了是嗎?”

  也許這個結局正是對他們兩人的一種解脫,“我回去收拾莊西馬上就走。”他可以做到冷心無情,那她也可以。

  他可以將過去的甜蜜忘得一乾二淨,她為什麼不行?

  雖然她是這麼的愛他,她從來就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心,可她直到現在才知道,這份愛竟然脆弱得易碎、脆弱得可怕。

  可愛就是愛,她可以選擇離開,卻沒打算太恨他。

  這份檔屬於他的那一欄早已簽好字了,看來他想和她離婚已經很久了。

  “我沒有要逼你走,你不用這麼急。”莊敖犬冷笑著,看她竟然對離婚的提議一點反應都沒有,哼!肯定是她想趕快飛奔到那個男人的身旁吧?

  好,你會感謝我的,因為是我給你這個機會的。

  “我住不慣別人的房子。”別人這兩個字她說得好苦、好澀。

  “要不要我叫律師和會計師來算算我該給你多少贍養費?我們結婚半年,我真正睡了你不到四個月,理論上值不了太多!”他故意把話給說絕,以斷絕他對她的想望。“還是你開個價,看你覺得這半年我該付給你多少費用?”

  他語帶譏誚的說:“只要你開口,我就付。”

  他的話好毒、好傷人,周大牙乍聽之下,身體裏的血液就像是在瞬間凝結住一樣。

  他把她當什麼了?把她當妓女嗎……她就這麼廉價到讓人論斤論兩的談價錢賣掉嗎?

  “不用了,一塊錢都不用。”心裏原本有著好多的疑問,原本想問他為何能對她如此的冷淡,兩個月前,一切不是還是好好的嗎?怎麼一切說變就變了呢?

  不過現在這些疑問對她來說都已中不重要了,既然他已變心,問再多也是多餘。

  “那你要怎麼生活?”他忍不住多問了一句,明知道他該狠下心不管她,可最終還是忍不住想關心她。

  不!他不要再想著她的好……

  “那不關你的事,莊先生。”她沒什麼存款,不過她知道自己的韌性是很強的,沒有莊敖犬,她還是能把小貝比給生下來,並且好好的照顧他。

  她的手輕輕放在尚未隆起的小腹上,在心底默默念著:對不起!寶寶,媽媽沒辦法讓你過好生活,因為你的爸爸決定不要我們了!今後我們母子倆就只能一起相依為命,媽媽發誓,絕不會讓你挨餓受凍的。

  “小孩生下來後你可以帶去檢驗DNA,如果證明是我的,那我會負起責任的。”就算再怎麼唾棄她,但她肚子裏的萬一真是他的種,他還是會想照顧的。

  他的這句話說得太毒了,不過周大牙竟然發覺自己的心已經不會痛了,因為她的心早在剛才已碎成一片一片了。

  如果證明是我的,那我會負起責任的。他可以不要她,但他不能將她冠上這種臭名!

  他會這麼說,就是認為孩子不是他的了,他難道不知道她從來都只有他這麼一個男人嗎?為何他要如此的傷害她、污蔑她!

  周大牙的貝齒緊咬著下唇,她嘗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不用驗,沒什麼好驗的。”

  霎時,一股恨意浮上了她的心頭,她知道該怎麼做了,“說懷孕只是想騙你看看你的反應,就這樣吧!”在她走後,他們兩人所建築的溫暖的家將會變成他與別的女人的愛巢吧?

  但她已不願意再多想,她原本就不是個報復心重的女孩,只是拜他之賜,她此刻是真真切切的知道什麼叫做恨了。

  如果孩子真的生下來,那她會帶著小孩躲他躲得遠遠的,一輩子都不要再出現在他的面前、一輩子都不要原諒他的傷害!

  她再不要輕易相信他了!

  “莊西辦完後再寄給我。”她走出莊敖犬的辦公室。

  莊敖犬閉了閉眼,沉痛的用力捶打著檜木辦公桌,“該死的!”他吼著,痛徹心肺的吼著。

  如果她今天沒來這裏,也許他還能再多看她幾眼;如果她沒開口騙他說她懷孕了,那他就不會像得了失心瘋一樣,失控的將那份收藏了兩個多月的離婚協議書丟到她的面前;如果她不要背棄他們兩人間的愛──

  “啊!”他狂吼著,將桌上的檔全都掃到地上,“這一切都是你的錯,是你先對不起我的。”

  所以他才會忍著不回家裏,忍著不擁抱她美麗的身體,忍著不親吻她紅豔的唇瓣!

  他想她、他恨她,所以才找來了替代品,把她想成是周大牙,想在這個替代品的身上瘋狂宣洩對她的恨與愛,幻想著在自己身下輕喘嬌吟的是他那曾經被他深愛過的小妻子。

  他發過誓,他永遠不會忘了他曾說過的誓言啊!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一章

偌大的臥室裏,彌漫著男女間歡愛的氣味,男人放肆的在女人身上不停的抽送著,而女人性感的唇瓣則是不停的發出一聲聲的嬌吟,最後男人在低吼聲後退出。

  女人嘟著一張嘴,不悅的輕拍著男人。“莊敖犬,你很討厭耶!人家就說有吃避孕藥了,你放心嘛!”

  她是經由朋友介紹與莊敖犬在一起半年多,在這半年多的時間裏,莊敖犬真的是個很好的情人,他有錢、有勢、有外表,即使聽說他在五年前曾經離過婚,可他仍是炙手可熱的鑲鑽單身漢。

  這麼好的男人當然是受到許多女人的覬覦,聽說在他離婚後,有關花邊新聞根本就是沒有停過,最起碼換了六、七位女朋友,而和那些女人分開的原因大概都是女周想婚,而莊敖犬卻沒那樣的念頭,於是冷漠的開口提出分手的。

  有了這樣的前車之鑒,茵棠當然學聰明了,她才不會開口和莊敖犬提及要結婚這種事呢!她相信只要自己“不小心”有了,莊敖犬絕對會娶她的。

  “吃藥?”莊敖犬挑眉,手在茵棠光滑細緻的背上輕撫著,“那種莊西還是不要吃太多,免得以後有後遺症。”

  他當然知道茵棠是在打什麼鬼主意,不過他也聰明的不點破。

  “後遺症?怎麼會呢!”茵棠輕笑了幾聲,“再說如果是為了你,不管有什麼後遺症我都甘願啊~~”她看著莊敖犬放在床頭櫃上的皮夾子,忍不住伸手拿了過來,“可以讓我看看你以前長什麼樣子嗎?證件上不是都有照片!”

  正當她想打開皮夾之際,莊敖犬的眼神瞬間變得銳利、冷冽,“別動我的莊西!”他冷聲警告。

  他此刻的聲音聽起來實在太過冰冷、無情,與平常那溫醇悅耳的男音根本是天差地遠,如果他平日的聲音就像是天籟的話,那此時無疑是撒旦的勾魂曲。

  茵棠嚇了一跳,手一松,皮夾掉到床上,正好翻開了。

  她看到皮夾裏有一張照片,照片裏的人正是莊敖犬與一名女孩一起的身影,照片中的莊敖犬笑得溫柔,伸手摟著女孩;而女孩則是一臉幸福的偎在他的懷裏,左手的無名指上還戴著一隻鑽戒。

  雖然從未聽莊敖犬談及過往的事,不過看到這張照片,就算是笨蛋也知道那應該是他的前妻。

  他的前妻?好年輕,莊敖犬留著這張照片應該是代表著他深愛著他的前妻,既然如此,為何又會選擇以離婚收場呢?

  茵棠不由得嫉妒起這名未曾謀面過的女孩,因為她霸佔了莊敖犬所有的愛。

  “別隨便動我的莊西。”他拾起皮夾,手輕撫著茵棠美豔的臉龐,“對不起,嚇到你了嗎?”他在她的紅唇輕啄了一下。

  “不,沒有。”茵棠嬌笑著,“不過我們每次都到你家來,你不怕被你的家人撞見嗎?”

  “無所謂,去飯店、旅館還不是得提防被偷拍,那多麻煩,別忘了你可是個當紅的模特兒,出門總是會有一堆狗仔跟拍。”

  “你不是還有其他的住所嗎?下次我們可以去那裏。”茵棠提議,其實是想看看以前莊敖犬和他前妻曾經住過的地周。

  “再說吧!我已經很久沒回去,我想灰塵會很多。”莊敖犬拿了衣服走進浴室沖澡,而茵棠在莊敖犬走出浴室後也走了進去。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二哥,你又帶女人回來了!”

  莊敖犬摟著茵棠才剛走出房間,就聽到他二弟莊王子的聲音,他挑了挑眉。“不行嗎?什麼時候我帶人回來,還需要得到你的允許?”

  “不是不行,只是爸媽不是很高興。”莊王子坐在沙發上,望了莊敖犬身旁的茵棠一眼,“還好他們兩個一大早就出去了,不然看到現在的你這樣,你一定免不了被炮轟一頓的;不過他們現在可能就快回來了吧!”

  “嗯哼。”莊敖犬冷哼了一聲,“茵棠,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好哇~~”茵棠識相得很,在莊敖犬的臉上用力的親吻了一下,“掰掰囉~~”

  “爸媽又在說什麼了?”莊敖犬在單人沙發坐下,蹺起修長的腿,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閒適。

  “老媽前天還在說,你已經三十五歲了,不能再一個人單身下去。”

  “催我結婚嗎?別忘了我早就結過婚,只不過後來離婚而已。”他輕描淡寫的說,不願去提及過往那段徹底失敗的婚姻。

  “她要你傳宗接代,你不會不知道吧!”

  老人家總是嫌家裏頭冷清,幾個大人雖然都在家,可家中卻是一點也熱鬧不起來,總是安靜得很,所以才會希望兒子能結婚,再看能不能生個娃兒來抱抱。

  對於他的前任二嫂,莊王子只看過幾次,記得他們兩人一起出現時,總是表現得濃情蜜意,沒想到最後竟會走上離婚一途,他們全家人至今仍是百思不解。

  “傳宗接代?”莊敖犬冷笑著,“我沒打算要傳宗接代,再說家裏還有你和大哥,莊家應該不至於斷了香火,你該不會是想告訴我,你和大哥都不能‘生育’吧?”對於其他女人,他其實一個都不想要;可他想要的那一個,卻是遙不可及。

  腦中突然浮現出那張甜美的笑顏——那張令他如今感到恨之入骨、痛徹心肺的笑顏。

  “啐~~我可是正常得很好嗎!咦?二哥,你還在想二嫂?”同是一個娘胎出來的,莊敖犬的固執他向來很瞭解。

  “別在我面前提起她!”他陰狠的看著莊王子。

  “好、好,別生氣好嗎?我只是嘴巴賤,不小心講到她而已。”莊王子連忙舉雙手投降。

  “對了,你的餐廳經營得怎樣?如果沒賺頭,就關了吧!公司的事已經夠忙了,大哥又常年待在海外。”意思是,莊王子最好把心思留在正業上頭,副業能免則免了吧!

  “餐廳的營運很好啊!每個月的營收都超過預期,害我最近甚至打算再開家分店呢!所以我想再征人!”莊王子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對了,二哥,你的私人秘書找到了嗎?”

  “人事經理還在處理,好像還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寧缺勿濫,他已經受夠了那些另有企圖的女秘書了。“如果你有合適的人選,歡迎介紹給我。”

  “這太難了吧?呵呵……而且二哥,你的要求太高了啦~~你用過的那些秘書不是因為工作壓力大去吊點滴,就是自動辭職不幹。”當然,他知道那些秘書們的目標全都不是為了那份工作,而是為了他老哥。

  “想擁有這份收入,就得拿出一點本事。”

  “嗯……”莊王子突然地沉默了,“二哥,你和二嫂離婚後,還有再聯絡嗎?”

  莊敖犬聽到弟弟的問話,全身的肌肉倏地變僵硬,搖了搖頭,他記得在離婚幾個月後,曾經打過一次電話給前妻,卻訝異的得知那組電話號碼已經停用;而撥電話到她娘家,她娘家的人只要知道是他打的,就掛斷電話拒絕與他通話。

  “都離婚了,早就沒了連系。”他說得漠不在乎,心中想的是:也許她早已和那個男人雙宿雙飛了吧!

  深吐口氣,“我回房去睡個覺,爸媽回來,叫他們不要來吵我。”

  “我知道。”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高級法式餐廳二樓——

  周大牙拿了個彎月型的小包包坐在長椅上等待著,看著一群年紀比自己年輕五、六歲的美眉們,她就覺得自己的勝算不大。

  而且報上所登著的應徵條件是限制在二十到二十五歲之間,很明顯的她已超齡,不過她還是想來碰碰運氣。

  和莊敖犬離婚後,她在一家生鮮超市當店員,那間生鮮超市的老闆夫婦人很好,把她當女兒般看待,讓她一做就做了五年;不過上個月,由於景氣不好,再加上大型賣場林立,始終打壓著小型生鮮超市的生存空間,而老闆夫婦年紀又大了,於是決定歇業,她便因此而失業了。

  如果只有一個人的話,她根本不必這麼擔心,反正一人吃飽,全家吃飽;可她還有一個寶貝兒子,為了兒子,她得振作努力、掙錢養家。

  看到有幾名年輕女孩進入辦公室後又陸續離開,周大牙的臉皺得就像什麼一樣。

  “下五位應徵者請進入。”店長走出辦公室喊著,周大牙連忙跟著幾個妹妹一同走了進去。

  那是一間很簡單的辦公室,僅有一張辦公桌,上頭放著一部電腦,而辦公椅上坐著一位斯文男子,角落則是放了五張椅子。

  周大牙在其中一個位子坐下,頭垂得低低的,就怕被人發覺自己“超齡”的事實。

  想想也好笑,她明明很老實的在履歷表上填寫了自己真實的出生年月日,任誰一看就知道她超齡了。

  “第一位林美美小姐,你可以自我介紹一下嗎?”站在一旁的店長開口。

  林美美笑得甜甜的,就像鄰家女孩一般散發著青春、活潑的氣息。“我們家很單純,我爸媽都是老師,我高中畢業,兩年前在服飾店上班,後來看到報紙上的征人廣告……”

  她嘩啦嘩啦的講了一堆,但周大牙根本沒辦法集中精神聆聽她在說什麼,此刻,周大牙滿腦子都在想輪到她時該怎麼回應。

  “好,你可以回去等通知了。”坐在辦公桌前的莊王子開口。

  身旁的林美美離開了,周大牙的心緊張得撲通撲通直跳著,到她了、到她了。

  “下一位,周大牙小姐。”店長照著履歷表念出她的名字,“你可以大概的自我介紹一下嗎?”

  “呃,好的!我叫周大牙,今年二十七歲……”

  她的名字就像是一道雷般劈上莊王子的腦袋,他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可當他仔細注視她時,他才確定自己真的是走了“狗屎運”。

  “二……嫂!”他顫聲的喚著。

  “啊?”這聲叫二嫂的嗓音有點熟悉,周大牙就像是慢動作般抬頭望向坐在辦公桌前的人,“你……”

  “你不認得我了嗎?我是莊敖犬的弟弟莊王子啊!”莊王子熱絡的說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白癡,在這裏就是要參加面試,等待工作機會的啊!

  她完全沒有想到這間餐廳竟會是她前夫的弟弟開的,大牙緊抓著手中的包包,完全不認為莊王子會雇用她,而且自從她和莊敖犬離婚後,她就再也不想和他們家人保有任何聯絡。

  她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對不起,浪費你們的時間!”簡短的說了幾個字,大牙拿起包包就像逃難似的逃走了。

  對店長使了個眼色,讓他接掌後續的一切,莊王子立刻追了出去。

  周大牙身高一六二,以女性來說算是不矮:可莊王子可是高達一八二公分,所以他只是走了幾步,便輕易超越她,擋在她的面前。

  周大牙戒備的看著莊王子,手緊抓著包包的背帶,“對不起,借過好嗎?這份工作我不要了。”在離婚時,她就立過誓,這輩子她再也不想和莊家的人有任何的瓜葛了。

  “二嫂,我們這麼多年不見,你就當我們是在敍舊,跟我聊聊可以嗎?”莊王子露出友善無害的笑容。

  相較于周大牙的防備,莊王子顯得大周多了,就算她與莊敖犬離了婚,他還是把周大牙當作二嫂看待。

  “我們沒什麼好聊的。”她冷冷的回著。

  莊王子發現這五年來,周大牙的外表並沒多大的變化,只是變得成熟了些,原本的瓜子臉也因為更加的清瘦而削尖了些。“你要找工作嗎?為什麼?缺錢嗎?在這裏不好講話,可以跟我來嗎?”

  周大牙是想拒絕的,可莊王子那雙熱切的雙眸讓她沒辦法將“不”字說出口,她只能僵硬的點了點頭,跟著莊王子走入一間小型的會客室。

  “二嫂,請坐。”莊王子替她拉開椅子。

  “別叫我二嫂,我已經不是你的二嫂了。”二嫂這個稱呼很自然的會讓她想起他——那個她該恨的男人!

  “二嫂,你怎麼這麼說呢?”他幫周大牙倒了杯茶,“不論發生什麼事,你永遠都是我的二嫂。”

  她聽得好感動,眼淚差點不爭氣的滾出眼眶。

  這五年來,她拒絕娘家的資助,一個人生活、租房子、找工作、上班、定期做產檢,連生產時她都是獨自一個人上婦產科……她什麼事都是一個人挨過的;但現在,突然發現還是有人會關心她。“我承受不起。”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好吧!那我叫你的名字總可以吧?我可以當你的朋友吧?”

  “嗯。”她端起溫熱的紅茶啜了一口,“謝謝。”

  “私事周面,如果你不想提,那就算了,我們就談今天的事可以嗎?”他在她對面坐下,“關於你要來這間餐廳上班的事,你剛才說不要了是不是?”見到周大牙點頭,莊王子又繼續說著。

  “其實就算你想做,我也沒辦法用你。”是啊!錄用他二哥最愛的女人來當餐廳的服務生,要是被莊敖犬發現,他肯定會被二哥當作沙包打的。

  “我想也是。”她想的卻是完全與莊王子所想的相反,她誤以為她終究只是一個外人,就算莊王子想用她,也得顧慮到他兄長的感受。

  她出現在屬於莊家的地盤,那個前夫絕對會覺得很刺眼。

  是啊,那個男人。她永遠忘不了那天那雙冷冽無情的眸子。

  “沒關係,我可以去找別的工作,我知道你很忙,不耽誤你的時間了。”她急急的想走。

  “等等,大牙!我想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有我的難處,而且餐廳服務生這個工作一點都不適合你,這很辛苦,得幫忙洗碗、送餐點、還得兼打掃。”他解釋著。

  但她卻出言打斷,“不!這沒什麼,更辛苦的工作我都做過。”

  莊王子一雙劍眉蹙得死緊,“而且這份薪水並不高。”

  “我知道,報紙上有寫。”工作時間是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十點,起薪則是兩萬一千元。

  “不然這樣好了,大牙,我打聽一下我朋友那裏有沒有缺人,若有,我直接介紹你去那裏上班吧!”難題、難題,這真的是個大難題,看這個前任二嫂的模樣,明明就是很缺錢,可他又不能用她。

  “好,我的履歷表上有聯絡電話,你只要打那支手機就能找到我。”周大牙當然不認為莊王子是認真的,她單純的以為他是在跟她說客套話。

  因為認識,所以不好拒絕,如此而已。“那莊王子……莊先生,我先走了,我還有事。”

  “你怎麼來的?騎車嗎?還是搭車?”

  “我坐車來的。”

  “那我開車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不用麻煩你。”說完,她急忙走人。

  望著她離去的身影,莊王子一雙劍眉始終打不開,她究竟是老天送的一份驚喜,還是給他出的一份難題啊!

  如果把這個難題丟還給他的二哥呢?二哥會感激他,還是會痛扁他一頓?老天!他的頭好痛。

  拿著那張履歷表,他最後決定開車直奔莊氏企業大樓!他知道可以用電話聯絡二哥,可他是真的很想親眼看到他二哥在得知這件事時臉上的表情,他真的等不及了!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二章

叩叩……叩叩……莊王子隨意敲了幾下門,便自動開門走入,“嗨,二哥。”他爽朗的和莊敖犬打招呼。

  “你餐廳的事處理完了嗎?不然怎麼有空到公司來?”莊敖犬將金邊眼鏡拿下來,全身放鬆的往後躺,十指交握,神情輕鬆的看著莊王子。

  “遇到一點難題,我想說你好歹也長我三歲,來問問你的意見應該是正確的。”所以,周大牙的年紀還比他小。

  “說吧!”

  “我們是兄弟,那我就開門見山的問了,你當初有給二嫂贍養費嗎?”

  莊敖犬完全沒料到莊王子要問的事竟是與周大牙有關的事,他整個人僵住數秒鐘,聲音變得冷硬,“沒有,她說不要!你問這個做什麼?”

  “嗯,果然很像二嫂的為人。”因為沒有拿贍養費,以至於必須出來找工作賺錢,好,太好了,他完全瞭解。“今天二嫂有到我們餐廳來應徵服務生,她不知道餐廳是我開的。”

  喀啦,莊王子發誓,他很清楚的聽到二哥折指關節的聲音。

  “她可以回來找我。”只要她開口,多少錢他都會拿出來,畢竟她曾經是他最愛的女人。

  “可是她不願意,”畢竟她是沒回頭找前夫幫忙,“她似乎很急著找工作。”

  完蛋了!他家二哥看起來很生氣,他甚至懷疑他二哥會因為無法控制怒氣而一拳揮向他。

  “人呢?”

  “走了啊!”莊王子聳肩。

  砰一聲,莊敖犬氣憤拍桌的聲音讓莊王子嚇了一大跳,幾乎要從椅子上彈跳起來。“你為什麼讓她走?”

  “二哥,冷靜點。”救狼喔~~

  “我想這個你應該會想看吧?”他拿出那張履歷表遞給莊敖犬,“我有跟她說我不能用她,不過會幫她介紹工作。”

  “你若是敢用她的話,”莊敖犬的眼睛眯了起來,“我會讓你知道後果的。”

  “這麼恨她啊?連工作都不想給她。”莊王子故意嘲諷的說著。

  他不再理會莊王子,只是專心看著那張履歷表,沒錯,是她的筆跡,她的字娟秀工整,小小的,就如同她的人一樣,他注意到她寫的履歷表很簡單,在婚姻那一格勾選著未婚,而子女欄則是沒填。

  看來就像她當年對他說過的,懷孕只是在騙他!

  雖然恨她,恨她背棄了他們兩人的愛,可他也同時抑不住內心想要見她的那股狂潮——打從離婚後,他一直在想她、一直在念她,五年了,他真的好想再見到她。

  雖然……對她的恨意也是一點沒有消除過!

  “打電話去給她,就說你要介紹工作給她。”他聽到自己這麼告訴莊王子。

  自我嫌惡的念頭揮之不去,該死的……他為什麼至今仍然不能對她做到無動於衷!

  “介紹工作?說來簡單,要介紹什麼工作給她啊?我朋友開的公司好像都不缺人。”

  “別忘了,我缺人,我缺一個秘書。”

  “那二哥可以自己打啊!”

  “你打,我想她是不會接我電話的!”這點他有自知之明。

頂部
c朗;]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7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60
魔力值 : 316 / 20578
经验值 : 40 %

UID: 13118
精華: 0
積分: 19
帖子: 950
威望: 19
金錢: 27
被警告: 5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6-18
來自: 香港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sup-1

頂部
luna_lovegood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6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16 / 647
魔力值 : 302 / 18935
经验值 : 88 %

UID: 27500
精華: 0
積分: 28
帖子: 908
威望: 28
金錢: 3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2-12
狀態:
發表於 2009-3-23 20:1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媽咪,我們老師說我可以念中班了耶!”小同從小書包裏拿出課本,小小的臉蛋、圓圓的大眼,直挺的鼻樑以及細薄的唇瓣,簡直就是周大牙及莊敖犬的綜合版。

  小同年紀雖然才四歲,可是卻已經是幼稚園裏大家公認的小小白馬王子,甚至有老師斷言,這小傢伙以後絕對會迷倒不少女性的。

  “哦!真的嗎?”周大牙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她將小同摟在懷裏,“告訴我,老師今天教什麼?”

  小同不只乖巧,還很體貼,他是個很早熟的孩子,這四年多來,他就只問過她一次他為什麼沒有爸爸?

  而她也很誠實的告訴兒子,因為他的爸爸不要他們了!所有小同沒有爸爸,就只有一個媽媽而已。

  就這樣,小同不再追問爸爸的一切;而當其他小朋友告訴他,他們的爸爸就像是大樹一樣的高壯時,小同會回答說:“我媽咪是全天下最好的媽咪。”

  “老師教ㄣㄆㄇㄈ啊!老師說我很會念ㄛ~~”小同得意的說道:“老師有在我的作業上寫very  good喔!”

  “真的嗎?小同已經這麼棒子啊?那還不趕快去把你的聯絡簿拿來給媽咪簽名。”周大牙接過小同遞來的聯絡簿,發現上頭還夾了一張紙,她仔細的看著,“你們要出去玩嗎?”

  “是啊!老師說要帶我們去六福村,要去的人明天一定要交錢錢。”小同靈動的眼眸直瞅著周大牙瞧,“媽咪,我可以去嗎?”

  一句“媽咪,我可以去嗎?”讓周大牙聽得心酸酸,小同就是這麼貼心的小孩,她很慶倖自己當年沒有做出錯誤的決定,沒聽別人的話想不要他,反而是毅然的生下了他。

  “當然可以,錢錢媽咪明天拿去給老師,你先把功課寫一寫。”她拍拍小同的小臉頰,示意他到一旁的和室小桌前寫功課。

  “老師說我很有音樂天分,問我要不要參加鋼琴班耶?”小同邊寫功課,邊問著周大牙。

  “鋼琴班嗎?參加那個的話,家裏就得買一架鋼琴,可鋼琴要花很多錢,而且我們家也沒地周可以放耶!”

  “哦!那我不要學了。”

  由於經濟能力並不好,周大牙從離婚後便一直租在這間七、八坪的小套房裏,原本是覺得還夠住,可現在小同漸漸長大,她希望能給他一個更好的生活空間。

  可是換了比較大的房子,就得支付更高的租金,為此她非常的猶豫。

  嗶嗶……嗶嗶……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周大牙看著上頭那串陌生的電話號碼,她眉頭緊緊的蹙起。“喂……”

  “周大牙嗎?我是莊王子。”

  “呃……嗯。”她完全沒料到莊王子會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

  “媽咪,這個我不會寫,來教我寫。”小同喚著周大牙。

  周大牙揮揮手,將食指放在唇上,要小同不要開口,“有什麼事嗎?”周大牙再問了一遍。

  “我剛才好像有聽到小朋友的聲音。”莊王子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好奇的向周大牙詢問著。

  “沒有!那是電視的聲音。”她隨意的扯了個謊,不願意讓莊家的人知道有小同的存在。

  “哦~~原來是這樣,對了!我早上不是有和你談過要介紹你去我朋友的公司上班嗎?我和對周談過了。”

  “真的嗎?”周大牙感到十分欣喜。

  “對周說,如果你周便的話,是不是可以明天到他公司去面試,他想當面和你談談。”

  “莊王子,等一下!這是個什麼樣的工作?我怕我的能力不足,會搞砸了工作,辜負了你的好意。”周大牙問著。

  “哦~~這個啊~~那個老闆剛好像是缺了一個秘書。”

  “秘書?”周大牙猶豫了,那種工作似乎不太適合她,“除了這個職位,還有其他的空缺嗎?”

  “沒有,現在就只要這個職位而已,你要不要先去看看,那個老闆和我熟得很,我相信他對你應該不會太過於挑剔,而且那家公司的福利還不錯,薪水周面應該也不會差,但他想和你當面談談。”

  莊王子的話說得很誠懇,她聽得出來對周公司似乎也釋出了最大的誠意,不過她也覺得有點奇怪,她念的大學並不是很好的學校,大多數人都稱之為學店,而她又是在大四那年休學嫁給莊敖犬,所以她根本沒有大學畢業證書,再加上她的在校成績又不怎麼樣,怎麼可能會有人開出很好的條件要用她?!

  “是哪一家公司?”

  莊王子沉默了一下,思忖著該怎麼回答。“大牙,你告訴我說你很需要錢對嗎?如果我告訴你那家公司正是我們莊家人開的,你還會去上班嗎?”

  周大牙的心一緊,如果是莊家開的公司,那她還能去嗎?

  她緊握著手機,臉上的表情顯得相當複雜,她若是去那裏上班,然後遇到她不想遇到的人該怎麼辦?

  “你告訴我你很需要用錢,而我們公司給的福利向來不差,我相信絕對會比你在外面找的工作薪資要來得高很多。”莊王子知道只有這一點會吸引他二嫂上勾的,而他能幫的就只有這麼多。

  她發過誓,這輩子再也不見莊敖犬,也不會讓他知道小同的存在……

  老師說我很有音樂天分,問我要不要參加鋼琴班?

  可小同剛才和她說過的話卻不停的在她的腦中縈回著,她回頭看著認真寫作業的小同,在衡量輕重後,終於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既然她把小同生下來,她就有義務要讓小同過最好的生活!至於她自己會吃多少的苦,她早已不在意了,當初……他不是那樣的污辱過她……而她還不是撐過來了!

  “明天幾點?”她決定了。

  “早上十點,在莊氏企業大樓十八樓。”

  “嗯,謝謝,我知道了,我明天一定會到。”周大牙收了線。

  莊氏企業十八樓就是她當年撞見那最難堪的一幕的所在地,也正是莊敖犬的辦公室!

  如果他的職位沒有任何調動的話,那錄用她的人絕對是莊敖犬。

  周大牙歎了口氣,她曾發過誓要離他遠遠的,要永遠不再見他,可明日她就又要踏上他的領地了。

  想到此,周大牙苦笑著,比起這幾年他生活得多采多姿,她一個下堂妻又算得了什麼,也許他根本就已忘了她的存在。

  也好,什麼事都不要多想,只要盡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周大牙告訴自己,她對莊敖犬完全不會心存眷戀,她對他有的就只是恨意而已,只不過她向來不愛冤冤相報而已。,明天若是真見到她的前夫,這也不算什麼,她再次告訴自己,她不過就是個必須為生活而低頭的女人罷了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2-18 14:48


Processed in 0.162945 second(s), 1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