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改+1次PO完]老婆別玩火(翊潔)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自改+1次PO完]老婆別玩火(翊潔)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2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轉+自改+1次PO完]老婆別玩火(翊潔)

內容簡介

找到了!邱勝翊就是她理想中的結婚對象!他是名藥劑師,薪水穩定、無不良嗜好,而且非常體貼──她想生孩子,
男孩得冠母姓,還要對方承諾照顧叔嬸一生,這讓前五次相親告吹的擇偶條件,他二話不說通通答應,
臉上掛著抹笑容更是和煦如春日,總能輕易烘暖她的心。但已是新婚之夜,這男人仍風度翩翩,不行使丈夫權利,
怪了,她都包裝完畢,好歹罩杯也有C,賣相還這麼差嗎?找到了!停留在他心中將近十年的天使吳映潔......
當年慘遇南亞海嘯,她忍著喪親之痛拚死救他一命,那堅強又脆弱的模樣,讓他即使失散多年也始終放不下她,
幸好一切還來得及,如今她想結婚生子,這正合他意!只是本以為婚姻會是幸福的開端,想不到竟是另一種折磨?!
她換上性感睡衣主動挑逗,百般明示、暗示想他拐上床,老婆別玩了,在她還沒喜歡上他之前,他不想棄守呀......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2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楔子

  邱勝翊承認自己是個無可救藥的工作狂,即使因為身體出現警訊而暫時放下工作來到普吉島度假,他仍學不會放松。

    前天聖誕夜,當整個度假村的游客以BBQ和高空煙火狂歡慶祝時,他卻獨自待在度假小屋里察看助理寄來的那份新藥劑研究數據報告。而聖誕節當天,當所有人在沙灘听著現場演唱會,盡情享受著溫暖聖誕時,他卻依舊埋首于那堆龐大的數據數據中,甚至萬分遺憾手邊沒有實驗器材可以讓他進行研究。

    所以今天,十二月二十六日,連續兩天的工作疲憊令他賴床了。

    即使海灘上那乍然而起、驚心動魄的尖叫聲不斷從外頭傳來也無法驅散他睡意分毫,他在半夢半醒間思考著,繼煙火秀和演唱會,度假村今天又舉辦了什麼活動,竟然一大早就這麼吵?

    也許下一次,他不該再選在節日出國度假。

    拉過棉被蓋上頭,邱勝翊有些埋怨地翻了個身,決定繼續沈睡,可沒多久後,一股強大的氣壓伴隨著鋪天蓋地的可怕水聲席卷而來,等不及睜開眼一探究竟,他整個人已被卷入水流之中,並被一股令人膽寒的力量狠狠推撞上牆壁——

    先是額頭傳來了劇痛,接著是他的四肢百骸、五髒六腑,這撕心裂肺的疼痛令他頓時清醒。

    他駭然睜開雙眼,誰知觸目所及卻是一片混濁狼藉,世界在水中扭曲變形,天地一片昏黃絕望,許多大大小小、無法辨識的物體自他身邊奔流而過,甚至無情地擦撞上他,而他的眼楮也被不斷涌來的粗礪物質沖刷得反射性緊閉,卻怎樣也止不住那被疼痛逼出的淚水往眼眶外溢流。

    就在他意識到自己可能是卷入什麼天然災害後,腥咸的海水宛如酷刑般不斷強灌進他的口鼻,幾乎灌炸他的氣管,甚至壓爆他的肺部,擠出他體內所剩無幾的氧氣,即便他已出于本能地閉了氣,卻依然覺得嗆痛窒悶。

    但失去視覺的他,只能盲目地不斷劃動四肢,試圖利用矯捷的蛙式浮出水面,然而每當他覺得自己似乎就快接近水面時,那在水中回旋的強勁潮流就會將他再次拖往水底。

    一次、二次、三次、四次、五次……

    每一次的掙扎、努力都是徒勞,他不禁愈來愈絕望。

    然而因為過度缺氧,他的意識開始模糊,只能憑著求生意志,機械式地在水中持續劃動,那強行灌入他口鼻的海水漸漸地摻雜了濃厚的血腥味,但他卻不知道那血是來自于自己還是其他人。

    有好幾次他感覺自己撞到的是人,還有好幾次當他賣力往水面游時,竟有人在底下死命抓住他的腳踝,將他當成救命的浮稿,一次次截斷他逃生的機會——

    這簡直就是人間煉獄!

    絕望、恐慌、憤怒、痛苦,他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這些籠罩四周的負面情緒。

    他想,他可能就快死了。

    就在他的意識即將陷入黑暗,最後一絲力量也快從指尖流逝時,突然有一股力量,奮力地將他往上一拉——

    滾滾海水依舊像死神的鐮刀不斷收割性命,他卻在生死交界處獲得了一線生機。他能感覺到自己的上半身被一波波浪濤頂上水面,渾身毛細孔在瞬間重新感受到空氣,可惜他的氣管早已灌滿海水無法呼吸,只能在瀕死前睜開最後一眼。

    「抓住我!抓住我!」

    一個女孩發瘋似的哭叫,聲音是那樣的稚氣又堅強,力量是那樣的微弱又強悍,讓他那縷早已被海嘯泥水蹂躪得千瘡百孔的靈魂,終于獲得一絲救贖。

    他不自覺露出一抹安詳淺笑,在一片光影模糊中對上一雙與他同顏色的黑眸。

    原來天使也是有黑眼楮的,能在死前看到天使,真好……真好。

    「不!不要!」

    眼看男子宛若步入死亡般緩緩閉上雙眼,吳映潔不禁哭得更瘋狂也更絕望了。她不顧海中沖過的各種雜物劃傷她的手臂,更不顧上半身已完全懸掛在屋頂外,身下殘破的度假小屋也在海嘯沖擊中搖搖欲墜,她只能緊緊地捉著眼前這男人。

    就為了將她合力托上這度假小屋的屋頂,不久前她只能眼睜睜看著雙親被可怕的海嘯卷走,無論她怎麼伸長了雙手都捉不回父母遠去的身影,可幾秒後,這個男人卻似命中注定般被沖到她面前。

    她無法見死不救,更無法放棄希望。

    如果她捉住了這個男人,拯救了他的性命,她是不是也可以期待,前方將會有另外兩雙手以同樣的方式拯救她的父母?

    因為這個期待,她無論如何都必須救活他!

    吳映潔拚盡吃奶的力氣將男人往自己的方向拉,許多漂流物急速沖刷而來,割破了她的手腕、手臂,可她即使雙手鮮血淋灕,也始終不肯放棄。

    天地悲泣哀號,海嘯無情肆虐,兩、三分鐘後她終于戰勝流水的力量,將男人拉到身邊,而她所處的位置正好可以容納他們兩人,可此時男人早已陷入昏迷。

    也許是歇斯底里過了頭,也許是力氣已幾乎用盡,這時她反倒顯得異常冷靜。

    冷靜,卻也木然。

    她瞬間停止了哭泣,板著一張傷痕累累的小臉跪到男人身邊,回想著不久之前護理老師才剛教過的急救步驟,開始替男人施行起CPR。

    黃皮膚、黑頭發,這男人跟她一樣是亞洲人,因為這個共同點,她下意識將男人當成了父母,虔誠且認真地不斷幫助他恢復呼吸心跳。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三分鐘、五分鐘、十分鐘……吳映潔無法精確計時,只知道中途有好幾次她都差點因為力竭而支持不住,但渴盼奇跡的信念讓她堅持了下去,然後就像回饋她的付出,躺在她身邊的男人終于有了動靜。

    「咳咳咳——」邱勝翊覺得自己一定是又死了一次,否則他怎麼會這麼痛苦?

    如果上一次他是窒息而死的,那麼這次一定是嗆死的!

    可人類與生俱來的求生本能,讓他顧不得氣管的疼痛,立刻翻身趴在地上吐出一口又一口的髒水,原本因為缺氧而受到擠壓萎縮的肺葉也開始鼓脹,貪婪地汲取空氣中的氧氣。

    幾秒後,充盈的氧氣終于讓他的意識再度恢復清明,四肢也取回了些許力量,而此時一只小手忽然撫上他的背脊,輕輕地替他拍背順氣。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2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他訝然轉頭,眨著因為細沙入侵而疼痛不堪的雙眼看向那只小手的主人,卻對上一雙似曾相識的黑眸——

    是剛剛救了他的那個黑眸天使!

    即使視線有些模糊,但不妨礙他發現天使的情況有多狼狽。

    原本該是柔順黑亮的秀發,此刻卻濕淋淋、亂七八糟地披在女孩的肩背,沾黏在那滿布擦傷的臉龐上,因為發絲、泥沙及血痕的覆蓋,他看不清女孩的相貌,卻能透過她縴弱的身形及稚嫩的氣韻,推斷出女孩恐怕是剛成年,甚至是未成年。

    如此瘦弱嬌小的身軀,到底是哪來的力量將他拖出水面?

    她那雙縴細的手鮮血淋灕,難道就是為了拯救他而付出的代價?

    心,驀然鈍痛。

    遠比剛剛沈浮于海嘯中,被硬物狠狠撞擊到胸口還要疼痛!

    看著那雙**在殘破無袖小洋裝下傷痕累累、血跡斑斑的雙手,邱勝翊眼底蕩漾著一波波滾燙的淚光。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若非女孩仗義相助,他恐怕早已……

    想起不久前那無窮無盡的恐慌與絕望,他不禁渾身顫抖,伸手撫上女孩鮮血蜿蜒的細嫩手臂,他哽咽著,又是心疼又是感激地向女孩道謝。

    「謝……謝……」他的聲音粗啞殘破,像是被水刀刮磨過千百次,每說出一個字他的嗓子就感到火辣辣的撕疼,他卻堅持繼續道︰「謝謝妳……救了我……」

    吳映潔沒說話,一臉木然地看著男人,眼前那張臉年輕又陌生,一點也不像父母那般慈祥成熟,但熟悉的標準中文卻讓她瞬間再次涌出淚水。

    在異鄉度假卻遭逢天災,失去父母的此刻,熟悉的語言就像突然破天射下的一束曙光籠罩了她整顆心,帶給她難以言喻的強烈安全感。

    一開始淚水只是一、兩滴,接著很快就形成了滂沱小雨,本能地自眼眶迅速傾泄心中沉重的無助與哀慟,就怕一顆幼小脆弱的心被絕望壓垮。

    「別哭……」邱勝翊立刻出言安慰,但話才出口,眼角余光便瞥見四周那一道又一道在泥流海嘯中掙扎浮沈的人影,天地盡是殘酷,遍地滿是哀鴻,他試著伸出顫抖且無力的雙手,卻是鞭長莫及。

    他不禁想,即使他和女孩此刻安然無恙,但又有誰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他們依舊身陷人間煉獄中,除了讓女孩痛哭宣泄,他又能做什麼呢?難道此刻他還要強迫她在恐懼之中故作堅強?

    「哭吧!」于是他改口了,甚至反身將女孩抱進懷里,試圖用自己的胸膛替她隔絕那宛若末日般的殘酷畫面,只希望這一切別在她純真的心靈上留下永遠無法抹滅的烙痕。

    「哭吧,把妳心中的痛苦恐懼通通哭出來,我會一直在這里陪著妳,別怕……」這輩子他從來沒這麼憎恨自己的弱小無能,面對災難,他只能向女孩說出世間最蒼白無力的安慰。

    而吳映潔依舊面無表情地落著淚,她就像個被抽去靈魂的洋娃娃般癱靠在他懷里,只是睜著絕望而木然的雙眼,用一種淡漠至極的語氣,向他訴說心中的傷痛。

    「爸爸、媽媽不見了,他們為了把我拋到屋頂,在我眼前被海嘯沖走了……」

    天!

    死命將淚水停在眼眶的邱勝翊終于還是忍不住落下熱淚。

    世間父愛、母愛的偉大永遠令人動容,雖然明知道女孩的爸媽恐怕早已凶多吉少,他卻不得不以謊言來安慰女孩。

    「別擔心,他們一定會逢凶化吉,他們一定會沒事的。」

    「真的嗎?」懷里的女孩劇烈地顫抖了下。

    他心痛如絞,即使憎恨自己的虛偽,可他也只能繼續這無力的安慰。「對,等海水退了,我會幫妳找到他們,在那之前我也會一直保護妳。」

    他的命是女孩撿回來的,如果女孩的父母真的不幸罹難,那麼他一定會照顧女孩一輩子,竭盡所能給她所想要的一切。

    他用自己的生命發誓!

    這一刻,邱勝翊向著依舊蔚藍的天空鄭重起誓,只是他萬萬沒料到,命運竟又開了個殘酷的玩笑——

    他倆在獲救後分別被送往不同醫院,之後他因傷口嚴重感染而發燒,陷入昏迷,當他再次睜開雙眼時,他的家人已透過所有能夠拜托的管道找到他,並以最快的速度將他送回台灣,而那個他承諾會一直陪在身邊保護她的女孩早已不知所終。

    她失去了父母,只剩下他能依靠,而他竟然……竟然把她獨自一人遺留在那人間煉獄之中!

    他沒能守住自己的承諾,更該死的是,直到分隔兩地,他才赫然發現自己從頭到尾都忘了詢問女孩的國籍和姓名。

    如今已過了九年又六個月,邱勝翊面對這份巨大的痛與錯依舊無法釋懷,即使明白大海撈針就像傻子,這些年來他仍不曾間斷地派人四處尋找,只可惜始終打探不到女孩的下落。

    他甚至……

    無法確定女孩是否還活著……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2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一章】

    胡氏制藥是台灣第一大制藥公司,在台中建廠五十六年來,一直與歐、美、日、中等國進行技術轉移合作,不只在人類用藥上貢獻良多,就連在動物用藥和保健食品方面也投入不少心力,迄今獲得國家核發制造許可的藥證就高達六百多件。

    因為產品線廣泛,市場歸及各大醫院、診所和藥局,只是隨著癌癥死亡率逐年攀高,近幾年來,胡氏制藥在各大醫院的委托下,將心力集中投注在各種癌癥用藥上,因此身為研發部經理的邱勝翊幾乎是三百六十五天全年無休。

    每一天他總有做不完的實驗、開不完的會議、看不完的研究報告,別人放假他加班,別人出游他出差,就連每一季的例行出國,也都是為了和他國實驗室進行技術交流——

    簡單來說,他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而且更甚以往。

    但只有親近他的人才知道,他是企圖利用龐大的工作壓力來麻痹心中那巨大的愧疚,因為他在九年多前的那場海嘯中,不小心弄丟了他的天使。

    唯有找到那位天使,才能使他獲得救贖。

    因此對邱勝翊而言,每個月的尋人偵查報告就是最重要的事。

    比任何實驗都還重要!

    只是那麼多年來,他習慣了失望大于期待,所以當電話另一端傳來好消息時,他還以為是自己听錯了。

    「你說什麼?」邱勝翊用力握緊話筒,用生平最溫和也最平靜的語氣再詢問一次。

    「人找到了!」電話那頭傳來相同的答案,尋人多年的偵探幾乎壓抑不住心中的興奮雀躍。「那個女孩叫吳映潔,也是台灣人,就住在台南,今年二十八歲,父母當年在南亞海嘯中雙雙失蹤,而她本人是在父母的幫助下才逃過一劫,不過回國後卻因為右手傷口急速惡化差點截肢,所幸在親戚的照顧下奇跡好轉,無論是年紀、遭遇、傷勢、外貌都非常符合老板您所提供的條件,我相信她百分之百就是您要找的人,我已經將她所有數據和照片都寄過去了,包括當年的高中畢業照,您要先進行確認嗎?」

    邱勝翊內心激動到無法開口回答,他只是用力屏著呼吸,雙手難以控制地劇烈顫抖。

    經過了九年六個月又十一天的一無所獲,如今好消息從天而降,讓他不禁有種掉入幻夢的感覺,可驚喜的同時,他也害怕會是空歡喜一場。

    畢竟過去也發生過幾次找錯人的烏龍,若這一次又是這樣……

    「胡老板?」

    「……好!」他咬牙閉眼,還是決定面對。

    若找錯人,只是再失望一次而已,他早已習慣失望了不是嗎?

    他自嘲地笑了笑,命令自己冷靜地掛上電話。

    一個深呼吸,他不疾不徐地打開電子信箱,果然看到了耿亮寄來的信件。

    猶豫了三秒,他點開信件,一張在夢中浮現千百次的容顏驀然躍入眼簾,令他失態地自辦公椅上驟然起身,甚至因為用力過猛將椅子砰的一聲推倒在地,嚇到正好推門而入的助理。

    「經理?」男助理迅速奔到邱勝翊身邊,上上下下打量自己的上司,就怕他哪里受了傷。「經理您沒事吧?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沒事。」邱勝翊嗓音微顫,幾乎得費盡力氣才能吐出這一句話,只是說話的同時,他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屏幕。

    他終于找到她了!

    他難掩激動,顫抖地伸出手,用指尖一遍又一遍溫柔描繪屏幕上那熟悉的容顏。

    雖然只是一張畢業照,但他仍然記得當年這小小的巴掌臉即使滿布泥沙也掩不住她昳麗清純的樣貌,以及她那雙翦水秋眸,似乎有著流不完的悲傷。

    記憶中傷痕累累的折翼天使與屏幕上青春飛揚的稚嫩少女驀然重迭,卻重迭不去折磨了他近十年的一顆顆淚水、一道道血痕和一聲聲嘶喊。

    十八歲高中剛畢業的她笑容耀眼,彷佛人生充滿希望,然而當他翻到下一張照片時,卻差點心痛得無法呼吸。

    十九歲剛出院的她蒼白而羸弱,整個人形銷骨立,木然的神情就像一尊沒有生命的搪瓷娃娃,即使身上的傷痕早已痊愈,卻依舊荏弱,彷佛一踫就會碎。

    他揪緊胸口,直到好幾秒後才能逼迫自己繼續移動鼠標,閱覽女孩所有的數據,而助理始終識趣地站在原地,甚至沒急著說明來意。

    邱勝翊看著調查報告,最初滿心的喜悅卻漸漸消逝,最後,只剩下疼痛。

    耿亮是個一流的偵探,除了照片,他同時也將吳映潔這些年來的遭遇通通附了上來,包括她住院一年,雖然逃過截肢的命運,卻陷入痛苦的長期復健,更因此被迫中斷大學學業;包括她因為父母雙亡心靈深深受創,直到四年前都還陸陸續續接受著心理治療;包括當年協尋不到她父母的尸體,壽險始終無法獲得理賠,她的生活頓時陷入困頓,幸虧有叔嬸伸出援手。

    這一頁又一頁的調查報告令他痛徹心腑,愧疚感更是直線攀升,可下一秒他卻怒不可遏地一拳揍上桌面,原因是吳映潔當年的情傷——

    當年她父母雙亡,右手又面臨截肢,與吳映潔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兼初戀男友竟然在此時提出分手,躲到國外讀書,而原本交好的男友一家人更是從此與萬家劃清界線,避之唯恐不及。

    想起當年那個勇敢救了他,最後卻癱跪在他懷里崩潰落淚的折翼天使,邱勝翊差點壓抑不住心中那股想殺人的欲望。

    那家人怎麼可以如此對待她……他們怎麼可以!

    「經理?!那、那個……」助理驚呼一聲,看著差點被揍出一個洞的辦公桌,不禁嚇得有些語無倫次。「那個……您沒事吧?有、有什麼事是我能幫得上忙的嗎?」

    老天,他從來沒看過經理如此失控,經理到底看到什麼了?

    邱勝翊沒有說話,只是比出一個沒事的手勢,接著驀地起身,焦躁地在辦公桌後頭走來走去,表情凜冽,像是在腦中盤算著什麼暗殺計劃。

    就在助理思考著該不該把經理的反常行為緊急向董事長夫婦通報時,邱勝翊突然恢復了鎮定,回到計算機前,繼續移動手中的鼠標。

    幸好這一次邱勝翊沒什麼異常舉動,只是冷著一張臉,眉頭愈皺愈緊。

    「她已經相親了五次,對象鎖定家境小康的平凡男性,而且打算在年底之前把自己嫁出去?」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2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邱勝翊憂心又驚慌的語氣再次引起助理的注意,同時他忍不住在心中猜測,是哪家閨女打算把自己嫁出去,竟會惹得自家經理如此在意?

    畢竟他在邱勝翊底下做事七年多,雖然不敢說百分之百了解經理,卻也听過之前那場海嘯事故。

    而這些年來經理除了工作,心里只有那名女孩,對于身邊的女人不屑一顧。早年董事長和夫人尚能體諒理解,但隨著一次又一次尋人未果,他們夫婦倆認為事情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難道因一個生死未卜的女孩,自己的兒子只能活在愧疚中,甚至單身一輩子?

    于是兩人開始積極替經理安排相親,經理反對也反抗過,最後仍抵抗不了便消極配合,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相親總是無疾而終,幸虧兩年前好不容易終于有人拔得頭籌,但才訂婚不到兩個月,對方卻又突然悔婚。

    總之在他的認知當中,經理就像是個愛情絕緣體,是絕不可能在意任何一個女性的,可經理今天怎會突然反常?

    「立刻替我安排休假,我要到台南去辦件重要的事。」邱勝翊下了決定,可這突如其來的命令卻把助理給嚇懵了。

    「什麼?」

    「不。」邱勝翊看著調查報告上耿亮特別注明的相親條件,隨即改口道︰「干脆幫我安排到南部視察,沒有期限。」邱勝翊一本正經的語氣像是打算今天就出發。

    「經理等等!那、那……那個明天日本東京就要派人到A廠觀摩我們的生產線,進行技術交流,您答應要親自接待對方,後天還要飛到美國去參加學術會議,還有——」

    「你照做就是了。」輕飄飄的一句話打斷助理的喋喋不休。

    助理口水一噎,差點沒噎死。

    「你只要告訴我父母,說我終于找到天使,他們一定能夠諒解,而我的兩位兄長也一定非常樂意停止他們這幾年的愜意生活,暫代我的職責。」邱勝翊說著,終于露出今天的第一抹微笑。

    助理瞪著那抹和煦笑容,覺得自己一定是產生了幻听。

    經理找到那個天使了?找到了?真的找到了?

    噢,天哪天哪天哪,不會吧!

    「我已經辜負她將近十年,這次我絕不能再失信,我要陪在她身邊,照顧她一輩子,如果幸運的話,我可能還會和她結婚。」看著屏幕上那心心念念、朝思暮想的容顏,邱勝翊再次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溫柔地觸摸那道倩影。

    他的目光繾綣,笑意溫存,完全不像是在看一個恩人,而那表情也絕對不只是純粹的愧疚與思念。

    打從他的眼底、心底都散發出一種濃濃執戀,看起來儼然就是個戀愛中的男子。

    「結、結、結……結婚?」這一次,助理干脆讓自己的下巴直接掉下來。

    「沒錯,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傷害,再也不會離開她了。」邱勝翊微微一笑。

    他溫柔的指尖最後停駐在女孩那雙彷佛會說話的翦水水眸邊,可腦中浮現的卻是女孩當年崩潰的模樣,她的淚水就像是滾燙的油湯在他的心中烙滿了傷痕,讓他永遠也忘不了那天。

    這輩子他從來沒有這麼愧對過一個女孩,也從來沒有這麼執著于一個女孩。

    他無數次在夢中與她重逢邂逅,看著她越發亭亭玉立的模樣,無法自拔地怦然心動,只可惜每次夢醒總是失望。

    因為她,他失去了對愛情的渴望,也曾懷疑起自己是否有戀童癖或是哪里不正常,否則怎會對一個稚嫩少女如此念念不忘?

    每個人都說他只是因為太過愧疚所以變成了執念,但他認為自己對女孩的情感絕對不只如此,否則他怎會在夢中一次又一次對她心悸動情,甚至希望那場夢永遠不會醒?

    無論女孩生死與否,都改變不了他想找到她、呵護她一生的決心。

    而幸好皇天不負苦心人,這一次他由衷感謝老天,並暗暗發誓,他再也、再也不會弄丟她了。

    國歷七月二十七日,宜嫁娶、納采、問名、訂盟、提親、祭祀、開光、祈福、出行、裁衣、出火、動土、上梁、會友、冠笄、安床、開市、交車……

    總之,根據許媒婆的說法,今天是萬事大吉的大好日子,所以吳映潔安排了第六次相親,地點就在距離萬家不遠的一間咖啡廳。

    她今天穿了一件杏色的小洋裝,剪裁簡單,設計簡約,裙襬卻是不規則對稱,給人一種清新亮麗卻不過于花俏的感覺。

    下午兩點,雙方都沒有遲到,一入座,許媒婆就開始熱情地替兩人介紹,而她也乘機偷偷打量眼前這個相親對象。

    他留著一頭中規中矩的黑短發,含蓄低調的發型並不呆板,反倒給她一股討喜的清爽感,讓她一眼就注意到那露在黑發下的俊秀耳廓,以及那一對服貼在蜜色肌膚上,被修剪得清俊干淨的鬢角。

    也許是因為個性的關系,從小她就特別喜歡注意一些小細節,而從發型推斷,顯然眼前的男人和她一樣,這令她非常欣賞!

    于是她情不自禁地繼續打量著男人,他相貌出色,眼神既安靜又內斂,充滿了書卷味的知性光輝,而他那頭斜貼著劍眉眉峰的整齊劉海,更是襯得他那雙深邃黑眸熠熠生輝,奪人目光。

    也許是注意到她的暗中打量,原本安靜斂眸的男人突然勾起他那薄厚適中的剛毅嘴唇,抬眸朝她露出一抹如春陽般和煦的淺笑。

    剎那,她彷佛在男人身上感受到了萬里晴空的蔚藍,干干淨淨、沁人心脾的溫暖,只是下一秒,就只剩偷看被人抓包的尷尬了。

    因為作賊心虛,她回以一抹干笑,便規規矩矩地收回目光,再也不敢亂瞄,而此時許媒婆也正好介紹完畢,笑咪咪地看向兩人。

    「好了,我該介紹的都介紹了,接下來你們兩個年輕人就好好相處吧,我這老太婆就不打擾啦!」說著說著,許媒婆就打算自椅子上起身離開。

    「婆婆!」吳映潔緊急叫住許媒婆,在偷看被抓包的這個時機點上,實在很不好意思和邱勝翊獨處。

    「哎呀,小潔害羞啦?」許媒婆笑著調侃吳映潔,那充滿寵溺的語氣就像是在調侃自家孫女。「邱先生你看我們家吳映潔就是這麼容易害臊的小丫頭,待會兒你可要多擔待,主動多說說話啊。」臨走之前,許媒婆不著痕跡地為吳映潔拉分數。

    「當然。」邱勝翊點頭答應,哪里會拒絕許媒婆的要求?

    「呵呵呵,那就拜托你啦。」許媒婆滿意地點點頭,接著轉頭偷偷給吳映潔一個加油的眼神後,便踏著不急不緩的腳步離開咖啡廳了。

    「邱先生,那個……剛剛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只是對你有點好奇。」雖然心中萬分尷尬,可吳映潔還是試著道歉。

    「沒關系,其實我也對妳很好奇,所以剛剛才會一直盯著桌面,鋼琴烤漆就是有這種好處,可以清楚反映周遭事物。」

    「啊?」吳映潔困惑眨眸,直到她隨著邱勝翊意有所指的目光往桌面一看,才恍然大悟。

    眼前那擦拭得干干淨淨、光可鑒人的桌面,不就正好映著她的臉?

    而她甚至可以清楚看見自己此刻不敢置信又呆矬的表情——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2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原來他剛剛一直垂眸盯著桌面看,並不是在聆听許婆婆的介紹,而是和她一樣在搞偷窺,只是對方的技巧顯然更高竿。

「我們都一樣,所以妳不用覺得抱歉,不過容我說一句真心話,妳很漂亮。」邱勝翊態度誠懇,竟讓人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輕佻。

    吳映潔小臉微赧,連忙也禮尚往來地回以贊美。「呃……謝謝你,你也很帥,我很喜歡你的發型。」

    「只喜歡發型?」他劍眉微挑,語氣似帶著一絲失望。

    「你的氣質也很不錯!」她迅速補充,本能地就想讓對方留下好印象。

    畢竟在相親之前,許婆婆就已先透露對方一些基本數據,無論是藥劑師這職業,還是不煙、不酒、不應酬的良好生活習慣,抑或是平凡的家世背景都令她覺得很滿意,即便當時沒有照片,她也答應相親。

    直到見面後,對方出色的氣質外貌更是讓她有種lucky的感覺。

    因為當年的南亞海嘯,她的人生跟著被摧毀了大半,所幸這些年一直有叔叔嬸嬸不離不棄地照顧著她。而當她完全走出傷痛後,才發現叔叔嬸嬸為她付出了一切,無論是金錢還是他們的愛,但他們卻因為不孕的關系,注定一生無子——

    所以在事業穩定的二十八歲,她,決定相親了。

    她不想讓叔叔嬸嬸為了她操碎一輩子的心,她要證明自己不再受過去束縛,而且有足夠的能力照顧他們,甚至能生出他們最喜歡的孩子。

    是的,她想要孩子,而且不止一個,希望能有三個。

    其中最好有一個男孩能夠從母姓,好替叔叔嬸嬸延續萬家的姓。

    而顯然,眼前這個男人是她所有相親對象中條件最理想的一個。

    身為藥劑師,這職業既安穩又低調,朝九晚五的薪資卻不俗,不過她最滿意的是他上有兩位兄長,而且都已結婚生子,這使她非常期待對方會答應讓孩子從母姓。

    既然他們家已經有那麼多孫子姓胡,分一個孩子姓萬應該可以吧?

    比起他人為愛結合,她承認自己的動機的確一點也不單純,但她發誓一旦遇上好男人,她願意為家庭奉獻一切,和未來丈夫相敬如賓、不離不棄,共度一生。

    「所以,這代表妳對我印象不錯?」邱勝翊眼底閃過一絲竊喜,卻也隱隱有抹失望。

    是啊,當年他們不過是萍水相逢,這麼多年了,她忘了他也很正常,但他心中還是期待著她能記得他,哪怕只是一點模糊的殘破印象也好。

    「你是我所有相親對象中,條件最好的一個。」雖然羞赧,但吳映潔還是非常誠實地點頭。

    「除此之外,那妳對我……」話到一半他緊急打住,不禁暗斥自己的莽撞,他之所以會隱瞞身分和她相親,一來是方便接近她,好獲得她的芳心;二來是不想讓她誤會自己是為了報答當年的救命之恩,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執著她是否還記得他?

    吳映潔不解地看著他。

    「不。」他苦笑搖頭。「妳能對我有好印象,這是我的榮幸!」

    「那……那你有听許婆婆說過我的一些小小要求嗎?」因為對男人的印象非常好,所以吳映潔決定主動一點,把握住這難得的大好機會。

    「妳是說妳以結婚為前提,並且希望婚後繼續留在台南工作生活,若是不行,無論到哪里落腳都必須帶著妳的叔叔嬸嬸,並承諾妥善照顧他們一輩子,此外妳還希望能懷上三個孩子,並答應讓一個男孩姓萬?」邱勝翊慢條斯理地說出耿亮調查報告中所列出的各種擇偶條件。

    吳映潔認真點頭。「是的,我知道這些要求有些不合理,但自從我的父母去世後一直是叔叔嬸嬸照顧著我,他們一路陪著我走過許多坎坷,就像是我的再生父母,對我而言他們非常重要,但如果你覺得不能接受的話,那這次相親就……」

    「我答應。」

    「呃?你說什麼?!」吳映潔錯愕地抬頭,還以為自己听錯。

    「我答應。」他重復答案。

    此刻,他坐在藤編座椅上,雙肘貼著兩側扶手,宛如鋼琴家修長完美的十指在胸前靜靜交叉,端正優雅的坐姿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個貴族,但那由內而外散發出的和煦氣質卻又不令人覺得他高高在上,反倒有種溫潤如玉、謙謙君子的親和感。

    一瞬間,吳映潔覺得這男人一點也不像個普通的藥劑師,也許他更像個上流社會的高富帥,但此刻她無法多想,只是不敢置信地用力眨了好幾次眼。

    「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再重復一次剛剛的回答嗎?」

    「我答應。」他如她所願。

    吳映潔目瞪口呆。

    他答應了?他竟然答應了前五個相親對象都無法接受的條件?天哪,他是在開玩笑嗎?可是他的表情好認真……

    「真的嗎?我堅持婚後生三個孩子,並讓一個男孩姓萬喔?」她忍不住再一次確認。

    「我知道,無論孩子隨父姓還是隨母姓,都是我們的孩子不是嗎?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大問題。」他眸光溫柔似水,雖然兩人八字還沒一撇,卻已經開始在腦中偷偷妄想。

    她想要男孩,但他卻更想要女孩。

    她長得這麼漂亮,女兒長大後一定也會和她一樣擁有明亮動人的靈靈水眸、淡掃舒揚的秀氣柳眉、挺立粉嫩的可愛鼻子、小如菱角的嬌嫩紅唇以及充滿女人味、我見猶憐的娉婷氣質……

    「你……」他的回答感動了她,她從沒想過在一般人眼中「違背傳統」的想法,在他心里竟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可他大方承諾讓她有種不可思議、患得患失的感覺,于是她忍不住又問︰「除此之外,我還希望婚後能夠繼續留在台南定居工作,並照顧我的叔叔嬸嬸一輩子,你真的……沒意見嗎?」

    他深深看著她,就像看著一個他最憐惜的寶貝。

    「妳的叔叔嬸嬸就是我的叔叔嬸嬸,更別說養恩大于生恩,我們理應孝順長輩。而且雖然我才剛調來台南不久,但先前就有在這里置產的打算,所以妳想留在台南的想法與我的計劃不謀而合,我不只沒意見,還覺得很幸運。」他可沒說謊,胡氏制藥一年前就在台南設分廠,他總要南下出差好幾趟,的確早有在台南購屋的打算。

    不過話說回來,也幸虧耿亮當初心思縝密,另外調查出吳映潔的擇偶條件,並建議他換個「普通」一點的背景,否則光是他的富二代身分就容易讓她胡思亂想,甚至卻步。

    雖說他已經支付耿亮一筆可觀的調查費用,但如果他和吳映潔相親成功,作為感謝,他絕對會再另外包個大紅包。

    「所以……」吳映潔忍不住微微抽氣。「這代表你願意和我結婚?」相親……就這樣成功了?

    邱勝翊含笑點頭。「我和妳一樣,都渴望擁有一個溫暖的家庭。」他發過誓會永遠照顧她,既然找到她,他又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她嫁給別人?

    她要嫁,也只能嫁給他!

    「可是我們才剛見面,你不覺得……不覺得這好像有點太快了?」天哪,雖說他能答應這些條件她很高興,但她又擔心他會不會只是一時沖動。

    畢竟他條件出色,她認為他絕對有資格慢慢「精挑細選」,大可不必一次就拴死在她這株小花上。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2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我倒不覺得快,我今年已經三十三歲,實在不想再浪費時間了,何況之前我也相親過幾次,妳是唯一讓我感覺舒服、相處融洽、理念又相合的女性,我覺得妳就是那個對的人。」彷佛看出她的想法,他立刻再次強調自己為何亟欲想婚。

    先前因為父母逼迫,他的確和不少女性相親過,那些相親對象愛的只是他的家世背景,而不是他這個人。

    何況他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才找到她,又怎麼可能再浪費另一個十年。

    他很確定自己對她不只是愧疚,更不是為了彌補或報恩才想和她結婚,他眷戀她、渴望她、執著她、疼惜她——

    這就是唯一的答案。

    吳映潔震驚得睜大水眸,听著他對自己的好評實在有些受寵若驚,眼看美夢就要成真,她反倒開始躊躇不安了。

    「可是你真的不再『理智』地考慮一下嗎?或是……或是仔細想想有沒有任何要求,畢竟婚姻不是兒戲,總要仔細考慮清楚才行。」

    「妳說得沒錯。」他完全認同她的話。「既然如此,我也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一旦結婚,除非我們有誰先對婚姻不忠,否則我絕不同意離婚。」

    「啊?」吳映潔覺得自己此刻的表情一定很呆。

    其實他這條件等于是沒條件吧?對婚姻忠誠不是最基本的嗎?既然她都提出了這麼多要求,為什麼他就不懂得替自己爭取些籌碼,到底是他個性太好,還是太不會為自己打算?

    不行,她絕不能這樣白白佔他便宜,她得提醒他再精明一點。

    「邱先生,我認為——」

    「妳可以叫我勝翊,老實說我對妳很有好感,我希望我們能再親近一點,可以嗎?」他的表情誠懇到讓人難以抗拒。

    「呃……當、當然可以。」她忍不住結巴臉紅,不過一瞬,竟然就不小心忘了自己要說的話。

    「那我是否也可以直接叫妳小潔或是潔潔?」他不著痕跡地轉移話題。

    「我沒意見,不過我的親友比較習慣叫我小潔。」

    「既然其他人都叫妳小潔,那為了區別,我還是叫妳潔潔吧。」他斂下長睫,掩住眼中一抹精光,用最溫柔和善的笑容繼續降低她的防備,乘勝追擊。「既然我們都同意彼此對婚姻的要求,也不排斥對方,那從現在開始,我們是不是應該好好培養感情,以結婚為前提先交往看看?」

    「呃……」奇怪,她剛剛想要說什麼來著?還有,這進展會不會太快了?

    吳映潔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邱勝翊,總覺得事情好像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許婆婆曾經告訴過妳,我的工作地點和聯絡方式嗎?」他極富技巧,掌握著話題的每一個節奏與方向。

    「婆婆給過我你的名片。」雖然不知所措,她仍是乖巧回答。

    「那好,以後無論妳有什麼問題或需要,我都歡迎妳隨時找我,同樣的,我也希望可以偶爾去妳的店逛逛,我听許婆婆說妳經營一間花店,除了賣花也做各種花園、捧花、插花設計,正巧我有個朋友新店開幕,我打算送他一些花籃慶賀,妳可以幫我這個忙嗎?」

    「當然,你朋友開的是什麼店?規模多大?他比較喜歡什麼顏色的花?嗯……他對花粉過敏嗎?」談到專業,吳映潔立刻忘了不安,變得侃侃而談。

    雖說當年住院復健讓她中斷了學業,卻也因緣際會接觸到了花藝,並因此將興趣發展成專業。

    她喜歡花藝設計,更喜歡自然的花香。

    從小她就覺得花香讓她感到心情平靜,彷佛所有傷痛都能被治愈,所以出院後她並沒有選擇復學,而是直接踏上花藝這條路。

    而事實證明,她並沒有選錯道路。

    即使入行七年,她對花藝依舊抱持著濃烈的興趣,而花店每個月的營收也足以讓叔叔嬸嬸安心退休,不用再辛苦工作。

    「他當然不會過敏,不過我不太懂花籃有哪些類型,也許我該找個時間到花店看一下?」他故作煩惱,事實上卻是有計劃地為下次見面鋪路。

    「也好。」吳映潔完全沒察覺到他的心機,反倒熱心地提供他幫助。「店里有許多樣本照,你一定會找到喜歡的類型,啊!還是我把樣本照直接復制一份寄給你,這樣你就不用多跑一趟了。」

    「不用這麼麻煩,老實說我也想認識一些花草,我很樂意親自去看看。」開玩笑,他的目的就是為了去見她,怎麼可能讓她如此熱心?

    不過照她的反應來看,也許他以後可以經常利用這個借口。

    嗯,回頭他就去查查一些客戶朋友的近況,凡是該聯系、祝賀、致意的全都送點花過去。

    「那請問你打算什麼時候來呢?」談到工作,她不自覺地就帶入了一點待客之道,完全沒注意到他嘴角那一閃而逝的算計。

    「我可以到時再和妳聯絡約時間嗎?不過我沒有妳的電話,恐怕……」雖然他早已查到她完整的個人資料,但相親前為了保護女方,除了基本數據,媒婆一般是不會透露聯絡方式,所以該演的還是要演一下。

    「沒關系,我有帶名片,你等我一下!」一見他露出為難的表情,她便犯起職業病,將他當成了顧客,迅速從隨身包包里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他。

    他接過,看著那以淺紫繡球花為背景,設計典雅,上頭以清秀字體浮印著「花霏藝坊」的精致名片,眼神難掩一抹憂心。

    她竟然這麼輕易地相信他,看來他的天使不只是外貌清純迷人,就連個性也是單純得可愛,幸虧她前五次相親都失敗,否則要是被哪個壞男人騙走還得了?

    看來從今以後他得更小心地看顧她!

    將名片收進皮夾,他看著眼前比任何嬌花都還要明艷的吳映潔,多麼希望能馬上將她佔為己有,但他也明白太過躁進只會弄巧成拙,所以他命令自己得更有耐性,循序漸進。

    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他能感覺到她對他的印象不錯,也許還不到喜歡的地步,但他有自信,一定能讓她慢慢喜歡上他的。

    「妳待會兒還有事嗎?」

    她眨眨眼,雖然不明白他為何這麼問,還是誠實回答。「晚上有兩個婚宴需要鮮花布置,我必須提早到會場做準備。」

    「所以說我沒那個榮幸和妳約會嘍?」

    約會?呃,他們不是在相親嗎?

    吳映潔睜大水眸,眼里清楚流露出一抹困惑,藏不住心事的表情讓邱勝翊覺得既可愛又想嘆氣。

    他恨不得跟她獨處到天荒地老,她卻只把他當作一個條件還不錯的相親對象,看來他們之間的距離還很遙遠呢。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耽誤妳,等會兒時間一到我就送妳回家吧。」如果可以,他真不想和她分開。

    「不用不用,不用這麼麻煩的,我——」她立刻搖手婉拒。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2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身為男性,我堅持盡到我的責任,親自護送妳到下個目的地,所以我懇求妳給我一個安心的機會。」

    雖是懇求,但他的語氣卻是再強硬不過,不過奇妙的是她一點也不覺得排斥,反倒因為對方的紳士風度,在心中偷偷為他加了分。

    之前也不是沒有相親對象對她展現紳士風度,但總讓她覺得是存心諂媚,不像他如此自然,彷佛就算她是個八十歲的老太太,他也會這麼做。

    因為這種不刻意的堅持,她反倒不好意思再拒絕。

    「好吧,那就麻煩你了。」她乖乖點頭答應。

    「一點也不麻煩,相反的,我求之不得。」他再次露出令人怦然心動的和煦微笑。

    相親成功獲得好感,接著以結婚為前提交往,勾引對方的心,慢慢拉近距離,然後浪漫結婚相愛一輩子——

    他會一步一步慢慢實現他的計劃。

    總有一天,他一定會和她相愛相守、白頭偕老!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3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二章】

    車外的雨嘩啦嘩啦地下,車內戴愛玲的高亢嗓音從音箱爆發,卻依舊掩蓋不了駱慧婷的驚叫聲——

    「什麼?你要結婚了?!」

    吳映潔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揉著發疼的耳朵,趁著紅燈停車,她有些埋怨地轉頭瞋視了好友一眼。「不是要結婚了,而是以結婚為前提先交往看看,我覺得邱勝翊是個非常理想的結婚對象,重點是他答應了我所有的要求,我覺得——」

    「等一下,那個胡XX是誰?你上個相親對象不是姓王嗎?」駱慧婷急聲問。

    「王先生是第五個相親對象,邱勝翊是第六個。」吳映潔柔聲解釋。

    「你什麼時候又跑去相親了?」

    「上禮拜天。」

    「然後你們就看對眼了?」駱慧婷簡直不敢置信。

    好友的用詞讓吳映潔有些困窘,卻也無法否認。「他……條件很好。」

    「好個屁啊!」駱慧婷再次大叫。「我之前就勸你別急著相親,雖然我明白你是想孝順叔叔嬸嬸,但也不能拿自己的婚姻去孝順哪,婚姻可是一輩子的耶,重點是你才跟那個胡……胡……胡蘿卜?啊,隨便啦!你們只見過一次面,怎麼就能確定他是好男人?要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這世間不知道有多少衣冠禽獸,你這只小缸兔只看見人家條件好,就不怕羊入虎口,死無葬身之地?」

    「他叫邱勝翊。」吳映潔忍不住替某人正名。「還有,我並不覺得他是壞人。」

    「哈,壞人會把『壞人』這兩個字刻在臉上嗎?」駱慧婷立刻擺出「你少蠢」的表情。

    吳映潔一臉無奈,卻不忘分神注意路況。

    雨刷不斷在擋風玻璃上來回揮舞,可視線依舊不佳,而且路上嚴重塞車,真希望到了下個路段情況會好一點,否則她真擔心車後的幾盆插花會來不及送到酒店。

    「所以我只是考慮,並沒有馬上決定結婚。」面對好友的咄咄逼人,吳映潔只是繼續解釋,她知道好友是出于關心。「我遲早會結婚的,而且我已經二十八歲了。」

    「二十八歲又怎樣?婚姻跟身高、年齡、地位通通無關,重點是愛!與其找個條件好的,我還是建議你找個你愛的,畢竟沒有愛情的婚姻簡直就是一灘死水!」

    「就算有愛,現代離婚率還不是節節攀升,我覺得不如找一個合適的、願意對婚姻忠誠的比較好。」

    「你以為你是古早人嗎?」駱慧婷不可思議地瞪著好友。

    「可古時候的人離婚率最低啊,而且叔叔嬸嬸就是相親結婚的,他們也非常贊同。」吳映潔頑皮一笑。

    駱慧婷瞠目結舌,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若說小潔強詞奪理,偏偏她說的都是事實;若說小潔把結婚當兒戲,偏偏人家叔叔嬸嬸都舉雙手贊成,小潔也從頭到尾都很認真,而且可怕的是,小潔還是那種一旦下定決心,十頭牛也拉不回的個性。

    只是她就是擔心小潔會遇人不淑,更心疼她是為了回報叔叔嬸嬸才想婚,畢竟哪個女人結婚不是為自己一生的幸福,就只有這個笨蛋是為別人著想!

    「放心啦,我有認真觀察對方,也拜托許婆婆悄悄幫我打听他在藥局的風評,雖然他才剛調到這里不久,但听說所有同事都很喜歡他,一提起他就贊不絕口,直夸他專業知識豐富,待人處事更是無可挑剔,每個人都對他印象很好。」吳映潔得意洋洋說出自己的小精明。」

    「剛調來?那個胡蘿卜不是台南人?」駱慧婷才不關心對方有多少優點,她只听到這個重點。

    「他叫邱勝翊。」吳映潔不厭其煩地再度幫某人正名。「听說他是台中人,在台中總廠工作了十一年,但上面的人有意栽培他管理南部所有分支藥局,所以才派他過來。」

    「所以他算是光榮升遷?不是因為跟某個女同事搞婚外情,或是虧空公款被下放?」駱慧婷立刻想起那些亂七八糟的社會新聞。

    「這怎麼可能?」吳映潔啼笑皆非。

    「怎麼不可能,現在這種新聞多得是,你怎麼知道那個胡蘿卜不是其中之一?」

    吳映潔認真地想了想,還是覺得他不像那種人。「如果他真的搞婚外情或是齡空公款早就官司纏身了,哪還可能升遷,還有,對方叫邱勝翊。」

    「哼,都還沒嫁人就急著幫人說話,看來你對那個胡蘿卜的印象可不是一般的好啊。」駱慧婷壞心調侃,果然把吳映潔糗得無從反駁。

    畢竟她的確是對邱勝翊印象很好,才會認真考慮和他結婚的可能。

    只是話說回來,他明明說過要到花店挑選花籃,但這三天她卻都沒接到對方電話,他該不會是忘了這件事吧?

    呃……她該不該主動打電話去提醒他一下?

    「小潔,你還記恨那個渣男嗎?」

    好友突來的問話讓吳映潔回了神,她整整想了三秒才明白好友說的是自己的初戀男友,不禁露出一抹淡而無味的笑容。

    「都快十年前的事了,還有什麼好記恨的,你不提我都快忘了。」

    駱慧婷仔細觀察好友表情。「所以,你並不是因為那個渣男才不願意再談戀愛的吧?」

    吳映潔輕輕一笑,眼神平靜,幾乎沒有任何波動。

    「他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我相信這世上還是有值得愛的男人,才不會因為他而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只怪當年我太信任他這個『青梅竹馬』,以為有長輩認同就是對的人,但現在我會用心去看、去選,再也不會傻傻被騙。」

    「真的嗎?那就好、那就好。」駱慧婷總算松了一口氣,就怕好友因噎廢食不敢再談戀愛,不過既然好友沒有因此卻步,那她是不是可以期待好友可能先婚再愛?

    反正這年頭也挺流行這種事,搞不好那個胡蘿卜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會和好友在婚後擦出愛的火花呢!

    念頭一起,駱慧婷興致勃勃地開始剌探八卦。

    「小潔,你說那個胡蘿卜條件很好,那他長得應該也很不錯吧?」

    「他……」吳映潔正要回答,可外頭紅燈突然轉綠,于是她先暫停話題將車子緩緩駛向前,但才起步沒多久,車子便發出一串奇怪的聲音,然後就這麼熄火了。

    「怎麼回事?」駱慧婷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知道。」吳映潔試著重新發動車子,哪知自己向來保養得宜的粉綠小胖卡卻完全沒有動靜,只有電瓶運轉的微弱聲音在車內陣陣低鳴。

    「該不會是拋錨了吧?我們還趕著去送花耶!」駱慧婷哀叫連連,覺得今天真是倒霉透了,不只踫到豪大雨,連平常沒出過毛病的胖卡也罷工了。

    吳映潔也是一臉憂慮。

    大億麗致酒店今晚有個活動,她答應將插花在下午五點前送到,卻在路上遇到這種事,就算叫計程車,一些大型插花也放不進後車廂,而且她也不能把胖卡直接留在原地。

    就在吳映潔感到兩難且後方車輛已不耐煩地猛按喇叭時,她的手機突然響起。以為是酒店打電話來詢問,她連忙閃起雙黃燈,示意後方來車車子出狀況後將手機接通。

    「喂,花霏藝坊你好,我是吳映潔。」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3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潔潔,現在方便講電話嗎?」一道低醇聲嗓透過耳機驀然傳進吳映潔的耳里,讓她的耳膜有一瞬間酥麻。

    她愣怔了三、四秒,才想起這悅耳的嗓音屬于誰。

    「邱先生?」

    「你答應過叫我勝翊。」邱勝翊在電話另一頭低低輕笑,很高興她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認出他,這是不是代表她對他「印象深刻」?

    「伯、伯……勝翊。」她很不自在,但也不好食言。

    而一旁的駱慧婷在听到「勝翊」兩個字後眼放精光,迅速豎起耳朵搞偷听。

    「之前我曾說過要到花店挑選花籃,你還記得嗎?」手機里隱隱約約傳出一抹迷人嗓音,惹得駱慧婷有些驚艷地微挑眉。

    「當然,你現在要來嗎?可是我現在不在店里耶。」吳映潔語氣為難。

    「那你在哪里?」

    「我在——」

    駱慧婷眼珠子賊溜溜一轉,接著放聲喊道︰「她在民生路上,我是她朋友,我們車子拋錨了,外頭還下著大雨,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送花也快遲到了,英雄救命哪……」

    吳映潔萬分錯愕地扭頭看向好友,實在不明白好友現在是唱哪出。

    只是吳映潔不懂,邱勝翊卻是懂了。

    美人落難,英雄豈有見死不救的道理,那個「好友」是在測試他嗎?

    「你們在民生路?正好我人在附近,五分鐘左右就能趕到,你們叫拖吊車了嗎?」邱勝翊忍不住在電話另一頭竊笑,能在她面前做一回英雄,如此天時地利人和,看來連老天都幫他。

    「還沒……」吳映潔呆呆回應,顯然尚未反應過來。

    「先叫,最好請求車子原廠道路救援,因為免費。」

    「喔……可是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當然不會,我完全順路。我開的是富豪休旅,你開的是什麼?車身是什麼顏色?車牌號碼多少?」短短時間內,邱勝翊就想到諸多重要細節,甚至也考慮到兩輛車的空間差異,怕無法替她載運東西。

    「我開的是福斯淺綠色小胖卡,車牌號碼是LV135XX。」

    「還好,空間基本上差不多,東西應該放得下,那你打雙黃燈了嗎?」

    「打了。」

    「很好,不過為了安全,你和你朋友還是先下車,免得有人不小心撞上你們的車,記得先在車子後方放三角架,然後找個安全的地方躲雨,我就快到民生路了,再等我一下。」

    「……好。」听著電話中那始終沉穩鎮定的嗓音,不知為什麼,彌漫心中的憂慮就這麼自然而然地沉澱了下來,然而更神奇的是,她竟然深信他絕對會在五分鐘內趕到,替她解決所有困難。

    「那我先掛電話,記得先叫原廠道路救援。」

    「好。」握緊手機,除了感激,心中仿佛還有什麼東西輕輕地騷動了下,在心湖表面泛起圈漣漪。

    吳映潔輕咬下唇,在掛斷電話後,乖乖打電話到原廠請求道路救援。

    而事實證明邱勝翊果然是對的,原廠的道路救援何止免費,對方甚至承諾會在十分鐘左右抵達現場,這幫了她大忙。

    如果邱……勝翊真能趕到,那麼她就不用擔心送花會遲到了。

「喂,對方好像真的不錯耶!」直到好友掛上電話,一路偷听到底的駱慧婷才一臉三八地用肩膀撞了下吳映潔,不停地對她擠眉弄眼。

    「邱……勝翊一直都給人一種可靠的感覺……」吳映潔不自覺地臉紅。

    「喔,是嗎?」駱慧婷看著她微微害羞的表情,不禁笑得更三八了。

    「嗯,明顯看得出來啦。」一語雙關。

    吳映潔小臉更紅。「你干麼怪里怪氣的?伯……勝翊說了,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先下車到路邊等,免得有人不小心撞上我們的車。」

    「哦?伯、韜、啊,叫得好甜喔!」駱慧婷故意扭了下身體,繼續裝三八。

    「別鬧了,你下不下車?不下,我先下了喔!」受不了好友三番兩次的調侃,吳映潔拿著雨傘下車,幾乎是落荒而逃。

    可駱慧婷怎可能就這樣饒過她?自然也拿著雨傘追了上去。

    兩人先是在車子後方擺放三角架,然後快步走到附近一間珠寶行的騎樓下,嘻嘻笑笑又打鬧了幾句,沒多久,一輛古銅色的富豪休旅車緩緩開到胖卡的後方,車窗玻璃降下,露出邱勝翊那張知性爾雅的出色臉蛋。

    而此時時間不多不少,正好剛過了五分鐘。

    他朝兩人揮了揮手,然後傘也不撐便走下車。

    見他不撐傘,吳映潔連忙撩起長裙裙擺迅速朝他奔去。

    一抵達他身邊,她舉起手中的雨傘替兩人遮雨。「你怎麼不撐傘?要是感冒了怎麼辦?」她揚高嗓音,臉上滿是關懷。

    「沒事,你先把後車廂打開,我幫你把花搬到我的車上,待會兒就用我的車去送花。」邱勝翊淺淺微笑,說話的同時動手卷起襯衫長袖,準備開工。

    南部一旦下雨幾乎都是豪大雨,即使吳映潔剛剛已經加快了腳步,邱勝翊還是淋成了落湯雞,看得她又是感動又是不舍。

    此時駱慧婷也快步跑了過來,一臉驚艷地上下打量著邱勝翊。

    「都教授?!」她激動萬分地在吳映潔耳邊低聲尖叫。「天哪!這世上怎麼會有人跟都教授一樣帥?小潔,你賺到了、賺到了啦!」

    「都教授?誰啊?」吳映潔一臉疑惑,仍乖乖照著邱勝翊的指示將胖卡的後車廂打開。

    「拜托,『星星』都紅了那麼久,你竟然連都教授是誰都不知道?」駱慧婷覺得自己都快暈倒了,這女人也未免太暴殄天物了吧!

    「算了算了,你不知道就算了,重點是你怎麼沒告訴我胡蘿卜他……呃,邱先生怎麼這麼帥啦!而且還是個超暖系帥哥!」說話的同時,她仍不斷轉頭偷看邱勝翊,甚至整理起服裝儀容。

    而他始終噙著一抹和煦淺笑,不疾不徐朝她點頭致意,結果那知性淡定的氣場一放,立刻激得駱慧婷再次激動尖叫,害得吳映潔吃疼地捂起耳朵。

    她錯愕看向好友,實在不懂好友到底怎麼了,雖說護士工作沉重,但應該也不至于把人逼瘋吧?

    還有,什麼是超暖系帥哥?

    「嫁!這種暖男一定要嫁!我收回剛剛所有的話!」嗚嗚嗚,為什麼她就遇不到屬于自己的都教授?

    「你、你說什麼啊?」擔心邱勝翊會听到好友的胡言亂語,吳映潔赧然地看向他,幸虧他早已開始動手搬花,似乎沒注意听她們談話。

    眼看大雨不停打在他身上,她連忙又扔下好友,撐著雨傘跑到他身邊,抬高手臂,滿臉歉疚地替他撐傘。

    「別撐了,反正都已經濕了。」他無所謂地笑了笑,小心翼翼地將一盆充滿藝術感的插花搬到自己車上,接著又走向胖卡後方繼續搬下一個。

    「可是……」她拿著雨傘亦步亦趨地跟著他。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3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你撐吧,小心別把自己淋濕了,我很快就好。」

    他溫柔地看著她,明明他雙手搬著重物,她卻仿佛被他擁抱著,讓她感覺很安全、很溫暖,甚至還有一種無法形容的陌生悸動。

    因為這股陌生的感受,她有些愣怔地停下腳步,而他則是加快了搬花的速度,哪里舍得她為了他站在雨中太久。

    「雖然冷冰冰的都教授很好,但我發現熱心助人的都教授更優耶,看得出來這位邱先生對你很用心喔。」駱慧婷走到她身邊,再次用肩膀撞了下好友,雖然被邱勝翊的美色迷得神魂顛倒,但她眼楮可還沒瞎。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到底有多認真,就要看他對你有多用心,很顯然的,這個邱勝翊對小潔的用心程度絕對是高到破表!

    「他……」吳映潔表情復雜,內心已被觸動。

    雖然兩人說好以結婚為前提交往,但她始終沒有自信,認為他會有更好的選擇,甚至直覺「好運」不會持續太久,所以一直不敢太過認真。直到此時此刻,他不顧風雨為她付出,她能感覺到他是真心誠意對她好。

    這樣的男人實在可遇不可求,雖然婚姻是人生大事,應該謹慎考慮,但現在她只想順從自己的心,好好把握住眼前的男人。

    就是他了吧!

    不要再躊躇蹉跎,中途要是意外殺出個程咬金,來橫刀奪愛怎麼辦?

    念頭一下,吳映潔瞬間斗志滿滿。

    像勝翊這樣「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的好男人還是早點納為己有,然後她就可以早點和他生米煮成熟飯,為叔叔嬸嬸生孩子了!

    她輕咬下唇,深吸一口氣,原本橫亙在心中的猶豫全都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只有堅定不移的篤定。

    她再次撐著傘走向胡伯。

    而這時他也正好將所有的花都搬到了自己車上,正想開口叫吳映潔和駱慧婷先上車,誰知道一轉身就看到那張日夜心系的容顏。

    「花都搬完了,你和你朋友先上車,等拖吊車過來把胖卡拖走後,我們就可以去送花了。」他微笑抹去滿臉的雨水,這輩子大概不曾這麼狼狽,可心里卻相當高興滿足。

    「胡……勝翊,你之前說的還算數嗎?」吳映潔一臉認真地問。

    邱勝翊一愣,有些摸不著頭緒,但精明的腦袋轉了個彎,就瞬間明白她指的是什麼。

    「當然。」他的目光溫柔,語氣卻十分堅定。「我說過對你很有好感,而且我們有許多理念不謀而合,我相信我們會是非常適合的一對。」他不會對她說什麼甜言蜜語,或是什麼一見鐘情的浪漫情話,因為他知道她真正想听的是什麼。

    他的天使現在還不肯愛,她要的只是安全感,所以他會竭盡所能地配合她。

    吳映潔眼里閃過一抹激動。「你真的認真思考過了?保證不後悔?」

    「相信我,我從來不是個莽撞的人,我不會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放棄她,他才真的會後悔。

    「那……那……」吳映潔大大地深吸一口氣,接著鼓起勇氣說︰「那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此刻大雨滂沱,馬路上喇叭聲此起彼落,胖卡半路拋錨,邱勝翊更是成了落湯雞,這大概是這世上最不適合求婚的時間和地點了。

    但邱勝翊卻一點也不在意,他只覺得驚喜萬分,甚至傻氣地以為自己會不會是在作夢。

    婚姻不是兒戲,他明白她的慎重,所以早已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可天上卻突然朝他砸下一塊大餡餅,猝不及防,讓他完全不敢置信。

    「我的榮幸!」即使不敢置信,他還是毫不猶豫地立刻用腦袋接住大餡餅,就算注定頭破血流也不後悔。

    這時候不答應的人絕對是笨蛋!

    吳映潔紅撲撲的臉蛋瞬間綻放出笑容,出于女性直覺,她覺得和他結婚一定會是件很幸福的事。「謝謝你!」

    「也許該說謝謝的是我,謝謝你。」他深深凝視她,難以形容心中的狂喜。

    「不……不客氣。」她小臉齦紅,卻是極其認真地向他彎腰鞠躬。「也許我還不夠好,但我發誓一定會努力當個好妻子,請你以後多多指教。」

    「我也會盡力當個好丈夫,照顧你、愛護你,我保證。」他也跟著信誓旦旦。

    「噢,我的老天!」站在兩人身後的駱慧婷滿頭黑線。

    她活了二十八年,還是第一次看到女方主動求婚,更別說這個女生還是她唯一的好朋友!

    就算她說這男人得嫁,小潔也沒必要馬上就乖乖照做吧?就算她乖乖照做了也沒必要主動求婚,就算她主動求婚了,也沒必要把這場求婚戲搞成日本上工戲吧?

    這真是她見過最荒謬、最詭異、最不浪漫的求婚了!

    可惜她的哀號,吳映潔和邱勝翊通通都沒听見,只是繼續凝望彼此,直到拖吊車抵達才終于打斷兩人的含情脈脈。

    基于紳士風度,邱勝翊雖然舍不得離開吳映潔,卻也不得不立即打開車門讓她和駱慧婷先坐到自己的車上躲雨,而他本人則是拿著吳映潔遞出的車險證件,將胖卡交給拖吊人員後才回到車上。

    坐上駕駛座,他回頭問了送花地點,沉穩地將車子開上路。

    此時車窗外依舊大雨不斷,他雖一身濕黏,但他的心卻像是飛揚在春天的蔚藍天空里,充滿了喜悅的色彩,他不由自主地抬頭看了眼照後鏡,想多看吳映潔一眼,誰知道卻意外發現坐在後頭的小女人也正偷偷看著他。

    兩人眼神在鏡中意外交會,後方的小女人驀然臉紅,他抿唇低笑,親眼看著他的天使在鏡中紅著臉、低下頭,他滿心甜蜜。

    在分離九年七個月又五天後,他和她,終于再也不是兩條毫無交集的平行線!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2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7088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7-2-9 16:3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三章】

    一個月後,吳映潔和邱勝翊終于結婚了!

    只是他們沒有風光的結婚典禮,也沒有傳統的流水席,有的只是兩張配偶欄不再空白的新身分證,和一紙具象征意義的結婚證書,

    他們倆對婚姻都很渴望,但又不希望為了結婚而浪費錢,而且加上暑假正好是花店旺季吳映潔實在忙不過來,所以在雙方家庭見面討論過後,吳映潔和邱勝翊便決定直接登記結婚。

    因為尊重兒子的「追妻計劃」,也因為感謝吳映潔的救命之恩,所以邱家人對于小倆口的決定完全抱持著尊重態度,沒有半點意見,甚至還不忘配合胡伯伯的事前囑咐,掩飾家大業大的有錢人身分,扮演「小康」的普通家庭。

    但萬家叔叔和嬸嬸對于這項決定則頗有微詞。

    他們就這麼一個佷女,當然希望她擁有最好、最風光的婚宴,可偏偏佷女卻堅持不鋪張浪費,甚至簡單一句「與其把錢花在婚宴上,倒不如存起來以後養育孩子,她還想生三個呢!」就瞬間把他們K.O.了。

    畢竟不孕幾十年,孩子一直是他們的軟肋。

    天曉得這些年來他們想孩子都快想瘋了,難得佷女終于遇上一個理想對象,教他們怎能不期待?

    更何況佷女婿為了就近照顧他們兩老,竟然在住家附近買了一棟新房,讓他們感動不已,要知道就算是台南,一棟房子至少也要將近千萬,佷女婿為了他們才剛砸下大錢,他們又怎麼好意思讓佷女婿繼續破費?

    所以吳叔叔、吳嬸嬸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于是國歷九月九號這一天,吳映潔和邱勝翊成功登記結婚。

    因為婚後還要度蜜月,所以吳映潔把花店交給兩名信任的助手負責,放自己半個月的婚假,至于邱勝翊則是無條件地配合。

    登記當天,雙方親人全都準時到場,親眼見證吳映潔和邱勝翊在戶政事務所里簽下結婚證書,成為法律上的合法夫妻,接著婚後,所有人便一起來到事前預約好的飯店餐廳慶祝。

    這是吳映潔第二次見到公婆以及大伯、二伯兩家子人,因為彼此還算陌生,她也不好意思只顧著吃飯,整場飯局幾乎都在和公婆、哥嫂們閑聊,直到所有人酒足飯飽才分道揚鑣。

    因為台中、台南距離不遠,邱家人開著兩輛七人座休旅車便走了,而吳叔叔和萬嬉嫌也不想打擾小倆口新婚,迅速找了個借口離開,因此岡出爐還燒燙燙的新嫁娘——吳映潔,只好默默地跟著邱勝翊來到新家。

    新家距離她的娘家很近,走路差不多十分鐘,三層樓高的房子共八十五坪,當初買房時,為了尊重她的喜好,伯曾帶她來看過幾次,但此時她卻依然覺得陌生。

    從今天開始,這里就是她以後生活的地方,她的身分已成了人妻,而最重要的是——

    今晚將是他們的新婚之夜。

    吳映潔有些忐忑不安,壓根兒無法定下心來欣賞**底下那剛買的牛皮沙發椅,她偷偷用眼角余光不斷打量身邊的邱勝翊,思考著該怎麼說出開場缸。

    這段婚姻是她選擇的,所以她很明白自己應該付出什麼樣的「責任義務」,但明白是一回事,實際面對又是另外一回事,現在才下午三點多,他應該不會那麼快就想要帶她去「參觀」主臥房吧?

    雖然說她很想快點生個孩子,但是——但是——但是——噢,討厭,都怪慧婷婚前逼她看那些DVD,說什麼一個合格的妻子就要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進得了閨房,所以斯巴達地強灌了她不少「閨房知識」,害她現在滿腦子都是……都是……

    「潔潔,你想不想……」

    我不想!

    蒲葉般大的大掌還沒踫到身邊的小女人,吳映潔就突然唰的一聲,滿臉通紅地從沙發上彈跳起來。

    「對、對了,我看你今天在餐廳也沒吃多少,不如我到蔚房煮些東西給你吃吧。吃粥好不好?你等我一下,東西很快就會好了。」說完,她幾乎是落荒而逃直奔廚房。

    邱勝翊一愣,看著自己懸空的大掌有些一頭霧水,但很快的他就猜到吳映潔失常的原因,不禁低聲一笑。

    他的天使真可愛,其實剛剛他只是想問她渴不渴,想不想喝點水,沒想到她卻誤會了他的意思。也好,就讓她一個人到廚房調適一下心情,他也正好乘機去拿點東西。

    他踏著不疾不徐的腳步走上二樓書房,從辦公桌內拿出一個事先就準備好的牛皮紙袋,隨後緩步走回客廳,準備面對那注定「計劃失敗」的小女人。

    果然,當他回到客廳時,吳映潔正一臉困惑地走出廚房。

    「勝翊,為什麼冰箱里除了礦泉水什麼都沒有?」

    「我不會下廚,所以……」他一臉無辜地聳聳肩。

    吳映潔微微一愣。

    也對,大部分的男人本來就不擅長煮飯,她怎麼會天真地以為他家里會有食材呢?都怪突然換了個環境,害她一時適應不過來。

    只是除了冰箱,剛剛她也稍微巡視了下廚房,卻發現整個櫥櫃幾乎全是空的,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鍋子、鏟子和食材要她以後怎麼煮飯?

    還有,難道這段時間他通通都是吃外食?

    這怎麼行呢,外頭的便當雖然方便,但東西大多清洗得不夠干淨,就連食用油也是用最劣質的,吃久了可是會傷身的,也許她應該趁著天色未晚,請勝翊開車載她出門采買一些生活必需品?

    可是她和他今天都忙了一天,他會不會很累想休息了?

    就在吳映潔猶豫不決時,邱勝翊微笑著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到沙發上,雖然不解他的用意,她卻還是乖巧地依言照做。

    「這些是我的印章和存折。」他跟著坐到她身邊,並從牛皮紙袋里拿出一疊存折。

    「因為屋子才剛買,除了一些基本家具和家電外,房子幾乎都是空的,所以你若是想添購一些用品或是裝潢房子,直接從里頭提錢就好,密碼通通一樣,都是5586XXXX。」

    吳映潔瞪大眼,實在很意外他會這麼做,卻也萬分感動。

    婚前嬸嬸跟她說過,如果一個男人願意把自己最好的東西都送給一個女人,那就代表他對那個女人的確是真心的;如果那個男人連財產也雙手奉上,那就代表他願意對婚姻忠誠,畢竟有錢的男人愛作怪,沒錢了自然也就沒本錢在外頭拈花惹草了。

    她不會虛偽地說自己不愛錢,相反的,因為曾經嘗過苦,她比誰都知道金錢的重要,雖然她本身也有不少存款,但既然他們已經成了夫妻,那麼她就不會矯情拒絕他的誠意。

    夫妻本是一體,他把她當自己人,她又何須將他當外人?

    于是她感動一笑,落落大方地收下所有東西,並且完全不掩飾心中的好奇,立刻掀開其中一本存折,想看看自己的新婚丈夫到底有多少家底,誰知道映入眼簾的金額讓她忍不住大吃一驚。

    「一千六百萬?!」她驚聲尖叫,有那麼一瞬間還以為是自己看錯。

    「這本是定存簿,里面的錢是專門用來投資生利的,所以平常你如果想花錢的話可以用這本。」他像介紹商品似的幫她掀開另一本存折。

    「里頭有一百萬,是專門用來定期扣繳一些水電瓦斯雜費和支付平常生活所需。」

    還有一百萬?!她丈夫的身家居然有一千七百萬?

    吳映潔當場傻眼。

    「不過如果你想裝潢房子的話,可以用這本。」他拿起第三本也是最後一本存折。「這間銀行的專員我認識,大筆金額你只要一通電話過去就可以請他幫你轉帳,不必再多跑一趟,這里頭共有八百多萬,應該足以支付這間房子的裝潢費用。」

    轟!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2-11 06:46


Processed in 0.139501 second(s), 9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