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改+完] 金湯匙俱樂部2-頭號愛妻老公 (鬼王)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改+完] 金湯匙俱樂部2-頭號愛妻老公 (鬼王)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46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轉+改+完] 金湯匙俱樂部2-頭號愛妻老公 (鬼王)

哈囉,大家好
又是我kk
今次的是

【金湯匙俱樂部】2
(有任何錯誤或者已經post過的話請告訴我喔=]*)

那請鎖定::::::::
【金湯匙俱樂部】1 - 頭號寵妻老公(犬牙)
【金湯匙俱樂部】3 - 頭號拐妻老公(me!煜)
【金湯匙俱樂部】4 - 頭號纏妻老公(筱傑)
謝謝支持=)*

原創者 : 黑田萌
來源網址 : http://fjtct.now.cn:7751/www.fmx ... 0931/book30931.html


身為當紅製作人的他,
從沒遇過像她這樣敢指著他“破口大駡”的人讓他覺得有趣極了。
之後,他與那小妞又很有緣地在電視臺相遇,
她卻好死不死地在他面前昏倒,
而他“下意識地”抱起她,剛好被大家看到,
於是,電視臺內便傳出他跟她的緋聞……
照理說,他該站出來澄清,
以免他黃金單身漢的位子不保,
但,他突然覺得讓緋聞“弄假成真”,
似乎也挺不賴的!
畢竟,她是第一個讓他親自“動手的女人……

[ 本帖最後由 超LoVe黑棒 於 2009-4-18 01:06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qing19950904   2009-1-10 22:55  金錢  +7   因为是精品文章+1次po完!!所以給你多一点积 ...
qing19950904   2009-1-10 22:55  威望  +7   因为是精品文章+1次po完!!所以給你多一点积 ...
``呀霖_娃娃   2009-1-10 22:05  威望  +3   一次po完,,棒喔!
``呀霖_娃娃   2009-1-10 22:05  金錢  +3   一次po完,,棒喔!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47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楔子
銀座,金湯匙俱樂部。  

  這是一家位元於銀座五丁目的酒店,比起一些大型的豪華酒店,金湯匙俱樂部只能說是小而美。  

  在老闆娘兼媽媽桑丹下綾子的帶領下,只有二十名不到的公關小姐的金湯匙,卻有著令人咋舌的業績及好評。  

  丹下綾子年輕時,在六本木擔任酒店公關小姐,便與客人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她的人情味及值得信賴,讓她在淘汰速度極快的公關世界裏,穩坐一姊的位置。  

  三十五歲時,她便離開了六本木,往更高級的銀座邁進。而店名叫金湯匙俱樂部,是因為她多年來珍藏著的一根義大利工匠純手工打造的金湯匙。  

  這根純金湯匙是年輕時,一位她深愛卻無緣的男人送給她的。她一直相當珍惜,就算生活再拮据,她也不曾動過變賣的念頭。  

  決定開一家屬於自己的店時,“金湯匙”這個店名便成了她唯一的選擇。  

  金湯匙俱樂部的客層相當的高級,在這裏出入的大多是一些名人雅士、政商名流。除了老客人之外,她也有不少年輕一輩的科技新貴,或青年企業家這類的客人。  

  俱樂部提供給客人的是一個交流的、放鬆的、隱密的所在,而這樣的服務也為她及她旗下的公關小姐們,創造了富足優渥的生活。  

  在金湯匙俱樂部的客戶名單裏,有著四位真的可說是銜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公子——莊濠全、邱勝翊、楊奇煜及廖俊傑。  

  這四位貴公子在各自的領域裏發光發熱,也各自有著迥然不同的性格及人生。  

  他們四位算得上是金湯匙的熟客,年紀都在三十歲上下,卻都有著非凡成就。  

  莊濠全,三十三歲,莊氏集團總裁,是有著黑道背景的娛樂業大亨。他的父親是有著“東京教父”之稱的莊學,在銀座、六本木、新宿及歌舞伎町等菁華地段,擁有十數家規模龐大的店面。  

  目前已完全接掌父親事業的他,正積極想買下一楝舊商業大樓重建,並開創莊氏集團另一個全新的局面。  

  邱勝翊,三十一歲,渾身上下散發著雅痞氣息的他,是電視臺的千萬製作人。他所製作的電視節目,總能為電視臺及廣告主帶來豐厚的收穫。  

  名聲響亮、名利雙收,卻又行事低調的他,還有一個許多人都知道、卻少有人在他面前提起的身分——國際名導邱大澤之子。  

  楊奇煜,三十二歲,東京光電執行長。二房之子的他,才能及資質都遠勝過大房之子。  

  因為得到父親中楊道夫的重用及信賴,一直在國外求學及工作的他,在半年前被楊道夫召回,並指派為接班人。  

  廖俊傑,三十二歲,廖氏制藥的二少,卻走了跟父親完全不同的路。他在二十七歲時,開始了自己的網路事業,是名身價數億的鑽石單身漢。  

  他不熱衷,也不擅於與人交際,大部分的時間獨居在市郊的豪宅,就連在公司的管理上也大多透過視訊或網路。  
  而今晚,穿著一件深灰色喀什米爾套頭毛衣及黑色長褲的邱勝翊,在十點十三分,悠閒的步進了金湯匙俱樂部——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47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第一章
“歡迎光臨。”森村經理親自上前接待貴客,“老樣子嗎?”  

  “是的。”王子優雅地一笑,“麻煩你了。”  

  “哪裏的話,”森村經理微微一欠,“請跟我來。”說著,他引領王子來到了一個邊緣的位子。  

  坐定,森村經理便要服務員先取來烏龍茶,並叫來經常接待他的麻衣子。  

  “邱先生,近來好嗎?”都內某知名女子大學畢業的麻衣子是個漂亮又給人聰明感覺的女孩,對於進入影藝圈有相當的興趣。  

  她在王子身邊坐下,替他倒了杯烏龍茶,“最近看到你制作的那個房屋改造節目,非常有趣也非常溫馨耶!”麻衣子說道。  

  “真想不到麻衣子小姐還有時間看電視。”他撇唇一笑。  

  “我只看優質節目。”麻衣子趁此機會討好他一番,“邱先生制作的節目,我可是從不放過。”  

  “是嗎?”他臉上沒有一絲張狂得意,像是早已習慣了這樣的恭維,“那我真是要謝謝你了。”  

  “對了,森村經理……”他轉而看著森村,“可以請丹下媽媽桑過來一下嗎?”  

  “喔,好的,沒問題,請你稍候。”森村彎腰一欠,轉身走開。  

  不多久,總是一襲優雅和服,梳著日本頭的丹下綾子來了——  

  “邱先生,你好。”綾子坐了下來,“最近忙什么?”  

  “老樣子。”他說,“有件事情想麻煩丹下媽媽桑,不曉得方不方便?”  

  “咦?”她微怔,“不知道我能幫你什麼忙?”  

  “我最近開一個談話性節目,第一集想邀請十位銀座上班小姐參與,不曉得媽媽桑能不能幫我跟同業問問。”  

  “這簡單。”綾子想也沒想地就回答,“我認識一些素質不錯的小姐,再幫你問問。”  

  “那就麻煩你了。”  

  “這是小事情。”她溫柔一笑。  

  “邱先生,”此時,一旁的麻衣子主動的勾住了他的手,“我可以去參加嗎?”  

  他看著她,“我本來就打算邀請你啊。”  

  “真的?”她驚喜地問,“真是太好了,我一直想去電視臺看看呢!”  

  “電視臺一點都不好玩。”他說。  

  “可是人家很好奇。”  

  綾子一笑,“麻衣子一直以來對演藝工作非常向往,也許哪天會轉行也說不定。”  

  “不是我自誇喔,”麻衣子眼中閃著燦爛的光芒,“我以前還是話劇社的臺柱呢!”  

  “是嗎?”  

  “當然是。”她緊纏著他的手臂,“有機會請邱先生幫我引薦一下吧。”  

  “引薦?”他微怔。  

  “嗯。”麻次子用力點點頭,“就是令尊邱大澤啊,我很欣賞他的電影。”  

  突然,他臉一沉,盡管店裏光線有點昏黃,還是可看見他神情的驟變。  

  綾子對王子的事略知一二,也知道他的父親邱大澤對他來說,是個禁忌話題。  

  邱大澤是知名的國際大導,而他是那位大導演的兒子也不是秘密。  

  他的母親高柳緒子年輕時,是名以知性演技出名的女明星,非常年輕時就嫁給邱大澤並息影生子。  

  後來邱大澤又與他的電影女主角因工作而產生感情,進而與高柳緒子分居。  

  在王子國中時候,高柳緒子選擇離婚成全丈夫的第二段婚姻,然後帶著王子到澳洲住了幾年。  

  雖然邱大澤一直對他們母子倆善盡照顧的責任,但對於父親的外遇背叛,他是一直無法諒解的。  

  他不喜歡別人在他面前提父親的名字,一是因為父親在感情上背叛了母親,二則是不想讓人把他今時今日的地位跟成就,與他父親在圈子裏的崇高地位做任何的聯想。  

  麻衣子興奮過了頭,誤觸地雷卻不自知,她身為老板娘兼媽媽桑,當然要適時的打圓場。  

  “好了,麻衣子……”她替王子又倒了一杯茶,“邱先生來這裏是想輕松一下,別再提工作的事了。”說著,她跟麻衣子使了個眼色。  

  “喔……”麻衣子警覺地回應,“也對,我真是太不體貼了。”說著,她轉而對著身邊的王子粲笑一記,“邱先生可別生我的氣喔!”  

  雖然情緒有點受到影響,但他畢竟是個成熟的男性,還不至於因此對誰動氣。  

  他搖搖頭,唇角一勾,“我沒生氣,幫我點根煙吧。”他說。  

  **    **    **

  熬了三個晚上,吳映潔終於將節目要用的模型屋做好。  

  進到這個人稱“柴田組”的美工部門已經六個多月,這是她的“老大”——柴田,第一次將模型制作的工作交給她。  

  柴田在這個業界相當知名,能在他底下學習是許多人夢寐以求之事。因為他非常的嚴格且“暴力”,於是他所帶領的美工部門才會有“柴田組”這麼江湖味的別稱。  

  為了這第一次的表現,她事前做了非常多的準備,就為了將自己的功力完美的呈現在大家眼前。  

  二十六歲的她,剪了個像小男生一般的俐落發型,為了工作方便,也總是穿著輕便簡單的牛仔褲或休閒運動服。  

  盡管長得清秀可愛,但在幾乎都是男性工作人員的小組中,她就像是個小弟弟般。  

  一路上從住處出來,她便像保護國家文化遺產般護著自己的模型屋,生怕一個不小心,她多日來的心血就會付之一炬。  

  當她安全的把模型屋帶出擁擠的地鐵後,她松了一口氣。  

  踩著輕快卻小心的步伐,她朝著東京放送電視臺邁進。  

  而就在她橫過車道之際,一輛急駛而來的黑色跑車幾乎撞上了她——  

  “啊!”她的驚叫聲幾乎是跟車子緊急煞車的尖銳聲響同時響起。  

  那輛發亮的黑色跑車並沒有撞上她,但卻嚇得她魂飛魄散。而當她在幾秒鐘後回過神來,更教她崩潰的事情發生了——  

  她辛苦做了三天三夜的模型屋掉在地上,而且已經……  

  “啊!”她再次尖叫。  

  她蹲在地上撿拾那殘破的碎片,眼淚幾乎要掉下來。  

  “完了,完了……”她一臉愁容,喃喃自語。  

  “嘿。”此時,車上的人下來了。  

  只顧著撿拾毀損模型屋的她,根本沒心情去看那個“肇事者”。  

  “我趕著開會。”那人說。  

  聽到這句話的同時,她注意到他腳下穿了雙黑亮的手工訂制皮鞋,看來既昂貴又具有品味。  

  但是,這雙有品味的皮鞋的主人卻毀了她多日來的心血……  

  趕著開會?趕著開會就可以開快車?就可以撞壞她多日的辛苦結晶?老大好不容易將這個任務交給她,這個人卻毀了她的得意作品,也毀了她光明的前途及未來……  

  她哀怨又憤恨地抬起頭來,惡狠狠地瞪著那個冒失的家夥——  

  “你是趕著去投胎吧!”她沒好氣地說。  

  而在同時,她注意到他的樣子。  

  他是個又高又帥又有型的男子,年紀不會太大,絕不超過三十五歲,但眼底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世故及憂鬱。  

  他穿著極具品味,有著屬於他、適合他的獨特風格。  

  他不是線上的任何一位男星或男模,卻有著不輸給他們的明星氣質。  

  鬼鬼不記得自己認識他,卻覺得他有一點點的眼熟,似乎曾在哪裏見過……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48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但這不重要,眼前最教她抓狂的是她的模型屋已經毀了,而他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我的模型屋毀了,你知不知道,我可是做了三天三夜耶!”她對著他大叫。  

  被一個活像個小鬼般的女孩咆哮著,王子怔了怔,然後定定地、好奇地看著她。  

  這真是鮮了,是她自己穿越車道,才會發生這起意外,現在倒怪起他來了?  

  對她,他是有點印象的。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她應該是美工組老大柴田底下的一員。  

  看地上約略看得出形狀的模型屋,他確定那應該是為了“改造的王樣”這個節目所制作的道具。  

  他很遺憾她的模型屋毀了,但那似乎不是他的錯。  

  他翻腕看表,皺了皺眉頭,“我三點得準時開會,你打算什么時候才帶著你的模型離開車道?”  

  “什……”聽見他這麼說,鬼鬼氣壞了,“你一點罪惡感都沒有嗎!?”  

  可惡,開會有什麼了不起?他連一句道歉都沒有算什麼啊?  

  “你父母沒教你說‘對不起’嗎?”她氣呼呼地質問他。  

  他挑挑眉,有點不悅地說:“穿越車道的是你吧?”  

  “我……”她一頓。也對,她是不該貪快而穿越車道,但……但是他開太快也是肇事原因啊!  

  瞧他“居高臨下”,彷如皇帝般覷著蹲著的她,頓時讓她覺得自己矮了好幾截。  

  於是,她霍地站起,指著車道旁的紅色警語,“車道慢行,那麼大的字,你看不見嗎?”  

  王子微怔,對於她如此伶牙俐齒感到驚訝。這小鬼不該待在美工組,她應該可以去主持什麼毒舌節目吧?  

  他上下打量著“完好無缺”的她,“我撞著你了嗎?”  

  “咦?”她一愣。  

  “沒有吧?”他撇撇唇角,似笑非笑,“我沒撞著你,你還不快讓開?”  

  “你……你害我的模型屋毀了。”她說。  

  “是你自己沒抱好。”他盯著她,一臉“關我屁事”的表情,“若真那麼重要,就算用身體保護也在所不惜。”  

  “這……我……我嚇一跳啊!我……”可惡,他居然讓她說不出話來!  

  “嚇一跳?”他好整以暇地一笑,“那麼你該好好練練膽子。”  

  “什……”  

  “在電視臺工作,得有強健的心臟才行。”說著,他坐回車上,關上車門,探出車窗,“你動作最好快點,不然待會兒我車輪一輾過,你可是連‘屍體’都沒得收。”  

  聽見他語帶威脅,她氣炸了。可是她覺得他真的會那麼做,而她沒那個本錢跟他賭。  

  雖然要她自認倒楣實在是很不甘心,但是又能怎樣呢?  

  “可惡,混蛋……”她咬牙切齒的瞪了他一眼,嘀嘀咕咕地蹲下來把毀損的模型屋抱起。  

  她才一離開車道,他的車就呼地向地下停車場駛去。  

  鬼鬼憤怒卻無奈,只能對著他的車屁股,惡狠狠的比出了中指。  

  她平常是不這麼做的啦,不過實在是氣不過他的氣焰囂張。  

  從後視鏡中,王子看見站在那兒惡狠狠瞪著他,並對他比出中指的她,先是一怔。  

  在澳洲生活時,他是曾被有種族歧視的同學比過如此不文雅且充滿敵意的手勢,不過自從他狠狠揍了那人一頓後,就再也沒有誰敢對他比出中指。  

  這麼多年來,她是第一個對他比出中指的人,而且重點是……她是女的。  

  忖著,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    **    **  

  開完前置會議,王子並沒有立刻離開會議室,而是跟幾名重要幹部繼續商量著細節。  

  當然,美工組的柴田也在其間。  

  不多久,所有錄影的行程都敲定了,大家才魚貫的離開了會議室。  

  “想不到今天邱先生你居然遲到了……”柴田慢條斯理的收拾著會議資料,“你一向很準時的。”  

  “是不是昨天喝多了?”一旁的節目導播田中促狹笑道,“聽說邱先生是銀座金湯匙俱樂部的常客。”  

  柴田驚訝地說:“我以為只有我們這種人才上酒家。”  

  “什麼酒家?”田中一笑,“金湯匙可是高質感的俱樂部,你以為是那種小姐隨你摸的酒店嗎?”  

  “哇,”柴田好奇地問:“那種地方消費很高吧?”  

  王子蹙眉一笑,“別聽田中先生瞎說了,我只是偶爾去放松一下。”  

  “不只放松一下吧?”田中曖昧一笑,“那天來找你的那位麻衣子小姐跟你的關係好像……”  

  “只是一般客人跟小姐的關係。”他打斷了田中,“金湯匙的小姐嚴禁跟客人發生關係,田中先生應該也聽說過。”  

  “是沒錯。”田中點點頭,“金湯匙的老板娘確實是為了避免小姐們卷入客人的家庭紛爭,或成了客人的外遇對象,而嚴格禁止小姐跟客人發展不尋常的關係。”  

  “看來這位媽媽桑很有原則。”柴田說。  

  “所以說羅,別再胡猜我跟麻衣子小姐的關係了。”他說。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田中笑睇著他,“邱先生未婚,根本不怕什麼外遇問題,不是嗎?”  

  “田中先生就是不打算放過我嗎?”王子無奈地一笑。  

  “那位麻衣子小姐可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耶!難道邱先生一點都不心動?”田中續道:“要是有那樣的美女對我大獻殷勤,我一定會禁不起誘惑,就連拋家棄子那種事都做得出來。”  

  “最好別那樣。”突然,王子話聲一沉。  

  田中似乎警覺到自己失言,頓時收起臉上的嬉笑。  

  一旁的柴田見狀,立刻話鋒一轉:“我好想兒見那位金湯匙的老板娘,改天請邱先生為我引見一下吧!”  

  “唔。”別人是如何小心翼翼對他,生怕誤觸地雷,他是知道的。  

  為了不使場面尷尬,他已練就了沉著應變的本事——雖然有時他也會一時失控而說出尖銳的話來。  

  “ ……沒事的話,我先去忙了。”誤踩地雷的田中一臉尷尬,急忙找了藉口先行離開。  

  他前腳一走,柴田便低聲地說:“田中那個人就是那樣,別放心上。”  

  王子蹙蹙眉頭,給了他一記“我沒事”的微笑。  

  “對了!”突然,他想起不久前發生在車道上的事情,“改造的王樣是不是明天進棚?”  

  “是啊,怎麼了?”柴田疑惑地問。  

  “節目要用的模型屋,你……應該有備用的吧?”他試探地問。  

  “通常都會有……”柴田不解地問:“幹嘛這麼問?”  

  他沉默了一下,“有個頭發很短,像小男生一樣的女孩子是你徒弟吧?”  

  柴田一怔,“你說鬼鬼?是啊,她是…… ,你認識她?”  

  “不認識,不過我看過她跟在你身邊。”  

  “她怎麼了嗎?”  

  “沒什麼。”他一笑,“我來開會前,差點在車道上撞到她,還被她罵了一頓。”  

  柴田一怔,笑問:“她罵你?”  

  鬼鬼那家夥真是太不長眼了,居然連當紅的千萬制作人都敢罵?看來她很有膽量嘛!  

  “是啊。”他說,“因為她捧在手上的模型屋掉在地上壞了。”  

  “啥!?”這會兒,柴田大吃一驚,完全笑不出來。  

  “幹嘛那麼震驚?”王子微蹙起眉頭,“你不是說通常都有備分?”  

  “但這次沒有啊!”柴田說,“慘了,我得趕緊去看看,不然明天節目要開天窗了。”說罷,他抓著手上的會議資料,拔腿就跑。  

  王子本來想開口叫他別太苛責那個叫鬼鬼的女孩,但又覺得這似乎不是他該擔心的事而作罷。  

  再說,那麼悍的女孩子,別說挨罵了,就算是“打”也應該禁得起吧!

頂部
qing19950904 (♂.♥倩倩`♀)
Rank: 8Rank: 8
★`小小小小小…小不點.♥♥♥` ...


超級版主
等级: 49 - 我愛黑澀會天王
生命值 : 140 / 1200
魔力值 : 1437 / 35375
经验值 : 1 %

UID: 19543
精華: 0
積分: 768
帖子: 4311
威望: 768
金錢: 843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8-8-23
來自: --♥ 神經組合`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49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qing1995090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qing19950904 交談
如果要1次po完请在题目上注明!!
是“1次po完”哦!!!





依然唯愛婕兒.  ♥ `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50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第二章
 看著桌上那摔得“分屍”的模型屋,柴田差點沒昏過去。  

  “我的老天……”他抱著頭,一副世界末日到了的表情,“明天就要錄影,你……你……”  

  “老大,對不起,我……”鬼鬼一臉慚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怪那個冒失鬼!”  

  “冒失鬼?”柴田一頓,兩只眼睛像噴火似的瞪著她,“你還好意思說人家是冒失鬼?是你橫越車道,差點讓人家撞上你的,不是嗎?”  

  “ ?”鬼鬼一怔。哇塞,真想不到柴田老大的消息那麼靈通,居然知道不久前在車道上發生的事!?  

  “老大,你會通靈嗎?”她眨眨那黑亮的大眼睛,“你怎麼知道……”  

  “我當然知道!”他氣得用手上的本子敲了她腦袋一下,“搞不清楚狀況的是你。”  

  挨了一記雖然有點不甘心,但這畢竟不是第一次挨柴田的打,她早已習以為常。  

  在美工組裏,她是唯一的女性,年紀也最輕,柴田總把她當男生看也當男生用。  

  柴田在這個業界是響當當的人物,跟在他身邊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而這也是她就算挨打挨罵也要留在這兒的主因。  

  “老大,我……”  

  “你啊,罩子放亮點。”柴田看起來很嚴厲,但不算太生氣,“聽說你還臭罵人家一頓,是吧?”  

  “ ?”她一怔,“老大,你太厲害了,連這個都知道!?”  

  “是啊。”他挑挑眉,“我剛才才跟人家開完會呢!”  

  “咦?”她很驚疑。  

  那家夥說他趕著開會,原來是跟柴田他們這些現場的執行制作們開會啊!那……他是誰?又是幹什麼的?  

  看她一臉還沒搞清楚的迷糊表情,柴田好氣又好笑,“你不知道他是誰?”  

  她搖搖頭,“我是覺得好像在哪裏見過他,他……他是準備出道的明星嗎?”  

  “他是邱勝翊。”他說。  

  “邱勝……啊!”她震驚地喊,“你說他是那……那個……”  

  他咧嘴一笑,“就是他。”  

  “不……不會吧……”她的聲音在顫抖著,“你說他是那個千萬制作人邱……邱勝翊?”  

  他點點頭,“是啊,你居然連他都不認識!”  

  “我……”  

  她不認識他很正常啊,像她這種跑腿性質的工作人員,哪有機會接觸他那一號大人物啊?  

  再說,他行事低調,幾乎不接受採訪,就算在路上碰著了,她也只會驚嘆一聲“好帥的男人”,卻叫不出他的名號來。  

  “電視臺裏沒有一個女人不認識他,除了你。”柴田說。  

  “跟你們在一起,我早忘了自已是女的……”她咕噥著。  

  “別在那邊嘀嘀咕咕的,”柴田又拿本子敲了她一記,“快去把模型屋修復,明天進棚前交到我桌上。”  

  “喔,好的。”她訥訥地說。  

  真是倒了八輩子楣了,什麼人不好撞,居然撞上了千萬制作人王子?  

  唉,她還兇巴巴的罵他趕著去投胎呢!慘了,不知道他有沒有在柴田老大而前參她一本,像他那種重量級人物只要隨便開口說兩句,就能決定許多人的去留,當然也包括她。  

  不過看柴田老大的態度及反應,似乎是沒有叫她走路的打算,看來她還是趕緊把模型屋修復,免得明天的節目因道具問題而錄不了。  

  唉,今天又要開夜車了!她心裏無限哀怨地想。  

  **    **    **  

  雖然視線已經有點模糊,眼皮很重,精神也開始渙散,但鬼鬼看眼前已修復完畢的模型屋,還是露出了笑容。  

  “太……太好了!”她唇角一揚,放心的笑了。  

  昨晚她在公司熬夜加班,別說衝咖啡提神了,她連起身上廁所的時間都沒有。  

  就這樣,她既沒吃早餐也沒吃午餐,拚了命的把模型屋一塊塊的復原回去,而終於……在進棚前的一小時,她總算將模型屋交到了柴田桌上。  

  “嗯……”柴田神情嚴肅地細細端詳她的模型屋,好一會兒才露出了滿意且讚賞的笑意,“不錯,你做得相當不錯。”  

  “真的?”她高興地問。  

  柴田點點頭,然後睇著一臉憔悴,活像是動物園裏跑出來的熊貓般的她。  

  “哇,鬼鬼,你的樣子真難看。”  

  “啊?”她微怔。  

  “你去吃個東西,稍微補個眠吧。”他說。  

  “喔,好……”她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不屬於她,很重、很沉、很累。  

  也是,這麼加加減減算起來,她可是熬了四天四夜,雖然她是鐵打的身體,但這麼一折騰也是有些受不了。  

  “那……那我先去找東西吃。”說罷,她轉身走開。  

  離開美工組,她走向電梯,準備下樓到販賣部去找點東西填肚子。  

  電梯上上下下了好幾趟,終於在她面前停住並開門。  

  電梯門一開,她看見電梯裏站了一個人,然後她走了進去。  

  “幾樓?”那個人問她。  

  “肚子餓。”她說。  

   ?她剛才說了什麼?她的腦袋昏昏沉沉的,精神完全無法集中,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說了什麼。  

  而此時,電梯裏的另一個人——王子,正以一種狐疑的眼神看著她。  

  她……沒看見我嗎?他皺了皺眉頭。  

  這個昨天罵他趕著去投胎,還對他比出中指的小鬼,難道沒發現他的存在?  

  不會吧?難道她是故意對他視而不見,還跟他雞同鴨講?什麼肚子餓?他是問她到幾樓啊!  

  小人跟女人都惹不得,果然是真的!  

  昨天她八成讓柴田給臭罵一頓了吧?也對,她是該氣他,不過他比較希望她用力的瞪他一眼,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把他常空氣般。  

  此時,她微微搖晃著身子,兩只眼睛無神地看著前方,而她的眼睛……老天,他從沒見過有人跟熊貓那麼相像。  

  “ 鬼鬼。”他叫了她一聲。  

  她神情恍惚地轉頭看著他,“啊?”  

  “啊?”不會吧?她都這樣正視著他了,居然還沒任何激烈的反應?  

  “是你!?就是你這個混蛋害我被罵!”  

  “可惡!制作人就了不起嗎?我希望你開車去撞墻!”  

  他以為她會這麼對他大吼大叫,或者像昨天一樣對他比出那不雅的中指,但她什麼都沒做,只是怔怔的望著他。  

  “你病啦?”他忍不住這麼說。  

  “啊?”她努力的眨眨眼睛,然後突然翻了個白眼。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只兒她身子一晃,兩腿一軟,昏了過去。  

  他及時地伸出手,一把撈住了她。  

  當他將她抱住,這才發現她其實又纖細又柔軟,是個百分之百的女孩……  

  見鬼,她本來就是女的、他是怎麼了?  

  “喂,小鬼……”他把她攬在懷裏,拍了拍她的臉頰,但她卻毫無反應。  

  他想,不,他非常確定……她昏倒了。  

  此時,電梯到達一樓,然後門打開。幾個電視臺的工作人員站在電梯口,驚異地看著電梯裏的他跟她。  

  當下他第一個反應是將她橫抱起來,然後邁開大步地走出電梯——  

  身後,傳來的是其他人竊竊私語、議論紛紛的聲音,他想……這件事肯定會困擾他好一陣子的。  

  **    **    **  

  新橋,Rest。  

  這是一楝新型態的純住宅大樓,戶數不多,非常注重隱密性。  

  因為是一廳一衛一房的建築,因此住在這兒的人清一色都是單身。  

  以這種格局來說,將近三十坪的Rest算是很高級的大樓住宅,當然價格也不便宜。就他所知,他的鄰居們都是一些高學歷、高收入的菁英份子。  

  他當初在這兒訂下一戶,不是想離開母親自立門戶,而只是單純的為了工作方便。  

  大部分的時間,他跟母親住在郊區的東青梅,只有手上工作太多時,他才會為了迅速往返住處及工作地點,而住在離電視臺相當近的Rest。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將這個麻煩的小鬼帶回這裏,但……她此時已安穩的睡在他的大床上。  

  因為父親的身分地位實在太“招搖”,不想讓人注意到他與父親那一層關係的他,一直以來都行事低調,就算是工作之餘也幾乎不與人交際。  

  慢熱、不輕易跟人交心,也總是跟人保持適當的、禮貌的距離的他,即使是跟柴田那種讓他有“這家夥還不賴”感覺的工作夥伴,他也鮮少跟他們在下班後有太多的往來及接觸。  

  而這樣的他,竟在剛才做了那麼高調的蠢事!?  

  況且這個地方,他從來沒帶任何人來過。  

  為什麼呢?看著睡在他床上的她,他忍不住這麼問自己。  

  剛才他應該把她帶回美工組,然後交還給柴田的,為什麼卻將她帶回家裏來呢?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50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那一瞬間,他在想什麼?不……應該說,他是哪條筋不對勁了?  

  躺在他床上的她,看起來好小。  

  醒著的時候,她像只充滿了活力的小刺 ,一不高興就對人豎起全身的刺。明明是個女生,卻活似精力旺盛的小男生一樣。  

  但現在,她安靜的、乖乖的、無害的、溫馴的睡著。  

  柔順的短發、小小的臉蛋、清秀的五官……細細端詳,他發現她其實長得秀色可餐。  

  驚覺到自己竟這麼盯著昏睡的她看著,他心頭一驚。  

  該死,他是怎麼了?居然這麼盯著昏睡的她看?  

  不自覺地,他退役了兩步,然後心頭有點慌慌地走出臥室。  

  我不該惹這種麻煩……  

  這是錯誤的第一步,他不該將她帶回來,而且還有好幾名目擊者看見他將她抱出電梯。  

  他想,此時此刻耳語應該已經傳遍了整個電視臺,而他也即將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再接下來……就會有狗仔每天追在他屁股後面跑。  

  完了,我的安寧日子完了。他心想。  

  現在“亡羊補牢”還來得及嗎?不管,就算為時已晚,他也要將“傷害”降到最低。  

  忖著,他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  

  “喂……”  

  “邱先生?哈哈……”  

  他都還沒開口,電話彼端已傳來柴田那豪邁爽朗的笑聲。  

  他眉頭一蹙,心知不妙。看來,事情已經傳開了,就在他將她帶回來的這段時間裏。  

  “聽說我們家鬼鬼在你那裏,是吧?”柴田促狹地說,“她還是個清純的女孩,可要對她溫柔點。”  

  “柴田先生……”他濃眉一皺,“這個時候別尋我開心了。”  

  “我才沒尋你開心,哈哈……”  

  此時,王子聽見的不只是柴田的笑聲,還有其他人的笑聲。  

  他無奈一嘆,“果然傳開了。”  

  “邱先生,鬼鬼還好吧?”柴日語帶試探地問。  

  “你來把她帶走,好嗎?”他以商量的語氣問道。  

  柴田微頓,“為什麼?”  

  “為什麼?”他蹙起眉頭,“她是你的人啊!”  

  “唉呀!”柴田誇張的大叫,“這種話可別亂說,要是被我家那只母老虎聽見了,我日子就難過了。”  

  “柴田先生,她……她不能留在這裏。”  

  “為什麼?”柴田閒閒地問道,“你都把她帶回去了,不是嗎?”  

  “那是情非得已,她在電梯裏昏倒了。”他說。  

  “噢?”柴田沉默了幾秒鐘,“那你當時應該把她送回美工組,或是把她送到醫院去啊!”  

  “是應該這樣沒錯,但那個當下我……”他懊惱地說不完整,“總之我把她帶回家是不對的。”  

  “這是你的直接反應,對吧?”  

  他一怔,“咦?”  

  直接反應?是的,當時他的直接反應是把她抱出電梯,然後帶回這裏,因為……  

  “她是個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能把她丟在路邊或丟在電梯裏嗎?”他眉心一擰,既苦惱又懊悔,“她就在我面前昏倒了啊,我只好……”  

  “邱先生……”柴田打斷了他,“那家夥從昨天到剛才沒吃沒睡,會昏倒也不奇怪。”  

  他微頓,“你說她……”  

  “為了修復模型屋,她整晚都待在辦公室裏……”柴田續道:“雖說她橫越車道是有點活該受罪,但你多少也要負點道義責任吧?”  

  “什……”他眉丘一攏,“我才是受害者。”  

  “哈哈哈……”柴田又是大笑,“你就別那麼計較了,我現在忙著進棚,她就先交給你了。”說罷,他挂了電話。  

  “喂?喂?柴田先生?”他簡直不敢相信柴田就這樣挂了電話,而且將她丟給了他?  

  他懊惱又頹然地坐在沙發上,隨手將手機往旁邊一丟。  

  “該死!”他忍不住低聲咒罵著。  

  **    **    **  

  天都黑了,她居然還不醒來?  

  他不只一次地走進臥室,然後像這樣站在床邊看著她,他總以為她會自己睜開眼睛,但……  

  這小鬼居然不認床?他忍不住在心裏嘀咕著。  

  因為她在這裏的關係,他整個下午都跟她在這裏耗上了。  

  雖然他今天也沒什么太重要的事要忙,但總覺得不該這樣虛晃一個下午……  

  不過認真說起來,托她昏倒的福,他倒是過了一個閒得發慌的下午。  

  想想,他回到日本、進入這個圈子也有三年多的時間吧?有一個赫赫有名的導演父親,他想要擺脫父親的影子還真是不簡單。  

  做得不好,別人會說“呵,不過是個不爭氣的公子哥兒”;做得有聲有色,人家又要說“有個名導父親是比較容易成功”。  

  不論他是好是壞,總跟他父親脫不了關係,而那是他最在意的。  

  在這個圈子裏,他從沒憑藉過父親任何一絲關係及助力,他從不提父親的名字,也不喜歡別人將他的名字跟父親串聯在一起。  

  他是那麼的無法諒解父親的背叛,卻莫名的走跟他相似的道路。  

  為什麼呢?根本不想跟父親扯上一丁點關係的他,不該進入這個圈子的阿!  

  想來,這也許是他心裏的那個小男孩還沒長大。他心裏那個不成熟的、叛逆的小男孩,拚命的想在跟父親相似的領域裏出人頭地,然後讓父親見識他的能力、承認他的能力……  

  他做了這麼多,都只為了讓父親知道……沒有他,他跟母親還是可以很好。  

  這真是可悲,表面上他跟父親毫無聯絡往來,彷佛兩個不相幹的人般,但事實上,他跟父親的距離從沒拉開過,他一直活在父親的影子底下。  

  他記得南非民主領袖曼德拉曾說過這麼一句話:“唯有寬恕,才能得真正的自由。”  

  他想,在還沒完全諒解父親之前,他的心是無法自由的,但寬恕談何容易?  

  每個人都有別人看不見的傷,即使是像他這樣一個看起來堅強又成熟的大男人。  

  突然,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回過神,睇著床上的她,不覺蹙起了眉頭。  

  是她的肚子,她的肚子正咕嚕咕嚕的響著。他想起她在昏倒前回笞他的話……肚子餓。  

  “ 鬼鬼!”他決定叫醒她。  

  伸出手,他用力推了她兩下,她皺了皺眉頭,勉強地睜開眼睛。她不耐地瞪了他一眼,翻身又睡。  

  “喂,起床,天黑了。”他扯了扯她的耳朵。  

  他實在不想對她這麼“粗暴”,但她實在太能睡了。  

  他已經跟她耗了一下午,總不能連晚上都跟她耗上吧?  

  “小鬼,你再不起來,我就侵犯你了。”他彎下腰,靠在她耳邊說道。  

  “唉呀!”她生氣地反手一拍,啪地打在他臉上,“不要吵我。”  

  無端被打了一巴掌,縱然他再有多高的EQ,也終究忍無可忍。睡睡睡,她可知道在她睡著的這段時間,外面的世界已經變了?  

  他大手一抓,把她從床上拉了起來——  

  “啊!?”昏昏沉沉中突然被這麼一抓,鬼鬼赫然驚醒。  

  她瞪大了眼睛,看看一臉不悅且不耐的他,然後再看看這全然陌生的環境。  

  “ ?”她心頭一驚,“這裏是……”  

  這是哪裏?她又為什麼會跟這個害她熬夜趕工的家夥在一起?慢著……她可不能再說他是什麼家夥的,他可是那個千萬制作人王子。  

  “天黑了,你該走了。”王子說。  

  “嗯?”該走了?不然她現在是在哪裏?  

  像是知道她心裏的想法似的,他挑挑眉,“這裏是我的住處,你就躺在我床上。”  

  聞言,她像被電到似的跳起來,“什麼!?”  

  她難以置信地看著她腳下踩著的大床,“這……這是你的床?那為什麼我……”  

  為什麼她會跟他在一起?為什麼會在他家?為什麼會在他床上?她用力的抓扯一頭的短發,卻完全想不起來。  

  看她那戲劇性又卡通化的反應,他怔了一下。  

  好有趣的反應,他想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在醒來時看見他,會是這種彷佛世界末日來臨般的反應吧?  

  忽然之間,他剛才的懊惱及愁緒都不見了。  

  “ 喂,下來吧。”他說,“你可以躺在床上、坐在床上,但就是別站在床上。”說著,他皺了皺眉頭。  

  “ ?”她一驚,然後咚地跳下了床。  

  她急急忙忙地想跑,根本不敢去想在她不省人事的這段時間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喂!”他抓住了她的手,將她拉了回來。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50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她漲紅著瞼,驚羞惶惑地看著他。看著他英俊的臉龐,她腦子裏只有個又一個的問號。  

  她也很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她不想跟他共處一室,尤其是在他的地盤上。  

  昨天她確實是不小心且不長眼的招惹了他,但他應該不至於“小人”到對她展開什麼報復吧?再說,要將一個有自主意識的人帶到他家來,絕不是簡單的事。  

  那麼……他是怎麼辦到的?  

  “你……”見她一臉驚惶,他起了捉弄她的念頭,“不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說著,他似笑非笑,十分曖昧地睇著她。  

  迎上他的目光,她心頭一驚。  

  下意識地,她低頭看看自己還算整齊的服裝,然後狐疑地、忐忑地抬起眼看著他。  

  發生了什麼事?他跟她?不……不會的……  

  “你在我床上睡了一個下午,難道你一點都不好奇究竟……”  

  “不要!”她激動地打斷了他,“我不想知道,一點都不想!”說著,她用力的甩開他的手,沒命的往房門口衝。  

  見她被他嚇唬得拔腿就跑,他不知怎地有種惡作劇後的強烈興奮感。  

  他有一股“想再逗逗她”的衝動,於是他追上前去,伸手就攫住了她——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51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第三章
“啊!”當他抓住了她,她放聲尖叫。  

  “喂!”他沉聲一喝,難以置信的瞪著她。  

  他都還沒開始嚇她,她就叫得像是被踩著了尾巴的貓一樣,會不會太誇張了?  

  被他一喝,她收聲,瞪大著眼睛看著他。  

  他到底想怎樣?她一點都不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想趕快離開他,離開這裏。  

  雖然她是個大剌剌的女生,但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進過男人房間;這是她第一次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在一個男人的房裏,而且這男人還跟她有一點點過節。  

  盡管直至目前為止,她還不覺得自己吃了什麼悶虧,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大部分不會有什麼好事。  

  她是很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一定還有誰可以告訴她……總之,她害怕從他嘴巴會說出什麼讓她崩潰的事來。  

  “邱先生,我要……走了。”她的聲音在發抖,而且用一種哀求的語氣說著,“對不起,我……我……”  

  “ 鬼鬼,”他略彎下身子欺近她,“你這樣,我很不習慣……”  

  “ ?”她一怔。  

  他的眼睛直視著她,她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她知道他們靠得有多近,而也因為這樣,她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快從嘴巴跳出來了。  

  “你昨天很兇的。”他皺著眉頭說。  

  看見她一臉害怕的表情,他莫名的感到興奮。突然間,他發現自己真是壞透了。  

  不過話說回來,他還不曾這樣捉弄過任何人,因為他一直覺得會幹這種事的人實在幼稚到極點。  

  為什麼他會捉弄她?為什麼會做這麼幼稚的事?也許是因為她的反應太有趣,也或許是……他的生活太苦悶,而她的反應好像還挺能解悶。  

  不過她為什麼這麼害怕,而不是像昨天那樣對他大聲咆哮呢?因為她已經知道他的身分,自知要對他恭敬客氣一點?還是……跟男人獨處了有個下午的事實讓她無法接受?  

  如果是因為前者,他還能理解,但後者的話……拜托,她應該已過了什麼都不懂的年紀了吧?有沒有吃虧,難道她感覺不出來?  

  她是個純真的女孩……突然,他想起柴田在電話中說的那句話。  

  純真?這代表什麼?柴田指的是她的心理,還是生理?  

  “女孩子就是女孩子……”他笑睇著她,“你的身體比我以為的還要柔軟纖細。”  

  他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才會幹這種無聊透頂的事,但再也沒有比看見她臉上那彷如末日來臨般的表情,還要教他愉快的事了。  

  稍早前,他還為了此事恐將使他往後的日子不安寧而感到懊惱,但現在,他卻從中得到片刻的樂趣。  

  想想,他沒什麼好擔心跟損失的,他又不是偶像明星,不必擔心傳緋聞而使影歌迷傷心或是支持度下滑。  

  “你看起來硬邦邦的,但是……”他更靠近了她,聲線低沉又曖昧地說:“觸摸起來竟意外的軟綿綿。”  

  話罷,他看見她眼眶中瞬間迸出的淚,不覺一驚。  

  聽見他這些話,鬼鬼覺得自己的一生好像已經完蛋了。  

  雖然她平常大而化之,也常常跟工作夥伴們打來打去、推來推去,可是她對男女之間的那件事是非常矜持的。  

  “那件事”是只能跟心愛的人一起做的,而不是糊裏糊涂、莫名其妙的就發生了。  

  “喂,你不是真的吧?”見她真的掉眼淚,他有點慌了。  

  他是想嚇她,看她驚慌得又叫又跳的樣子,但絕不想見她掉眼淚,而且他也不認為活像個小男生的她,會像女孩子那樣掉眼淚。  

  “你……”她以“怨恨”的眼神瞪視著他,“你為什麼要那麼做?”  

  “ ?”他一怔。該死,她不會真以為他對她做了什麼吧?  

  沒錯,他說那些話是為了讓她覺得他們真的做了什麼,但她總該懷疑一下吧?她的身體有沒有被碰過,她應該很清楚啊!  

  “就因為我昨天得罪了你,你就……你就……”她抽了幾口氣,憤恨地說:“你不是人,你卑鄙,你……你……”  

  “夠了。”他盾心一皺,“我什麼都……”  

  “你還敢兇我!?”她大聲對他吼叫,“你怎麼可以對我做那種事!?我的人生都毀在你手裏了!”  

  “你說得太嚴重了,我只不過是……”  

  “你可能很隨便,但是我不是!”也許是因為受了刺激,剛才嚇得“皮皮銼”的她,這會兒卻像神力女超人般一把推開他。  

  他退後了兩步,先是驚訝地看著她,然後忍不住笑了。  

  見他笑,她又氣又傷心。他怎麼可以這麼無所謂?他對她做了不可原諒的事耶!  

  “不要笑!”她氣憤地尖叫著。  

  “喔,”他挑挑眉,好整以暇地笑睇著她,“那你想怎樣呢?”  

  “咦?”  

  “要我負責任嗎?”他問。  

  她一震,“負……負責任?你是說……”  

  “你想要錢?還是要……我?”他身子往前微傾的注視著她,然後開玩笑地問。  

  突然,鬼鬼想也不想地朝他的臉揮了一拳——  

  “唔!”料想不到她會給他一拳,王子毫無防備也來不及反應,結結實實的挨了一記。  

  說時遲,那時快,她轉過身,打開門,像音速小子般一溜煙的跑了。  

  他用手按著被她打到的眼尾,低聲咒罵著:“該死,看不出來我在開玩笑嗎?”  

  **    **    **  

  “姊……”趴在床上,鬼鬼一手抓著熊寶寶,一手捏著它又圓又黑的鼻子,“我問你喔……”  

  一旁正在敷臉的是長鬼鬼一歲的姊姊真生,跟鬼鬼不同,她是個時髦又思想前衛的女孩。  

  “什麼?”真生瞥了她一眼,閒閒地問。  

  “姊,你……你有經驗,對不對?”她囁囁地問。  

  真生微頓,然後挑挑眉,“廢話,我又不是恐龍。”  

  從十四歲就開始談戀愛的真生,早經歷過八百個男朋友,而且她的初體驗在高二那年就已發生。  

  鬼鬼蹙眉輕啐:“我也不是恐龍啊!”  

  “你不是嗎?”真生轉頭看著她,“小姐,你幾歲了啊?可不可以告訴我,你談過幾次戀愛?”  

  “兩……兩次。”她心虛地說。  

  “啥?”真生誇張地說,“那也算嗎?”  

  她不服氣地問:“怎麼不算?”  

  “高三那個土土的同班同學,是因為你打退了欺負他的外校生,勉強跟你交往了三個月。”真生無情又殘忍的續道:“大學那個學長則是因為跟女友鬧分手,利用你刺激女友以達到跟女友復合的目的。”  

  鬼鬼想反駁,但她說不出話來。  

  真生說得一點都沒錯,那兩段短暫又凄慘的戀情,實在算不上是真正的戀愛,但她還是寧可相信在那短暫的來往過程中,對方是付出過真心真情的。  

  “瞧瞧你的樣子……”真生伸出手撥了撥她短短、柔軟的發,“拜托你有點女人的自覺,好嗎?”  

  她抓抓自己的頭,“我這樣很好啊!”  

  “你真不像個女人。”真生皺起眉頭,一臉受不了,“我怎麼會有你這種親妹妹?”  

  “我這種妹妹有什麼不好?”鬼鬼輕聲一哼,“當你搶了人家男朋友,讓人家一路追殺回來時,是誰出手救了你的?”  

  真生斜瞥了她一眼,“是啊是啊,你也只有那個時候比較好用而已。”  

  “喂,你不要越說越過分喔!”鬼鬼不滿地瞪著她,作勢要拿熊寶寶攻擊她。  

  真生一臉“誰怕你啊”的表情,“那麼大了,別老是抱著熊寶寶,有機會去抱抱男人吧。”  

  聽見這句話,鬼鬼愣了一下。  

  抱抱男人?她……她在被王子佔便宜時,有沒有抱他呢?不,不會,她當時不省人事,不可能抱他!  

  想著,他的臉、他的聲音又清楚的出現在她腦海裏。  

  天啊,她怎麼會糊裏糊涂的就被“那個”了呢?雖然他長得又高又帥,是那種讓人看了會流口水的高檔貨色,怛在那種沒有感情基礎又毫無知覺的情況下跟他發生關係,實在是……  

  “你發什麼呆?”真生起身,朝她腦門拍了一下。  

  “ ……”她心虛地漲紅著臉。  

  “你臉紅什麼?”真生輕啐一記,“你剛才不是有事要問我?快說吧。”  

  “喔,那是……”一“言歸正傳”,她不禁支支吾吾起來,“就是啊……那個……”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52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見她滿瞼通紅、欲言又止,敏銳的真生警覺地說:“你剛才問我經驗的事,難道你……啊!你‘破處’了!?”  

  “你小聲一點!”鬼鬼抓住她,搗住了她的嘴。  

  真生一臉震驚又興奮地看著她,然後扳開了她的手,小小聲地問:“你終於開竅了?萬歲!”  

  她眉頭一摔,“才不是你說的那樣。”  

  真生微怔,“不然是怎樣?”  

  “我……我……”她神情略顯懊惱,“我被佔便宜了。”  

  “嗯?”真生一頓,語帶促狹地說:“哪個不長眼睛的,居然連你的便宜都佔?”  

  鬼鬼白了她一眼,“我是說真的!”  

  “咦?”像是意識到事態嚴重,真生收斂起謔笑,正經八百地說:“你被那個了?誰?是誰那麼大膽?”  

  “是電視臺的……”她皺著眉頭,一臉哀怨,“他是很有名的制作人,很壞心眼,但是看起來算正直,可是沒想到卻是個衣冠禽獸!”  

  見她沒有那種“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的猙獰表情,真生微怔,狐疑地睇著她。  

  “你……好像沒有很生氣?”真生試探地說。  

  “誰說沒有!?”她一震,有點心虛羞惱地瞪著真生,“他太可惡了,居然趁著我不省人事的時候,對我……對我……”  

  “不省人事?”真生眉心一蹙,“你喝挂啦?怎麼會讓人有機可乘?”  

  “我沒喝酒。”  

  “那你昨天晚上到哪裏去了?”  

  鬼鬼鼓著腮幫子,氣呼呼地說:“我在電視臺趕工加班,不是告訴你了嗎?”  

  “那你是在電視臺裏失身的?”  

  “在他家。”她說。  

  真生挑挑眉,眨眨眼睛,若有所思地問:“你為什麼要去他家呢?”  

  “我沒去啊,是他……”說著,她一臉懊惱,“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在他家,總之我一醒過來就在他床上了。”  

  “他對你‘那個’,你都沒感覺?”真生一臉存疑。  

  不是她對妹妹的魅力沒信心,而是懷疑她口中的那件事是不是直的發生過,哪有人被那個了卻毫無知覺?除非她被下了藥……  

  “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可是他說……說我的身體軟……軟……”她實在羞於啟齒,即使眼前是她至親的姊姊。  

  真生神情嚴肅而凝重,活像正在思考密室犯罪的名偵探柯南般。  

  “這麼說來,你並不確定他是不是真對你下了手?”  

  “所以我……”她面紅耳赤,“我才要問你做了那件事會有什麼感覺啊!”  

  “你啊……”真生用手指戳了她額頭一下,“那邊被人侵了,怎麼可能沒感覺?”  

  “就真的沒有啊!”她十分篤定,就差沒對天發誓。  

  “他是‘牙簽’嗎?”真生一臉正經地睇著她,“他那裏跟牙簽一樣細嗎?”  

  “咦?”鬼鬼腦海裏出現了讓她臉紅耳熱的畫面,“可……可是他很高大,應該……”  

  “誰說高大的人,那裏就一定大?”談論這種話題,真生一點也不忸怩尷尬,“我就曾經跟一個又高又壯的運動員交往,結果他又小又沒搞頭,讓人失望透了。”  

  “ ……”鬼鬼腦海裏不斷出現一些讓她害羞的畫面,不管她如何想把它抹去,它就是盤踞在她腦海之中。  

  她抱著頭,像鴕鳥似的蜷縮在床上,喃喃地說:“不要,我不要再想那件事了……”  

  “喂!”真生重重的拍了她一下,“你真是夠了,別在那邊發神經。”  

  “你有沒有姊妹愛啊?”她沒好氣地說,滿是委屈地瞪著真生,“我遭遇這種事情,你一點都不同情我。”  

  “我幹嘛同情你?”真生壞心眼地說,“我比較同情那個制作人,居然對你這種男人婆有性趣?我看他八成是沒什麼女人緣的怪家夥吧?”  

  沒女人緣的怪家夥?不,那家夥可一點都不怪,而且長得超優的。  

  但……對喔,像他那么優的男人,肯定是手指勾一勾就有一卡車的女人願意送上門,那樣的他為什麼會對她伸出魔爪?  

  “早點睡吧。”真生抓起枕頭往她臉上丟去,“依我的判斷,你跟他之間什麼事都沒發生。”  

  “ ?”她一震,驚疑地問:“為什麼?”  

  “我想一定是哪個環節有了誤會。”真生非常肯定地說,“你弄清楚了再來哭,也還來得及。”  

  誤會?是嗎?那……他為什麼要用那麼曖昧又邪惡的表情跟語氣,對她說什麼“你的身體軟綿綿”這種鬼話?  

  可惡,誰能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    **  

  一走進電視臺,鬼鬼就感覺到異樣的、窺探的眼光。  

  不管是認識的、不認識的,還是有幾分熟的工作人員,都用一種好像她不小心露了半邊胸部出來的曖昧眼神看著她。  

  走進電梯裏,她看了看鏡中的自己。  

  “怪了……”她咕噥著,“我哪裏不對勁嗎?”  

  她跟平常一樣啊,為什麼大家把她當動物園的猴子一樣看?  

  來到美工組的辦公室前,她推開了門——  

  “哇,哇,嗚……”柴田等一票人對著她做出歡呼狀,而且不斷呼呼喝喝的像在慶祝什麼天大的喜事般。  

  她愣了一下,訥訥地問:“誰中了樂透嗎?”  

  柴田挨過來,曖昧地打量著她,“邱先生有沒有讓你蛻變成一個真正且完整的女人啊?”  

  “ ?”她一怔,驚疑地望著他。  

  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是說……他知道昨天發生的事?他……他默許王子把她帶回家,而且還對她……  

  “柴田先生,你……你都知道?”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虧她把他當恩師看,不管是跑腿還是挨罵挨打,她部沒因為怨恨而在他的便當或飲料裏吐口水,而他居然眼睜睜的看著她……  

  “不只我知道,大家都知道。”柴田哈哈大笑,然後跟其他人交換著曖昧的眼色。  

  她看看他,再看看其他人,然後咬牙切齒地說:“想不到你們居然跟他一樣是禽獸!”  

  “什……”柴田一怔,疑惑地、驚疑地看著她,“誰?誰是禽獸?難道邱先生真的對你下手?”  

  “不會吧?”一旁有人搭腔說道:“邱先生怎麼可能看得上鬼鬼這種男人婆?”  

  “就是啊,他喜歡的女人應該是成熟美傃型的吧?”  

  “沒錯,上次來找他的那個銀座小姐美得教人流口水,鬼鬼跟她根本是天與地的差別。”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談論著,完全沒注意到鬼鬼臉上猶如暴風雨即將來襲般的恐怖表情。  

  “太過分了,你們真的……”她像火山爆發般的大叫,“你們實在太過分了!”  

  大家被她突如其來的吼叫嚇了一跳,立刻收聲。  

  “你們……你們……”她又氣又傷心,“虧我平常讓你們當傭人一樣使喚,就算曾經想過在你們的便當或飲料裏吐口水,也從來沒真的那麼做過,你們卻……卻……”說著,她難過的掉下眼淚。  

  大家不知道她有多心慌、多不安嗎?她畢竟是個女孩子啊,當她被帶走時,為什麼沒有人幫她?  

  “鬼鬼……”柴田趨前睇著她,“邱先生真的對你……”  

  “我在他床上醒來,你說咧!?”她氣憤地反問他,“你知道他把我帶走,為什麼不阻止他?”  

  “當時我不在啊。”柴田說。  

  “那他是怎么把我帶回家的?為什么我一點知覺都沒有?”  

  柴田挑挑眉,“因為你當時昏倒了。”  

  “什麼!?”她一怔,木木地望著他,“你說我……”  

  柴田點點頭,“你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她搖搖頭,一臉“你快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我”的渴望表情。  

  “你在電梯裏昏倒了,當時邱先生也在電梯裏,他抱著你走出電梯時,很多人都看見了。”柴田就他所知的告訴她,“因為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把你丟到哪裏去,所以他就把你抱回家了。”  

  “ ?”她呆住。  

  很多人都看見了?難怪……難怪她一走進電視臺,大家都像看猴子似的盯著她。  

  天啊,這下子她成了電視臺的紅人了。  

  “為什麼?為什麼他不把我帶回美工組?”他是豬頭嗎?就算她昏倒在他面前,他也不可以隨便把一個女孩子帶回家睡覺啊!  

  她是人,是女人,可不是街上的流浪貓。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52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他有打電話給我,叫我把你帶回來,不過……”  

  “你說你為什麼沒、立刻、把我、帶回來?”她跳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  

  他皺皺眉頭,“我很閒嗎?那個時候在錄影,誰有空理你?再說……你那麼安全,怕什麼?”  

  “這麼說……”她臉上慢慢有了放松的笑容,“什么事都沒發生?”  

  “你想發生什麼事?”柴田語帶嘲弄,“放心吧,你才不是邱先生的菜呢!”  

  “我說鬼鬼啊……”另一名資深工作人員靠過來,搭著她的肩膀,“你呢,說胸部沒胸部,要屁股沒屁股,正常的男人是不會對你產生性趣的。”  

  他話剛說完,大夥兒又哈哈大笑。  

  這會兒,鬼鬼一點都不在乎大家的嘲弄訕笑,她只覺得松了口氣,因為她還是完好如初,一點都沒遭受到摧殘破壞。  

  看來,王子雖然嘴壞又壞心眼,但還算是個正直的人。當然,那也可能是因為她引不起他的性趣。  

  不過話說回來,他為什麼要把她帶回家呢?一般人應該不會這麼做吧?  

  他可以把她送回美工組,或是直接把她送進醫院,再不就乾脆不理她,他為什麼會作出正常人不會作的決定呢?  

  再者,他們之間根本什麼事都沒發生,為什麼他要語氣曖昧的騙她,讓她誤以為他真的對她伸出狼爪,害她擔心了一晚上?  

  喔對,他在報復,因為她有眼不識泰山的對他出言不遜。哼,這男人太小器了吧!  

  雖然她昨天在一時激動之下給了他一拳,是有點過意不去,不過想想,他也是活該。  

  總之現在已經真相大白,她也確定自己還是清白純潔的身體,至於他……她一點都不想再跟他牽扯上關係。  

  “呼……”她拍拍胸脯,松了一口氣。  

  突然,柴田用手臂一把勒住她的脖子,“你剛才說……你曾經想過在我們的便當裏吐口水?”  

  見他目露兇光,鬼鬼心頭一驚。“ ,我……”  

  “你真的……”柴田惡狠狠地質問她:“你該不會真的那麼做過吧?”  

  “沒……絕對沒有!”她連忙否認。  

  柴田在她額頭用力一拍,痛得她哇哇大叫。  

  “你要真敢那麼做,你就死定了。”說著,他毫不留情的猛扁了她幾下。  

  比起失身,鬼鬼覺得被扁還算是小事。她寧可被扁死,也不想失身。  

  而就在她自以為危機已解除之際,更大的風暴正席卷而來——

頂部
sa_513148202
Rank: 2


註冊會員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4
魔力值 : 232 / 16901
经验值 : 96 %

UID: 19913
精華: 0
積分: 109
帖子: 696
威望: 109
金錢: 10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8-28
來自: [[ 棒棒堂 × ° 黑Girl ]]
狀態:
發表於 2009-1-10 21:53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sa_513148202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sa_513148202 交談 QQ
第四章
一整天,鬼鬼像是可憐的小媳婦般躲在美工組,因為她只要一離開辦公室,就有一堆人把她當珍禽異獸般觀賞。  

  沒關係,過兩天大家就會忘了這件事的。她不斷這麼安慰自己。  

  “鬼鬼,老大要你到二棚來幫忙,快忙不過來了。”突然,一名工作人員開門探頭進來。  

  “ ?可是……”她一臉為難。  

  今天至少讓她躲一下,避避風頭嘛,幹嘛那麼不近人情呢?  

  “別可是了,你總不能一直躲著,快。”說完,他轉身就走,人都到了外面還喊著:“動作快,老大要生氣了。”  

  “是。”她無奈地起身,尾隨出去。  

  到二棚的路上,她壓低著頭,沿著墻邊走,活像老鼠般畏縮。  

  鬼鬼,你那麼不起眼,沒有人會注意到你的……她心裏明明這麼想著,卻還是沒有勇氣抬頭挺胸,昂首闊步。  

  好不容易到了鬧烘烘的二棚,美工組正忙著更換道具,柴田等人早已忙翻了。  

  “鬼鬼?”看兒她,柴田大手一揮,“快來幫忙。”  

  “是。”她飛快地上前去,加入了工作行列。  

  這是一個談話性節目的錄影現場,主持人是歷久不衰的老牌女星田中美智子。  

  歲月雖然在五十歲的她身上留下痕跡,但她知性且充滿智慧的談話彌補了這不足。  

  她對於節目的品質相當的要求,不輕易接下主持棒,此次她接下這個主持工作,完全是因為對於這個節目的制作人相當的信任及欣賞,而這個節目的制作人正是王子。  

  今天的錄影現場美女如雲,百花爭妍,只因第一集邀請的來賓,都是銀座一等一的公關小姐。  

  鬼鬼邊忙著搭景,邊欣賞著那些身著名牌套裝,舉手投足充滿了女性魅力的公關小姐。  

  那種“境界”,男人婆的她是一輩子都到不了的吧?  

  “柴田,”正在跟田中美智子討論節目流程的導播,忽然叫住柴田,“聽說邱先生昨天跟你們美工組的一個女性工作人員在電梯裏擁抱,是真的嗎?”  

  就站在柴田身邊的鬼鬼陡地一震,整個人僵住不動。  

  在電梯裏擁抱?這是哪門子的謠言?天啊,再過兩天,會不會有謠言說他們在電梯裏親嘴啊?  

  下意識地,她將臉壓低——雖然那個導播並不認識她。  

  “這是真的嗎?”一旁的田中美智子,非常好奇也非常有興趣地問道,“那個王子會跟女性在電梯裏……”  

  “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柴田說。  

  “咦?”導播微怔,“什麼意思?”  

  “電梯裏的女性確實是美工組的人員,不過他們並沒有擁抱。”柴田據實說道。  

  “那麼究竟是怎麼回事?”  

  “女主角在這裏。”此時,柴田忽地拍了她一下,“你們問她吧。”  

  “老……老大……”鬼鬼簡直不敢相信柴田居然那麼殘忍的將她推上火線,神情震驚又幽怨地看著他。  

  “什……”看見一頭短發,身著T恤及吊帶工作褲,全身上下感受不到一絲女孩氣息的她,導播及田中美智子當場傻眼。  

  看見他們那種驚疑的、難以置信的目光,鬼鬼莫名的覺得很受傷。  

  她是配不上王子那種型男,不過她也沒想過要跟他匹配啊!  

  “就是你?”導播毫不客氣地打量著她,“你就是傳聞中的女主角?”  

  “ ……”她漲紅著臉,羞慚得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原來邱先生喜歡的是你這種類型的女性……”導播蹙眉一笑,“看來那一海票迷戀他的女明星們要氣到吐血了。”  

  聞言,鬼鬼皺起了眉頭,一臉懊惱。什麼意思啊?她差勁到讓人吐血?這個導播說話會不會太毒了?  

  此時,她發現到田中美智子一直注視著她,而且對著她笑。  

  意外地,田中美智子的笑給她一種深沉卻溫柔的感覺。不知怎地,她羞赧得不敢直視她。  

  “幸好跟邱先生傳緋聞的是這個小妹妹。”田中美智子淡淡的說道。  

  “咦?”鬼鬼一愣,而導播及柴田也疑惑地望著她。  

  “如果緋聞女主角符合世俗期待,是個美麗的女明星或什麼社交名媛,那麼邱先生就不如我以為的那麼特別了。”說罷,田中美智子笑睇著一臉茫惑訝異的鬼鬼,“你跟邱先生真的是……”  

  “不,不,不,不是……”她慌張的連聲否認。  

  田中美智子一笑,“事出必有因,跟邱先生傳緋聞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可不是嗎?”柴田幸災樂禍地笑說,“吃虧的是邱先生呢,哈哈……”  

  鬼鬼用力的瞪了他一眼,氣得想一肘子給他,打得他內傷住院。  

  什麼嘛!身為師父的他!不替徒兒解圍也就算了,還跟著外人一起糗她?  

  就在鬼鬼想著該如何脫身之際,攝影棚突然一陣騷動——  

  **    **    **
  有人進來了,而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這個節目的制作人——王子。  

  “唉呀,男主角來了。”導播開玩笑地說,一副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我的天……”當他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眼前的那一際,鬼鬼突然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她的胸口像是養了一窩鳥,在他出現的那一剎那同時振翅拍打,然後吱吱喳喳的吵個不停。  

  這是種很奇怪的感覺,她明明不想碰見他,但看見他時卻又有類似“亢奮”的情緒反應。  

  老天,你在幹什麼?還不快跑!她猛一回神,警覺地轉身想逃。  

  “邱先生!”導播招招手,喊著:“你來啦!你的女主角在這裏呢!”說著,他一把抓住正想“落跑”的鬼鬼。  

  鬼鬼一臉“我死定了”的悲哀表情,急向柴田露出“救救我,老大”的眼神。  

  柴田挑挑眉,聳聳肩,臉上的表情像在說:抱歉,我愛莫能助。  

  聽見導播的叫喚,王子的視線立刻朝聲源望去。  

  只一眼,他看見了導播、田中美智子、柴田,還有她——那個揍了他一拳的暴力女。  

  看她一副心虛畏縮,寧死都不想跟他扯上關係的樣子,他微微皺起了眉頭。  

  感到困擾的不只是她吧?他可是從昨天晚上開始,就接到了不少消遣、好奇的電話。  

  他知道導播也想糗他一頓,但他無所謂,反正多一個沒差,而這件事也不可能到今天就結束。  

  不過,他可不打算讓她獨自脫身,要死大家一起死,她怎能“茍活”?  

  “邱先生,我們正談起你呢!”導播一手拉著鬼鬼,“整個電視臺都在傳你們的事,你快告訴我們吧。”  

  鬼鬼漲紅著臉,一臉懊惱。  

  “低調又從來沒傳過任何緋聞的你,居然跟女性工作人員在電梯裏擁抱,這真的是太教人震驚了。”導播笑說。  

  王子勾唇一笑,並沒有立刻解釋或否認。他瞥了鬼鬼一眼,發現她正羞惱地瞪著他。  

  呵,還敢用那種眼神瞪他!哼,看他怎麼整她!  

  “邱先生,”田中美智子優雅地一笑,“真想不到你有如此熱情的一面。”  

  他依舊微笑以對,完全沒有解釋的打算。  

  見狀,鬼鬼急了。他有毛病嗎?他為什麼不把事情說清楚,反倒曖曖昧昧的給人無限遐想?  

  “喂!”情急之下,她不顧職場倫理地直呼他喂,“你快解釋啊!”  

  他挑挑眉,笑睇著她,“解釋什麼?”  

  “ ?”她一震。解釋什麼?當然是解釋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啊,難道他希望大家把他跟她扯在一起?  

  “事實就是事實,有什麼好解釋的?”他撇唇一笑。  

  “什……”她張大著嘴,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瘋了,他瘋了!他非但不解釋,還火上加油,讓事情越來越復雜!?  

  王子的反應也讓知情的柴田感到訝異,不禁狐疑地盯著他看。  

  這家夥在玩什麼把戲?柴田的臉上這麼寫著。  

  “真教人吃驚啊!”從王子口中得到這樣的回答,導播非常驚訝,“這麼說,你們真的是……”  

  “不是!”突然,鬼鬼大聲尖叫。  

  而當她意識到自己完全失控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已經都在她身上。  

  她驚恐地看看四周,心知不妙。  

  完了,這簡直是惡夢一場,她怎麼會招惹上這種麻煩?  

  他為什麼要這麼整她?就因為她那天冒犯了他嗎?他是不是存心想讓她在電視臺待不下去?  

  她退後了兩步,氣憤地瞪著他,而他竟還若無其事地對她笑著。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9-24 14:03


Processed in 0.162682 second(s), 10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