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改+完] 三世尋覓系列之2 - 期待來世 (鬼王)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自改+完] 三世尋覓系列之2 - 期待來世 (鬼王)
lam827827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6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5 / 395
魔力值 : 108 / 7720
经验值 : 82 %

UID: 43259
精華: 0
積分: 7
帖子: 324
威望: 7
金錢: 7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2-2-12
來自: HK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00:5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Yahoo!
[轉+自改+完] 三世尋覓系列之2 - 期待來世 (鬼王)

已連結
三世尋覓系列之1 - 錯過前世 (鬼王)
三世尋覓系列之2 - 期待來世 (鬼王)
三世尋覓系列之3 - 執著今生 (鬼王)
錯愛之虧欠篇 (鬼王)
錯愛之償還篇 (鬼王)
三世系列之1 - 一世莫愛 (鬼王)

楔子

    白茫茫的雪地裡,一匹白馬飛快馳騁,天空不斷降下的雪花,將馬背的上男人染出一身白。

    斜飛劍眉微擰,眉下的深邃眼珠鑲滿憂鬱,他不斷催促馬兒快跑,韁繩在他手中緊繃。

    五天了,小夏的聲音還在他耳邊,一吋吋腐蝕他的心。

    把眼珠子送給王爺的,根本不是什麼李江,是映潔小姐啊!一聽到吳大夫說有辦法救治,她心甘情願獻上自己的眼睛,沒有半分怨言。

    我以為,沒了眼睛,就不會傷心哭泣,但小姐眼上的布條,時時都是濕漉漉的,我換了又換,才曉得,原來,沒了眼睛,難過時,還是會淚流滿面。

    小姐走了,我整理她的舊物,才發現床底下塞滿染血的帕子和衣服,我不知道這些東西是怎忠來的,不知道小姐哪裡受傷,我嚇壞了,稟報王妃,王妃要我假裝看不見,可,我明明看見了呀,怎麼假裝?

    這幾天,我老是夢見,夢見小姐渾身是血要我救救她,王爺,請您救救來潔小姐吧!

    小姐說,只要王爺能得到幸福,她變成怎樣都沒關係,就算一輩子都活在黑暗裡,也沒關係。

    小姐告訴我,人間有仙境,在一個深谷裡,那裡有水有魚,有人人夢想的愛情,那裡有她人生中最大的美麗……

    是嗎?就是終生見不到陽光都沒關係,只要他幸福?

    是嗎?深谷是她的仙境,是她人生中最大的美麗?

    為什麼從不告訴他這些事情?為什麼不把自己的心情說清楚?他有很多很多的話要當面問問她,她的愛情到底是什麼,什麼樣的付出才是愛情底限?

    快馬加鞭,他要用最快的速度飛到她身邊,想她,不是只有今天,想她,是從看不見她那刻開始。

    映潔,他來了,等等他,勝翊催促馬匹……

    一抹清靈雪白落在他身後,貼著他的背,圈著他的腰,那平平實實的安全感覺呵,她真想就這樣子,不放、永遠不放。

    別急啊,勝翊哥哥,我已經在這裡了,別再催動馬匹,就讓我們攬轡緩行,讓馬兒暫做休憩,假裝我們的目的地是那片翠綠谷地。

    我不明白你的心,但我相信,你有一點點在乎我,比想像中還要多。

    是我,總是弄擰你的心,是我拙於言詞、易發脾氣,若是我肯耐心解釋,一樁一項,條理澄清,你會懂得,我愛你,愛到達妒忌都不願意,愛到只要你幸福,我便滿意。

    我有遺憾,遺憾我們的愛情短到不行,偏偏這麼短暫的愛情裡,又總是差差錯錯,亂了秩序,假使能夠重來,無論如何,我都不教我的愛情,造就你的辛勤。

    別怪我吧、別怨我吧,下回,我將記取教訓,讓我們之間完整美麗。

    接下來的人生,你終於完完全全屬於丫頭姊姊,你該待她專心一意,不該將我們之間的遺憾延續,你和丫頭姊姊有緣有分,自該珍惜。

    小小的潔蔥玉手伸進他胸口,映潔從中取出她相贈他的錦囊,袋子一偏,兩條木雕小魚落人雪地中央,一大一小,相依相傍,她輕輕鬆手,錦囊也落入白茫大地。

    雪仍然飄落,一層層覆蓋大地,覆去馬蹄痕跡。覆去蒼白天地裡,那抹孤寂……

    「懂了吧,妳的堅持不會帶來美麗結局,只會造就兩人的終生痛苦。」地魅站在奈何橋前,看著手捧孟婆湯的女子。

    「那是我的處理方式不圓滿,否則情況不會是這樣。」映潔自我警惕,下一世,她不犯相同錯誤。

    「妳以為有副圓融性子,就能解決所有問題?錯了,你們之間的癥結,在於兩人中間缺了一條紅線。」

    唉!世間人看不透世間,總是自以為有能力改變天命。

    「不過是紅絲線,又不是深不可測的鴻溝,我不信越不過。」她微微笑著,對自己充滿信心,因最後一刻……她看見他為自己心生憐惜。

    「妳該信的,天下婚姻全掌握在月老手裡,他不認為你們之間有或許,你們的愛情便拉不開序曲。」他說得篤定。

    「不,序曲我已經拉開了,只恨生命匆匆,我們倆錯失愛情,馬背上,他的悔恨心焦是真實的,我相信對於我,他有愛意,即使只是初萌芽。」

    固執!地魅很想一棒敲醒她的執迷不悟。

    「又如何,就算他對妳有幾分心意,他的妻子是吳丫頭,陪他走過一生的女人不是妳,十年二十年過去,了不起妳是他眾多回憶裡的一小點,了不起妳是他心中的小小憾恨。想想,為了這個點滴,斷送生命,值得嗎……」

    「值得,更何況若是我夠努力,懂得學習和丫頭和平相處,我也會在他身邊,伴他走過生世。」

    「不可能的,你們之間沒有姻緣線。」

    「有無名分無所謂,對於愛情,我的要求不多。」

    「知不知道,妳幾次斬斷和莊敖犬的婚姻線,讓月老很生氣,這回他鐵了心,非要把你們緊繫在一起。」

    「他鐵了心,我便得遵行?抱歉,我做不到。除了勝翊,哪個男人我都不要。」鐵心的人不單單門老,還有她和她的不悔愛情。

    「不管如何,這輩子妳一定會嫁給莊敖犬。」

    「是嗎,要不要賭?如果我賭贏了,月老就奉送我一條紅絲線?」她要親手為勝翊哥哥和她自己,系出一世情緣。

    「我不賭,因為我確定,妳贏不了。」

    「你不賭,並非確定,而是沒信心。」

    「妳不需要激我,我不會更改立場。我不過想讓妳知道,若是妳肯和莊敖犬在一起,妳的下輩子會是個美滿人生。」

    「如果不呢?又要贈我一世欺凌?」她不害怕恐嚇,沒有勝翊,她不信人生存在美滿。

    「我要怎樣才能說動妳?」地魅望她--一個教人又氣又欽服的女子。

    「說動我對你有什麼好處?」她反問。

    「不要把凡人的思維套在我身上,我只是執行任務,點得醒、點不醒,皆屬個人造化,我同妳多說幾句,皆因同情,同情妳不懂珍惜手邊擁有的男子,而去追尋別人的丈夫。」

    「別同情我,追求愛情,是我最大心願。」

    「既是如此,喝下孟婆湯去投胎吧!」

    地魅搖頭,她的不幸緣自於固執,她堅持選擇最辛苦人生,誰也幫不了忙,至少她上輩子已經還清欠債一筆,剩下來的另一條人命,留待下世。

    點頭,她向地魅拋出勇敢笑容,即便下一世仍注定孤苦勞辛,她不害怕。

    看著她的清瘦背影,地魅再說不出半句語評。

    「她仍然固執?」不知幾時,月老來到他身邊。

    「比你想像中固執。」

    「你在暗示我什麼?要我加把勁,將她和莊敖犬拉在一起?」

    「不,我在暗示你,退一步海闊天生。」首度,他為靈魂說話。

    「你站到她那邊了?」

    「沒有,我只是欣賞佩服她。」

    「再欣賞,你都不能忘記,她的命數早定,若執意違反天命,她必須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我瞭解,人總是要替自己負責的,不管經過幾輩子,做錯的事。待錯的人,終會走到面前,向你索討一切。」

    「好了,看戲吧!我不相信經過這兩世折磨,她還學不了乖。」

    月老揉著滿鬍子雪白,撥開雲霧,望向人間。

[ 本帖最後由 lam827827 於 2013-10-21 03:06 編輯 ]

頂部
lam827827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6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5 / 395
魔力值 : 108 / 7720
经验值 : 82 %

UID: 43259
精華: 0
積分: 7
帖子: 324
威望: 7
金錢: 7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2-2-12
來自: HK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00:5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Yahoo!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albeeso0911




乞丐
等级: 25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2 / 611
魔力值 : 266 / 19275
经验值 : 45 %

UID: 2449
精華: 0
積分: -3
帖子: 799
威望: -3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1-2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02:2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lbeeso0911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lbeeso0911 交談
Thanks For Your Sharing

頂部
我愛鬼王




乞丐
等级: 24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76
魔力值 : 233 / 17142
经验值 : 4 %

UID: 18679
精華: 0
積分: -5
帖子: 701
威望: -5
金錢: -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8-11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03:1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回復 #2 lam827827 的帖子

sup~幾時post埋下篇丫??><

頂部
盈盈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7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23 / 672
魔力值 : 330 / 15068
经验值 : 90 %

UID: 41648
精華: 0
積分: 10
帖子: 992
威望: 10
金錢: 15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2-16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11:5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謝謝分享!!!

頂部
蓉蓉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8 - 模范棒棒堂VIP
生命值 : 23 / 678
魔力值 : 337 / 16018
经验值 : 14 %

UID: 40966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012
威望: 0
金錢: 1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0-9-18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17:5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thanks

頂部
890803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6 - 我愛黑澀會老大
生命值 : 47 / 896
魔力值 : 661 / 26724
经验值 : 84 %

UID: 18029
精華: 0
積分: 4
帖子: 1983
威望: 4
金錢: 71
被警告: -5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8-3
來自: Malaysia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19:4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thanks for sharing

頂部
lam827827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6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5 / 395
魔力值 : 108 / 7720
经验值 : 82 %

UID: 43259
精華: 0
積分: 7
帖子: 324
威望: 7
金錢: 7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2-2-12
來自: HK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22:2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Yahoo!
「吳大叔教妳的?」勝翊又問。

    「是。」她答得簡短扼要。

    「妳很厲害,這種武功不是所有人都學得會。」他由衷讚歎,這是他第一次對於習武有了慾望。

    難怪爹爹親訪茅廬,要聘得吳叔叔回莊裡教導大家武藝。

    之前幾次和朝廷對抗,湨天莊能取得勝利的主要原因,是他們有個曾任將軍的呂叔叔佈兵擺陣,加上莊裡地勢易守難攻,才教朝廷軍隊鎩羽而歸。

    呂叔叔說不可能每次運氣都這麼好,教育下一代是他們眼前最重要的工作,尤其是治理和武功兩項。於是父親和幾個叔叔伯伯,出外四處拜訪當今能人高士,期待眾人共同為百姓創造桃花源。

    聽見勝翊的誇獎,映潔沉默,倒是丫頭替她作了回應。

    「姊姊厲害的事情才多呢!她不需要釣竿就能抓到魚,每枝箭都能射到紅色靶心,她會替人醫病,會讀書認字,天底下最困難的事,都難不倒我的映潔姊姊。」

    「莊裡的孩子要個個都同妳一般,呂叔叔就不用憂慮了。」

    勝翊說的話,映潔和丫頭聽不懂。

    「姊姊是天底下最能幹的人,再沒人比得過她,不像我什麼都不會,只會給姊姊惹麻煩。」

    拉過映潔,丫頭一手牽一人,笑眼看看映潔再看看勝翊,她要姊姊和哥哥永遠在身邊。

    「妳很好,又可愛又漂亮,誰見了都喜歡。」勝翊笑說。

    「真的嗎?勝翊哥哥你也喜歡我嗎?」

    「當然。」他沒多想,直覺回答。

    「太棒了。」

    沒有絲毫矯情,天真爛漫的丫頭,將小小嘴唇湊上勝翊臉頰,她沒學習過害羞,但粉粉的紅暈染上她臉龐。

    「長大以後,我要當勝翊哥哥的新娘。」她大聲說。

    丫頭的舉動紅了映潔的耳根,她緊抿嘴唇,抿出一絲蒼白,紛亂的,是她平靜的心湖,解釋不來的感覺壓迫著她的胃。

    而勝翊沒想過反駁,丫頭的確是個惹人憐愛的小傢伙。

    「好,妳當我的新娘。」他回答。

    這句承諾讓原本不打算搬進湨天莊的吳執改變態度,半個月後,他帶著女兒、映潔和奶娘離開家鄉,投奔湨天莊。

    兩姊妹一進湨天莊就贏得所有人眼光,丫頭的美麗嬌憨、映潔的冷靜寡言,和一般女孩相較,有太多的不相同。

    進了湨天莊,孤單的丫頭突然間有了許多同齡朋友相陪,也有無數疼愛她的大嬸圍繞她,努力想把她養胖,丫頭成天採花歌唱、學習刺繡縫衣,不再一天到晚黏著勝翊和映潔。

    而吳執也瞭解,在這裡,丫頭是快樂的、安全的,所以不再要求映潔成天跟著丫頭。

    映潔更忙碌了,她的聰明與耐力教大人們訝異,她跟莊裡的公孫大夫學習醫術,跟軍師呂叔叔學作戰技術,也同時跟義父學武功,她比任何男孩子都來得認真努力,她的努力贏得邱老爺和所有大人的眼光與讚賞。

    至於不認輸的邱勝翊,有了映潔的激勵,學習得比往常更勤奮,他也跟著吳執學武功,吳執驚訝於他天生奇骨,高興自己撿到一塊練武佳材,不過短短半年工夫,勝翊成績斐然。

    在這裡,吳家三父女都找到新定位,他們的生活變得多映多姿,丫頭身體越來越健康,而受重視的吳執也日益開朗,亡妻之恨已很少憶起,唯有在單獨面對映潔時,憤然會在眼裡一閃而過。

    夜裡,吳執在邱老爺書房商討大事,丫頭早早入睡,燭光下,奶娘縫製衣裳,映潔研讀醫書。

    多年習慣,映潔睡眠時間向來不長。

    「潔兒,別那麼辛苦,早些兒上床吧!」奶娘慈愛說。

    映潔沒有娘,義父對她只有要求沒有半分疼愛,唯有奶娘帶給她的一絲溫情,讓她覺得世界還有一絲可愛。

    「等會兒就睡。」她是不太笑的,點頭,奶娘便明白她的心意。

    「別累壞自己。」望眼映潔,她心裡有若幹不捨。

    她忘不了當年,老爺把染滿鮮血的小女娃兒交到她手上時的震撼,第二天吳神醫家滅門消息傳來,隱隱約約,她猜出事情始末。

    她嚇得把映潔藏到床底下,幾次想抱著映潔奪門而出,是丫頭的哭聲留下她的腳步。

    奶娘很清楚老爺因為夫人而憎恨吳大夫,也知道老爺的恨意有多深,膽小的她,總暗中細細觀察老爺,在老爺脾氣不對勁時,把映潔遠遠抱開。

    映潔太乖也太好,來莊裡不過幾個月工夫,便贏得無數稱讚,有人說她是天上星宿轉世,有人說她比一百個男孩兒強,更有人說這孩子將來大有可為,若非身為女兒,絕對有一番大作為。

    「丫頭小姐這陣子很少咳嗽,肯定是映潔小姐給的方子起效用,自從跟公孫大夫習醫後,小姐醫術好像更精進了。」

    「公孫叔叔傾囊相授,我自該加倍認真。」

    昨兒個,她開始學習辨認穴道,公孫大夫說,她越早記熟,可以越早學習針灸之術。

    「如果妳喜歡行醫,就專心學醫,不必非得在武功上鑽研。」

    這孩子被強逼壞了,她世故、早熟,聰慧的雙眼永遠冷靜,她擅長觀察世情,把自己放在最安全的位置,從三歲起,她再沒有任性過。

    「義父希望我學。」

    她做所有事,全為著義父的希望,她知道自己欠下義父的養育之恩,是一世都還不清的恩情。

    「以前老爺傳妳武功,是要妳在老爺過世後,保護丫頭小姐一輩子,現在有邱少莊主,妳不用再負擔這責任了,想做什麼都行。」

    當日一句戲言,所有人都認了真,吳執、邱老爺、奶娘,就連丫頭自己都認真相信,他們將是人人羨慕的情侶。

    映潔淺淺一笑,幾乎分辨不出的笑意裡藏著苦澀。

    想做什麼都行嗎?她也想當邱勝翊的新娘呢?念頭一起,她心驚,慌地收拾滿腦子鴛鴦蝴蝶,專注眼前醫書。

    奶娘放下手中針線,把快縫好的衣服在映潔身前比劃。這孩子永遠是一襲青色衣衫,毫不在意姿容外貌,一點兒都不像個女孩子。

    「等我把丫頭小姐這襲新衣裳做好,也來替妳裁新衣。」

    「我不需要。」她不習慣打扮。

    「誰說不需要?邱莊主送來的綢緞錦織,丫頭小姐一個人哪裡穿得完?」

    「綢緞對我而言是奢侈。」

    她不想欠義父更多,她期待有朝一日能還盡義父恩情,從此自由自在,不受拘束。

    「妳這孩子。」奶娘說著,突然,門板上兩聲敲叩,「是老爺回來了。」

    她走近門邊,打開門,門外的人是呂先生。

    「呂先生,這麼晚了,來找老爺?老爺不在。」奶娘輕問。

    「不,我找潔兒,她睡下了嗎?」

    「還沒,她在用功,說是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穴位背起來。」奶娘微笑,欠了欠身,讓他自門邊往裡看。

    「難怪公孫大夫對她讚不絕口,這孩子的確是奇才。」

    「多謝呂先生誇獎。」旁人誇了她的潔兒,奶娘覺得好光榮。「對了,呂先生找潔兒有事?」

    「趁今日有空,我想教她佈陣。」

    「這麼晚了……」奶娘猶豫。

    「當然,如果潔兒累了,改日吧!」他不勉強。

    「呂叔叔,我不累。」不知道什麼時候,映潔站到奶娘後面。

    「映潔小姐……」

    奶娘還有話說,映潔忙阻下她。

    「我懂,倘若我累了,馬上回來休息,絕不逞強。」她明白,奶娘真心為自己。

    映潔跨出門檻,跟在呂叔叔身後走出院落,發現勝翊早在樹下等候。

    她和丫頭與莊裡其他女孩不同,她很少黏在邱勝翊身後,她經常是獨來獨往,做自己的事。

    的確,她承認,邱勝翊的能力超越其他同齡男孩,幾次一起上課,他的學習能力不只讓教導他的師傅吃驚,也讓映潔暗地起了較勁心情。

    「快走吧!要不早點把映潔送回屋裡,奶娘可有得叨念了。」呂叔叔一笑,把勝翊和映潔帶往自己書房。

    「不用擔心,奶娘人很好,她不會同師傅嘮叨。」

    勝翊回答,映潔仍保持一貫沉默。

    「翊兒,你和奶娘很熟?」

    「嗯,我常陪丫頭妹子回去,奶娘會準備點心留我說說話。」

    「她是個怎樣的人?丈夫為什麼沒跟在身邊?」

    「聽丫頭說,奶娘本是好人家出生,丈夫在朝廷為官,讓貪吏誣陷,丈夫被斬首示眾,全家大小判了發配邊疆,當年奶娘懷孕,吃不了長途跋涉苦,孩子一落地便夭折,是吳叔叔救下她,她便照顧丫頭和映潔到現在。」

頂部
lam827827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6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5 / 395
魔力值 : 108 / 7720
经验值 : 82 %

UID: 43259
精華: 0
積分: 7
帖子: 324
威望: 7
金錢: 7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2-2-12
來自: HK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22:2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Yahoo!
「難怪……皇帝昏庸,苦的不單單是百姓,連大臣也戰戰兢兢,伴君如伴虎,你不知道自己哪句話、哪件事會得罪皇帝。讀書人的氣節至此,怎不悲哀?」他是過來人,切身之痛他懂。

    好笑吧!受奶娘照顧長大的人是她,她卻要從外人口裡得知這些。

    「潔兒,妳可知奶娘的丈夫叫什麼名字?」

    「不知。」映潔回答。

    「叫陸雲。」勝翊隨後出口。

    「是他?陸雲是個清官,官拜尚書,我曾和他共同請奏皇帝,肅清為害宦官,惹下後來的一連串禍事。

    之後他因大宮圍地趕走百姓的事上告朝廷,沒想到被反咬一口,說他和當地仕紳聯手與縣官唱反調,接下來便被一路貶謫,最後因被宦官曹公公誣告入罪,同時期,我也被免去官職,成為一介布衣。

    官場多年原是一場夢,臨老,只想替天下蒼生多做些事。

    翊兒、潔兒,你們都是有能力的孩子,要努力學習,將來若接任皇帝者,是個英明賢才便罷,若是接任者和永康皇一樣昏昧殘暴,你們要共同扛起責任,為此地十數萬百姓謀福利。」

    「是,師傅。」勝翊和映潔異口同聲。

    他們相視一眼,勝翊嘴角掛著親切和煦笑容,映潔卻是面無表情。

    她喜歡扛責任嗎?並不,她喜好自由、想當水裡小魚,但她習慣扛責任,為了義父也為丫頭。

    「我和莊主談過,潔兒,下個月的競武大賽,妳不必避諱女子身份,我要妳和男孩們一起參賽,未來帶兵打仗、治國安邦,妳的責任不會比翊兒輕。」

    老話,對此,映潔是不喜歡的,然她沒反駁,點點頭,確定了自己要在這次大賽中取得頭籌。

    呂先生拍拍兩人肩膀,推開屋門,今夜,他們為肩上的責任而辛勤。

    比賽項目有三,第一項是跑向一里外的槐樹,爬上樹取得綁在樹梢的帶子,在哨聲響起前奔回,帶子有紅黃青三色,紅色綁在最高處,黃色其次,青色再次之,自然是取得紅色者為冠。

    結果,在哨聲響超前,奔回原點的只有勝翊和映潔兩人,吳執看一眼映潔手上的紅帶子,朗聲宣佈,「冠軍是少莊主!」

    他的宣佈讓所有人錯愕,連勝翊都沒辦法認同他的宣告。

    丫頭不解,問:「爹爹,明明是姊姊贏了呀!怎麼會是勝翊哥哥贏?」

    「映潔用輕功飛身上樹,她使出大家還沒學過的武功出賽,這是作弊,作弊的人沒有資格拿到冠軍,所以她連第二名都不是。」

    他解釋完,眾人紛紛拍手,稱讚吳執不偏袒的行徑。

    勝翊看一眼映潔,訝異的是,她居然沒有半分嗔怒,只是安安靜靜接受無理判決。

    丫頭向父親扮了個鬼臉,走到映潔和勝翊中間,一手勾住一人,嘟嘴說:「姊姊,別難過,不管是妳或者勝翊哥哥贏得比賽,都要把獎品拿出來分享,我們三個人是一體的,知不知道?」

    勝翊始終都在注意映潔的反應,但她缺乏表情的小臉,讓人猜測不出她的心思。

    第二關比賽射箭,這關映潔輕易地奪冠,三枝箭都射在靶中央,就是勝翊也沒這等能耐。

    映潔還是老樣子,沒有喜樂、沒有憂慮,彷彿奪不奪冠對她而言都無所謂,於是勝翊很故意,故意走到她身邊挑釁,企圖勾惹出她的反應。

    「明年,這個項目,我會贏妳。」他信誓旦旦。

    對於他的挑釁,映潔的反應是輕淡一句:「贏了,又如何?」

    然後,她站在原地轉頭看向義父,等待下個項目進行。

    勝翊自討無趣。

    映潔沒說錯!贏了又如何?她不想出賽,也不像其他人,逮到機會便為比賽做練習,她照常學醫、照常念兵書,她的武功還是一樣精進,就輕功這點,她已不像幾個月前,連試多次,才能把柿子摘下,而是輕輕鬆鬆就躍上樹枝,取下紅帶子。

    最後一關是騎射比賽。

    對於騎馬,映潔沒有太多經驗,至於射殺小動物,她心有不忍,此項目自然不可能贏得頭彩,鑼聲響,參賽者拉起馬韁,帶著自己的獵物往回走,映潔松口氣,總算不用再面對殘忍。

    回程,映潔策動馬匹,沒想到一匹小灰狼在她馬前竄過,她來不及反應,受驚的馬匹瘋狂跳躍,幾次要將她摔下馬背。

    已奔回集合處的勝翊見狀,扔下獵物,衝上前相救。

    他在馬匹將映潔摔下前,即時拉住她的手,將她帶到自己的馬背上,他緊緊摟住她,把她整個人鎖在自己懷問,她也回抱他,緊閉兩眼。他們都嚇壞了,驚魂未定的兩個人猛喘息,藉著對方的身體相互支持。

    終於,大人們趕到,吳執拉開兩人。

    映潔蒼白著臉,視線緊繫著勝翊視線,久久不移轉;勝翊也是,這是他第一次看見映潔驚慌失措,兩人傻傻地望著彼此,不說話,濃濃的喘息聲不止。

    事件過去,成績下來,自是勝翊奪冠,而映潔在第三關沒有任何收穫,總評下來,拿了個第三。

    領完賞,她匆匆回到屋裡,換去濺上動物鮮血的衣裳,她急著向公孫大夫要草藥,好在獵物們進廚房時,救下幾隻。

    沒想到前腳才跨出門,吳執就擋在她面前。

    「跟我進來!」他冷冷說。

    映潔沒反抗,隨著義父進屋。

    一聲跪下,她雙膝落地。

    啪地,掌擊向桌面,吳執怒斥:「妳看不起那些男孩子嗎?」

    「映潔沒有!」

    「妳敢說自己比賽盡力了?」

    「不敢,映潔以為義父希望我輸。」

    「妳輸?妳也未免輸得太徹底。妳明明可以射下好幾隻獵物,為什麼不動手?妳的射箭技術分明無人能及,為什麼連只小獐子都獵不到?莊主看出妳在放水,看出妳沒把少莊主放在眼中,妳要我怎麼自圓其說?」

    話說過,兩個巴掌打得映潔耳朵嗡嗡作響,她仰頭,倨傲的神態擺明她沒做錯。

    「映潔不擅長騎馬。」

    「借口!妳那點心思騙得了我?妳是不願意殺生!將來在戰場上,妳能因為不忍心,讓我軍被敵人全數殲滅嗎?」他一吼,又是兩巴掌。

    閉眼,她受了,忍耐一直是她性格中最大優點。

    「映潔知錯。」她咬唇,在唇下咬出一道深刻痕跡。

    「好,妳知錯,妳給我跪在這裡,等我去向莊王解釋完為止,不准到廚房去解救那些動物,聽到沒?」

    「是!」除了回答是,她沒有其他選擇。

    吳執離開了,奶娘走近,用冷毛巾敷敷她腫起的臉頰。「映潔小姐,別怨老爺,他想妳將來做大事的、怕妳和奶娘一樣婦人之仁。」

    「映潔不怨。」她搖頭道。

    要怨,也是怨自己,怨自己無父無母、無人可依恃。吞下哽咽,她雖然只有十歲,但她必須比二十歲、三十歲的人更勇敢。

    門外,勝翊把這幕全看進眼底,他本是要過來把獎賞送給映潔的,他總覺得這個冠軍不該由自己得,卻沒想到真正的冠軍,居然要跪在地上「領賞」,不舒服的感覺哽在喉間。

    勝翊說不上話,卻也知道,此時不該出現她眼前,驕傲的映潔無法忍受狼狽的自己被人看見。

    悄悄地,他離開,但她臉上的紅痕烙在他心間,久久不褪……

頂部
lam827827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6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5 / 395
魔力值 : 108 / 7720
经验值 : 82 %

UID: 43259
精華: 0
積分: 7
帖子: 324
威望: 7
金錢: 7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2-2-12
來自: HK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22:2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Yahoo!
第二章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lam827827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6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5 / 395
魔力值 : 108 / 7720
经验值 : 82 %

UID: 43259
精華: 0
積分: 7
帖子: 324
威望: 7
金錢: 7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2-2-12
來自: HK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22:3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Yahoo!
坐在湖邊,映潔看著湖裡游魚,空閒時間,她極不願意回家。

    前年,奶娘下嫁呂軍師,重拾生命幸福,家裡沒了奶娘,她總是盡量留在製藥房裡,因為,她著實害怕和義父獨處。

    自懷裡掏出錦囊,那是災民送給她的臨別贈禮,繡工不算精緻,布料也顯得粗糙,但她不介意,那是人們誠心誠意送給她的東西。

    錦囊中躺著一對小魚兒,玉雕的碧綠色小魚栩栩如生,活潑俏麗的模樣著實惹人愛憐,她的手細細撫過,冰冰的觸感停留在指間。

    「我沒記錯的話,那是從富商家裡偷來的。」

    勝翊的聲音響起,映潔嚇一大跳,猛轉身,觸上他含笑眼睛。

    這個男人呵,那麼愛笑,有那麼多事兒值得他笑嗎?人生在世苦比樂多,憂比喜盛,愁眉原該多過笑顏。

    「我就知道妳在這裡,丫頭猜錯了,她以為妳在競技場看摔跤。」

    她不會去看摔跤,她痛恨暴力血腥、痛恨爭鬥,只是身份職責逼得她不得不做這種事。

    「我想妳是討厭暴力的,妳喜歡醫治人類遠勝於傷害人類,即使他們是妳的敵人。」勝翊說。

    勝翊的話帶給她無數震驚,她從不認為有人真正瞭解自己,但他的觀察教她訝異。

    「我是不喜歡摔跤。」抑下心中情緒,映潔做出淡然表情。

    「僅僅不喜歡?長久以來,我發現妳對待敵人非常仁慈,妳最常使用的是點穴功夫,只教敵人動彈不得,不欲奪人性命;而情況緊迫,不得不出刀刃時,妳的下刀處常是在敵人四肢。」

    手心握緊,她厘不清心中情緒,那是感動還是被人看穿的難堪?映潔並不十分清楚,別過頭,她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她不想繼續,他偏要繼續,他愛看她手足無措,而非永遠的無波無痕,這讓她看起來比較像個女人。

    「奶娘說,每次征戰返家,妳做的第一件事是洗澡,非要把全身肌膚都搓得紅透才肯罷休。為什麼?答案只有一個--妳痛恨傷害別人。我想沒人會相信,善計使謀的吳映潔,在堅強的外表下面,有一顆柔軟心……」

    「夠了,我不想談這迪一無聊事情。」轉過身,她拒人千里。

    「我並不覺得它無聊。」挑釁她,讓他好得意。

    「你想挖掘什麼?再不喜歡殺人,我還是領命上戰場了,不是?」她咬牙說。

    就像她不想摘鳥窩,但為搏得丫頭一時開心,她還是摘了。她做著自己痛恨的事情,還要假裝她對於這類事情感興趣。

    「妳生氣?」

    她的口氣始終平淡無波,然方纔他聽見她的惱怒。

    「沒有。」她否認。

    「好吧,既然不喜歡討論厭惡的事,說說看,妳喜歡做什麼?」

    轉折太快,一時間,映潔無從對應。

    「別告訴我,妳不喜歡任何事,或者……要求別人透露秘密之前,自己得先交出秘密?好吧!我說我的,我喜歡唸書、念很多的書,在書的世界裡我可以得到無窮知識;小時候,我但願自己是一隻蒼鷹,展翅遨翔,飛得高又遠,開拓自己的眼界。」

    他想當蒼鷹啊……原來他也不愛戰爭、不愛掠奪,他和自己一樣,胸無大志,只愛成為看遍世間的文人。

    是的,他的秘密勾引出她的秘密了。

    「小魚兒。」輕輕地,她對著遠山說。

    「什麼?」他沒聽清楚。

    「我希望自己是一條魚,沒有責任與負擔,成天悠遊嬉戲,專心做自己。」

    她攤開手心,把玉石小魚遞到他眼前,他接手,細看雕工。

    她的回答引得他一陣心疼,原來呵,她的聰慧能幹替自己招攬過多責任,這個女人看似精明,骨子裡卻是笨到不行,她不懂得疼惜自己,別人交給她什麼任務,即便能力不及,咬牙,她也要撐起肩膀硬挑起。

    難怪她對競武大賽不感興趣,拿了賞莊隨手就分出去;難怪她每次聽見要帶兵迎敵,總是愁眉接下任務,成功時也不見愉悅欣然,只有卸下負擔的輕鬆感。

    「以後,沒人在時,我喚妳小魚兒,好不?」他說。

    映潔怔了怔,半晌,她點頭,把手上的小魚分一隻到他掌心。

    「送我?」他有些些訝然。

    「不喜歡?」她不答反問。

    他是第一個窺見她內心的人,他分享了秘密,自然也該分享她的「小魚」。

    「不,我只是苦惱,要到哪裡找到一隻蒼鷹送給妳。」他笑答,收下她的小魚,放在胸前--貼心。

    他的話惹笑了她,她回看他,想起富商家那夜,緋紅猛地襲上臉頰。

    下一秒,收斂笑意,她囑咐:「這是秘密,不能說出去。」

    看見她頰邊紅暈,他想起同一夜,大大的手情不自禁地覆上她的耳朵。

    她可以輕易躲過的,但是……她沒躲,下一刻,他暖暖的掌心貼上她的耳際,暖暖的掌心、暖暖的溫情,融了她的刻板天地。

    享受只能一下下,映潔沒忘記過,丫頭的快樂是她的使命,而她的人生無權歡喜。

    拉下他的大手,她分開兩人距離。「這件事,請保密。」

    「保密?妳指的是哪件?」

    哪件?除了他們之間不應該存在的親密,除了上司下屬間不能出現的饋贈,他們之間尚有需要保密之事?

    「秘密是指小魚兒這件,還是指富商家那夜?」勝翊存心的,鬧得她臉紅耳赤,他興高映烈。

    抬起高傲下巴,這種可惡問話,她一句都不答。

    「假設兩件事都要我保密的話,妳得答應我一件事。」

    才當過幾回奸商,他就學會談判籌碼。

    「什麼事?」映潔問。

    「拒絕妳不想做的事,不管對妳有所要求的人,是吳叔叔、我爹爹,或者呂叔叔都一樣。」

    他的要求是否名為「關心」?

    暖意迅速滲進她心底,熨著貼著,和她的心交融為一。

    抿著唇,倔起一張臉,她想拒絕關心,可惜難度太高,試了幾次都做不到。

    「沒辦法,換了你,要你拒絕所有不想做的責任,你辦得到嗎?」她歎氣,回問他。

    「我和妳不同,我是要接手掌管十數萬人生計的少莊主,我不能有太多自我,不能事事替自己著想,所以,想當蒼鷹?可以,午夜夢迴無人時,想作什麼夢,都不會有人擅加管東。」他自嘲。

    「我雖不是少莊主,卻也是名震江南江北的女諸葛,沒有我的支持,你這個少莊主位置能坐多久?」她難得幽默。

    「說的也是,好吧!等夜半,我們相約一起去作夢,好吧,小魚兒?」

    她笑開,為他口裡的暱稱。

    小魚兒、小魚兒,多麼熟悉又親切的名字,她和他之間居然有了共同秘密。

    收起自己的小魚,映潔起身。

    他跟在她後面,拉開的笑容始終不斷。「小魚兒,告訴妳一件事。」

    「什麼事?」她停下腳步,卻沒轉頭。

    「不嚴肅的妳,非常漂亮。」

    漂亮嗎?沒有人稱讚過她漂亮,相比較之下,漂亮的人不是她,是丫頭,他的未婚妻……

    想至此,一個她早有認知的事實戳痛她的心,咬住下唇,沒回答,她快速走出他的視線外。

    勝翊和映潔的相處有了大改變,也許外人看不出來,但只有兩人知道,他們間的情誼已更上一層。

    藥房裡,映潔指導幾個孩子把藥材分類擺好,再繞到後頭,看看孩子們背習穴位的情況。

    「映潔小姐,少莊主有請。」一名士兵走進門,來到她身邊說。

    點點頭,她對孩子們叮囑:「我去去,馬上回來,你們要好好認真背,待會兒考試。」

    聞言,孩子們苦了臉,輕聲歎氣。

    她沒罵人,單單看大家一眼,他們就乖乖地拿起書冊,自動唸書。

    在課堂上,她是個嚴師,她總要求學生達到標準,孩子們縱有不滿,但都知道,映潔對自己的標準,定得更高更嚴格。

    跟著士兵,繞過幾道迴廊,她在勝翊的房前佇立。

    「稟少莊主,映潔小姐來了。」

    咿呀聲,門打開,迎接她的是他的親切笑顏。

    映潔扯扯嘴角,算是給他的親切一個交代。

    「進來,我有事找妳商量。」二話不說,他拉住她的手,將她往屋內帶。

頂部
lam827827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6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5 / 395
魔力值 : 108 / 7720
经验值 : 82 %

UID: 43259
精華: 0
積分: 7
帖子: 324
威望: 7
金錢: 7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2-2-12
來自: HK
狀態:
發表於 2012-8-14 22:3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Yahoo!
這是她第一次進入他屋子。

    勝翊屋內是簡單樸素的擺設,木桌木椅,一張素琴,幾方陽光射入,照在滿桌案牘上,沒有雕樑畫棟,沒有半分奢華享受,看來這個身不由己的少莊主還真沒什麼賺頭。

    「喝茶。」他親手端來茶水,送到映潔桌前。

    曾經聽說,莊主不願意勝翊養成飯來張口的怠惰性情,在他十五歲那年,就將服侍他的婢女遣走,只留下一個打掃嬤嬤,看來不假。

    映潔啜飲口茶水,沒什麼特別,和自己家裡用的茶葉差不多。

    看一眼他的背影,他英姿颯颯、俊朗傑出,不因為他的衣著,而是他本身散發出來的氣度,難怪他讓所有人折服,不管是長輩或者部屬。

    「我有東西給妳。」

    他從木盒子裡拿出一隻玉雕蒼鷹,再從自己的腰際取下新制的佩飾,上頭是她送給他的小魚兒,還有一隻和他手上相同模樣的展翅老鷹,他把兩個小東西串起來,隨身佩帶。

    「你上哪兒找到的?」

    她的小魚兒是意外所得,他的呢?是有心或無意?

    「我畫了圖,請玉雕師傅制做,喜歡嗎?」

    她低頭審視,玉是上等玉,和她的小魚兒有得比,雕工也是上乘,普通師傅做不出這等功夫,這件事……他確是用了心……

    為什麼呢?他該用心的對象是丫頭不是她呀!他何必對她用心?丫頭和他,已是大家眼中公認的情侶。

    低頭,沉吟須臾,她抬頭望他,問:「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費這等心思,如果是討好,我想不出道理。」

    「妳一向把事情看得那麼複雜嗎?」

    「我複雜,你單純?」他的說法讓她不以為然。

    「我只不過是還贈妳,就像妳送我小魚一般,動機單純。」

    他輕描淡寫,刻意不讓事情明顯,原因是--這個女人心思敏捷,且擅長拒絕別人,他對她尚未篤定,他希望感情一分一寸,慢慢地水到渠成。

    沒錯,你猜對了,他對她有心,在很多年前,但映潔始終否認。

    真是她想太多?

    輕輕笑過,好吧!就當她過度複雜。拿出錦囊,映潔把老鷹同小魚一起放進袋內,貼身收藏。

    「要不要我找人,把妳的魚和蒼鷹串在一塊兒,像我這樣,挺好看的。」勝翊建議,他喜好和她做一樣的事情。

    「不,我習慣低調。」她反對。

    怎麼可以呢?讓人們發現他和她有同樣的配飾,要怎生解釋,才能解釋得清楚?

    「好吧!妳高興就好,丫頭妹妹晚上要和我一起逛夜市,妳想不想去?」

    「不想。」連考慮都省了,她不想將自己安插在兩人中問,她習慣低調,不習慣惹是生非。

    「聽士兵們說,夜市裡有許多好東西,趁著過年前,人們蜂擁而至,為新的一年採購新物品,肯定熱鬧。」他遊說。

    「我還有事要忙。」

    「事情能暫時擱下,休息不會是妳人生中的污點。」

    「那麼請問,逛市集能替我的人生帶來什麼好處?」她回問。

    「好吧,不勉強妳,有沒有什麼東西,要我幫妳帶?」

    「不需要。」她直覺回應。

    「諸葛小姐,偶爾接受人家的好意,不會讓妳造成重大損失。」

    「我接受了呀--」她把錦囊在他面前揚揚。

    一句話,她堵住他的說詞。

    「妳聰明得讓人很討厭。」他皺皺鼻子,稚氣的動作不像平日的邱勝翊。但他無所謂--在她面前。

    「我再討厭你都不能趕走我,因為你必須仰賴我的聰明,好替你出策略。」

    映潔話多了,她的輕鬆自在也在他眼前呈現。

    「這就是讓人最最痛恨的一點,不管怎樣,我非得一生一世把妳綁在身邊不可。」

    這話說得曖昧了,什麼叫作一生一世?什麼叫作她非得在他身邊不可?猝不及防,艷紅染上她的雙頰。

    勝翊張嘴大笑,狂放不羈的笑聲侵入她心房。

    他喜歡這樣子的映潔,有些嬌媚、有些女人味,這時候的她不是冷冰冰的女諸葛,不是冷靜非凡的再世華陀,而是一個活生生的美麗女子,美得教人怦然心動……

    深吸氣,映潔試圖把自己弄回正常模樣,可試了又試……在他那對笑眼下,她的努力有限。

    「沒事的話,我回去了。」

    她迅速走到門邊,但勝翊速度更快,高高的一堵人牆擋在她身前,讓她出不得門。

    「妳的輕功退步了。」他嘖嘖兩聲,緩緩搖頭。

    她當然退步,自從義父確定丫頭的下半生有勝翊可以保護,便不再認真教她武功,沒了師傅,即使再努力,進步空間仍有限,何況她還要分出大部分時間習醫。

    映潔不對他的話置評,眼睛盯住他,看勝翊要用什麼借口將她留下。

    「下個月,公孫先生大壽,妳想送什麼給他?」勝翊問。

    「我還沒想到,不過,我會提前幾日出莊尋找。」

    「要不要同我一起去?」

    「為什麼?」

    「聽說杏花村的柳員外,最近得了一株千年人參,還有失傳已久的醫典,如果能把它們盜來送給公孫先生,這個壽誕他肯定開心非凡。」

    「柳員外?是濟州最大的藥材商嗎?」他挑起她的興趣。

    「沒錯,就是他,要不要同我聯手?」

    「你當樑上君子當上癮了?動不動就想出手偷盜?」嘴上說說,她的心已然蠢蠢欲動。

    「柳員外常在疫情嚴重時,囤積藥材,高價售出,一些貧窮百姓買不起藥材,因而送了性命,我早就想動他,這次剛好給足了我借口。去不去?一句話!」

    她的考慮很快,點頭。「算我一份。」

    「很好,今夜三更出發。」

    「那麼急?離公孫師傅的壽誕還有近一個月時間。」

    「許多黑白兩道的兄弟都盯上這筆,昏帝病重,不少人想借這條救命人參和醫典,盼著從裡面尋出法子救治皇帝,萬一,皇帝果真因此痊癒,那麼高官厚祿,終生享用不盡。

    昏帝活越久,百姓受的苦難越多,我們頂多能照顧十數萬個百姓,其他幾百萬的人民呢?所以,人參絕不能落入他人手中。」

    「我懂了。」映潔答。

    原來,他考量的還是家國大事,憐憫的還是眾生百姓,若是繼任帝王有他這等胸襟,百姓何愁?民生何憂?

    「今夜三更。」他再叮嚀她一聲。

    目送她離去,勝翊沉穩的面容上露出笑意,心中淺淺漣漪泛起……他喜歡和她一起,不管做任何事情。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0-18 00:55


Processed in 0.367318 second(s), 11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