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改+1次PO完] 俘擄小冰女 (翊潔)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自改+1次PO完] 俘擄小冰女 (翊潔)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19:3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轉+自改+1次PO完] 俘擄小冰女 (翊潔)

【內容簡介】



娶老婆不難,死纏爛打,連哄帶拐騙回家;
嫁老公不難,甜言蜜語,撒嬌耍賴滾上床。

吳映潔,美豔淡然,從不懂得怎麼跟男人談情說愛的她,
只想要個乖巧聽話的男朋友,她不在乎男人笑她性冷感,
也不在乎男人說她不解風情。第一眼見到邱勝翊,
吳映潔就有預感,這眼帶桃花的男人不是她該招惹的,
可惜她才想逃,邱勝翊卻霸道的纏上來了。
不只連哄帶騙地把她拐回家,將她給壓上床好生折騰,
一夜又一夜。人家說,會咬人的狗不叫,可邱勝翊這悶騷男,
不只會咬人,還是咬了就不鬆口!生平第一次看上眼的女人,
哪有不娶回家當老婆的道理?可惜,任他一肚子壞水,
腹黑又心機地想方設法爬上她的床,吳映潔這被他寵過頭的女人,
不但給他搞失蹤,還膽大地找男人相親。氣得邱勝翊心想,
等他把人給擄回家,丟上床後,非要她牢牢記住,
她,吳映潔,可是他打算纏一輩子的女人,想走?門都沒有!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19:4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楔子

雨水很冰冷。

  少年擡頭,看着不斷掉下豆大雨水的漆黑天空,他已經忘記自己在這裏站了多久,他隻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凍得沒有知覺。

  可是,他并沒有選擇找個地方避雨,而是繼續站在冰冷的雨水當中,少年在等……等屋裏的人會大發善心,可以留一條生路給他的父親。

  他的父親現在被關在拘留所,如果那人不肯撤回控訴,檢察官便會正式起訴他的父親。

  他很清楚,以父親的爲人,絕對做不出虧空公款這種事情來,然而他更清楚,屋裏的人明明也知道他的父親不會虧空公款,卻不打算調查清楚,反而要他的父親扛下這個罪名。

  雖然距離他成年的那一天還很遠,然而這幾天以來,他已經見識到不少成人世界裏的殘酷,親戚朋友們個個避他如蛇蠍,就怕他會向他們借錢還債;而父親的同事以及屬下,個個爲求明哲保身,沒有人願意爲他父親出面,證明他父親的清白。

  少年沒辦法,隻能找上門來,但卻被拒於門外,屋裏的人不願意見他,他隻好站在門外等待,隻不過,老天爺似乎不太願意讓他好過,在冬季寒冷的天氣裏突然下起雨來。

  他很冷,甚至視線都模糊起來,可是忽然間他發現雨停了,他猛然擡頭,看見他的眼前出現了一把雨傘。

  雨傘下,是一個身高隻到少年胸口的女孩,她撐着雨傘,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直勾勾地瞧着他,粉色的唇瓣緊抿着,好像不知該拿他怎麽辦才好的表情。

  他猜,女孩是這裏傭人的孩子,隻是下一刻,跟在她身後的傭人說明了她的身分。

  「小姐,你跑出來做什麽?你不要跟他說話,老爺會不高興的。」傭人拉着她瘦小的手臂,企圖想帶她離開。

  那個人的女兒!

  她的出現本該像是一道曙光,然而他卻看到,當傭人說那個人會生氣時,她的眼中浮現了恐懼。

  顯然這女孩并不受到她父親的重視,否則她不會露出這麽懼怕的眼神,少年瞬間明白女孩幫不了自己,即使她真的替他向她父親求情,反而可能讓她自己惹禍上身,卷入這件麻煩的事裏。

  少年垂下眼,不再看她。

  然而,她卻再度來到他的面前,踮高了腳尖用雨傘替他遮去漫天的雨水,少年再度看向她,隻見她眼中充滿了超越她那個年齡的無奈。

  而後,女孩清甜的嗓音,徐徐地傳入少年的耳中,「回去吧,就算你一直等下去,他也不會見你的,他所作的決定,從來都不會因爲任何人、任何事而改變。」她勸他離開,别繼續在這個凜寒入骨的雨夜裏待着。

  是怎麽樣的人,才會在明知會惹禍上身的情況下,還執意要幫助自己?少年看着女孩,說不出話來。

  最後,傭人死拖活拉地将女孩帶回屋内,而女孩則将她手上的雨傘交給了他。

  少年不知道女孩在想什麽,他隻知道,在經曆一番人情冷暖的遭遇後,這女孩讓他有種熱淚盈眶的沖動。

  雨,還是下着。

  少年無辜的父親最終還是入獄了,甚至因爲熬不過牢獄的艱苦而在裏頭過世,永遠都沒有辦法離開那裏,可是,即使是女孩的父親害死了他無辜的父親,他卻無法憎恨那個在雨夜裏爲他送上雨傘、送上溫暖的女孩。

  那一雙清澈的水眸,一直都紮根在他的心頭上,往後不管面對任何困難、任何危險,隻要一想到那一雙眼眸,他都能憑着最後的這一絲希望,在那可怕的槍林彈雨之中生存下來。

  她……是他的希望。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19:4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一章

邱勝翊好奇的盯着正在自己眼前上演的八點檔情節,但真正吸引他的,并非這熟悉的戲碼,而是擔綱這出戲的女主角反應。

  背對他而坐的女主角,竟然在她與男朋友分手之際,還在看文件。

  怪事年年有,今年卻似乎特别多。

  「映潔,很抱歉,你是一個很好的女人,是我配不上你。」标準的分手台詞,從男主角的口中說出,但下一刻的混帳話語,馬上将他打入「賤男」一族,「我一直很努力的不去愛上其他女人,但我……我太寂寞了。」

  「你寂寞?」女主角擡起頭來,視線從手中的文件轉向他,充滿了疑惑。

  「對,我寂寞,我一直都很寂寞,每一次當我陪在你身邊時,你卻老想着公司裏的事,滿腦子全都是公司的文件、公司的營運,完全不把我放在心上,你根本就沒有把我當成你的男朋友!」說着說着,男主角突然激動起來。

  幸好此時并非用餐時段,店裏隻有小貓兩三隻,不然他們的對話會引來很大的關注。

  邱勝翊聽得津津有味,差點沒拍手叫好。

  他一直以爲隻有女人才會向伴侶埋怨寂寞,沒想到男人抱怨起來,那效果甚至比女人更精彩,不過下一刻,女主角的話更讓他忍不住噴笑出聲。

  「所以你就紅杏出牆?」她問得冷靜,一點也不像被甩的人那麽歇斯底裏。

  她的話讓男主角有點洩氣,「映潔,『紅杏出牆』是用來形容女人的。」似乎已經習慣她亂用成語的男主角,很有教師精神的糾正她。

  「喔,很抱歉,我的中文不太好。」女主角也很受教的點點頭。

  怔了怔,男主角彷佛不想再面對「前女友」,但爲了維持自已「良好」的家教,繼續動之以情道:「映潔,我們分手吧,以你的條件,你可以找到一個比我好千倍、萬倍的男人,我隻是一個小小的教師,負擔不起你優渥的生活。」

  「職業是不分貴賤的。」她淡淡的說出己見,「但如果分手是你想要的,那我們就分手吧!」而後又低頭看着手中的文件。

  「你就這麽潇灑?」男主角冷不防的大吼,吓壞了一堆「偷聽者」,包括一直聽得津津有味的邱勝翊。

  不光是聽衆們,原本不想再理會他的女主角,也不解的擡頭,「分手是你提出的,我隻是與你達成協議而已,你在激動什麽?」

  「你、你、你……這個性冷感!」男主角被她毫不在乎的态度氣得口不擇言,「小誼說得沒錯,你是史前的冷血動物,沒心沒肺!隻有瞎了眼的男人才會想跟你上床!」

  邱勝翊聞言,不禁直皺眉,「這男的怎麽這麽沒品?分手還要中傷女人,真是不要臉,簡直是男人中的恥辱。」

  不過他的話,男、女主角當然沒有聽見。

  「小誼?你勾搭上的是李明誼?我的助理?」女主角一點也不在乎自己被罵,反而比較在意這個。

  「對!小誼比你風情萬種、比你更懂溫柔、比你體貼得多!」男主角說,而面對他的邱勝翊清楚地看到他臉上的洋洋得意。

  男主角似乎以爲這麽說,女主角就會回心轉意,邱勝翊不屑地看着他,隻覺得女主角同意分手的決定作得好極了。

  「原來她最近時常神不守舍的原因,是因爲你……這種事應該早點說,我還以爲她發生了什麽事。」女主角的語氣,半點也沒有被親信搶了男朋友的失望或難過,倒像是不悅助理因爲這種「小事」而影響了工作效率。

  像是一盆冷水從頭頂淋下,男主角的得意消失得無影無蹤,讓在場的觀衆看得大快人心。

  「我要跟你說的都說完了,請你以後别再來糾纏我,我不想讓小誼誤會。」像是爲了扳回面子,男主角繼續大放厥詞,臉皮厚得讓人懷疑是不是連子彈也打不穿。

  「好的,我明白。」女主角十分合作的點頭允諾,眼也沒擡地吩咐道:「叫李明誼放心,我不會因此而公私不分,但也叫她注意點,不要再讓私事影響到工作。」

  「你!」公事公辦的語氣讓男主角又被氣得面紅耳赤,怒發沖冠的拂袖離去。

  真是沒有風度的男人,邱勝翊目送男主角離開,發現那男人居然沒有結帳就走了,把帳單留給女性。

  又是一個大大的敗筆!

  他開始懷疑,女主角怎麽會跟這樣的無恥男走在一起?這樣的男人有什麽好?

  他看向仍坐在椅上的女主角,隻見她拿起桌上的咖啡杯淺啜了口,誰知杯中的咖啡早已經喝光了,她左右張望,想叫人來爲她續杯。

  「小姐有什麽吩咐?」邱勝翊順理成章的走上前,假裝成服務生,不把一邊真正服務生的驚慌失措放在眼裏。

  他走到這個女主角的面前,終於看到她的真實面容。

  難怪那個男人會如此依依不舍,企圖用其他女人來跟她比較,想讓她産生危機感而挽回他,因爲眼前的女人長得很美。

  她的美,不是清純的美,也不是妖豔的美,她的美就像古代畫中的宮裝清麗美人,引人注目,一雙細細彎彎的柳眉、高挺小巧的鼻梁、一張點綴着淺色唇膏的菱唇,而最吸引邱勝翊的,是她那雙清澈卻冷淡的大眼。

  看着這一雙眼眸,過往的回憶徐徐浮現,原以爲他這輩子再也不會見到她,畢竟他們兩人的生活圈差得那麽遙遠,怎麽可能會再有交集?可是,她卻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心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情在萌生、蔓延,這種感覺,他知道,也清楚是什麽,幾乎是立即的,邱勝翊已經作出了決定,任何外在因素都不會影響到他,他一向是一個我行我素的人。

  他要她!

  确定了自己的感覺後,他半點時間都不想再浪費,所以下一刻,腦中已經設定好一連串追求她的計畫,如同電腦那樣的迅速與精準。

  「麻煩你再給我一杯拿鐵,和一份……呃……」沒有察覺到他的心思,吳映潔放下手中的文件,拿起桌上的菜單,視線遊走在甜點欄上。

  她很少吃甜點,因爲覺得太膩了,但不知道爲什麽,看着菜單上那各式各樣的甜品名稱,她突然很想嘗試一下。

  「一份『甜蜜的情人』如何?」在她猶豫的時候,邱勝翊插嘴。

  一直待在不遠處,随時待命的服務生倒抽口氣,難道他不知道人家小姐剛剛才失戀嗎?還吃什麽「甜蜜的情人」?這分明就是挑釁!分明就是往人家傷口上灑鹽巴!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19:4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甜蜜的情人』?是什麽樣的甜點?」出乎服務生的預料,吳映潔竟然一點也沒有失戀的自覺,反而感興趣地問。

  「是草莓奶油蛋糕,裏頭有新鮮的櫻桃跟草莓,吃進嘴裏甜甜酸酸的,像戀愛的感覺一樣,所以就取名爲『甜蜜的情人』,因爲味道酸甜,所以跟拿鐵是絕配。」邱勝翊滔滔不絕的推薦。

  吳映潔點點頭,「那麻煩你一杯拿鐵,跟一份『甜蜜的情人』。」

  「好的,請稍等。」他高興的走回櫃台,拒絕服務生的幫忙,親手爲她調出一杯咖啡。

  不消片刻,香濃的咖啡香味彌漫整間咖啡店,比先前的更香、更濃,教店内的客人們都情不自禁地嗅起這香濃的味道。

  「小姐,你的拿鐵跟『甜蜜的情人』。」煮好了咖啡,從蛋糕櫃裏拿出一塊蛋糕,他單手托着餐盤,俐落的将餐點送到她的桌面,姿勢帥氣而俐落。

  「你煮的咖啡好香。」拿起咖啡輕嗅了嗅,吳映潔忍不住地稱贊他。

  「謝謝。」邱勝翊大方接受她的贊美,在她對面的座位坐下,「不介意我坐下吧?」

  見他如此悠閑的坐下,一副打算跟她促膝長談的樣子,吳映潔不禁開口問:「你不需要招呼其他客人嗎?」

  「我是這間咖啡店的老闆,招呼客人的工作一向是由小琪負責的。」假裝沒有聽到她話中想要一個人獨處的暗示,他指指忙着托餐盤、擦桌子的服務生向琪,故意忽略向琪憤恨的眼神。

  吳映潔垂下長長的睫毛,輕而易舉地猜到他的目的。

  她不蠢,男人接近她的原因,來來去去隻有兩種,一是看上她的家世,二是看上她的臉跟身體。

  她并不覺得他們爲了這兩種原因而靠近自己有什麽問題,如果她總爲這種事情糾結,她恐怕早就瘋掉了,而且這些東西也的确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她的工作很忙碌,沒有什麽時間去跟男人培養感情,所以一直都想交一個安靜、乖巧的男朋友。

  可惜的是,這些男人最後都會因爲「寂寞」而跟她分手,她不懂,從一開始他們都已經知道她是這樣的一個人,追求她的時候還拍着胸口說「沒問題」,但最後的結果,卻總是将責任推卸到她的身上。

  吳映潔不禁懷疑,到底是不是她的眼光出現了問題?

  再擡眼,看向坐在對面的男人,不可否認,那張笑意盈盈的帥氣臉蛋,的确很吸引女性的目光,有這樣的一個男朋友,會讓不少女性嫉妒的,隻不過,剛剛才從一個讓人頭痛的糾纏中抽身出來,她一點也不想馬上就走進另一個男人的懷抱裏。

  她原本也不排斥來者不拒的交往方式,隻要男人向她告白,而她又剛好沒有跟其他男人交往的話,她通常都會答應,她以爲感情是可以培養的,而且最重要的是男人對她有好感,是比較喜歡她的那一方,但漸漸的,因爲一次又一次的出軌,她開始厭倦了這種方式。

  所以吳映潔想,她可以去做人工受孕,不一定要結婚才可以擁有一個繼承人,所以眼前的男人,她隻會拒絕,但不會再與他更進一步。

  「怎麽不嚐嚐這咖啡?」那雙剔透的水眸,沒有透露太多的感情,但邱勝翊挑挑眉,似乎已經感覺到她無聲的拒絕。

  從她此刻拒人於千裏之外的姿态得知,她不是一個容易交心的女人,所以他一點都不感到失望或者挫敗,迳自對她開懷的笑。

  面對厚臉皮的男人,吳映潔的應對方式便是沉默,隻要她不給予他任何反應,最後他便會自讨沒趣地離開,她是這樣認爲的。

  她舉起杯子湊近唇畔輕啜了口,那香濃可口的味道,令她的眉毛揚起,有些詫異明明是同一種咖啡豆,但眼前男人煮出來的拿鐵卻格外香醇,忍不住的,她再啜進另一口,讓咖啡的香氣溢滿自己的口腔。


  「味道不錯吧?」邱勝翊對自己的手藝頗有自信,尤其她無法掩飾的享受表情,更是給了他明确的答案,揚起洋洋得意的笑,他将桌上另外的小碟子往她的方向推了推,「你再試試這塊『甜蜜的情人』,我做的。」

  因爲他另一份工作的緣故,店裏頭的甜點,全都是從附近一家頗富盛名的甜品店裏買回來的,而他隻是偶爾心血來潮時才做一做,而今天,他剛好就做了幾份甜點,而她也正巧來到了他的咖啡店。

  咖啡的香味還在口裏彌漫,吳映潔忍不住對那精緻的甜點産生一股期待,她用精緻的叉子切下一小塊蛋糕放入口中,甜而不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令她忍不住眯起了眼,停不下繼續切入蛋糕放進口裏的動作,一塊小小的蛋糕很快就被她解決掉了,而意猶未盡的她又忍不住的再點了一塊。

  她的反應在邱勝翊預料之中,但凡曾經吃過他做的甜點的人,都與她有着相同的反應,向琪就曾經說過,他的甜點帶有一種幸福的感覺,讓人沒辦法抗拒地一塊接一塊吃下去。

  「很好吃吧?」再送上一塊蛋糕,他低笑着詢問她。

  吳映潔的唇角忍不住地微微上揚,「你有沒有被人說過,你的自信似乎過剩?」

  「有,很多人都這樣說過,我會把你的話當成稱贊,謝謝你。」露出一個充滿魅力的笑,他說。

  她不回應他,繼續吃着蛋糕。

  單手撐着下巴,他打量着她一邊吃東西,一邊看文件的舉動。

  她的動作娴熟,一點也沒有因爲看文件而顯得别扭,似乎早已經習慣了這種用餐模式。

  這樣用餐對胃不好,對消化也不好,難怪她會這麽瘦。

  看着她偏瘦的身子,邱勝翊問:「小姐是做什麽類型的工作?不然怎麽周末的時間還在看着文件?」見她眨了眨眼沒說話,他勾起唇,「我沒有其也的意思,隻是我個人認爲,在這間環境、氣氛都這麽舒适悠閑的咖啡店裏,還拿着公司文件看個不停,那真的浪費了這段時間。」

  「你現在是在指控我,破壞了你的咖啡店氣氛?」

  「我不是在指控你。」他揚起一個笑,伸手将她手上的文件塞回公事包裏,「我的意思是想讓你暫時放松一下你的心情,你的工作是不會跑掉的,但你的好心情卻會,現在請你好好地感受一下這樣舒适的環境,讓自己的心情放松一下。」

  被拿走了手上的文件,吳映潔卻一點生氣的感覺也沒有,她已經忘記了有誰曾經跟自己說過,工作是不會跑掉的,叫她好好休息這種話。

  所以,她沒有再試圖去拿起那份被他粗魯扔進公事包裏的文件,而是端起桌上的拿鐵,輕輕地再啜了口,讓咖啡的香濃味道在口中蔓延。

  見到她享受地半眯起水眸,邱勝翊目不轉睛地看着那張清冷淡漠的美麗小臉,直覺告訴自己,像她這樣的女人,不可能像剛剛那個被甩的男人說的一樣,是一個性冷感。

  那個男人,隻是不懂得如何去開發她而已,如果是自己,一定可以讓她在自己身下,綻發出最妩媚、最誘人的氣息,迷倒世界上所有的男人。

  但前提是讓眼前的女人也選擇他,不過現在看來,她似乎隻是把他當成一個普普通通的路人甲,頂多隻會是一個會哈啦幾句的路人甲,如果他以後不再出現在她眼前,她絕對會忘了他。

  邱勝翊不想被忘記,所以他勾起了一抹很無害、很溫馴的淺笑,把所有的霸道與掠奪全收斂起來。

  「小姐,我每個星期都會推出一種新的甜點,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當我的試吃者,告訴我新甜點的味道合不合适?當然,不會占用你很多時間,而且往後,你來這裏的所有費用一律全免。」

  吳映潔眨了眨眼,在甜點以及被他纏着之間掙紮。

  水眸看向手中的拿鐵,想起剛剛兩塊甜點的美好滋味,就算怕被纏着,但不可否認,她喜歡他的手藝,所以她點點頭答應了,心中卻暗想如果他真的纏得太煩人的話,她就不會再來這家咖啡店。

  「我很期待。」

  她的答應讓邱勝翊笑彎了眼,開始期待,也開始允許自己腦中狂飙着绮麗的幻想……

  與她在一起的绮麗幻想。

  ◎             ◎             ◎

  光潔如新的廚房裏,邱勝翊小心翼翼地擠着奶油花,讓原本平平無奇的蛋糕,瞬間變得可愛起來,不消一會,一隻可愛的小熊便在蛋糕上成形,看起來既精緻又可口。

  「哇……老闆,這個蛋糕好可愛呀!我也要、我也要!」向琪一瞧見這個可愛到教人心動的小熊蛋糕,忍不住尖叫起來。

  他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幫我拿些糖霜過來。」

  向琪乖乖地拿了糖霜,看着他慢慢地灑在小熊四周,讓小熊好像在細雪飄飄的日子裏玩耍一樣,這下她的心動得更厲害了,「老闆、老闆,我要、我要,我要這個蛋糕!」

  邱勝翊一手拍掉向琪想染指蛋糕的小爪子,無視她癟着唇、一副快要哭出來的可憐模樣,一邊走到流理台邊處理起材料,一邊吩咐道:「把蛋糕給我放進冷藏櫃裏,少了一個角,我就把你的頭擰下來。」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19:4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向琪大受打擊地瞪着他,「你你……你還是人家的表哥嗎?你簡直就是一個衣冠禽獸,居然用這種卑鄙的方法,去引映潔姐姐入局!我詛咒你,映潔姐姐才不會喜歡上你這樣的腹黑男!」

  眼鏡後的鳳眼閃過一道冷光,邱勝翊手上的菜刀一揮,堪堪從向琪那張白晢的小臉旁掠過,直插入她身後的牆上。

  一顆冷汗從向琪的小臉上劃落,「你……你有必要這樣對付一個手無寸鐵、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嗎?菜刀耶!是菜刀耶!不小心插中我的話,我九條命也不夠死的!」她兇狠地瞪圓雙眼,藉以掩飾心中的恐懼。

  「我知道。」因爲知道她的位置,所以手上的刀才會那麽毫不猶豫地扔出去,他淡淡地說完,又從刀架上拿出另一把菜刀,開始切起食材,爲吳映潔準備一份特别又營養的晚餐。

  「邱勝翊!我要跟三少爺說你欺負我!」她不滿被恐吓完後又被漠視,從背後的牆上拔出菜刀後,扔到他面前,跳着腳說:「還有墨非哥!我要跟墨非哥說,叫他加重你的工作量,讓你沒有時間去泡妞!我一定要!一定會!」

  再一次無視她的威脅,邱勝翊自顧自地開始煮晚餐。

  向琪忿忿不平地瞪着他,發現他真的連一點點注意力也不肯分給自己後,認命地端起蛋糕,放到外頭的蛋糕展示櫃裏。

  一雙眼直勾勾地看着小熊蛋糕,口水差點流了下來,伸手擦擦嘴角,她一擡頭,便瞧見一臉淡漠的吳映潔推開玻璃門走進來。

  「映潔姐姐!」内心的悲恸以及所受的委屈,在瞧見吳映潔時再也忍不住,向琪飛撲上前,「映潔姐姐,老闆欺負我!老闆欺負我!」她像個小女孩一樣地告狀。

  忍下疲憊以及胃部傳來的陣陣抽痛感,吳映潔伸手摸了摸向琪的頭,卻沒有說些什麽,現在的她,累得連開口說一句話的力氣也沒有。

  其實就連她也不知道,自己明明已經累得無法說話,卻還是執意來這家咖啡店的原因,她隻覺得待在這間咖啡店裏,會讓她感到格外平靜。

  對吳映潔那淡然的性子,向琪一點也不以爲意,自顧自地拉着她到位置上坐下,然後開始抱怨邱勝翊如何壞、如何欺負自己,落落長地數落了一大串,直到滿意了,才發現自己還沒有替吳映潔倒水。

  忙不疊地倒來一杯加了檸檬片的溫水,向琪想了想,又跑進廚房裏通知那個從早等到晚的表哥。

  「老闆,映潔姐姐來了,在外面。」向琪一跑進廚房裏便嚷嚷着,生怕邱勝翊會聽不到似的,「不過映潔姐姐的臉色不太好,看起來很累,你說她是不是不舒服了?」

  「可能是胃又疼了。」邱勝翊聞言,原本要加入香料的手停下,扔開香料,改加入一些鹽巴調味而已,讓味道盡量清淡點。

  「你怎知道映潔姐姐是胃疼?你又沒看見她……啊,你是不是又偷偷駭進别人電腦裏,調查映潔姐姐的資料了?」雖然是問句,但向琪的語氣卻是肯定的,對於要調查一個人的背景,上至成長經曆,下至身體有什麽毛病,隻要給邱勝翊一部電腦就可以了,隻是向琪沒想過,他居然也會去查吳映潔,「老闆,你這樣做不好,沒有女人想要讓任何人如此清楚自己一切的。」

  關上火,邱勝翊轉身,「我不是其他人。」他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做錯了,反而認爲一切理所當然得很。

  向琪瞪大眼,「好,我不管你!如果有一天映潔姐姐生你的氣,我一定不會幫你!」

  「不會有那一天的。」他倒是自信得很,因爲他會排除一切讓她生氣的因素,他會讓她愛他,愛到不能自拔。

  他自大得讓人氣結,向琪瞪着他的背影,卻發現他拿出另一個鍋,開始煮起清淡的湯面,當下,她閉上小嘴,不敢再打擾他。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19:5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二章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19:5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19:5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21:1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三章

睜開酸澀的眼,入眼的是一張疲倦的男性側臉,吳映潔有些怔忡地看着這張臉,有好半晌都無法反應過來,直到對上那雙布滿了血絲的眼眸,才緩緩地憶起一切,包括在昏睡前,那些迷迷糊糊的記憶也清晰了起來。

  邱勝翊。

  抱着自己的男人是邱勝翊,是他一直抱着她,也是他一直在她的耳邊低喃、輕哄着她,叫她不要害怕,他會一直陪在她的身邊。

  她不該招惹這個男人的,他太神秘、太不簡單,隻是在她發現之前,他已經無聲無息地在她的心上占據了一片空間,或許她還沒有愛上他,但她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她不想拒絕他、不想跟自己的心對抗,她放任自己再次阖上眼,繼續待在他的懷裏,汲取他的體溫。

  會議已經來不及了,因爲她瞄見了窗外隻剩下霓虹燈的光線,那說明着她已經睡過了那三場會議。

  後悔沒有用,懊惱也沒有用,她不是那種會自怨自艾的人,她隻會在錯誤造成後,馬上想解決或彌補的方法。

  然而吳映潔并沒有思考多久,因爲發現她已經醒過來的男人,并不打算讓她還抱着病軀,就已經滿腦子在公事上打轉。

  「馬上給我放空腦袋,又或者隻想着我。」大掌擡起她的小臉,邱勝翊一瞧見她駝鳥似地把臉埋進他的胸前,馬上就想到她又開始不安分起來了。

  她不是一個容易與人親近的女人,即使她内心對他有多放心,也不會這麽快就對他如此親近,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想裝睡,然後開始想該如何解決今天錯過的會議。

  自己的陰謀被看穿,她也不是很惱怒,因爲他太聰明,他如果不動聲色,她才會覺得奇怪,「你明明就在這裏,爲什麽要想你?」這一點她不太懂。

  「爲什麽不能想?」他笑着看她,反問:「你應該有聽過『咫尺天涯』這四個字吧?如果兩人心不在一起,即使是近在身旁,卻依然觸摸不到對方,不是嗎?」

  他的話似是而非,聽起來有些牽強,可是又有些道理。

  吳映潔無法辯赢他,所以選擇用一雙晶亮的水眸看着他,但下一刻,她發現那不是一個很好的決定,因爲她不知道自己初醒的水眸蕩漾着水波,男人可以從她的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那倒影看起來,就彷佛他是她眼中的所有一樣。

  邱勝翊無法抵抗這麽誘人的誘惑,隻覺得自己連靈魂,都被這雙水眸誘惑得沉淪了,情不自禁地,他抱住懷中看似柔弱,但實際堅強得教人心疼的女人,側首吻住她紅豔豔的唇。

  吳映潔瞪大眼,下意識地往後仰,然而她腦後就是枕頭以及床鋪,隻能無助地被男人深深吻住。

  清冽的男性氣息迎面而來,她卻發現沒有與前男友接吻時的排斥感,雖然說不上十分樂意被邱勝翊吻,卻不會有厭惡得想立即推開他的念頭。

  邱勝翊勾起唇,對她的服從與溫馴感到非常滿意,高大的身軀覆上,如同一張恒溫的毯子一般熨燙着她。

  靈活的舌撬開兩片緊閉的唇以及緊守的牙關,吮住無辜遲鈍的小軟舌,随興地占有糾纏着,一會又覺得不夠似地,将小軟舌從兩片唇瓣裏勾出來,供自己恣意地吸吮。

  她的滋味太甜美,甜美到他差一點就無法停下來,幸好最後的一絲理智還在,沒有被她的甜美完全摧毀。

  急促地喘着氣,吳映潔絕對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如此輕而易舉地就接受了他的吻,甚至感覺他可能會對她做出更進一步的事時,也沒有伸手阻止他,而是默許了他的繼續。

  很明顯的,她的身體比她的理智早一步認同了他、接受了他。

  她有些難以置信,但事實卻一再地告訴她,的确是如此。

  是在什麽時候,她已經接受了他,而自己卻一點感覺也沒有?是每次都見他悉心爲自己洗手做飯?還是這一次生病,他衣不解帶地待在自己身邊仔細照顧?不管答案是哪一個,她都知道,再也沒有方法可以說服自己推開他。

  「映潔,我們已經到了唇齒相依、相濡以沫的地步了,我想我的身分應該是可以從『朋友』,晉升爲『男朋友』了吧?」俯視身下绯紅着一張臉的女人,邱勝翊揚起的唇角說明他的心情非常好。

  吳映潔看着那雙帶着笑意的墨眸,他明明就已經知道了答案,可卻還是明知故問,她有些惱怒,因爲自己的心事居然會如此容易地被他看穿;可是另一方面,她卻矛盾地覺得有一個如此懂自己想法的男人在身邊,其實不是一件教她頭痛的事。

  見她一副若有所思,而遲遲未答應他的樣子,他的心便忍不住地懸空了起來,一個荒謬無稽的想法也在腦中形成,「你……難道還想着那個背着你勾引你下屬的男人?」那樣的人渣,哪裏值得她這麽念念不忘了?

  那男人,在跟她分手以後便跟新歡雙宿雙栖去了,一點也沒有記挂着她的樣子;而她在分手以後的時間,也不像有想過那個人渣的樣子……但是,在自己看不到的時間裏,她有想過那個男人嗎?

  邱勝翊的問題,教吳映潔怔了一怔。

  對於上一個男朋友,她早就已經忘得差不多了,那個男人,是她交往過的男人當中最不起眼的一個,沒有顯赫的家世,也沒有出衆的外表,但他的所作所爲卻是這麽多男人當中最可惡的。

  說真的,邱勝翊不提起那個男人,她都快忘記了。

  「是嗎?映潔,你真的還想着那個……男人?」邱勝翊感覺自己的心好像提到了嗓子眼,堵着他的呼吸道,教他呼吸困難。

  邱勝翊給她的感覺,一向都是自信非凡的,怎麽這時候卻變得如此不安、對自己如此沒有信心?

  吳映潔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臉上的緊張是這麽顯而易見,「我沒有。」下意識地,她開口解釋,她鮮少解釋的,因爲她總覺得解釋是多餘的,是掩飾自己無能的藉口,隻有事實才可以說服人,才可以堵住多事者的嘴。

  然而對着他,她卻忍不住開口解釋。

  「真的?」聽到她堅定的否認,他喜上眉梢,一掃滿臉的失落以及憂心忡忡。

  「嗯。」她還是喜歡看到他笑着的樣子,所以她輕輕地點了點頭。

  邱勝翊伸手将她抱進懷裏,讓她的耳朵靠在他的胸口上,不讓她看見自己眼中一閃而過的精光,「所以,既然你沒有想着那個男人,那我可以當你的男朋友嗎?」

  她想不到任何拒絕他的理由,所以輕輕地點了點頭,答應了他。

  纏在她身邊足足兩個月,終於纏到她颔首答應爲自己「正名」,成爲她名正言順的男朋友,這樣的喜悅,邱勝翊實在無法想到可以用什麽形容詞,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映潔。」他呢喃着她的名字,被滿足了的高漲情感無法降溫。

  聽着耳邊一聲又一聲的低喃,吳映潔不知道自己這個決定是不是正确的,但至少此刻被他緊緊抱着,猶如自己是他最重要的寶貝般的感覺,真的很好。

  所以,試試看吧!如果不可以的話,就像以前那樣抽身離去好了。

  她告訴自己,也警告自己不要太過投入。

  ◎             ◎             ◎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21:1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帶着熱騰騰的精緻午餐來到富麗堂皇的辦公大樓,一身休閑打扮外加一個大大的保溫盒,邱勝翊看起來與身邊其他正式打扮的員工格格不入,然而他那不以爲意且落落大方的态度,非但沒有産生任何的違和感,相反的,還讓人以爲他身上穿的是這間公司的新制服。

  無視衆人好奇的目光,他提着保溫盒走向電梯,按下吳映潔所在的樓層。

  自從成爲吳映潔正式的男朋友後,雖然很想盡快将她撲倒、将她吃乾抹淨,但邱勝翊還是将調養好她的身體放在第一順位。

  她的身體太瘦、太虛弱,胃也不好,所以每天早上他都會風雨無阻地做好早餐,送到她的手上,看着她吃掉後,才送她上班;然後他以男朋友爲名,再也不準她加班加得無法無天,晚間準時七點半就到公司去,從隻剩下她一個人的辦公室裏帶走她,回他家吃他精心爲她做的營養晚飯。

  經過一段日子的調養,吳映潔的身子的确比以前好多了,小臉上再也不是化妝品假造出來的紅暈,而是貨真價實的白裏透紅,可是他還不滿意,因爲她的胃疾偶爾還是會複發,教她原本紅潤的臉色一下子就煞白了。

  邱勝翊思前想後,她的早餐、晚餐都被他控制得好好的,隻除了中午的那一頓……所以他猜,她爲了不影響工作的進度,午餐必定是匆匆地吃上兩口就繼續工作,搞不好甚至直接忽略掉。

  他的映潔,責任心實在是太大了,至於爲什麽……黝黑的眼眸一黯。

  基本上,邱勝翊已經将她父母下葬的地點調查清楚了,現在他隻是在等一個适當的時間告訴她,才不會讓她起疑。

  一如向琪所說的,沒有任何一個女人願意被人查個透澈,即使是親近如枕邊人,也不會願意,爲了不讓吳映潔知道、不讓她起疑,所有的一切他都進行得小心翼翼。

  不過,吳震仁如此對待她,他怎麽可能會讓她繼續爲吳氏拚死拚活地工作?

  唇角一撇,他今天既然帶着午餐上門來,她就别想再廢寝忘食地工作,他一定會盯着她吃光所有的食物,再讓她到休息室裏頭睡上半個小時。

  電梯兩扇門一分開,邱勝翊便熟門熟路地越過幾個目瞪口呆的秘書與助理,直接往總經理辦公室走去,一點也不像頭一次來到這裏一樣。

  「等……等一下!」其中一名秘書快速地回過神來攔下他,不讓他繼續前進,「抱歉,這位先生,請問你是哪一位?如果沒有事前與總經理約好,我們不能讓你進去的。」秘書小姐盡責地問。

  「我姓邱,雖然沒有事先與你們的總經理預約,但可不可以代爲通知?」知道對方隻是盡忠職守而已,所以邱勝翊也沒有任何被人阻撓的不悅,一臉和顔悅色地道。

  秘書小姐紅了紅臉,因爲他臉上的笑容太過爽朗、太過陽光,教她一顆芳心不禁怦怦然地跳動着,「好……好的,請你稍等一下,我馬上通知總經理。」她回到位置上,用内線通知正在開視訊會議的吳映潔。

  直到吳映潔冷淡的嗓音透過話筒傳入她的耳中,她才驚覺吳映潔不會允許有人打斷會議,秘書小姐額際流下冷汗,支支吾吾地道:「總……總經理,有一位姓邱的先生說要見你。」

  她以爲,吳映潔應該會拒絕見邱勝翊,誰知道,在沉默一會後,吳映潔居然會要她帶邱勝翊進她的辦公室。

  秘書小姐傻了一會,好半晌後才挂上話筒,走向邱勝翊,「邱先生,總經理的辦公室在這邊。」

  邱勝翊點點頭,跟在不時好奇回頭看他的秘書小姐身後,走過一條不算長的走廊,來到冷冷清清的總經理辦公室,這條走廊将秘書室與辦公室完全地分隔開來,好像特地不讓任何人越雷池半步一樣。

  看着四周冷硬陰沉的色調,長期在這種環境下工作,吳映潔的個性又怎麽可能活潑得起來?而這一切,邱勝翊絕不會相信是她的意思。

  秘書小姐在門闆上輕敲了兩下,就打開門并退開,讓邱勝翊走進辦公室,自己則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邱勝翊沒有理會秘書怪異的舉止,他的心神早就被偌大辦公桌後的女人吸引過去。

  他大步地走近,發現她的小臉上居然戴着一副無框的眼鏡,大腦迅速地回想所有有關她的資料,都沒有提及她有近視,所以這副眼鏡應該隻是用來裝飾而已。

  瞄了他一眼,吳映潔在交待幾項重點要注意的事項後,便關上視訊,一雙水眸來來回回地在他與他手上的保溫盒上遊走,他來這裏的用意,不用說也可以從那個保溫盒看得出來。

  心沒來由的一暖,看向他的水眸更是染上不自覺的暖意。

  紅唇微微張開,聲音還來不及發出,兩片薄唇便覆上她的,徹底地阻止了她即将要說的話或者問題。

  雖然今天早上才見過,但邱勝翊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吳映潔黏在一起,分開整整四個小時,已經足以讓他相思欲狂了,用力地吻着、吸吮着小舌,舌尖霸道地搜括她唇中每一分的甘甜後,他才稍稍滿足地放開她。

  她向來白晢的小臉染上粉色,再加上鼻梁上架着的無框眼鏡,那模樣真的是萌死他,害他差點又忍不住地吻上去,不過再吻上去,他可沒有把握能忍耐得住把她吃乾抹淨的沖動,所以他隻好深吸幾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吳映潔癱坐在椅上,貪婪地呼吸着珍貴的氧氣。

  自從那晚答應讓他成爲自己的男朋友後,他總愛突如其來地親吻她,無論是輕輕的像蝴蝶在臉上拂過的柔柔輕吻,又或者是重重的像要掏光她一切的熱烈深吻,他都樂此不疲,隻苦了她,每一次被他吻過後的唇都腫得無法見人,隻能遮遮掩掩地躲避衆人目光。

  「好了,該吃飯了。」邱勝翊的嗓音輕輕響起,喚回她不知飄到什麽地方的思緒。

  她擡眸看他,他已經迅速地将她的辦公桌收拾得一乾二淨,現在正在打開他帶來的巨大保溫盒,食物的香味随之飄送過來。

  他的手藝一直都很好,雖然她知道,但她還是忍不住升起一股期待感,因爲他總是有辦法每一頓都做出不同的飯菜,兩人相處至今,除了幾道她喜歡吃的飯菜以外,她從未見過他做重複的。

  果然,邱勝翊沒有讓她失望,他今天帶來的竟然是過橋面線。

  當他拿出那個大大的砂鍋時,吳映潔真的傻住了,這過橋面線看起來好像簡單容易,但要将這麽多的材料同一時間煮熟、煮透,實在是不容易,更何況這些東西都這麽重,單看那個大大的砂鍋,便知道他一路走來的時候有多辛苦了。

  「你……」不知道該怎麽表達心中的感覺,吳映潔頭一次覺得自己不善言辭。

  他揚起一抹笑,「想謝我,就乖乖的把東西吃光。」他這麽了解她,怎麽可能猜不到她在想什麽?将材料逐一放進盛着高溫湯頭的砂鍋裏,香味逐漸透了出來,不消一會,美味的過橋面線便完成了。

  吳映潔以爲,他接下來會将筷子跟湯匙遞給她,可是他卻一手拿着筷子,挾了一口面線,和着湯匙裏的湯,湊近她的唇邊。

  她驚訝地瞪着湯匙,久久沒有反應。

  「不是說想謝我嗎?快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他晃了晃她唇邊的湯匙,輕哄道。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21:1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我可以自己……」被喂食的感覺太過親昵,而且她好手好腳的還讓他喂,那感覺更是怪異得教她感到難爲情。

  邱勝翊唇角帶着笑,看起來一副好商量的樣子,可是下一刻卻堅決地搖了搖頭,湯匙湊得更近了,無聲地表示他非喂她不可。

  長得這麽大,還沒有人對她做過這樣種親昵的事,吳映潔覺得自己的臉燙極了,應該是臉紅了,可是,他笑着看她的雙眸,好像很期待她接受他的喂食一樣,她在心底掙紮了一下,最後還是敗在他溫柔似水的目光下。

  這男人眼神的威力太大了,教她總是敗在他無聲的溫柔下。

  兩片緊抿的粉唇猶豫了一會,最後才以最慢的速度顫抖着張開,說明唇瓣的主人,完全不習慣用這麽親昵的态度與人相處。

  唇角的笑意更深,因爲邱勝翊知道,他是第一個用這麽親昵的态度與她相處的男人。

  是第一個,也會是唯一的一個。

  他保證。

  熱騰騰的面線在她既羞又難爲情的别扭配合下,漸漸變得溫涼,她已經吃飽了,但還剩下了一半,她有些心虛地看向他,想起他剛剛說的,想謝他,就得把東西吃光,有點委屈地說:「我已經……吃不下了。」

  在她吃得有些油光的唇上印下一個吻,「我知道。」以她平時像小鳥一樣的食量,能吃下一半,邱勝翊已經感到很滿意了,怎麽可能奢望她可以吃光整鍋的面線,「坐着,别再看文件了。」

  相處一段時間後,他那說一不二的性子,吳映潔大概也知道了,他叫她不要再看文件,她最好就真的别再看,否則被他捉起來狠狠地吻上十分鍾是小事,文件被他随手一扔,不知扔到什麽地方去才是大事。

  有監於此,吳映潔聽話地坐在原位,而後難以置信地看着他拿着她吃過的筷子、湯匙,吃着鍋中剩下的面線。

  「那……那些是我吃過的。」她握住他的手,急急地說:「你要是餓,我叫人送吃的來。」她有些懊惱,她居然沒想過他有沒有用過餐後才給她送午餐。

  「你的口水我有少吃過嗎?」她難得的驚慌失措看起來可愛極了,讓他很想做更多的事,來看看除了冷淡以外,這張白晢的小臉上,還可以出現什麽樣的表情。

  她一窒,的确,兩人交換口水已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從他口中說出來,不知道爲什麽,總是特别的教人害羞。

  邱勝翊很快地就替她解決剩下的食物,取過面紙拭淨唇上的油漬,好笑地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别扭模樣。

  是誰說她是冰冷的女人?

  他的映潔,明明就是一個可愛得不得了的女人,她的冷漠,隻不過是擺出來吓唬那些瞧不起她、認爲她是一個黃毛丫頭的人而已,不過,他一點都不介意旁人對她的誤解,相反他還希望這些誤解不會有消除的一天。

  爲什麽?

  邱勝翊深信,如果這些誤解解除後,吳映潔的美麗以及她那些可愛的優點,絕對會引來不少的狂蜂浪蝶,他可不想整天都爲了如何趕走她身邊的蒼蠅而頭疼,那絕對會妨礙他們相親相愛的時間。

  稍稍收拾好桌面,吳映潔伸手想拿被他随手擱在一旁的文件繼續看,現在飯也吃了,她想他也不會再有任何理由來阻止她辦公了,可是,她才伸到一半的手就被人半途攔截,被握進一隻大掌裏面,緊緊地包裹住。

  「剛剛才吃完飯,該好好休息一下吧?」他的臉上一點也沒有打擾她工作的歉意,迳自地笑得開朗。

  「但是……」她還要工作。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人打斷了,「映潔,乖,聽話,休息一會後再工作。」邱勝翊溫聲地輕哄着她,好像她是一個在鬧脾氣的小女孩一樣,而事實上,連她也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小嘴已經微微噘起,活脫脫就是一個準備鬧脾氣的小女孩。

  這麽可愛的模樣,怎麽可以讓别人看到?而且,她這樣子真的很可愛,讓他很想吃掉她。

  不知身旁的男人正在天人交戰,無奈地用眼角餘光偷瞥文件的吳映潔隻想着,她該怎麽用午休後的短短四個小時,完成原本需要六個小時才可以處理完的工作?看來隻能分派給下邊的人員了……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257 / 1512
魔力值 : 2807 / 59795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8-15 21:1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四章

休息室裏,高大的男人側躺在床上,盡責地當一個陪睡的保母。

  邱勝翊看着心愛女人沉沉睡着的臉,心裏既是滿足又是無奈、怎麽可能?他居然可以跟心愛的人兒共睡一張床、共蓋一張被子,卻什麽壞事都沒有發生過?

  可偏偏每一次想做壞事的時候,—見到吳映潔眼眶底下的黑眼圈,心疼她疲憊的心情就會将所有獸性完全撲滅,不留一點渣渣。

  擡眸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差不多該喚醒睡美人了,雖然他是很想讓她多睡一點,反正外頭那些事少做一兩件,吳氏這麽大的一家公司也不會馬上就倒,可是她卻會因爲自己的「失職」而感到内疚。

  邱勝翊無奈,擁有一個責任感超重的女朋友,當男朋友的他除了可以盡量體貼她、多好好照顧她的身體外,還能做什麽?

  俯下首,将唇貼上她的,他先是輕輕地舔弄她紅潤的唇瓣,而後才采舌頂開她亳無防備的貝齒,深深地吻住她。

  他的吻一向既熱烈又激情,不消一會,氧氣快要耗盡的吳映潔嘤咛地扭動着頭,試圖躲開這記太過熱切的吻,可是她的逃避換來的是更深、更重的深吻,軟舌被他吸吮得幾乎麻掉,口中的津液也好像被他吸光似的。

  直到餍足了,邱勝翊才稍稍放開她,不過薄唇并沒有完全離開她,而是一再地在她的唇上輕輕印上一個又一個的輕吻。

  吳映潔貶了貶水眸,以爲自己會被他吻昏過去,幸好,她的肺活量似乎變得比以前好,而變好的原因……她的臉變得更紅了。

  知道要是跟他繼續躺在床上,兩人又會忍不住地厮磨在一起,她推了推他,「讓我起來。」她輕聲地道,嗓音聽起來又羞又澀,撓人心得很。

  「映潔,我不想讓你起來,怎麽辦?」情不自禁地低頭逗弄她,他最喜歡看她在工作與自己之間糾結的樣子,不過大多時候,他都會乖乖的讓她去工作,不會妨礙她的。

  該纏對纏到底,不該纏時記得要體貼地退開一旁,适當時讓她知道自己的存在,這是他自己研究出來的「追妻方程式」。

  果然,聽到邱勝翊的問題,她臉上的表情又開始複雜起來,即使逗了她一次又一次,但她還是會一次又一次的上當,這樣單純的女人,怎麽不會教他愛得連心都疼了?

  最近工作的時間被他擠壓得捉襟見肘,所以吳映潔己經将大部分下屬能夠獨自完成的工作發派出去,如今她的辦公桌上剩下的,都隻是重要的決策文件,而那些文件,不會花費她太多的時間。

  所以,吳映潔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他繼續待在床上厮磨的要求。

  她的答允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邱勝翊想也沒有想過身爲工作狂的她,願意放棄工作的時間來陪自己,而他也早早認了命,知道自己的地位必定不及工作,可是現在,她卻願意放下工作,選擇跟他繼續躺在床上,這教他怎麽不會感到欣喜若狂?

  這代表,在她的心裏,他越來越重要,甚至連工作也比不上了。

  「映潔,我可愛的映潔。」心底的狂喜悉數化爲熱吻,邱勝翊吻了又吻,對她那紅腫的唇瓣愛不釋「口」。

  他的快樂,她完全感受得到。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因爲吳映潔從來都不覺得,别人快樂,她自己便會感覺到快樂,從小到大她所學會的,都是該怎麽從别人身上得到利益,如何将這種利益加以發揮,然後創造更大、更多的好處罷了。

  可是,看着邱勝翊的笑容,她居然會覺得,她也感到了快樂,這樣的想法,讓她總是不忍心拒絕他的要求,隻想要他再開心一點、再快樂一點。

  「映潔,親愛的,我有一個小小、小小的要求。」在紅豔的唇上印下一記重重的吻後,他伸出修長的食指與拇指,分開約一公厘的距離,一臉祈求地說。

  「什麽要求?」而她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問,甚至還沒有聽到他的要求,就已經想答應他了。

  「真的是一個很小的要求……」他笑咪咪地道:「你從今天起,搬去我家跟我住吧!」纏了這麽久,終于纏到自己的地位排到工作前面,循序漸進不是他的風格,得寸進尺才是,所以當下他也毫不客氣地提出要來。

  「搬去你家?」吳映潔重複,秀氣的眉不自覺地皺了起來。

  這要求,不像邱勝翊所說的是一個小要求而已。

  一來,雖然不把她當成一回事,但吳震仁卻要求她必須住在吳家大宅裏,在她出嫁前都不許她搬出去住,理由大概也隻是想把她控制住,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眼皮下進行。

  二來,她總是會在回到吳家後繼續工作,把白天沒有時間完成的工作處理掉,如果搬到他家,這說明她工作的時間會進一步減少,這不是一個好的決定,至少,在她找到一個更适合的人選分擔她的工作前,她不能答應他。

  「不可以嗎?」他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很失望似的。

  吳映潔輕輕地咬着唇,掙紮着。

  「沒關系的,映潔,我知道這個要求是太爲難你了。」邱勝翊故作理解地說,臉上勾起一抹牽強的笑。

  如果她夠清醒,她就該知道他在裝蒜,他邱勝翊是什麽人?堂堂龍門的影衛,怎麽可能連這麽一點攻心的計謀也不會?更不要說邱勝翊是個中高手,精于在短時間裏找出對方的弱點,再重點攻破。

  尤其眼前的女人明顯已經對自己心軟了,他隻需要再加幾分的落實,要她答應,并不是一件難事。

  她以爲他不知道,她回吳家後愉愉工作的事嗎?他本來就不想讓她這麽操勞,幾乎二十四小時守在她的身邊,也是這個原因,又怎麽可能會讓她眼底下的黑眼圈日漸加深?

  更何況他知道,她也不想待在吳家那個冷冰冰的大宅裏,與其待在那種死氣沉沉的大屋裏,還不如待在他那個麻雀雖小、五髒俱全的房子裏,過着甜蜜蜜的二人世界。

  主意打定了,接下來就得着他裝可憐、扮憂郁的本領夠不夠高,可不可以騙到她答應搬進他家。

  沒察覺到邱勝翊的心思,一心以爲他真的因此而感到難過的吳映潔,心裏更加掙紮,一再地思考着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然而不管她怎麽想,都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映潔,你不用煩惱,我能理解的,畢竟我們還算不上很親密,對彼此的認識也不夠深。」

  怎麽可能不煩惱?當她聽到他說他們還不夠親密、認識還不夠深時,吳映潔隻覺得心都疼了起未,她對他的縱容、默許他的事,都是前所未有的,如果那還是不足夠,該怎麽做才算夠?

  吳映潔沉默地着着他,眸中淨是連她也不自覺的受傷。

  邱勝翊一怔,沒料到她會誤解了自己的意思。

  她給他的,不但足夠,甚至已經超出他所預料的,「映潔,我不是那個意思,「給我的已經夠多了,我隻是……」

  他苦笑,隻覺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最終還是得說出自己的真心話,不如早點說出來,這樣時才就不會傷了她的心。

  「我隻是忍不住貪心要更多,每當看到你眼中隻有工作時,我就想要你眼中隻有我一個,當在你眼中的我比工作更重要後,我就忍不住想時時刻刻都霸占你所有的心思,隻想也隻準你每分每秒想的、念的都是我,「你懂嗎?」

  吳映潔怔住,他的話很真誠,設有半分的虛情假意,她可以感覺到,擁有這樣占有欲的男人,理應是她曾經交往過的某位總裁,總是習慣發号施令,身邊的人隻能也最好逐從,根本不會像他那麽的體貼包容。

  是她對男人不夠理解,又或者是其他原因,她也不知道,她隻知道,她不像以前那樣對這種占有欲産生反感或抗櫃,相反的,她居然會有一種期待的感覺。

  原本還猶豫不決的心,因邱勝翊的話,瞬間便作好了決定,「好,我答應你。」淺淺的笑靥在她的唇邊綻開,緊蹙的眉頭,因爲這抹笑而變得柔媚,無比眩目。

  原以爲,他的心早已經爲她而沉淪,卻沒想到他的心會因爲她的這抹淺笑,而更加地迷醉,那感覺就好像掉進了蜜糖罐子裏,快要被蜜糖滅頂了,但他卻心甘情願。

  想說愛,可是卻怕說得太早會吓到她,滿滿的愛意最後隻能化爲一記熱吻,将她吻暈在自己懷裏。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10-26 16:25


Processed in 0.169232 second(s), 12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