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改+1次p0完] 單身女子公寓4-終結苦戀(鬼綸)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改+1次p0完] 單身女子公寓4-終結苦戀(鬼綸)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3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轉+改+1次p0完] 單身女子公寓4-終結苦戀(鬼綸)

來更這篇了: )


Ps:因為我答應過別人更王丫,這次沒王鬼!!下次我會更回王鬼的(抱歉)





單身女子公寓1-終結暗戀(M煜) http://www.stephylove.com/viewth ... page%3D1&page=1 (完)
單身女子公寓2-終結單戀(筱傑) http://www.stephylove.com/viewth ... page%3D1&page=1 (完)
單身女子公寓3-終結悲戀(丫王) http://www.stephylove.com/viewth ... page%3D1#pid1530950 (完)
單身女子公寓4-終結苦戀(鬼綸) http://www.stephylove.com/viewth ... page%3D1&page=1 (完)






那年的一場車禍,
她,失去了僅存的親人,
他,失去了弟弟的健康……
他說,姊姊走了,
她是他們炎家必須背負的包袱;
他說,她們吳家姊妹欠炎家的,
她必須用一輩子來償還。
他要她照顧他的弟弟--她的姊夫,
她沒有異議,也不怨不累,
只是,他為何總要漠視兩人之間的感情,
硬是要將她和姊夫送作堆?



[ 本帖最後由 ah詩` 於 2009-4-15 18:14 編輯 ]

頂部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3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楔子

傾盆大雨直落,亮晃晃閃電自天際劃過,震耳雷鳴驚人心魄,這是台灣島嶼典型的颱風季節。

風強雨大,路上行人稀少,郭婕祈(meimei)費力撐傘,幾次傘花大開,全身幾乎濕透。

她提著塑膠袋,袋裡的包子剛出爐,冒出陣陣蒸氣,熱熱地熨貼她的拳頭,為寒冷的身體帶來些許暖意。

meimei心底盤算,詹子晴(丫頭)的小說「菟絲園」下個月要出版,這是大事,有了獨立的經濟能力,才算真正脫離依附。吳映潔(鬼鬼)快分娩了,得找時間逛百貨公司,搖籃奶瓶、尿片娃娃衣,把該買的東西準備齊全,雖然她們的「小雨滴」和「水水」缺少父親,但他們有三個媽媽,一定會得到最好照顧。

想起小寶貝,meimei唇角微微上揚。新生命、新希望,她們的未來全落在寶寶身上,她們將一天天看他們長大,陪他們學走路,教他們說話。

丫頭為寶寶寫的童話書,稿紙堆滿盒子,鬼鬼自製的故事CD早早錄製妥當,而meimei縫的玩偶娃娃,也排滿寶寶的房間。「愛」是她們迎接寶寶出世的第一份禮物。

meimei走進超商,想替丫頭買份報紙,卻瞄見書報架上新出爐的八卦雜誌,封面有張模糊照片,照片上,偶像歌手楊奇煜(小煜)和助理容嘉一同走入賓館。

大大標題寫著「容嘉擄獲小煜心,賓館十二小時實錄」。

他們終於在一起了?

該說聲恭喜的,只是……怎麼辦?她沒力氣拉抬微笑,沒真意為他們的婚姻放送祝福,更沒勇氣翻翻雜誌,看看十二小時的實錄狀況。

放下雜誌報紙,轉身出超商,meimei靠在走廊,苦澀滲出胸口。

不想、不苦,不做菟絲花了呀,她和鬼鬼、丫頭約定好,靠自己的力氣活下去,沒有男人、沒有喬木,她們一樣要茁壯成長。

沒錯,除開愛情,人生還有其他事情值得爭取,別把男女間看得重了。

拚命地,她拚命鼓吹自己,不傷心、不流淚,這結局已在她夢中出現無數回,早估料到的不是?所以,不想!

五分鐘,meimei從大馬路繞進寧靜小巷,父親為她購置的小公寓在眼前五十公尺處。小公寓說小不算小,七八十坪,四房兩廳還有個小和室,她們打算把嬰兒房佈置在和室裡。

「家」到了!meimei加快速度。

那是……停下腳,meimei盯住蜷縮在角落邊的女孩,她全身濕透,及腰長髮貼住身體,瘦削手臂相環,企圖留住一絲暖意。

是凍僵了吧?她的唇色紫青。

「小姐,你還好嗎?」柔軟聲音揚起,蜷縮的女孩偏頭望她。

沒回話,勉強點頭,空茫視線再度飄向遠方。

「需要幫忙嗎?」meimei走不開,女孩的無助拉扯著她的心,那是一張傷心至極的表情。

對方不回話,呆呆遙望遠處。

「下雨了。」

meimei找不到話說,蹲在對方身邊,把手中的雨傘分遮到她頭上。

翻紅的眼眶翻出兩顆淚水,滴下的是淚是雨?meimei不確定,確定的是她好傷心。

「你很難過是嗎?我也想哭呢,真好,有人陪我。」meimei小小聲說。

不管衣裙是否潮濕,meimei貼坐到她身邊,小小的頭顱和她相靠慰。

「我和容嘉約定五年,五年內,他們沒有成雙成對,我便出現,可是雜誌說,他們在一起了,他身邊再沒有容納我的空間。」meimei自顧自說話,自顧自流淚,自顧自把雨水染上鹹滋味。

許久,一雙柔荑伸來,握住meimei的,兩份冰冷相貼,女人的友誼萌芽。

meimei反握住她。「我常想,愛情的賞味期到底多久,一年、三年或者五年?我自問過,失戀對於男人和女人,受創後的恢復期是否相等?我猜,誰對思念有較大的容忍空間?現在,答案出爐,愛情對於女人的影響比男人強烈。」

女孩接在meimei後面說話:「我在十七歲認識愛情,我愛他,死心塌地,可惜,他不在乎我的心。」

meimei環住她,輕語:「沒錯,是這樣的,我愛你、你愛她,他的心在第三者身上,愛情在陰差陽錯間留下遺憾,偏偏那份遺憾,深刻得教人難以承接。」

「即使再不願,仍必須接受,對不?」她問。

「對,再痛苦都得受。」meimei咬唇說:「幸而有種名為光陰的東西,它會一天一點,為你衝去傷痛。」

「可能嗎?五年來,我只為他而活,他是我生活的所有重心,失去他,我怎能過?」

「能的,凡事都有可能,知不知?生命處處奇跡。」如同她,能存活下來,能和鬼鬼、丫頭結心,誰說不是奇跡。「你有地方住嗎?」meimei提了個無關話題。

「沒有。」

「願不願意加入我們?」meimei問。

「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們家有三個女人,曾經我們以菟絲花自居,然後有一天,喬木再不願意讓我們盤踞,傾倒之際,我們以為自己活不下去,幸而命運把我們收編一起,現在,我們彼此相依,我們不需要愛情,也有了目標和生存定義。」

「你們的目標是什麼?」她好奇。

「是兩個馬上要加入的新生命,你願不願意成為小雨滴、水水的三娘?」

被meimei的誠懇說動了,她渴望起生活新標的,握握meimei,她點頭。

「很好,我們回家吧。」

家……從失去到再度擁有,天不絕人,張筱婕(筱婕)尋到另一片天。

***
  
門鈴響,丫頭從電腦桌前躍起,衝到門邊,嘴裡直嚷:「餓死、我快餓死了,謝天謝地,meimei總算回來。」她一路跑,沒忘記對另一扇房門喊叫:「鬼鬼,快出來吃早餐,小雨滴、水水肯定餓壞了。」

打開門,丫頭的視線在兩個狼狽女人身上游移,最後眼光定在筱婕身上,問:「你是meimei撿回來的新成員?」

撿回來?筱婕答不來話,自卑迅速衍生,沒錯,她一直是只流浪貓犬。

「別誤會,丫頭沒惡意,我們都是meimei『撿』回來的女人,她到處撿人,她的愛心該受表揚。」從房裡走出來的鬼鬼笑言。

看著鬼鬼隆起的腹部,筱婕回頭望meimei一眼,meimei點頭,是的,那是她們的小雨滴和水水,她們共有的新生命。

「沒錯,meimei應該當選十大青年楷模。」丫頭補上一句。

「正式跟大家介紹,她是小雨滴和水水的正牌媽媽吳映潔,鬼鬼,她有很棒的聲音,如果去當歌星,保證唱片大賣。這是小雨滴滴的二娘楚詹子晴,丫頭,她是個作家,最近要出書了,我們都看好她。至於她……」meimei把筱婕往前一推。「她是張筱婕,筱婕,很樂意當小寶貝的三娘,她說她喜歡插花,以後美化環境的工作全交給她。」

「大家好,我會加油,為大家盡一份心。」筱婕靦腆笑開。

「說得好,我們的確要彼此照顧。」丫頭、鬼鬼不介意她們衣服濕透,走上前,抱住對方。

「我有個小問題。」

「儘管問,我們家是沒有秘密的。」丫頭說。

「為什麼要替寶寶取兩個名字?」

「我懷的是雙胞胎,男生叫小雨滴,女生叫水水。」鬼鬼回答。

「我們剛聚在一起時,常翻起舊時記憶,甫聊開便哭得淅瀝嘩啦,寶寶是被我們的淚水澆大的,所以我們叫他小雨滴。鬼鬼懷孕滿四個月時,第一次做產檢,發現肚子裡是龍鳳胎,男生仍叫小雨滴,女生為求一致,取名為水水。不管是水水或小雨滴,我們都發誓,我們的愛會像春日甘霖,滋潤他們的生命。」

「算我一份。」筱婕說,蒼白的臉頰出現些許紅潤。

「太好了,有筱婕加入,四比二,我們可以輪班照顧小雨滴和水水。對了,meimei,你的包子呢?」丫頭想起什麼似地。

「對不起。」她提提手上的塑膠袋,包子泡水,變成發糕。

「沒關係啦,你們先把衣服換下來,感冒了可不好。」鬼鬼說。

「家裡有材料嗎?我做飯給你們吃,我的廚藝不錯。」筱婕急著貢獻能力。

「真的嗎?太好了,輪到丫頭排班煮飯時,可不可以請你幫忙,我們實在不願意再讓丫頭的廚藝荼毒了。」meimei笑說。

「別輪班了吧,以後三餐都由我來打理。」

「太好了,我只要負責打稿賺錢。」丫頭鬆口氣,要她做飯簡直是要她的命。

「沒錯,賺錢是大事,以後寶寶們喝牛奶、唸書都要花大錢,告訴各位一個好消息,我和廠商簽下合約,要為他們設計手工娃娃,收入還不錯,不過我還是想開一家手工藝品店。」meimei微笑。

「嗯,我也拚命寫稿子,成為知名作家,等存夠了錢,送他們出國留學。」丫頭說。她們要把未完成的夢想讓孩子來實現。

「如、如果有機會,我可以教插花或者開花店,我有拿到一些證書……應該派得上用場。」

「天!你只說你喜歡插花,可沒告訴我,你拿到證書。」meimei笑說。

「人家謙虛嘛,太棒了,等水水和小雨滴生下來,我們搖身一變,變成搶錢一族。」

「對,搶錢,搶無數金錢。」

鬼鬼感動極了,她哽咽說:「你們先去換衣服吧……」

這天晚上,颱風剛過,小雨滴和水水出世,為著四個媽媽的期待,他們不怕人生險阻。

三個月後,藝品花店開張,四個大老闆,兩個小東家熱熱鬧鬧地迎接生命中的每個希望與可能。

頂部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3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第一章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4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4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4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第二章

這天晚上,鬼鬼走入炎家大門。

偌大宅子卻感覺陰森,黑色石材地板,黑色真皮沙發,冰冷的花崗石牆壁教人不自覺發寒,連管家的表情面容都冷漠得讓人難以忍受,鬼鬼有股衝動,想逃開這裡。

然而,亞綸走在身前的寬大背影留住了她。

他是她的安全感。不懂得為什麼,他分明對她很壞,他分明強勢霸道且敵意得毫無道理,但他居然成了她的安全感。

很怪嗎?沒錯,很怪,從她坐上他的車子那刻起,她就隱隱約約知道,他是她的依賴。

加快腳步,走近他,近到……她能感受他的體溫,藉著他的溫度,為她驅走環境帶來的壓迫。

「她是誰?」

在鬼鬼右腳隨亞綸踩上樓梯同時,蒼老而冷淡的聲音阻止她的動作。

抬高頭,她看見一個尊貴的老奶奶,她滿臉的嫌惡鄙夷,彷彿鬼鬼是搖尾乞憐的落水狗。

是她嗎?是她處處阻撓姊姊和大東哥的愛情,是她重視門第,認定姊姊的品德比不上名媛千金?輕搖頭,未語,她的不苟同已攀上臉頰。

老人是何等精明的人物,怎看不透鬼鬼的不認同?未交手,她先將她打入非我族類。

亞綸沒停止腳步,繼續往上走。

此刻,是否繼續跟從?羽沛猶豫。

她可以走到老奶奶面前,正式與老人交鋒,然後下場未料,或者停在原處,等待她的認同。

選擇哪一個呢?眼前並不容許她有太多時間作考慮,直覺地,她追隨湛鑫的背影,追隨那份沒有道理的心安。

「吳映潔。」亞綸回答。

他在走近老人身邊時停下來,自然,羽沛停在他身後,自然,她不受控的手、不受控的害怕,更不受控地抓住他的西裝後襬。

「她是那個賤女人的妹妹?」濃眉皺起,老人的聲音添上寒冽。

「我姊姊不是下賤女人。」

沒受思考控管,話從她嘴邊流出來,聲音出現,老奶奶變臉,本就不友善的眼神,射出炙人目光,彷彿一口氣要將她熔掉。

鬼鬼該後悔的,倘若她現實一點,現實地瞭解,除了這里外,她再沒有其他安身立命處。她該現實地記得,早上,她退掉房子,而身邊的錢支撐不了自己過日子。那麼,她該立刻道歉。

但她不道歉,因她自認沒說錯,姊姊不是下賤女子,這是真理,沒有任何人可以反駁的真理。

「妳是在和我頂嘴?真沒教養的女孩,果然是在下等家庭出生。」老人灼灼目光緊盯住她。

「我很抱歉自己缺乏教養,可是,妳該為了侮辱我姊姊而道歉。」她沒住嘴,又忘記現實迫人這回事。

她知道尊師重道,知道愛賢敬老,她從不是愛同人爭強鬥嘴的壞女生,但她無法在此時對老奶奶妥協!

「道歉?她沒有誘拐我的孫子?她沒有危害湛平的一生?只有最下賤的女人,才會誘拐男人去私奔!」提高嗓子,怒氣在她頸間青筋中跳躍。

「大東哥是成年男子,他不是智能障礙,也不是精神狀態有困難,若非他心底有愛情、有願意,誰能誘拐他的心?」

沒有高亢語調、沒有憤然表情,她只是冷靜地陳述事實,陳述她所認知的道理。

亞綸望她一眼,再次,她教他意外;再次,她讓他好激賞。她的傲骨、她的冷靜、她的不卑不亢,她用最快的速度進入他心底,並在裡面找到居處。

她分明柔弱無助,卻敢挺胸同奶奶對抗,奶奶是商場上歷經百戰的強勢女人,不管男女,沒有太多人敢迎戰她的怒焰,而她居然敢!亞綸想為她拍拍手的,但他選擇站到她身前,替他擋住奶奶的攻勢。

「妳把責任全推到湛平頭上?真無恥!要不是吳小薰,大東會快快樂樂當他的總經理,快快樂樂在他的上流社會裡自在得意,他不至於墮落沉淪,不至於放棄自己的人生。」隔著亞綸,她對鬼鬼喊叫。

「錯了,大東哥在妳為他規畫的上流社會裡,並不會『快快樂樂』,如果妳夠瞭解他,妳會知道,大東哥是個極有藝術天分的人,也許妳不認同,但我相信,只要他持續努力,他會成為偉大的藝術家。」

又來,她又教亞綸驚訝,她居然這樣瞭解大東?

「藝術家?哼!」她冷笑,笑大東也笑鬼鬼的無知。

「如果我的姊姊有錯,她錯在忠於愛情。」再一句,她說出自己的心聲。

輕輕地,她放開亞綸的衣服,後退一步,她想……也許……自己將被驅離。

「真了不起的說辭,這是狐狸精經典教導的說法嗎?」她嘲笑鬼鬼口中的愛情。

「老奶奶,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大東哥那麼害怕妳了。我以為天底下的親人都會互相支持,原來並不是,妳只愛妳自己,只在乎自己的心情,親情對妳而言,或者連一紙數目龐大的支票都比不上。」

鬼鬼的話刺中她的心,高舉枴杖,氣極敗壞,她對著鬼鬼大吼:「出去,妳馬上給我出去,不准妳弄髒我們家的地!」

半夜十二點,吳映潔,身上只有兩百塊錢,十八歲的女孩,你要叫她去哪裡?可惜,她始終學不好現實這件事。

點頭,她鞠躬,彎身說:「我不後悔自己的言論,很抱歉,這麼晚來打擾妳。」

提起不大的行李袋,鬼鬼轉身離開關家。她走得相當快,如果沒記錯的話,這裡離山下車站至少有十公里以上的距離,應該是沒公車可搭了,但候車亭看起來不錯,可以暫且窩一個晚上。

不怕、不怕,要骨氣、要自尊,她能要的東西不多,但這兩項,恰好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

亞綸不語,盯住她逐漸消失的背影,隱隱地,怒氣上揚。

「為什麼把那種低等女人帶回來?」老人質問亞綸。

「吳映潔讓妳的孫子乖乖吃飯,並且不靠任何藥物睡著。也許她很低等,但她的確是大東的特效藥,如果妳沒有其他意見的話,下次她進門,別再企圖將她趕出去。」淡淡地,他回答,不帶感情。

深深看奶奶一眼,他會調查清楚的,查清楚奶奶有沒有派人到法國,促成這場意外。

「她會再回來?」

「我不確定。」

「要不要……你追出去?」這種話難出口,要她向吳映潔低頭,簡直……

「奶奶也會慌?妳的擔心應該放在趕她離開之前。」輕淺笑過,他往樓上走。

這些年,他掌控了奶奶某部分情緒,他曉得在什麼時候能逼奶奶低頭,他不像大東那麼害怕奶奶,也不像湛平那般容易妥協退縮。

不再答話,他往自己房間走去。他洗澡洗頭,他在心底猜測,半個小時之後,她會回頭按電鈴,為自己的言行向奶奶道歉,也說不定他打開大門,發覺她就坐在門外頭。

可不是,她才多大?他承認她有傲氣,至於獨立……他搖頭,畢竟,未成年少女能為自己做的堅持有限。

於是,他慢條斯理地處理自己,慢條斯理地打開電腦,等待她回頭道歉。

問題是,從十二點半到一點半,再到三點鐘,夜深更重,她沒有回頭,電鈴聲未響,她的堅持度超過自己想像。

是擔心還是憤怒,他不十分清楚。立身,他拿出車鑰匙,大步走出房間家門。

她沒坐在大門邊,沒有可憐兮兮地蜷縮身子,等待他的來臨。

發動車,他的怒氣在胸口滿漲,冷冽佈滿靈魂之窗。

頂部
eve91261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3 - 模范棒棒堂忠实迷
生命值 : 1 / 313
魔力值 : 70 / 10337
经验值 : 55 %

UID: 796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211
威望: 0
金錢: 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4-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4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支持支持
快更新唷

頂部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4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候車亭裡,鬼鬼睡得不安穩,裹在身上的外套兜不住幾分溫暖。是夏季,但山區氣溫偏低,哆嗦著手腳,累極倦極,卻無法入眠。

她有些些瞭解姊姊當年的心情。

當時姊姊十八,高中未畢業就接到父親的死訊,她告訴鬼鬼,沒有時間傷心,該處理的事情太多,未來生存艱巨,她們必須全力以赴,才不會讓離去的父母親擔心,那次……姊姊沒有落淚哭泣。

同樣的十八歲,同樣面臨親人死亡,同樣的望不見未來,同樣的生存艱巨……她的淚水在下午流盡。

未來在哪裡?不曉得,但她確定,再不會有人愛她、關心她,送給她她一直缺乏的親情。

閉眼,行李緊抱在胸前,半靠在柱邊,同樣的動作維持得太久,有幾分僵硬疼痛。

做錯了,她承認。

她不該為了該死的驕傲衝出炎家,她和炎亞綸約定好,明天他要帶她去看姊姊。

至少她該帶姊姊回家鄉,和父母親同葬,至少她該和大東哥說聲珍重再見,請他將姊姊來不及收穫的夢想完成,可現在……說什麼都遲了,她有膽子在炎奶奶面前大放厥詞,卻沒有勇氣再走十公里,回到關家大門,對炎亞綸說句:「對不起,請告訴我,你把姊姊安置在哪裡?」

該死的驕傲,該死的骨氣,讓她連姊姊最後一面都見不到,怎麼辦?

蜷起雙腳,咳兩聲,更冷了。

她全身顫抖,牙關敲出細微聲音,又饑又渴,從中餐開始,她便沒吞下半丁點食物,乾啞的嗓子迫切需要濕潤。

瞄一眼身後的飲料機,沒辦法,她只有兩張百元鈔票,沒有硬幣銅板。再等等吧,等待天亮,等另一個乘客出現,同他兌換錢幣,拯救自己可憐的喉嚨。

拉拉身上衣服,她把自己埋進薄外套裡,睡吧、睡吧,睡著了,時間過得比較快速,就這樣,半夢半醒間,她恍惚入眠。

遠地,他的車子停在五公尺之外,坐在駕駛座裡,亞綸的臉色鐵青。

昏黃的夜燈照在鬼鬼身上,她睡得毫無防備,小小的外套蓋不滿她的身子,黑色學生裙撩到膝蓋上方。愚蠢!這時候碰上歹徒,她連喊救命都可以省下來了。

平穩的呼吸添加速度,不明所以的憤然襲心,該死的笨女人,她以為自己很行?

用力踩油門,把近光燈調成遠光燈,亮晃晃的光線照在她身上,原就睡得不安穩的羽沛被驚醒,帶著警戒神色,她彈起身,手臂靠在額間,努力辨識車內來人。

用力下車,用力關上車門,砰一聲,她明顯地縮了縮身子,抱起行李往後退兩步。

她也會怕?

哼!現在才害怕會不會太慢?跨開大步,他往她的方向走去。

面對亮光,鬼鬼看不清對方,直覺想逃跑,於是她轉身,用所能的最快速度跑開威脅。

「吳映潔,有膽子妳就再跑一步試看看!」他停下腳步,對著她的背影大吼。

停下腳步,她認出他的聲音。

緩緩地、遲疑地,她轉過身,面對亞綸。

瞇緊眼,想再看清楚些。是他嗎?是吧,才一個下午的相處,她便熟悉起他的聲音、他的動作語調,熟悉他對自己的不耐煩。

他來尋她?該不該為此開心?因為他在意自己?

算了,怎能這般自我高估,他為的是大東哥,為她能代替姊姊撫平大東哥的傷口。低眉,這種「因為」哪裡和「在意」扯得上關係。

心酸酸,為了一個談不上熟稔的男人。

該不該走回他身邊?

假設驕傲抬頭,她當然該頭也不回地拔腿就跑,問題是,驕傲不對,況且……她已經自我承認,驕傲是種錯誤表現。

咬唇,捏緊拳頭,她花五分鐘考慮,然後把行李背在肩膀,往他的方向走去。

車燈依然耀眼,她仍舊看不到他的面目表情。

他在生氣?肯定的,他對自己生了一整天的氣,往後可能還要氣上好一段日子,因為,他和炎奶奶同樣認定,是她們姊妹奪走大東哥的美滿人生。

她走回頭了。

上揚的是眉梢、是唇角,是他松卸下來的心情。

從駕車出門開始,他的心提上半空中,擺擺盪蕩,是慌亂、是焦慮,是厘不清的失落與恐懼,這種情緒用來面對一個陌生女子不合宜,但,他就是。

短短幾步路,她像走了幾輩子,她不曉得如何面對他的憤怒,不曉得他會不會毀約,不肯帶她去見姊姊?更不瞭解他是否在自己與炎奶奶中間有了為難?問號在胸口串聯,串得她心驚膽顫。

她在發抖?是害怕?

很好,還懂得害怕!雙手橫胸,他等她來認錯。

認錯?認什麼錯?要她說──對不起,我不該和老奶奶吵架,不該在她罵姊姊時頂嘴?算了,這種認錯比挖苦人更酸。

或者要她說──抱歉,我應該躲在關家大門外面等你來找我。更不通了,這種說法,他會認定她在嘲諷他。

那麼,她要怎麼開口?不知道,他無法替她找到台階下,只能靠她自立自強。

問題是,她沒說話,在咬爛了下唇,一步當十步走,好不容易走到他面前時,她伸出手,手心裡有一張百元鈔票。

什麼意思?想用一百塊錢換取他的諒解?

她以為他那麼廉價?眼光多了兩分冷然,他不說話,等待她的解釋。

吞吞口水,她鼓起勇氣,等待讓他失去耐心,但他執意等到她的答案。

「可不可以換給我零錢?」

換零錢?他想扭下她的頭,找找裡面的組織和正常人有沒有差異。

照常理,他該冷冷嘲弄她幾聲,或者吼她兩吼,吼出她的正常意識,但他居然沒有,掏掏口袋,掏出幾枚十塊錢,遞到她掌心間,也沒數數自己給的錢數夠不夠,就把她的一百塊挑進自己的口袋裡。

她看著他的動作,很明顯的心疼不捨在眼底閃過。想抗議?好啊!他等著。

悶笑在肚裡,他等著她下一步動作,但……很可惜,她沒抗議。

轉過身,鬼鬼奔到飲料機旁,投出兩瓶最便宜的鋁箔包飲料。插入吸管,低頭,她像渴了幾百年的水蛭,遇著鮮血便迫不及待,不過短短十秒鐘,她喝光兩瓶飲料。

不過,這顯然還不夠。她低頭數數手中銅幣,猶豫再猶豫,一枚銅板在投幣口徘徊半晌。

不過十塊錢,需要考慮那麼久?

亞綸大步走到她身旁,二話不說,搶走她手中硬幣,塞進投幣孔。

「那……」

「那什麼?」

他把飲料交到她手中,她的確該餓了渴了,從中午到現在,她連半口水都沒喝,他一心在大東身上,沒有照管到她的腸胃。

青春期,是正在成長髮育的時間,她的飢餓很合理。

把飲料塞回他手中,她不喝,她要十塊錢。「你把錢用掉了,明天坐公車……錢不夠。」

「誰說妳要坐公車?」

插上吸管,把飲料塞進她嘴裡,她嚴重的「發育不良」,哪裡像個青春期小孩。

「我只搭得起公車。」

她實話實說,但貧窮不代表自己和下等社會掛勾,總有一天,她會憑借自己的能力成為社會的中堅分子。

他聽懂她的意思了。「妳還是要離開?」

「炎奶奶並不歡迎我。」

「吳家姊妹做事,會在乎別人歡迎或不歡迎嗎?」他諷刺。不等她反應,他又拋下一句:「如果妳明天還打算去看吳小薰的話,自己上車。」

說完,他坐回駕駛座,等十秒,然後打檔回車,未加速,他從後照鏡裡看見鬼鬼向自己跑來。

贏下第二回,勝利者是他──炎亞綸。

頂部
lollipop520 (»siukiiiiii<<)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54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185 / 1327
魔力值 : 1913 / 43638
经验值 : 11 %

UID: 8723
精華: 1
積分: 2186
帖子: 5741
威望: 2186
金錢: 2263
被警告: 5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8-4-22
狀態:
荣誉勋章
優良版主
發表於 2009-4-15 17:4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QQ
鬼綸❤

但爲什麽這裡的亞倫一點都不溫柔呢...~

忽忽~

cM'' for you~;





頂部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4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這是妳的房間。」推開厚重門扇,炎亞綸先進屋。

房間很大,比她之前居住的公寓大上兩倍,大床、大衣櫃、大化妝台、大沙發……所有東西都大得嚇人,即便如此,房間仍舊顯得空蕩冷清,缺乏她們狗窩裡的溫馨。

「明天早上八點,我在樓下等妳。九點半之前,我們必須趕到醫院。」

他的意思很清楚,現在是凌晨四點,七點半之前她得下樓用早點,八點到九點半的九十分鐘裡,是她看姊姊的時間,當然,這九十分鐘包括了所有車程,然後,她得陪著大東哥,直到他再度出現於醫院,帶她回到這裡休息。

他拿她當機器人。

說他對她過分?並沒有!他對自己更過分,他的時間是以秒作計算,每一刻都做最精準安排。這幾日,為大東的事,他每天的睡眠時間不超過三個小時,所以他給她的休息時間,夠充裕了。

交代完畢,他準備離開她的房間。

「請問……」鬼鬼遲疑。

「什麼事?」他沒回頭,背著她回話。

請問有沒有一點東西可以吃?請問我可以在哪裡找到食物填飽自己的胃?她的「請問」被他冷淡的三個字打散,吞吞口水,連同問題吞進肚子裡。

無所謂,不食嗟來食,自尊再度抬頭,她說:「沒事。」

沒事?他冷笑。沒事才怪,他可以把她滿腹的「想問」列出清單,她想知道吳小薰葬在哪裡,想知道她在這裡將扮演什麼角色,想瞭解為什麼明明他討厭她,還要收留她,甚至她還想問……有沒有東西可以吃喝……沒錯,青春期的孩子禁不起餓。

轉身,他斜靠在牆邊,「說吧!妳有任何的疑問趁現在一次提出來,我不希望以後妳心念一起,動不動就搞離家出走的把戲。今晚,我希望是唯一的一次。」

說到底,他仍然認定今晚的事錯在她?鬼鬼皺眉。

沒什麼好訝異,他和老奶奶是家人,和她……只不過是不得不碰在一起的陌生人。「我不會再和炎奶奶對峙。」

「很好。」

「但是,姊姊沒錯,捍衛愛情是勇敢不是罪過。」這點,她要一說再說,說清說明。

愛情?他的回應是冷笑。

亞綸根本瞧不起這類字眼,愛情能帶給人們什麼?短暫的幸福或者發洩?他認為,為愛情付出的精神不符合利益成本。

「也許你不以為然,但姊姊不是你們口中的壞女人。」

他從沒當面批評過姊姊,但他的表情態度已經說明。

「她是什麼女人,不關我的事。」

「卻關大東哥的事。你很明白,眼前,只有姊姊能挽回大東哥的生存意願,才會把我帶到他身邊。所以,我不准你對姊姊有半分輕蔑。」

濃眉聚集,她對他的行為瞭然於心……她並不如他所想像的全然無知,些微好奇浮上,他朝她跨一步,細細審視她。

她該退縮的,在這種灼灼目光中,很少女人能一貫抬頭挺胸,維持高傲姿態,但她不准自己當輸家,她捍衛姊姊、也捍衛姊姊和大東哥的愛情。

「妳今年幾歲?念國中還是高中?」

她的身材嬌小,站到身旁勉強靠到他的肩膀,白皙單純的臉龐,乾淨清靈得教人看不出年紀,她身邊,是一個沒有被污染過的世界。

「今天是我高中的畢業典禮。」

十幾天後,她將參加今年的大學聯考,不過,以目前狀況看來,她大概沒機會往夢想處發展。

「高中畢業?」

比他估計的大上許多,不過,即便如此,她還是早熟得教人驚艷。

「是的。」

「那麼妳可以很清楚地看出自己的處境?」

「是。」

「誠如妳所想的,我的確需要借助妳的力量讓湛平站起來,不管花多少時間精力,妳都必須陪在他身邊。」他是見識過這份力量了。

她沒猜錯,什麼姊姊的遺願、什麼照顧她,全都是謊話。他是個精算的男人,怎會為姊姊死前的遺憾,接手包袱?若不是她還有點用處的話。

「如果我不願意呢?」

「那麼妳就別想帶走吳小薰。」

他企圖綁架姊姊來逼她就範?哪有人會綁架死者來逼迫別人?偏偏他就能做出這等事,還做得理所當然。

「什麼時候我才可以帶姊姊離開?」

「等大東不再需要吳小薰,或者他結婚,或者他走出自我封閉的世界時,妳想離開的話,請便。」

「為什麼你有權利左右我的未來?」她並非不想幫大東哥,只是他的口氣態度太惡劣。

「因為吳小薰『已經』改變大東的未來。妳姊姊欠下的債務,妳有義務替她償還。」

愛情居然成了負債,這種算法只有他才計算得出來。她沒頂回去他的話,反正不管說什麼,在他耳裡充其量是……是沒有教養女人的低等言論。

她不回話,亞綸以為她同意自己的說法,莞爾。「想來,我們的溝通達到一定的效果。很好,還有其他的問題嗎?」

當然有,她留下來,除開他的恐嚇,她不願姊姊屍骨流落他鄉之外,也因為,她相信姊姊絕對會希望大東哥活下來,並且活得健康自在,不要有太多陰霾。她做的是姊姊想要她做的部分,和債務、虧欠或者溝通無關。

「沒有。」硬著頭皮回答,她不相信,在他面前真理會越辯越明。

「很好,妳……」瞄一眼她瘦巴巴的身子,他善心大發。「妳餓嗎?」

是施捨?「不餓!」她挺直背回答。

「驕傲對妳沒有半分好處。」

「它卻是我最值得珍藏的高貴性格。」她咬唇,用態度表示送客。

亞綸沒再多話,落在她身上的眼光收回。性格珍不珍貴,隨她,反正,目地達到,其他的,他不介意。

他離開房間,她進浴室灌下大量生水。

她餓壞了,她需要糧食,但不伸手乞憐,不靠別人的同情得到資助。這是她的性情,也許這番性情,將讓她的人生吃盡苦頭,但她不後悔。

十分鐘後,下人端來一盤熱騰騰食物。

對方什麼話都沒說,而鬼鬼看著食物,發傻。

頂部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4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第三章

在鬼鬼細心照料下,大東恢復了,除開需要長期復建的雙腿外,他的復原成績讓醫生護士們都很滿意。

這天,他離開醫院回到炎家大宅裡。

轎車裡,鬼鬼看見炎亞綸的另一面,他很疼愛弟弟,就像姊姊寵愛自己,兄弟情深,天經地義。

炎亞綸很忙,卻仍同意亞綸的所有要求,他想看小薰,亞綸便讓司機載著大家上山頂;他想繞繞自己和小薰初識的台大校園,亞綸就讓車子開進校區;他想買小薰愛吃的蛋糕,亞綸兜了大圈圈替他找到想要的口味……他做無數事情,只為討得弟弟歡心。

可惜,好心情在大東進入家門、接觸到奶奶眼神同時消失。

緊閉嘴唇,別開視線,不管奶奶對他說什麼話,大東都一語不發。

鬼鬼看看亞綸再看看大東,然後作主將大東推進新設的電梯裡,電梯門關上,她聽兒老奶奶對亞綸發出不平。

鬼鬼並不擔心,她相信亞綸能把事情處理整齊。

相信?鬼鬼頓了頓,她怎能相信起他?相信一個態度不和善、強勢霸道、處處要求的男人,不是太奇怪?

沒道理啊,她應該怕他、厭惡他,甚至像躲避老奶奶一樣地遠遠躲開他才是。

怎麼……怎麼她下意識追逐他的身影,當他出現,便感覺安心?是她不對了,或是她的神經出現異常現象?

「小鬼、小鬼。」大東半轉身,拍拍她的手背。

鬼鬼回過神,尷尬笑笑。「大東哥,你叫我?」

「二樓到了。」他提醒。

「哦!」

紅了臉,她將大東哥推出電梯,進入大東的房間裡。

大東、亞綸的房間相鄰,大東房間對面是亞綸重新設計裝潢的畫室,畫室右手邊,亞綸房間的對門處,便是鬼鬼的房間。

「妳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專心?」

「沒什麼。」

她要怎麼回答?說她來得奇怪的安全感,出自一個討厭自己的大男人身上?這種話,無論如何,她都說不出口。

「被奶奶嚇壞了?」大東問。

話出口同時,他歎氣。要是他多一些勇氣,膽敢和奶奶正面對抗,也許今天不會是他和小薰的結局。為什麼他任由自己膽小怯懦?為什麼他不放手追求幸福?

「沒有,老奶奶嚇不了我。」她還和老奶奶頂過嘴呢!這個偉業勳功,不曉得可不可以替自己寫下一頁光燦記錄?

「這句話,小薰也說過,妳們姊妹都很勇敢。」

想起小薰,他的眉眼彎彎,人生因她有了新定義,是甜蜜、是說不出口,噙在嘴裡便覺滿足的幸福感。雖然小薰不在,但他相信,終有一日,兩人會聚守。

「小薰鼓勵我,追求夢想需要一點勇氣,如果處處害怕,錯失的不只是夢想,還有我想追逐的世界。」他想念她的話、她的聲音,想念他們共同的經歷與美麗,他不明白,為什麼奶奶認定有權剝奪他的人生?

他總是自言自語,而她總是安靜傾聽。

「是我的懦弱害了小薰,若從頭來過,我會讓自己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擋在羽晴面前,不教她受半點傷害。」

滑動輪椅,他走到窗邊,推開窗,放眼處淨是翠綠。這裡是他從小到大的居住環境,卻總是叫他感到窒息。

鬼鬼不語。

「奶奶希望我們兄弟學商學經濟,好接手家族企業的經營,我做不來,這些年一直是大哥頂替我的工作,獨立支撐整個公司。我掛了個總經理頭銜,游手好閒,對於我的任性,大哥總是默默縱容。小鬼,妳和我都有很好的兄姊。」抓起鬼鬼的手,他很高興有人同他站到同一陣線。

門打開,亞綸進來,看見他們交握的手,胸口像被揍上一拳,氣悶。

不笑的臉龐看不出心情,他走到湛平身邊,將他抱起,放進床鋪裡,拉起棉被,蓋到他的下巴處。

「好好休息,今天跑太多地方,你夠累了。等會兒特別護士過來,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她。」

「大哥。」

「嗯?」

「奶奶為難你是不?」

「她為難不了我。」亞綸笑笑,他沒說謊,自他接手公司,把事業推向高峰,奶奶再也控管不了他的行動思想。

「她又怪你寵壞我,導致我的悲慘下場?」大東苦笑,隨便猜,他都能猜出奶奶的說法。

「別在意她的話。」

「但你在意了,你的確認為我變成這樣,自己必須負擔大部分責任。」

一語中的,亞綸的確這樣想,這次事件,他怪自己比怪弟弟更多。

「你不過比我早出世七分鐘,我和你一樣成熟,我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也知道自己想追求什麼,你不必再為我負擔。」

這些話,他早該對大哥說的,誰曉得,要弄出這番局面後,他才有機會說出口。

「你是我一輩子的責任。」這句話,他答應過媽媽。

「你的責任是讓自己開心一點。哥,請你放心,我會好好的,小鬼說得對,我要把小薰來不及過的幸福歲月過齊全,有朝一日他鄉見面,我要同她分享心情。」

亞綸看一眼鬼鬼,她是這樣說服大東的?難怪心情轉變。求生意念將大東帶回自己身邊,她的確高明。

「別說話了,好好睡一覺,晚餐桌上我們再聊。」

「我……不想和奶奶同桌。」他相信,奶奶絕不會讓小鬼上桌,也相信小鬼是奶奶的眼中釘,但是這回合,他將竭盡全力維護小鬼的權益,彌補自己沒及時對小薰做的。

「還在氣奶奶?」

大東不語,對於小薰的死亡,他不會原諒奶奶。

第二次,奶奶趕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這回,他不會再妥協了,這老人……即使他們身上流著同樣的血,他都不承認他們之間有親情關連。

「好吧,不勉強你,晚上我到這裡陪你吃飯。」亞綸讓步。

「謝謝哥。」

「真的應該睡了,閉上眼睛。」拍拍大東的肩膀,他走到鬼鬼身邊低語:「跟我到外面談。」

沒有異議,鬼鬼整整大東的棉被,隨後,跟著出門。

頂部
ah詩`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0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22 / 747
魔力值 : 423 / 24977
经验值 : 90 %

UID: 3946
精華: 0
積分: 43
帖子: 1270
威望: 43
金錢: 6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2-13
狀態:
發表於 2009-4-15 17:4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ah詩`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ah詩` 交談
亞綸在自己房門口站定,鬼鬼在他身後五步距離停下,她不曉得兩人要談些什麼,一顆心不由自主,怦怦怦跳得窘迫。

亞綸望一眼樓梯,管家太太在樓梯口探頭。

是奶奶要她來當眼線?不聰明,套子用老了,這些年奶奶還沒學會緊迫盯人,絕對盯不出什麼好成績。

一時,惡念出頭,他轉身,雙手將鬼鬼拉進胸前,迅雷不及掩耳的吻落下,封住鬼鬼錯愕不已的唇舌。

怎麼了?他在做什麼,為什麼吻她?從未和男子親暱過的鬼鬼心慌意亂,接不來他的招數。

他幾乎聽得見管家太太的抽氣聲,輕輕一笑,他加深了這個吻,文火添上溫度,輾轉溫存,鬼鬼的雙眼迅速染上薄醉。她不明白他的行為,一如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陶醉。

她醉了,醉在他霸氣的男子氣概間,醉在他帶著淡淡薄荷香的氣息裡。頭暈得厲害,邏輯鎖在腦袋裡面,來不及分析他和自己的行為。

她能做什麼?什麼都不能做,只能任由他擁住她無力支撐的軀體,任由他的吻強勢地驅逐理智。

她不明所以,同樣的,他也不明白,分明是作戲,為什麼沾上她的唇,他便不由自主想加深這份親密?不過短短幾秒鐘接觸,他便戀上她的柔軟軀體?

他聽見管家太太倉促下樓的腳步聲,他可以想像她跑到奶奶面前告狀的情形,戲演到這裡夠了,偏偏他還不想放開她,不想離開她的馨甜。

吻她,他好開心,她沒吃糖,他卻嘗到甜蜜,是醱酵、是醇美,是解釋不來的化學變化促使他不放手這個吻。

三分鐘或者更久,他歎氣,離開她的身體,說不出的落寞湧上,簡直沒道理得可以,他分明瘋狂。

推開房門,他將她帶進裡面。

鬼鬼仍處於昏沉狀況。

傻傻地坐在床沿,說不出話、呆呆地半張嘴唇,天曉得,她這副模樣有多誘人。

半晌,他強振精神,理智回籠,把剛剛的意亂情迷丟進非理智區。

「回神了?」他問。

回神?她要真的回神,會馬上問他一聲為什麼?

為什麼吻她、為什麼出現不合宜動作,可惜,她試了幾次,都試不出正確發音方式,真抱歉,要回神恐怕還需要費大工夫。

裝起態度,他用冷漠疏離推翻方纔的親暱,彷彿那些從沒發生過,她腦海間的畫面全是想像力在作祟。

「我聽說,妳在這個家像隱形人,從不和任何人打交道。」

從她進炎家的第三天,大東再沒有親自接送她上下醫院,這事,有專門的司機做,他們偶爾碰面,大部分是在醫院裡面,在大東面前。

「你希望我和誰打交道?」

「我沒希望妳和誰打交道,只不過,妳多少有需要,妳可以向這裡任何一個人要求所需。」

他在開玩笑嗎?這裡的每個人都拿她當匪諜看待,不惡整她,她就感到萬幸了,哪還敢提出什麼要求所需。

搖頭,她用苦笑做回答。

「搖頭的意思代表什麼?」

「代表我沒有特殊需要,就算有,我能自己解決,畢竟我是中下階層的人,習慣任何事由自己動手。」

話從嘴裡出,思緒還停留在剛剛的吻裡,餘溫殘留在唇間,他怎能一副沒事人表現,她的頭腦不如她的言詞清醒。

「妳在計較奶奶那番話?」亞綸挑眉。很好,她是決定和小弟聯手對抗奶奶了?

「小心眼是身為女人為數稀少的權利之一。」直覺反應,短短幾日,她變成刺蝟,隨時隨地張揚銳刺,對準假想敵。

「說得好。妳打算讓妳的小心眼影響大東多久?」

大東不下樓吃飯,他把帳記在鬼鬼頭上。

「影響大東哥?我不懂你的意思。」瞇眼搖頭,一定是意識尚在混沌狀態中,否則,她怎弄不懂他的說詞。

「妳看到大東對奶奶的態度?」

鬼鬼深吸氣,把意外出現的吻推出腦袋,她必需集中注意力,才能認真同他對答。

「你太高估我的能力,老奶奶和你們之間的問題,並非從今天開始,既然問題不是因我而起,更不會因我的存在而有所不同。」她不接受栽贓。

這些日子,幾次大東哥提到祖孫關係,每一次都沒有快樂結束,所以別想唬弄她,把問題往她身上插。

說得好,一次一次又一次,她總讓他驚艷。不過是十八歲的小女生,便能如此透察世情,她不是他想像中的溫室花,她有一顆複雜心,卻有一張無害的單純臉,多麼矛盾的組合。

「希望如妳所言,大東對奶奶的心情不是因妳而起。」

「如果把責任推給外人是炎家的習慣,我無話可說。隨便,你就認定大東哥的態度,和我大有關係吧。」

倒踢他一腳,她把贓物栽回他身上。

了不起,她越來越引得他的興趣了,不過十八歲啊,再給她幾年歷練,說不定能站到身邊成為自己的左右手。到時,奶奶見他這樣培養一個敵人,表情不知道有多麼精采。

「聽大東說,妳錯過今年的大學聯考?」亞綸轉移話題。

「算不上錯過,即便考上,我也沒能力念。」是實話,不是自艾自憐。

「妳想念大學嗎?」大東提過,鬼鬼的功課相當不錯,培植她成為女強人是吳小薰最大心願。

「如果必須靠你的施捨,不用。」抬頭,她的驕傲說多不多,恰恰好可以維護自尊。

「我從不在沒能力的人身上,做無謂施捨。」

偏頭望他,她不懂他的意思。

「我會替妳請家教,明年去考大學,如果妳對社會組不排斥的話,我希望妳念企業管理。」他開始想像奶奶的表情。

「不必。」她的程度不需要家教來補足。

「意思是妳想放棄大學?」

「我可以自己準備考試,不過……」

「不過什麼?」

「大學學費,我不用你的錢。」

「妳想打工賺錢?」

「你不反對的話。」

「我當然反對,妳的任務是在家裡陪伴大東,妳沒有空餘時間出門打工。」意思是,除接受他的接濟之外,她沒其他方法賺到足夠學費。

「你……打算一個月用多少錢,聘我陪伴大東哥?」

話在舌間轉了一圈,好不容易才說得出口。可不是嗎?若不是姊姊的遺願,炎家何必供她吃住、照顧她的生活?她非但不感恩圖報,居然大言不慚向他要求起薪水,的確不知好歹。

同他計較起金錢?好,佩服她的勇氣,他笑笑問:「妳認為我該付多少。」

「假如你還是認為照顧大東哥是我欠下的債務,沒關係,我可以申請助學貸款,照樣能把大學念完。」到時,她會搬出去,半工半讀,不欠恩情。

她在威脅他?手橫胸,眉斜揚,他問:「妳認為我該給妳多少工資?」

「我滿十八歲了,八個小時的正職工作,可以領到兩萬塊錢。」

「好,我給妳兩萬三,扣除吃住,妳可以實領一萬五千塊,上大學後,沒課的時間妳留在家裡陪大東,薪水到時再議,有問題嗎?」

他給她錢,原因是她很勇敢。不過也好,銀貨兩訖,誰都別欠誰恩情。

「沒問題。」

就這樣,鬼鬼在炎家長住下來,直到她二十四歲的生日前夕,她始終沒問過亞綸,這個吻所代表的意義,也沒問過,是不是在這天起,他們之間除了敵意,還多了些許曖昧或牽繫。

順帶一提,這個吻造就了鬼鬼若干麻煩,只要一得空隙,炎奶奶逮到鬼鬼,就是一頓凌辱虐待,她努力不將事情擺入心底,努力不惹是生非,好讓生活平靜。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7-21 23:07


Processed in 0.415825 second(s), 12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